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汇聚的世界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帝灭苍穹〕〔修仙界归来〕〔打怪能升级〕〔三国之最强帝国系〕〔九世圣尊〕〔剑气将近〕〔升棺发财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无上血帝〕〔未来巫师〕〔重生嫡女有空间〕〔美漫里的盗版郎中〕〔星辰戮神传〕〔穿进红楼:晴雯,〕〔最佳陪玩〕〔护花高手〕〔关陇〕〔残王傻妃:代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9章 都是误会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总在无意间提起袁易寒,这让商绍城烦躁的同时,心底又难忍一股得意。

    他自问深谙女人爱吃醋爱较劲儿的小心思,却怎么都想不到,岑青禾所有的异样从来就不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“你老提她干什么?”忍着心中的得意,面上不动声色,商绍城看着岑青禾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垂着头,这边的光线实在是不好,黑漆漆的,她的鞋子又跟沙滩的颜色差不多,所以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。

    听见商绍城的声音,她理所当然的口吻答道:“拜托大哥,你是带着女朋友来的,吃宵夜自然也是跟她一起,跟我去吃算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就冲你叫我这声哥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用脚在沙滩上来回划拉,边踢边道:“算了,我也不想吃,你饿了就去找他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挑眉问道:“你这么害怕袁易寒多想,心里是有多虚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嗤笑,随即道:“你别说我还真有点儿害怕。”

    害怕袁易寒跟个妒妇似的,时不时的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商绍城终是唇角勾起,眼底含笑的说道:“你怕她干嘛,我给你撑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脚尖忽然碰到什么东西,走过去定睛一瞧,是她的一只鞋。

    低头穿上,她半真半假的道:“得,你可千万别给我撑腰。”说话间,她又发现另一只。

    两只鞋都穿好,她转身朝着商绍城的方向,一副老司机的口吻说道:“你阅人无数,应该很懂女人的心才对,恋爱中的女人就是一个侦探加一个妒妇以及半个神经病的综合体,但凡你对任何女人比对她好,除非这人是你妈,不然她一准儿疑神疑鬼,随即就暗地里调查,最后甭管你跟别人有事儿没事儿,结果只能有两种。一,她自己琢磨神经了;二,她把你给折磨神经了。”

    迈步往前走,在经过商绍城身边的时候,岑青禾语重心长的说:“所以鉴于你现在有妇之夫的身份,宵夜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万一回头让袁易寒知道了,还不找机会给她当宵夜给端了。

    她两袖清风,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商绍城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。她这是在逼他表态还是主动表白?

    明明因为吃醋,一个人躲到这边哭得好不伤心,结果他来了,她倒是装上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可乐的同时,第一反应就是不能叫她得了先机。她这样的人,给点阳光就灿烂,惯会顺杆子往上爬,这会儿若是他先服了软,以后还不叫她骑在头顶上?

    想着,商绍城故意不冷不热,也听不出真假的问了句:“你觉得袁易寒这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回走,闻言,岑青禾道:“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她一眼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微瞥了下嘴,犹豫了两秒,还是实话实说:“我跟她不熟,算上这次也才第二回见面,可能她这个职业的原因,总感觉自带优越感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不过这都不是毛病,她对别人怎么样跟对你无关,我觉得她很喜欢你,所以你要是想跟人家处,那就好好处,别动不动就拉着一张脸,你不知道你拉脸的时候特别吓人吗?“

    她说的特别自然,自然到商绍城怀疑她这话到底是发自内心的,还是为了试探他,故意说的气话。

    他一时间没出声,岑青禾权当他是往心里去了。暗道袁易寒,我算是仁至义尽,以德报怨,不求你对我感恩戴德,但求以后遇事儿别再来找她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百十来步,光线越来越亮,人群的嬉闹声也越来越大。商绍城问岑青禾:“你真不吃宵夜?请你撸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会儿虽然没哭,可也不代表心情舒畅,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一些事情,可脑子里翻来覆去出现的都是萧睿的脸。

    微垂着视线,她淡淡回道:“不吃了,我困了,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不是个上赶着的人,他怕把她给惯坏了。稍微给她几分甜头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穿过人声鼎沸的海滩,回到度假区酒店,才刚进大堂,商绍城便道:“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原地停住,看着商绍城迈步往前台走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掉头回来,手里面多了一张房卡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忘带房卡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没有,新开了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,有些诧异的问:“之前的房间怎么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视她,理所当然的道:“袁易寒来了,难道我们两个还睡一间房?“

