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穿成女主宠物蛇〕〔重生归来的她们〕〔替嫁宠妃太倾城〕〔深度蜜宠:偏执帝〕〔身边有鬼〕〔田园医女:病夫宠〕〔桃运医圣〕〔三国之吾乃韩州牧〕〔豪门争霸〕〔都市之仙道宗师〕〔婚姻的荆棘〕〔逍遥大亨〕〔高冷学霸撩妻365式〕〔青晓天笑芄〕〔重生悍妇〕〔穿入仙武〕〔傲世武王〕〔千亿帝少,吻慢点〕〔至尊曲之古装者〕〔漫威足球先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57章 辞职
    :

    这话要是换第二个人说,商绍城一准翻脸,可对上岑青禾那张顾盼生姿的漂亮面孔,他就是怎么都生不起气来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看她可怜,拿着筷子的右手上还扎着针管。

    不过饶是如此,商绍城表面功夫还是做足了,他佯装不悦的道:“谁让你多管闲事儿了,你要是不欠儿欠儿的去追她,现在能躺在这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挑眉回道:“我是因为谁才去追的她?”

    绕了一圈,还是回归到这个问题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以为意的白了一眼,不咸不淡的说:“她走了更好,还省的我跟她提分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,美眸微瞪,“怪我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说话,只回以一记‘你说呢’的目光。

    岑青禾直接被气到笑,边笑边道:“你跟袁易寒才处了几天?一个礼拜都不到,你就要甩人?”

    商绍城随口回道:“我又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问:“不喜欢你为什么跟她在一起?”

    商绍城俊脸上表情不变,好看的唇瓣抿在一起,微垂着视线,左手拿着勺子舀了口炒饭,他吃了一大口,嚼了几下才出声回道:“闲的行不行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“哥,你没搞错吧?你闲的给自己找这么个大麻烦回来?”

    商绍城嘴里的还没咽下去,马上又舀了一勺来吃,营造出一副他没空回答她的假象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想到袁易寒对她的恶意,以及今天上演的闹剧,她不仅替商绍城丢人,自己也觉得不值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她嗤笑着道:“也难怪袁易寒这么作你了,不喜欢人家,你干嘛要聊扯她?这不摆明了耍人玩儿呢嘛,但凡是个有脾气的,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觉得味同嚼蜡,囫囵吞枣似的咽下去,他抬眼看着面前眼带嘲讽的岑青禾说:“你哪边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视商绍城,认真的道:“我就是一直站在你这边,所以才什么都替你想,早知道你对袁易寒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嘴边,岑青禾哽住,不是欲言又止,而是气到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把话憋回去,商绍城面色淡淡的道:“不合适不就是该趁早分开嘛,难道还要硬着头皮继续?我一不欠她钱,二不欠她情,干嘛为难自己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商绍城理所当然的话,她轻蹙着眉头问道:“你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跟她认真处,还是处了之后觉得不合适想分?”

    刚问完,她又自觉不对,马上补了一句:“你俩才认识几天就在一起了?要是没想好合不合得来,干嘛要随随便便就开始?你不知道分开之后会伤感情的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本来就没什么感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扯起唇角笑了笑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只剩下无语的表情,商绍城看了莫名的来气。神色一沉,他出声说:“你在替袁易寒打抱不平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可别往我头上扣高帽子,我没那么高尚,我今天丢这么大的人也是拜她所赐,自己还泥菩萨过江呢,我有空管她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道:“那你这态度,到底是生气还是高兴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不生气也不高兴,只是觉得老话说得太准了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提了一下就不往后说了,商绍城等了会儿,终是主动出声问道:“老话老话,你哪儿来这么多的老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语,他只得继续道:“有话就直说,别跟我这儿玩欲扬先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他一眼,试探性的问道:“我说了你不会翻脸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是猴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瞧瞧,看他说这话时的表情,已经翻脸了好不好?

