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逆几率系统〕〔极品神印少主〕〔天下为聘:重生娇〕〔末世执法官〕〔隐婚蜜爱:老公V5〕〔心尖蜜宠:帝国总〕〔金玉良医〕〔惊世医妃,腹黑九〕〔郡主难惹〕〔地球纪元〕〔都市之最强快递员〕〔异界之我的私人召〕〔都市至尊邪少〕〔老婆快对我负责〕〔老天让我享受人生〕〔穿越从恶魔城开始〕〔御道阴阳录〕〔神御九天〕〔傲天圣帝〕〔农家妃长乐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56章 心疼不过两小时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这是以物易物,利益共享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她一眼,眼神是嫌弃的,可屁股却从病床边起来,去到一旁的袋子里面拿了一次性的勺子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原位坐下,他舀了一大勺的炒饭,问:“放哪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了盒盖来接,“放这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连着给她舀了三大勺,岑青禾说:“够了够了,我给你点儿炒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不是没吃饭嘛,那点儿根本吃不饱,我也吃不完,给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她想用自己的筷子给他夹,后想到筷子她用过,所以把装炒面的盒子往他面前推了推,“你自己夹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象征性的夹了一筷子出来,岑青禾说:“多夹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又夹了一筷子,然后道:“赶紧吃吧,我都怕以你的饭量,这些还不够给你垫底儿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砸吧砸吧嘴,小声说:“谁让我光吃不胖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垂着视线吃东西,面色不改的说;“吃了等于没吃,相当于白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出他的双关语,只是不确定他说的是那个白吃,还是那个白痴。本想回一句,奈何美食当前,她实在是空不出嘴来。

    右手拿着筷子,左手拿着勺子,她一口炒面配一口炒饭,食欲惊人,面容好看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看某个直播红人的吃饭视频。

    商绍城以前从没留意过女人吃饭时的样子,因为那些人在他面前,都会刻意的维持礼仪,用岑青禾的那句话说就是,看着跟厌食症似的。

    可她简直跟厌食症无缘,第一次跟她去吃烧烤,见她撸腰子时的模样,说实话,商绍城心烦了好一阵子,心想长的不赖,口味太怪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见她坐在自己对面如饥似渴的吃着,商绍城非但没有觉得她饭桌上的礼仪不好,反而非常的真实亲切。

    饭嘛,就是要这样才好吃。

    心情好,商绍城觉着嘴里的东西都好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岑青禾闷头吃东西,忽然瞥见一双筷子伸过来,夹走她面前最大最漂亮的一颗虾仁。抬眼看去,商绍城已经将虾仁放进嘴里,吃的那叫一个坦然。

    她难免蹙眉,诧异又不爽的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视她,眼底带着几分挑衅,“不能吃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自己又不是没有。”干嘛抢她的?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别人碗里的总是比自己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瞧他那副不要脸的样子,岑青禾美眸微瞪,简直无语。

    商绍城就是故意聊扯她,目光坦然又挑衅的回视,两人对视差不多五秒,到底是岑青禾败下阵来,只见她唇角一瞥,垂下视线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又在心里面骂我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哪儿敢,东西是你买的,吃人的嘴软,有的吃就不错了,我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大方,可语气真是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含笑,嘴上却尖酸的说道:“我看你跟小二一模一样,护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张嘴就想回,你才是狗呢,可话到嘴边,她生生憋住。骂商绍城是狗,她不敢,就算这两天跟他处的还算不错,可他翻脸不认人,她还没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出她的欲言又止,漂亮的黑眸一瞟,他出声道:“想说就说,念在你是病号的份儿上,我准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刚刚那轮如饥似渴又如饿虎扑食般的填充,岑青禾这会儿胃里已经不空了,筷子轻轻搅着盒中的面条,她抬眼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商绍城的脸色,见他神情还算正常,应该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抿了下唇瓣,她轻声道:“袁易寒走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吃东西,闻言,面色无异,淡淡道:“应该吧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眼看着岑青禾,理所当然的口吻回道:“你是怎么来的医院?飞来的吗?”

