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进化眼〕〔超级仙尊重生都市〕〔神级大好人系统〕〔重回五零当军嫂〕〔二货小王爷〕〔吞天龙王〕〔万界修仙交流群〕〔我的冷傲总裁夫人〕〔荣耀文娱〕〔武极神王〕〔我的无限复活小皇〕〔重生之八零娇妻〕〔农女选夫手册〕〔绝世主宰〕〔重生绝宠男神:慕〕〔魔茔〕〔感恩不能存〕〔斩龙家族〕〔我的皮肤强无敌〕〔火影之我和扉间有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6章 给跪了
    :

    她吃醋了?

    得知这样的讯号,商绍城第一反应是惊讶,不过很快的,紧随其后的便是惊喜。难以言喻的惊喜。

    之前都还好好的,可袁易寒下午来了之后,她突然就成这样了,如果非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么除了吃醋之外,商绍城想不到其他的。

    强忍着唇角勾起的冲动,可黑色的眼底已经蒙了一层得意和欢喜,他佯装无意,淡定的回道:“他们都去夜钓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商绍城揪了下腿上的裤子,干脆在岑青禾身边不远处坐下,随口回道:“过来琢磨琢磨人生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稍微翻了个白眼,有气无力的道:“别跟我闹。”她现在没心情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出她的郁闷,见她别开视线看着大海,他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因为什么,突然要死不活的?”

    明知故问,他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怎么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目不斜视,真就要死不活的回道:“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谁惹你了?”商绍城的口吻已经快要按捺不住,露出明显的促狭和喜悦,心想她倒是直白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用谁惹,突然就心情不好,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口气不太善,可商绍城别说生气了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表面佯装镇定,他出声回道:“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你这无缘无故的心情不好,说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爱答不理的说:“大姨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故意左右看了看,“哪儿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的心原本停留在悲伤的情绪中,可商绍城一来就故意逗她说话,她一边难过,一边又有些生气,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,很容易就衍生成焦躁和委屈。

    侧头看向商绍城,她强忍着心底那股急于发泄的愤懑,轻蹙着眉头,出声说:“你去找他们玩儿吧,半夜三更的不跟你自己女朋友在一起,跟我这儿坐着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走了一个苏妍,又来了一个袁易寒。两个小时前,袁易寒还跟她发了通脾气,指桑骂槐,敲山震虎的。这会儿商绍城又没眼力见的跑她身边凑合,回头让袁易寒发现了,这一准又是她勾引的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岑青禾又提到袁易寒,而且明显口气不善,他一个没忍住,到底是笑着问道:“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她能不急吗?

    “我没男朋友,而你有女朋友,你觉得咱俩这半宿半夜的跟这儿坐着,合适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心烦,就想一个人静静,偏偏商绍城往枪口上撞,她当然要拿他开刀了。

    但商绍城显然是误会了,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误会,还误会的这般开心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,他看着她说: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我从来这儿到现在,可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没碰着,再说了,旁边还几百号人看着呢,我跟你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回答,他又故意补了一句:“没想到你内心这么龌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简直燥到想杀人,一眨不眨的回视商绍城,她开口说道:“你懂不懂什么叫瓜田李下,人言可畏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坦然的回道:“我只知道什么叫清者自清,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道:“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想整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带着玩味,“我整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,张口就道:“第一次见你,我连你模样都没看清,你就载我去帮你给前女友发遣散费,搞得她见我跟见仇人似的,差点儿没杀了我;没多久你又换了个苏妍,苏妍本人我就不评价了,她那帮朋友可各个都是极品,我发着烧让他们从一楼折腾到二十八楼,看见我这两条腿没,走上去的。你是没见着苏妍来我这儿签合同的时候,隔着墨镜我都害怕她看我的眼神,活像是我刨了她们家祖坟,那阵子我走走路都得回头看一眼,生怕有人拿麻袋给我装走揍一顿。“

    “商绍城,我承认我当初是唯利是图了一点儿,我也可以帮你善后跑腿儿,但你能不能稍微,就稍微对你的这些女朋友们认真一些?好,就算你实在是控制不了喜新厌旧的冲动,必须隔三差五就得换一个,那你能不能保证在你谈恋爱的期间,尽量减少我出现在你女朋友面前的次数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口气说完,说完之后,心里多少有些小后悔。她承认她有些借题发挥了,明明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商绍城,可谁让他撞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第一次听到岑青禾抱怨这些事情,包括苏妍的朋友刁难她。暂时压下心底的不满,他看着气到有些手足无措的她,故意恼人的问道:“为什么?你是觉得我对你有想法,还是你对我有想法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口气顶上来,感情说了半天,他压根儿不懂避嫌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见她欲言又止,直翻白眼,商绍城好笑的道:“有什么话就直说,再憋坏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有很多话想说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着商绍城,一开口便是:“你爱她们吗?”

