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婚前试爱:总裁太〕〔超级工业霸主〕〔水墨田居小日子〕〔神的试练〕〔魔鬼法约〕〔LV99级的村民〕〔捡到一本三国志〕〔馥郁春满〕〔凰上在上,臣在下〕〔我真的是个有钱人〕〔进化之路〕〔刀镇星河〕〔上神,夫人逃婚了〕〔农女火辣辣:神秘〕〔我有一个工业世界〕〔联盟之佣兵系统〕〔熊生从越狱开始〕〔都市神豪之一夜暴〕〔神通不朽〕〔二次元之真理之门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52章 不知深浅
    :

    谁陪都轮不到袁易寒来陪,更何况她在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一点儿担心和关心的表情都没有,反而是一副冷淡到像要拉岑青禾去送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这会儿难受的不行,没力气再跟袁易寒勾心斗角,她只轻声回道:“我真没事儿,就是昨晚没睡好,有点儿晕车。先去仁哥那边,我还想看开业典礼呢。”

    她坚持要去琼海楼,白冰道:“那剩下这段路我们不坐车了,走路也是一样的,反正还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坐车已经过了大半的路程,一行五人顺着商业街的阴凉处往前走,在经过超市的时候,岑青禾进去买了几根棒棒糖,自己吃了一根,又给了白冰一根。

    递给陈博轩,他摇头不吃。岑青禾又转身去看商绍城和袁易寒,问:“你们要吗?”

    袁易寒面色冷淡,微微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商绍城却对她伸出手,岑青禾硬着头皮递给他一根,绿色的外皮,是苹果味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拆下包装,把棒棒糖塞进嘴里,酸涩大概在两秒之后逐渐散开,他当即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他几乎不吃任何酸的东西,棒棒糖嘛,糖不甜,怎么还是酸的?

    只吃了一口,商绍城马上拿出来,想扔,可这糖是岑青禾给的,扔了他怕她觉着不给面子;可不扔,实在是没法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袁易寒走在商绍城身侧,见他就这样一路拎着根棒棒糖,不吃也不扔,不知道他想干嘛。

    走了没五分钟,琼海楼到了。离着几米远的距离,就能看到店前门庭若市,光是私家车就停满了半条街,许多人都站在门前聊天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沈冠仁穿着burberry的格子衬衫和纯色吊脚休闲西裤,独特的儒雅气质在人群中格外扎眼。在他身边站了一圈人,有男有女,而其中一个穿着gucci印花刺绣的红色衬衫,更是如万片绿叶中的一朵红花,分外醒目,这人就是昨天在ktv里面见过的,窦超。

    窦超边抽烟边跟身边的人说笑,无意中抬眼一瞥,见到商绍城跟陈博轩他们,他抬臂招了下手,示意让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走近之后,岑青禾听见商绍城跟陈博轩对一些不熟悉的面孔打招呼,全都叫哥。他们看起来关系不错,有些更是直接亲昵的去拍商绍城的肩膀,说好几年没见着他,想他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忍着难受,安静的站在一旁,保持面带微笑,心底想着低调低调。奈何她有一颗想要低调的心,却没长一张低调的脸。即便是罩着一副能遮掉大半张脸的墨镜,穿的也非常随意,可打她出现开始,一些男人的目光已经开始注意到她了。

    沈子松就看着岑青禾道:“这是谁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窦超笑着回道:“谁的都不是,她是绍城助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子松俊脸上眸子微挑,毫不顾忌的开起了玩笑,“当冠仁饭店开业是工作吗?还带助理。”

    窦超脸上笑容更大,出声接道:“可不是,带女朋友还带助理,这事儿我可头回见。”

    身边都是一帮气质不凡,有身份又有地位的男人,听到这话,皆是露出不言而喻的暧昧笑容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他们是开玩笑,所以只是但笑不语。可袁易寒却很不开心,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,这不是摆明了不给她面子嘛。

    本就窝火商绍城对岑青禾不一般,这会儿听见这样的话,她更是觉得在打她的脸,一时脑热,忽然就张嘴不冷不热的说道:“我跟岑小姐可比不了,人家是八面玲珑,左右逢源,我顶多也就是陪自己男朋友出来,她是牺牲私人时间陪上司应酬工作,我们两个性质不同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高傲惯了,向来只有别人上赶着巴结她,从来没有她低三下四主动去迎合别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承认,商绍城是很优秀,也很有魅力,所以他可以让她低下头来迁就他,可这并不代表,他能当着她的面把她当瞎子,当傻子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举棋不定也就罢了,如今就连他身边的‘狐朋狗友’也敢来踩上一脚……袁易寒心中冷哼,真当她是好欺负的?

