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裂天穹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战道成圣〕〔狂兵归来当奶爸〕〔诱爱成婚,腹黑老〕〔神级忽悠系统〕〔最强神医〕〔黑衣查妖人〕〔贴身妖孽保镖〕〔鬼拉帘〕〔道武真仙〕〔龙帝逆神诀〕〔牧僵〕〔我的法师〕〔重生九零璀璨星途〕〔上神升级记〕〔废土传送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末世之一代皇者〕〔龙舌之祸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60章 试探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要去见一些朋友……你去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摇了摇头,“我不去,你去忙你的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她眼球一转,商绍城就猜到她心里想什么,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岑青禾侧目看来,眼带不解。

    商绍城直接吩咐,“打电话请假,你不打我打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想趁着商绍城不在,溜之大吉的,听到他如此说,她下意识的眉头轻蹙,出声回道:“我真不想请假,这才转正没多久,而且我也没什么事儿,大不了回酒店睡一会儿就行,我机票都订完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:“让你打你就打,你不好意思说,我帮你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么回事儿……”岑青禾一脸的为难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先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都能猜到,他现在就是手里没手机,但凡等他摸到电话,一准要帮她请假的。

    所以从医院往回走的路上,她一直在磨叽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烦了,冷眼瞥着她说:“让你留这儿看病,我是要害你吗?”

    她是有多不乐意在他身边待着?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一来我确实没什么大事儿,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;二来我上午才跟袁易寒吵完,结果她走了,我留下了,这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她妈说了,这辈子活要一张脸,所以岑青禾打小最要面子,生怕别人戳她脊梁骨。

    闻言,商绍城胸口一阵烦闷,说不出是膈应袁易寒,还是在恼怒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真真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说自作自受都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薄唇抿了几秒,商绍城开口,声音听不出喜怒的说:“这事儿你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还想好聚好散,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亏欠袁易寒什么,不过好歹她还帮他试出岑青禾的真心,所以于情于理,他都会补偿她。

    可临走之前,她闹了这么一出,那就是自己作死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从商绍城的脸色也不难看出,袁易寒这回是倒了大霉了,暗自咽了口口水,她轻声试探性的说道:“算了吧,好聚好散,大家都有错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是想说,谁让你没事儿找事儿在先呢?

    但碍于商绍城不爽时,周身的气场太过冷冽,所以岑青禾聪明的用了一种比较能接受的方式来说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商绍城连这个话题都不想聊,他只淡淡道:“你订的机票能改签吗?改签不了就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隔了一秒他又补了一句:“我给你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虽然平时总把钱挂在嘴边,可她真不是差钱,她只是……

    吸了口气,她刚要跟商绍城辩驳两句,结果他一个冷淡且隐含怒意的眼神扫过来,生生将她想说的话全都给吓回去了。

    扯了扯唇角,她点头回道:“哦,知道了,我回去就改。”

    唉呀妈呀,太吓人了!

    岑青禾见过很多人发脾气时的模样,可商绍城绝对能挤进她最怕的前三位,就是做恶梦梦见都会吓醒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不爽了,也不知是因为袁易寒,还是因为她不听话。总之这一路上,岑青禾都老老实实的没敢多废话。

    等回了酒店,两人乘电梯往楼上去,他率先开口:“我在滨海也待不了几天,到时候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待不了几天是几天?可倒是他位高权重,没人敢管他了,苦逼她这个小兵小卒,刚转正就请假,也不知道假好不好请。

    “盛天正式职员每年都有年假,正常请假会从年假时间里面扣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公司不是火坑,你们也不是进去就逃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不善的口气,岑青禾马上检讨了一下自己的表情,是不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了?

    既然走是走不了了,岑青禾也不想得罪身边这尊煞神,抬眼看向他,她赔笑的说:“我不是怕别的,我是怕在这儿影响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她一眼,她摆明了口不对心,他也摆明了信她才见鬼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三五秒的样子,他忽然出声问:“你就这么害怕别人误会你跟我之间有什么?是做贼心虚还是心里有鬼?”