    爱?

    商绍城没想到岑青禾一开口便是这样的字眼,他看着她,目光中带着明显的诧异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很难受,委屈的直泛酸,眼泪在眼眶打转,她自问自答:“如果不是真的很喜欢,那就不要在一起,人都是有感情的,在一起久了,会习惯,突然分开,心会受不了。也许你只是玩儿玩儿而已,可你能保证对方一点儿都不会心疼吗?”

    为什么有的人拼了命的想要好好在一起,可偏偏事与愿违;而有些人无时无刻不在浪费着感情和时间,像是每一次的分离,不过是丢了一件旧衣服,或是弃了一条脏了的手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岑青禾忽然很嫉恨商绍城,恨他的翻脸不认人,同时又嫉妒他的说走就走,两袖清风。

    如果她跟萧睿都像他一样,当一个薄情的人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分开就不会如此的痛彻心扉,她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海,无数次动了走进去的念头,但是她不能,她还没有疯狂到为了爱情舍弃一切的地步,所以她活该忍受煎熬,当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商绍城原本只是想逗岑青禾,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,更没想到她会突然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边光线昏暗到一米之内,彼此的面容都是模糊的。可商绍城却清晰的看到她眼眶中的眼泪,裹着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悲伤。

    他忽然就胸口一闷,下意识的问道:“谁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别开视线面朝大海,伸手抹了把眼泪,她低声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定睛看着她,笃定的口吻道:“袁易寒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从来就没想过要打小报告,闻言,她尽量平心静气,出声回道:“她没跟我说什么,你不用多想,我就是忽然想跟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:“忽然想跟我聊聊天,怎么下午那么长时间不聊,非得现在聊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都说了忽然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二话不说,单手一撑沙滩,他站起身欲往回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扭过头去,急声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忽然想找她聊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话,本能的想要起身去拦着他,结果腿盘了太久,早就麻了,她这一撑之下没起来,整个脚掌都又麻又疼,她忍不住‘哎呦’一声,从盘腿坐着变成趴跪着。

    商绍城听见声音,驻足扭头去看,但见岑青禾跪在他面前,一阵笑意涌上,他压着声音道:“平身吧,不过年不过节的。”

    整个下半身,从脚掌麻到小腿,岑青禾一动不敢动,只得抬头去瞪商绍城,呲牙咧嘴的说:“你别占便宜,躲开点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双手插兜站在原地,挑衅的道:“我又没让你行此大礼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咬牙想要动一下,结果稍稍一挪地方,腿立马麻得她整个人想骂娘。

    趴跪的姿势实在是不雅,更何况身前不远处还站着个商绍城,岑青禾是那种宁折勿弯的性格,不能叫他占了便宜去,所以她干脆手臂一松,原地趴下。

    商绍城做恶梦都没想到,岑青禾有一天会对他‘五体投地’。漂亮的黑眸当即微微挑起,他慢半拍才回过神来,当即嗤笑着道:“说你胖你还喘上了,行这么大的礼,我不给包红包都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还真的掏出钱包来,往前走两步蹲在岑青禾面前。

    用钱包敲了敲她的头,他似笑非笑的说:“欸,说吧,想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双臂垫在脑门下面,正脸朝着沙滩,后脑勺对着天。闻言,她闷声回道:“我心情不好,你最好别惹我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笑了,笑的满脸的不屑,“我就惹你了,你能把我怎么着?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用钱包去敲她后脑勺,经常听人说,被钱给砸死,今儿岑青禾还真赶上了。

    她暗地里咬着牙,一直在等下半身的麻劲儿过去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商绍城极尽猖狂,笑着挑衅,“让你管我叫声哥,你就给我又跪又趴的,这要是以后再给你点儿什么好处,你还不得给我当牛做马,为奴为婢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