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盛唐第一闲人〕〔清天白灵卷〕〔重生之傲问苍穹〕〔司令,以权谋妻〕〔逐尘录〕〔道姑本良善〕〔美女总裁的近身狂〕〔七塔之上〕〔穿越之农商〕〔娘子是潘金莲啊〕〔重生之笑红尘〕〔最强都市神兵〕〔香江星光1980〕〔水浒之王者天下〕〔我的老婆是狐仙〕〔嫡女风华:邪王的〕〔花都娱乐风暴〕〔皇帝开挂系统〕〔列神的大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8章 一次性怼个够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把烟从唇边夹走,微挑着眼皮,看着面前的岑青禾,不以为意的道:“海边还不让大声喊呢,你有没有公德心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瞪,“谁说海边不让大声喊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睛眨也不眨的回道:“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忍不住白了一眼,下意识的说:“成天抽烟,烟就那么好抽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答反问:“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岑青禾身边的男人几乎都抽烟,甚至包括一些女的,比如蔡馨媛。她不讨厌抽烟的人,前提是烟味儿别熏着她。

    蔡馨媛知道岑青禾不喜欢看她抽烟,所以在家几乎不抽,岑青禾不是乖宝宝,但也从来没试过抽烟。

    以前也有人诱惑过她,可她从来都是一口拒绝,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可今晚也不知是怎么了,也许是商绍城抽烟的样子特别好看,恰到好处的引诱了她;也许是他手上的烟很特别,金黄色的烟嘴,在昏暗光线下都隐隐反着光;也或许,是她单纯的心里空虚,想要做一件从来都没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鬼使神差的,岑青禾应声回道:“给我一根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商绍城抬起左手,将烟递给她,“最后一根,我抽过的,敢抽就接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什么都没说,只是往前迈了两步,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烟。商绍城看她拿烟的动作,就知道她是第一次抽。右手食指跟中指紧夹着,因为生疏而显得略微僵硬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岑青禾还是抬起右手,把金色的烟嘴送到自己唇边。

    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抽烟谁都会,往里吸一口,然后再吐出来,就这么简单的动作,岑青禾不懂为何这么多人会如此痴迷。

    在她抽烟的时候,商绍城一直都是抬头看着她的,见她很快的吸入又很快的吐出,他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出声说:“看你抽烟,只让我想起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道:“性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嗤笑一声:“糟践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眉头一蹙,不悦的道:“不就抽你一根烟嘛,怎么就糟践了?回头给你买十条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双臂往后,撑着自己的身体,面色坦然的回道:“好啊,你刚才那口差不多十块钱吧,别忘了回去之后给我买十条。”

    十块钱而已,切。岑青禾先是做了个不以为意的表情,等到要去抽第二口的时候,她恍然大悟,瞪着商绍城道:“一口十块钱?这烟是金子做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笑着回道:“烟嘴那里确实是金纸做的。”说完,对上她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,他忍笑说道:“干嘛,后悔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伸手把烟递回去,不耐烦的说道:“给你给你,可抽不起你这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接,只似笑非笑的道:“行了,看你这副急于借物消愁的样儿,我要是不给你烟,就怕你下海里抽刀断水去。”

    他最能变着花样的骂人,岑青禾确实是心情不好,可也不到抽刀断水水更流,借酒消愁愁更愁的地步。什么事儿到他嘴里,立马变味儿。

    拿着烟,岑青禾原地坐下,抽了第二口,吐出一口白色烟雾之后,她蹙眉说道:“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好的,喝酒我还能理解,喝多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这抽烟我是真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是不会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又贵又难闻,学会了还伤身,简直就是花钱找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故意脸一沉,瞥着她道:“谁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想到什么,忽然咧嘴一笑,随即道:“不过像你这种的也许不会死那么早,你有钱啊,一边抽一边养,有没有一种自己跟自己比赛的感觉?“

    岑青禾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,商绍城躺在高级病房中,旁边围着一群各国家的医生,正在会诊商讨怎么救他已经黑掉枯竭的肺,而他还悠闲的靠在床头边抽烟。

    边抽还边说:“一定要无痛治疗。”

    有钱人的世界,就是一面花钱找刺激,一面又在为刺激买保险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确定岑青禾脑子里面的画面是怎样的,但是有一点他能确认,“你咒我早死?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,带着明显的危险讯号。

