刚刚更新: 〔逆灵惊神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吃货萌妃:傲娇太〕〔大明佛〕〔其实我是娘闪闪〕〔重生之最强女兵王〕〔绝天叶帝〕〔全能科技巨头〕〔桃运神医〕〔窥天神帝〕〔白圭的商业帝国〕〔石敢当传人:捉鬼〕〔卧底娇妻:总裁前〕〔魔鬼的仆人〕〔剑气九诀〕〔读心术师的校园生〕〔空间废材逆天绝宠〕〔燃情蜜宠:娇妻嫁〕〔杀神不败〕〔最强杀人系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1章 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算是发现了,来滨海这一趟,她别的没长,胆子倒是长了不少。以前她在他面前都是敢怒不敢言的,现在倒好,张口一个嘴毒,闭口一个嘴毒,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的嘴巴更毒一点儿。

    他侧头没好眼神的瞥着她,岑青禾也不害怕,只滴溜着眼球回望他。

    她是吃定他嘴毒心软,而商绍城确实也舍不得把她怎么样,眼看着两人快走到房间门口,他沉声回道:“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当然想知道。

    谁料他气人的道: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时语塞,只抬眼无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走至她的房间门口,商绍城停下脚步,出声说:“你先回去躺会儿,有事儿给陈博轩打电话,我们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撇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掏出卡,刷卡准备进门。

    “欸。”他忽然出声叫住她。

    她转头朝他看来,但见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,眼带威胁的道:“别忘了改签机票,跟上面请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垮着脸回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是怕她偷着跑了,所以临走之前还是要恐吓一下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已经不打算走了,就当请假买他个消停。

    人站在房门里面,她看着门口处的商绍城,不走心的摆了摆手,说:“你去忙吧,拜拜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张嘴,只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,她关上房门。待到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,岑青禾慢慢收回脸上多余的表情,一如一只用尽了最后电量的玩具,最终恢复到出厂设置。

    站在玄关处,她有些出神的望着某处发呆,没有马上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她觉得自己的演技很棒,不需要身旁有导演喊‘action’,她自己就会切换演员模式。一如刚刚跟商绍城在一起时,她用精湛的演技完美的掩盖住内心的焦躁跟不安,他好像完全没看出她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这样就最好,她懒得解释,所以不如掩饰。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,客厅中满是金色的阳光,岑青禾望着落地窗外的蔚蓝大海,心却没有因海而变得广阔,只是沉甸甸的担忧与思念。

    自打昨晚听了孔探的话后,她几乎闭不上眼睛,也完全不能入眠。今天唯一的休息时间,就是她短暂晕倒的那几十分钟,她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跟行尸走肉一样,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,更控住不住想他的意识。

    怎么办,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孔探说他已经没事儿了,但还要住院修养。折了一条腿跟四根肋骨,听着她都浑身肉疼,更何况还是疼在萧睿身上呢。

    心情阴郁,跟外面的大好晴天像是一黑一白的两个极致。岑青禾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,一个人的时候,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想萧睿,不用担心有人会看见她出神的模样,还有眼中赤裸裸的思念。