    白冰跟岑青禾说过,是商绍城送她过来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瘪瘪嘴,还不等出声,只见商绍城眉心轻蹙,带着狐疑又鄙夷的口吻说道: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平时身体素质好得跟头牛似的,怎么会连袁易寒都打不过?还让人家给你放倒在地上,我都替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当即美眸一瞪,出声回道:“谁跟牛似的?有你这么形容女孩子的嘛。再者说了,我这不是生病了嘛,不然我能打不过她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商绍城接话,她兀自撇嘴嘀咕,“要不是为了给你找面子,我才懒得搭理袁易寒,她本来就看我不顺眼,我就多余替你去哄她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谁让你欠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看着他,但见商绍城满眼嫌弃,她出声说:“饭店里面都是你认识的人,袁易寒就这么走了,不是挫你面子吗?我为了谁啊,还不是替你着想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岑青禾那张义愤填膺的脸,以及她话中毫不掩饰的偏袒,心底被一股涌上的暖流所包围,他几乎控制不住的想要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墨色的眼底终是染上了温柔和促狭,商绍城一眨不眨的看着岑青禾,轻声道:“那还是我错怪你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有些受不了商绍城突然间的温和,她是习惯了他的尖酸刻薄,他突然好好说话,她会无所适从,而且心跳会紊乱。

    视线没办法盯着商绍城的眼睛看,岑青禾佯装低头吃面,顺带着别开目光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她故意大咧咧的回道:“可不是,我这算工伤,你回头别忘了给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情好,轻笑着道:“说吧,要钱还是要东西?”

    岑青禾呛声道:“我就这么肤浅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笑意更浓,“那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琢磨了一下,然后道:“要不你给我个营销总监当当吧,我官儿瘾还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挑起半边眉毛,“营销总监?胃口还不小,给你你吃得下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着他说:“你不是应该问,我做营销总监,你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似笑非笑的回道:“你放心,无论你升多高,我永远是你头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一撇嘴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:“话可别说的太满,以后的事儿谁都说不清楚,保不齐哪天我就出门遇了贵人,一下子给我升到跟你平起平坐,甚至是比你还高的职位。人嘛,你要相信风水总是轮流转的,所以你现在得对我好一点儿,以后保不齐有需要我罩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在她说话的期间,商绍城一直定睛看着她。等她说完,他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瞧,到底是把岑青禾盯得头皮发麻,眼中竖起防备,她警惕的问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微眯起视线,认真的道:“我在想你是原来就有臆想症,还是中暑没好利索,脑袋还是晕的?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当即一拉脸,扁声回道:“某些人真的活得太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老话说得好,水满则溢,月满则亏,人满嘛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跟她一桌之隔,漂亮的眼睛中带着十足的威慑跟恐吓。

    岑青禾瞥见之后,马上话锋一转,笑着回道:“人满则注定大富大贵,大杀四方。我一看你就是官路亨通的面相,这辈子注定不可能平凡度日了,所以商总监,以后无论你升到多高的职位,可千万别忘了罩着我,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,看我今天为你都光荣负伤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悠闲地坐在病床边,听着岑青禾行云流水一般的溜须拍马,眼皮一掀,他不冷不热的道:“看你这样子就知道病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嘴巴巴的,真是跟生病的时候判若两人。之前见她脸色难看,也不爱说话,后来更是突然晕倒在地,他的一颗心都揪起来了,把她送到医院,他在饭店那边应酬都应酬的三心二意,心底时刻挂念着她。

    这才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,她又跟打了鸡血似的,彻底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用勺子舀了一口炒饭放进嘴里,待到吃的差不多了,这才出声回道:“其实我晕倒,也有可能是饿的,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如果这口饭我早吃到嘴里,我一定不会晕。”

    医生都说她是热伤风了,她还在这儿狡辩。

    商绍城瞪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那你就把这些‘钢’都给我吃了,碰瓷儿碰到外地来,明明长了副武松的身板,还偏跟我装林黛玉的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吃了口炒饭,这会儿嘴里正吃着炒面。闻言,她差点儿没气到呛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这口咽下去,她蹙眉瞪着面前的商绍城,出声道:“谁是武松啊?你哪只眼睛看我像武松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忽然笑了,他看着她,意味深长的回道:“昨晚。你给我扑倒的时候,用的可是武松的劲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面色一红,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。

    静止了三秒,她忽然道:“我是武松,你是老虎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商绍城回答,她又径自补了一句:“你就算是老虎,也是个纸糊的老虎,连女朋友都没管住,丢人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娶夫纳侍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草莓印〕〔农家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