    岑青禾用见鬼的眼神看着他,商绍城猜到她心里想什么,瞥了她一眼,嗤声道:“收起你那点儿龌龊的小心思,把我当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咕咚咽了口口水,半晌,仍旧用怪异的目光打量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确实是故意做给岑青禾看的,他不想让她误会,一丁点儿都不想。可这会儿见她这幅表情,心底仍就来气,不由得沉声道:“看什么看,刚刚是谁说的,喜欢就认真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当即似笑非笑的道:“哦……原来是想认真处,所以怕住一起控制不住是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:

    垂目睨着她,他第n次想抬手掐死她。

    她哪儿就听出他想认真跟袁易寒处了?

    心里憋气窝火,商绍城刚要出声怼她,可话到嘴边,他脑子中猛地闪过两个字——套路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岑青禾,但见她脸上带着不以为意,甚至是玩味的笑容。这很有可能是她故意演给他看的,目的就是逼他忍不住先解释。

    他刚才差点儿着了她的道,好险。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两人前后脚走进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按下对应的楼层数,等到电梯门合上,她这才侧头看了他一眼,轻笑着说:“是不是我今晚的这番话让你茅塞顿开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头没动,只是眼球一转,斜了她一眼,随即又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不屑的回道:“我钱多了烧的,乐意睡两个房间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点儿没生气,只好笑的说:“行,您老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说话,只轻哼一声。心中想到,想跟他玩儿套路,她还嫩了点儿,既然她乐意演戏,那他就陪她演,看最后谁先忍不住。

    爱情这个东西,岑青禾自己是求而不得,所以看不了商绍城可以轻易拥有却不珍惜。一时感慨提点他几句,没想到他还真挺上道。

    不管袁易寒这个人究竟如何,总之站在女人的角度上,岑青禾还是不希望她在一段感情里受伤的。所以她能做的,就是出于道义的立场,劝商绍城对袁易寒好点儿。

    从一楼到他们所住的楼层,也就短短的十秒钟,两人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等到电梯门打开,商绍城先出去,岑青禾紧随其后。两人都往左走,之前商绍城住岑青禾对面,如今他开了新房间,就在她左边的隔壁。

    两人都站在各自的房间门口刷卡,岑青禾侧头看了他一眼,轻声说:“晚安啦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侧头看向她,她眼睛里面像是蒙了一层红布,一看就是没少哭,薄唇开启,他酷酷的道:“找点儿东西敷敷你的眼睛……好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顿时拉下脸,收回看着他的视线,房门已经开了,她推门往里进,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待她房门关上的刹那,他这才面色缓和,眼底露出十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其实她一点儿都不丑,哪怕眼睛有些红肿,可他真的不觉得难看,只是,有点儿心疼。

    都让他抓到现形了,她还跟他死鸭子嘴硬,如果她肯软一些,那他也会哄她几句,可谁让她跟头倔驴似的,就别怪他不知道怜香惜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游戏着实好玩儿,他倒要看看,她能忍到几时。等她忍不了跑来跟他表白心迹的时候,他一准儿好好收拾收拾她。

    心里想得美,商绍城刷卡进门,回房间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进浴室洗澡,一身的沙子,简直烦到死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,岑青禾刚一关门,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,心底顿时又变得空落落的,像是生生被人给挖走了一块儿,与其说疼,不如说是茫然,就像是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可一时间又想不到,到底丢了什么。

    之前碍着有商绍城在,她不愿他看出端倪,所以强打精神浪,陪他说话打岔,可天知道她分分钟要被孔探的那番话给活活煎熬死。

    背抵着房门,她竟是连往前迈一步的力气都没有。浑身虚软,她只要一想到萧睿,马上又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萧睿,萧睿,不知道他现在到底什么样了。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的想插上翅膀飞回冬城去看他,只在夜里,偷偷地看他一眼,不让他发现,哪怕是一眼也好,只要让她确定,他还好。

    这一晚,岑青禾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;隔壁房间的商绍城,洗完澡穿着浴袍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也是睡不着觉,他好多次都想找借口去敲岑青禾的房门,可每一个借口仿佛都不是最好,他怕她得意,也怕自己头上的王冠会掉,所以只能用意志力克服欲|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面房间的袁易寒,她连衣服都没换,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商绍城回来。

    一整晚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