    岑青禾经过放声的大哭和一场几乎筋疲力竭的打斗过后,内心的酸涩和痛苦仿佛随之流出体外。现在她整个人都是空的,空的有些发飘,想笑就笑,她无所顾忌的回道:“我不是咒你早死,我只是想劝你早点儿把烟戒了吧,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东西,不知道你这么奸的人,怎么会算不过来这笔账。”

    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一会儿打一会儿骂,上一句话还没等掰扯明白,她这句里面马上又加了个‘奸’字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时间气得哭笑不得,直看着她道: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夹着只剩下不到一半的烟,微微撅嘴呼出一口白色烟雾,摇头回道:“没喝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就是故意找茬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回道:“奸在这里不是个贬义词,我还乐意别人说我奸呢,奸在东北话里面等于聪明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少拿你那儿的鬼话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脸认真,“我没糊弄你,我真心觉得你特鸡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:

    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用一种威胁且危险的目光。可不知道是不是光线暗,岑青禾看不清楚,她非但没有像往常那般谄媚示弱,反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你不用吓唬我,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也就是嘴损点儿,其实心还是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波接一波的攻击,密密麻麻,商绍城都不知道该从哪笔账开始算。

    兴许是负负得正,气过头也就不气了。他只看着岑青禾,声音听不出喜怒的道:“你还算不上一只合格的白眼狼,还能看得出好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别开视线,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句:“我还真挺想当一只好的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抬起右手,将金色烟嘴送入唇中。

    某一个瞬间,从商绍城的角度看她,那副模糊到只剩下轮廓的画面,当真是美到了极处。他竟会觉得一个不会抽烟的人,抽起烟来,这么的……颓美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直都挺努力的,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中,商绍城从未见过她像现在这样。小小的一团坐在沙滩上,眼睛不知道看着哪里,明明不会抽烟,却偏要学人家借烟消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声音低沉迷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看他,只出神的望着黑暗的某一处,过了会儿,唇瓣开启,她不答反问:“你喜欢过谁吗?我是说,真的很喜欢,不像你对苏妍和袁易寒这种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荡起一层微妙的涟漪,就像是被一双很滑很软的手,轻轻拂过脸颊,奇异的痒。

    他猜,岑青禾今晚的异样一定跟袁易寒说了些什么有关,而袁易寒会说什么,百分百是跟他有关的。

    如今岑青禾这么问……

    明明心底很欢喜,可他面上偏要做出一副傲娇的样子来,薄唇一张,出声回道:“你这是拐着弯的骂我三心二意,用情不专?“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回视他,认真道:“我没跟你开玩笑,只是好奇,你这样的人,会不会也有过真心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即眉头一蹙,不爽的道:“我这样的人?我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她赤裸裸的歧视他。

    岑青禾唇角微勾,轻笑着回道:“你这人真的太小心眼儿了,我随便哪句话都能戳着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笑,只横着她,沉声说:“岑青禾,你可话里话外揶揄我一晚上了,别说再一再二,你连再三再四都过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商绍城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只纸老虎。闻言,她故意表情纯真的说道:“嗯,所以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口气顶上来,她还敢挑衅他?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昏暗中,唯有远处传来的人群嬉闹声。过了不知多久,终是岑青禾率先绷不住笑出声来,“以后别再用这招吓唬人了,被我识破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那张带有嘲笑的脸,真的好想一巴掌拍死她。可是不得不承认,他又舍不得拍死她。

    即便看不清楚人脸,可他还是觉得她笑得特别好看。他像是着了魔,只要跟她在一起,就控制不住的心情变好。

    商绍城暗地里鄙视自己,可同时又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性,即便是人,也不能与之作对。

    大半根烟,岑青禾其实只抽了四口,多数都是自己燃尽的。拿着快到烟嘴的烟头,岑青禾不知道该往哪里扔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伸手捏过,按灭在沙子里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还没坐够,或者说还不想跟她分开。看了她一眼,他佯装无意的说:“你待会儿还有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手臂一撑,从沙滩上坐起来。拍了拍屁股,出声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去吃宵夜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从沙滩上起来,因为这边黑,所以他近乎肆无忌惮的偷偷看着她,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希冀。

    可岑青禾没有看他,只一边找鞋一边道:“我不去了,你跟袁易寒去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