    不过她有些心里话也着实想说,眼球转了一圈,她豁出去的道: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袁易寒是自己no zuo no die,她分不清场合,开不起玩笑,更看不出眉眼高低,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你,就算没有今天的事儿,你俩分手也是板上钉钉的,只是时间早晚问题。但今天这事儿一出,最丢人的不是我跟袁易寒,而是你,你有没有反思过,如果你没因为闲得发慌就跟袁易寒谈恋爱,今天这脸,还会不会丢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岑青禾心里舒坦了。有些紧张的看着商绍城,她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直看着她,用一种看不出喜怒的眼神,待她说完之后的三四秒,他这才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也是自己作的,自作自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赔上笑脸,但笑不语,其实心里想的是,总结的真到位,她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商绍城对上她那张还略显苍白的明艳面孔,想到自己究竟是为何才走到今天这一步,丢了这么大的脸,还不是因为她?

    她倒好,还说上风凉话了。

    真实的原因是有口难言,商绍城越想越来气,憋得胸口直发闷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商绍城变了脸色,赶忙出声说道:“其实这次的事儿也是巧合,算你倒霉了,谁知道袁易寒还是个妒妇,看着谁都跟要抢她男朋友似的,非说咱们两个之间有暧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话锋一转,看着商绍城问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完全是猝不及防,当即心跳漏了一拍,好在他还能控制住表情。俊美的面孔波澜不惊,他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几秒之后才薄唇开启,沉声回道:“你做梦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马上做了个放松的动作,随即道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真喜欢我呢。”

    拍着胸口,她一副后怕的模样,兀自叨叨:“我就差跟袁易寒发誓立诅咒,保证咱俩之间绝对没私情,如果你突然告诉我,其实你暗恋我,那我都觉得自己说了假话,以后没办法理直气壮的面对她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直盯着岑青禾的脸在看,似是要从她脸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是她演得太好,还是他哪里搞错了,怎么看着岑青禾的样儿,不像是撒谎呢。

    可如果她没有撒谎,那她刚才那番话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他想的有些出神,岑青禾看着他问:“袁易寒这边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他沉默数秒,这才淡淡回道:“你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瞪大眼睛,“我?她现在把我当仇人一样,恨不能再见就拿硫酸泼我一脸,我还没让你回去之后给我请俩保镖,你还让我去处理?”

    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岑青禾拒绝,“我不去,还是你自己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更何况这也是你的‘本职工作’之一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看着他,难得的认真脸,说:“对了,我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从她眼底看出一些欲言又止的神情,果然,她是迟疑了几秒,这才轻声说道:“我不想再帮你处理私人感情问题了,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感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,我这个‘第三者’确实不好插手,我也断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打量商绍城看不出喜怒的脸,很快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了,除了这种事儿,像是你让我帮你参加个酒会,或者去哪儿取点东西什么的,我还是愿意帮你跑腿的,就是你私人感情的问题……我可能以后不能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尽量委婉一点儿说,可说来说去,还是难免落得略显尴尬的下场。

    商绍城原本已是狐疑,难不成岑青禾不喜欢他,是他弄错了?

    可这会儿她突然神情落寞的说,她不能再帮他处理私人感情的事,这让他心底的那簇火苗,顿时又熊熊燃起。

    如果对他一点儿感情都没有,才会把他的感情事当做公事一样的处理,一如她之前做的所有。可为何眼下突然说不做了?只能有一个理由解释,她对他动情了,所以不愿再看到他跟其他女人的感情纠纷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商绍城心情顿好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想做了?因为袁易寒这事儿给你吓着了?”他面上并不表现出高兴地样子,只例行公事的口吻询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办法告诉他,确实是因为袁易寒,因为袁易寒当时的那句话,她诅咒她这辈子都没办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,岑青禾想,就算商绍城跟袁易寒分手,不是她导致的,可是不是她无形中做了一些坏事甚至是缺德事,所以老天要惩罚她?

    商绍城跟他那些女朋友的恩怨纠葛,本就不是她该管的,如果她因为一些利益就去插手别人的感情,哪怕是一段注定就要分手的感情,那算不算是间接的破坏了一段感情呢?

    都说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岑青禾迷信的认为,是她间接做了别人感情终结的刽子手,那些由她打发掉的女人们,指不定怎么在背后诅咒她。

    所以岑青禾受不了了,她不想再做这种事儿,也没办法再当做工作来处理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话,岑青禾没办法对商绍城直说,她只能尽量真诚的说道:“我把你当朋友,所以哪怕你觉得我嘴欠,我还是想多说一句,以后要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一个人,就别这么急着跟她在一起,一段感情开始挺容易,可分了,就算你不难过,也保不齐对方会不会难过,不是每个人都能全身而退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