    躲到千里之外的地方,她以为不听不看就可以不想,而且最近她已经练习的很好,有时候忙起来,甚至一整天都想不到萧睿。她以为只要时间足够久,她可以忘记他,可现在看来……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但凡不要传来任何有关萧睿的消息,哪怕只是风吹草动,她这里也会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她宁愿这一条腿跟四根肋骨都是折在自己身上,最起码身体痛不会心痛,看得见的伤总比摸不到的想念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,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静默,甚至还吓了岑青禾一跳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是蔡馨媛打来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通,“喂,馨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,“今天几点的飞机到夜城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自叹了口气,然后道:“别提了,我今天回不去,正想问你请假找谁去请,是章语还是张鹏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诧异的问:“怎么了?为什么今天不回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什么都没瞒着,把从袁易寒昨晚背地里跟她谈判,到今天上午大闹开业典礼的事儿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订了晚上回夜城的机票,本来打完针就能走的,谁知道商绍城突然带了海鲜炒饭和海鲜炒面来,因为这点儿东西,医生让我留在这边观察两天,我也是嘴馋,不吃也就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躺在沙发上,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蔡馨媛在意的重点不在岑青禾差点儿过敏的事情上,而是提高声音道:“你跟商绍城女朋友撕逼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沉声回道:“是她要跟我撕,我可没想跟她撕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极度惋惜的口吻道:“靠,早知道我跟你去好了,这么大一场戏,一定非常精彩,我就这么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闭上眼睛,气到极处反而是心平气和,她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我现在心情很不爽,你最好别惹我,赶紧告诉我请假跟谁请。”她已经懒得听蔡馨媛在这儿说风凉话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请假跟章语请就行,欸,你还没说你跟他女朋友撕逼,商绍城是什么反应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有气无力的回道:“我当时都晕了,想想就丢人,哪还看得见别人是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‘啧啧’两声,然后道:“你说你去滨海这一趟,我一不留神你就出了这么多的事儿,果然没有我在,你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来滨海,开业典礼没参加上,还闹了这么一出,丢人都丢到外省来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先是跟岑青禾聊了半天滨海这边的事儿,忽然间想到其他的新闻,她话锋一转,出声道:“欸,我跟你说个八卦,缓和一下你暴躁又受伤的小心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要死不活的说:“曰(yue)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开启了狗仔模式,声音都变了调儿,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你不在夜城的这两天,咱们这儿也没消停,常帅约佳彤出去吃饭,佳彤以为是上次那事儿,还想着还人情,所以就答应了,结果你猜回来说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难忍激动和兴奋,“佳彤说,常帅好像对她有意思,想要追她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也有几分惊讶,不由得挑眉道:“啊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蔡馨媛‘啧’了一声,然后说:“佳彤回来都愁坏了,说常帅向她示好,她想直接拒绝,又觉得不好意思,毕竟常帅上次帮了她一个忙;可不拒绝吧,她又不喜欢常帅,只能硬着头皮先糊弄过去。常帅约了她明晚一起吃饭,她没办法,答应了,说昨天那顿饭,本来她想请客,结果常帅已经买了单,她只能请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岑青禾没想到的,她拿着手机道:“常帅怎么会突然想追佳彤?大家平时都没什么交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佳彤跟你说的一样,说她昨天跟常帅见面之前,来盛天两个多月,两人总共都没说过十句话,不知道他怎么就看上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佳彤问我,我也不好说,你说常帅这刚帮完一个忙,咱回头就给人拒了,怎么感觉像是卸磨杀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要是拖泥带水的,以后更说不清楚,一码归一码吧,不喜欢就别浪费人家的感情和时间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佳彤又说,常帅没有表达的非常直白,只是话里话外有想常联系的意思,佳彤感觉出常帅好像有意要追她,可毕竟人家没直说,咱们这边也不能开口就给拒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得心烦意乱,一时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轻的叹了口气,“脑子有点儿乱,我现在的状态也给不了她什么意见,你俩商量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改为电话另一头的蔡馨媛沉默,大概五秒钟的样子,她的声音再次传来,带着试探居多的担忧询问,“青禾,你是因为萧睿住院的事儿吧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岑青禾顿时噤声不语。

    蔡馨媛都能想象到岑青禾此时此刻的模样,她径自说道:“狗探给我打电话了,说他嘴欠告诉你萧睿的事儿,还说你情绪特别激动,我给他骂了,都告诉过他多少遍,别跟你说别跟你说,他就是管不住那张嘴!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下意识的问道:“你知道萧睿出车祸的事儿?”

    果然,蔡馨媛空了两秒,低声回道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狗探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不是,大茹说的。”

    大茹是邢晓茹的外号,她是岑青禾跟蔡馨媛的高中同班同学,跟萧睿也是校友,大家认识很多年,是家里面的闺蜜和死党。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原来不光在滨海的孔探知道,就连一直在自己身边的蔡馨媛都知道,难道所有人都知道,只是瞒着她一个人吗?

    蔡馨媛见岑青禾又不说话了,她低声说:“萧睿刚出事儿那会儿,大茹就给我打电话了,问我你怎么样,她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,我看你那阵子忙转正,每天脚打后脑勺的,问你跟萧睿为什么分,你还死活不说,我就想分了就分了,那就干干净净的,索性没告诉你,没想到狗探嘴欠,还是跟你说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