    她只顾逞一时的口舌之快,却从未想到后果。也做梦都想不到,她认为的‘狐朋狗友’,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只见她话音落下,周围本是热闹轻松的氛围,忽然就变得诡异而尴尬起来,所有人同时不说话了,一个个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看,心想坏了。袁易寒是不是傻逼,没看商绍城都对这帮人一口一个哥的喊着嘛,连他这么不可一世的人,都要笑脸相迎的,可见对方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果然,袁易寒说完之后,商绍城顿时‘咔嚓’一下,撂脸子了。

    袁易寒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样,觉得自己很屌似的。她以为自己这是在打岑青禾的脸,实则她这是在打商绍城的脸,顺带着还让窦超和沈子松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陈博轩也变了脸色,想要给商绍城找台阶下,却又因为事发突然,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,满脸大写的尴尬。

    岑青禾原地站着,一直在冒虚汗,天这么热,事儿这么多,还真是祸不单行。

    “绍城,以后再有这样的场合,得注意只能带一个来,免得有人打翻醋坛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站在窦超和沈子松身边的人,刚才岑青禾听商绍城喊他‘灏哥’。

    杨灏话音落下,商绍城淡笑着回道:“是,在这方面我得跟你们学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也笑着把话岔过去,“十点十分准时放鞭炮剪彩,你们先进去坐一坐。“

    窦超跟沈子松也都没想追究,遂一行人笑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白冰站在一起,往里走的途中,白冰压低声音道:“袁易寒有毛病吧?她是不是出门忘记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说话,一来难受不想说,二来也着实没什么好说的,袁易寒这回是真的挫了商绍城的面子,他那样的人,虽是没有当场发飙,不过这事儿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,估计憋着秋后算账呢。

    她没接话,白冰随意的看向别处,这一看倒好,她忽然瞪着眼睛,激动地去拽身旁岑青禾的胳膊,“哎呀,你快看!”

    岑青禾吓了一跳,不知道白冰看见什么了,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但见那里摆着几对一人高的大花篮,其中两个花篮插满粉白相间的马蹄莲,隔壁的则插满碗口大小的紫金玫瑰。

    “嗯,真漂亮。”岑青禾是真心的,但因为打不起精神头来,听起来略显敷衍。

    白冰很着急的样子,蹙眉说道:“不是让你看花,你看是谁送的!”

    谁送的?

    岑青禾这才看向花篮两侧挂着的贺幅,上面分别写着骆向东,梁子衿,还有纪贯新,路瑶,后面跟着一些恭喜的话语。

    墨镜背后的眸子微挑,岑青禾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白冰压低声音,却难掩激动的说:“夜城首富骆向东还有新锐的纪贯新都送花篮了,真有面子,好想见见他们本人,听说本人超帅的!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笑着说道:“人家都结婚了,你没戏,还是好好跟轩轩处吧。”

    白冰撅嘴回道:“帅哥嘛,就是拿出来让人欣赏的,听说以前骆向东跟纪贯新没结婚之前,还都常在夜城出没,可结婚之后都半定居国外了。你没看之前微博热搜上面说,在美国哪个城市来着,就能常年看到极光的城市,说是纪贯新带着老婆跟孩子搬到那里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费尔班克斯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就那里。”白冰一脸憧憬,“一年四季常有极光,遇上极昼和极夜,那每天就有四十八个小时,想想都好浪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说:“这世上只有一个纪贯新,也只有一个骆向东,不是谁都有路瑶跟梁子衿那样的好命,可以灰姑娘变公主。”

    白冰叹气道:“是啊,公主命没有,公主病倒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想当公主,你得看王子有没有一颗公主心。”

    白冰一副‘你说到我心坎儿里’的模样,看着岑青禾,迭迭点头,“对对对,你看纪贯新和路瑶的婚纱照跟婚礼,路瑶简直就是一个公主,都说纪贯新对老婆超好,一辈子能有个男人这么对我,我真是死都值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认真脸,“那我宁愿找个普通人,可以活得久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白冰瞥眼道:“你能不能浪漫点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怕死,每年生日许愿,都是希望自己的寿命能跟王八媲美。”

    白冰一个没忍住,‘噗嗤’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小声嘀咕,走在前面的陈博轩忽然转头问道:“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白冰马上低声八卦,“我刚刚看见骆向东跟纪贯新都有送花篮,他们跟沈冠仁关系很好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很随意的点了下头,“很早就认识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冰满眼桃心,难忍激动,“好帅呀……”

    陈博轩给予一个轻轻地嗤笑,“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你看看我禾姐,特别淡定,特别大气,学学人家。”

    白冰看向岑青禾,岑青禾一本正经的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戴墨镜吗?我就知道今天一准会来很多帅哥,我怕我控制不住灼热的眼神,所以还是先遮住的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