    他给的这俩选项基本就是把岑青禾给框死了,她当即挑眉回道:“谁心里有鬼了?你不知道人言可畏,三人成虎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以为意的说:“问心无愧的人,管别人怎么说怎么想?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我不行,我最怕别人在背后嚼舌根子了,明明就没有的事儿,凭什么往我身上泼脏水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,直直的盯着她的脸,“谁是脏水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岑青禾神色一变,刚要出声回答,只见商绍城薄唇开启,抢先说道:“其实有一件事儿,我特别纳闷,正好今天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叮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两人前后脚出来,出于女人的第六感,岑青禾隐约觉察到空气中似乎迷茫着一种名叫危险的因子,所以她本能的满脸堆笑,讨好的道: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是不是觉得跟我在一起,是一件特没面子的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,当即美眸一瞪,表情夸张的回道:“老大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搭理她的故意虚张声势,只不急不缓,用娓娓道来的声音说:“别的女人想上赶着倒搭我,还得看我高不高兴,怎么你好像特别不待见我似的,我包吃包住包玩儿,让你在这边度假,你还一副我逼你跳火坑的架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商绍城忽然眸子微眯,询问的口吻说道:“岑青禾,你不会是觉得我在向你示好,我喜欢你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是打心理战的一把好手,他总是能化被动为主动,哪怕是心里已经确定喜欢她,可嘴上,他必须得讨得便宜。

    岑青禾自问算是同龄人中比较懂得人情世故的,可跟商绍城相处,不是简单的人情世故就能摆得平的。好比现在,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面,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,她心底顿时咯噔一下,像是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来的秘密,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他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她当即面色一红,看似斩钉截铁,实则是慌张的回道:“谁说的?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她越急,他越缓,眼底带着意味深长的打量,他只说了两个字,“是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越急脸越红,她看不见自己的脸色,可是能感觉到一阵阵的血液奔腾,上涌。

    生怕商绍城误以为她有任何的非分之想,她赶忙出声解释:“你可千万别误会,我对你真的一点儿,一丁点儿的想法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似笑非笑的道:“我随口一说,你这么害怕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红着脸回道:“我当然害怕了,你这么多前女友,太往前的不算,光是袁易寒跟苏妍就都以为我跟你私下里有什么关系,一个个的都朝我使劲儿。你是不知道女人的嫉妒心和报复心有多重,我不跟你开玩笑,你真得替我上份保险,什么意外毁容,缺胳膊断腿儿的,都得赔钱。”

    她实话实说,商绍城却误以为这是她故意拿来敲打他的暗语。想着,他眼带促狭的说:“那我以后不找女朋友了,是不是正合你意?“

    “那还说什么呢,没有女朋友就没有伤害。”岑青禾是受够了被人误会的苦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她看着商绍城道:“你能憋得住不找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对上她那副探究中带着几抹嫌弃和打量的目光,商绍城当即拉着脸回道:“你拿我当什么?”

    牲口吗?还憋不憋得住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马上嬉笑着回道:“别误会,我没那个意思,我就是觉得习惯这个东西一旦养成就很难改,你别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道:“要打赌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挑,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赌我多久不找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被戳中笑点,边笑边道:“那你多不合适啊。”

    要是赌个把月也就忍了,这要是赌个一年半载的,他还不得憋疯了?

    商绍城从岑青禾的笑容中,看到了赤裸裸的嘲讽。心底不爽,就连眼神都沉下来,薄唇开启,他低声道:“你敢不敢赌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,伸手抹了抹眼睛,她颤声回道:“怎么赌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不找女朋友,你就免费帮我跑腿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挑眉道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我混,我保你在盛天风生水起,你不是想坐营销总监的位子嘛,把我哄高兴了,不是没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了撇嘴,一副不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其实我也有个问题,一直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升到营销总监的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起初岑青禾只是狐疑,毕竟商绍城这么年轻。可自打常帅帮金佳彤搞定了那单合同,蔡馨媛又说销售行业中,男人比女人更吃香……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,便都是商绍城到底怎么升上来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干嘛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好奇,你也没比我大几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要用年龄来区分实力,这本就是弱智的体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白一翻,出声道:“我不信你用嘴毒坐上了营销总监的位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娶夫纳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