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放开那个女巫〕〔罪爱金水〕〔天降萌宝:总裁爹〕〔万古一拳女神〕〔无上道尊混都市〕〔第一狂妃:废柴三〕〔重生之侯门邪妃〕〔婚婚欲睡:顾少,〕〔与你共赏落日余晖〕〔强手致胜〕〔叶薇厉空烈〕〔宠宠欲恋〕〔我老婆是冰山女总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穿过风的间隙〕〔丑妃虐渣不从良〕〔联盟之魔王系统〕〔一夜沉沦总裁轻轻〕〔冰冷少帅荒唐妻〕〔欢乐农女:将军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5章 临阵脱逃
    :

    陈博轩说想夜钓,所以一行人去到码头,往前再走十米就上游艇了,可商绍城却忽然止住脚步,出声说:“你们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大家都停下来看向他,陈博轩诧异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色淡淡,“我落了点儿东西在酒店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下意识的说:“什么东西?叫人帮你拿过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先上吧,我随后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往回走,袁易寒本能的道:“我陪你回去拿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回头,只有声音传来,“你跟他们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许是他的声音太冷漠,袁易寒真就没敢跟上去,甚至连多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看着商绍城突然转身离开的背景,袁易寒心里很不舒服,她想骗自己说,商绍城也许就是这样的性子,对谁都不冷不热的,可是出于女人的第六感,她觉得这不是情侣之间该有的样子,更何况,他们才在一起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除非商绍城是没想好好处,也没把她放心里,不然怎会把她一个人随便丢下。

    她有种新婚就被抛弃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商绍城在转身走出一段距离之后,心底忽然非常平静且踏实,他不想跟袁易寒一起待着,没错,就算什么都不做,只一起出现都不想。

    他怕岑青禾会误会。

    虽然他非常不乐意承认,可这一整个下午,满脑子都是岑青禾,她就像阴魂一样,纠缠不散。睁眼是她,闭眼还是她,商绍城服了,彻底向心底那个没出息的自己妥协了。

    早前跟袁易寒在一起,就是倔强的为了堵陈博轩他们的嘴,同时也证明自己对岑青禾没意思。可找了袁易寒之后才发现,这个人不是试探岑青禾对他有无好感的存在,反而是试探他自己真心的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心里装着一片海,那么每每看见岑青禾,那片海水总是动荡不安的,他或喜或怒,总是那样的明显;可对着袁易寒,他只有烦,以及觉着碍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沈冠仁明天开业大吉,他真的要马上跟袁易寒提分手了,可她这一闹,大家都会不开心,所以他必须得忍着。

    可光是忍了一下午而已,整个人都他么要疯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觉得自己都快矫情成娘们儿了,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,一会儿因为岑青禾的一句话,心里高兴地像个傻逼;一会儿又会因为她的视而不见,所以愤怒的想骂人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早晚得出人命。

    从码头掉头往回走,商绍城心乱如麻,脑袋也胡思乱想了许多。反正他是没打算再回来,大不了等他们开船之后,他就找个借口不来好了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心底顿时轻松了许多。他迈开长腿大步往回走,十几分钟之后,人便出现在酒店下面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眼往楼上看,岑青禾所在的房间,客厅是朝着正门的,如果开了灯,站在楼下会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可商绍城抬起头,却意料之外的发现,她的房间没开灯。

    她说她累了,想回来早睡,难不成真的已经睡了?

    一个人乘电梯上楼,待到电梯门打开,商绍城走在铺满地毯的酒店走廊,眼睛盯着的不是自己的房门,而是对面岑青禾所住的房门。

    站在两门中间,往左是自己的房间,往右,是岑青禾的房间。

    商绍城纠结了差不多十秒钟的样子,终于转身往右。

    他为了她都不出去玩儿了,如果不让她知道,岂不是很亏。

    站在岑青禾的房门前,商绍城按下门铃,他连借口都想好了,待会儿她出来开门,他就问她要下午的衣服,顺带着诬陷她,是不是要把他的衣服偷偷留下拿去卖钱。

    门铃按下,等了快半分钟,里面都没动静,商绍城不由得有些诧异,这是睡死过去了?

    继续按,反正他是没打算让她好好睡觉的。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她,他的心情一扫阴霾,几乎是拨云见日般的晴朗。

    可连续按了好几次,等了快三分钟,房内完全没有人要来开门的节奏。

    商绍城突然后知后觉,她不会不在房间吧?

    之前是他太笃定,岑青禾说回酒店睡觉,他就信了。他对她的话竟是深信不疑,如今一个人对着个空房间按了半天的门铃,商绍城顿时气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想要掏手机给她打电话,结果一摸裤袋,空的。

    下午跟她一起掉进海里,手机进水关机了,被他扔在房间里。这会儿想找她竟是联系不上,他原地踟蹰了一会儿,随即掉头转身往电梯口方向走。

    决定找她也就是一刹那的冲动,商绍城觉得自己疯了,想见她,等见了面……看他怎么骂她。

    说是回酒店睡觉,结果丫一个人跑出去浪,有种别让他碰上。

    他一路风风火火的下了楼,可出了酒店大门,气就有些散了。滨海度假区这么大,他去哪里找她?

    这边的商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,商业街更是多得数不清,这还不算海边……

    突然想到海边,商绍城脑子中出现下午岑青禾在玩儿蹦床时的画面。她似乎特别喜欢蹦床,那种印象里小孩子才喜欢的玩意儿,她竟能在上面蹦跶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去哪里找她,那就只能凭直觉去找,反正总好过去游艇上看着不乐意看的人,心里泛堵。

    从酒店走到海边,乍一眼望去,整个海边都被附近的娱乐设施和照明灯照的灯火辉煌,好些穿着沙滩裤和比基尼的年轻男女们,肆意的在沙滩上嬉笑逐乐。

    人好像没有比白天少。

    商绍城上身穿着很薄的白色衬衫,下身黑色休闲裤,露出的一截脚踝之下,穿着深灰色的鹿皮豆豆鞋。

    他的打扮跟身边的人很不一样,一看就不是过来玩儿的。他的视线在人群中穿梭,在寻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和面孔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片沙滩,商绍城找了快一小时,来来回回的找,即便他自己都不确定岑青禾是否在这儿。

    兴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吧,但商绍城觉得更多的是他眼神好,在他找第三遍的时候,余光瞥见远处沙滩边坐着个人。那里已在人群活动的范围之外,就连照明灯都照不到,一抹蜷起的人影坐在那里,真的很容易被人忽略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不见那人的脸,他甚至辨别不出是男还是女,可他还是迈步走过去,不知为何,心里会觉得那就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穿着裙子,盘腿坐在沙滩上,双臂就很自然的垂在腿上,望着前面看不出颜色的大海发呆。

    她坐在离人群有一段距离却不非常远的地方,这样他们的热闹就不会打扰到她,耳边隐约传来的细微声响,又可以驱赶周围空无一人的恐惧。

    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一人在逐渐逼近。

    在三米之外,商绍城就确定那抹身影是岑青禾了,他认出她的裙子。

    原本想找到她之后,他一定会借题发挥,畅快的揶揄她一把,可当他真的找到她,不是在灯火通明的商场,不是在热闹的步行街,甚至不是在众人娱乐的海滩边。

    一个人坐在昏暗角落,他在她身后站了十分钟,她十分钟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她到底在干什么?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一个人在这儿琢磨人生呢?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人声,岑青禾心底咯噔一下,她确实被吓着了,但因为情绪实在是失落,她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,只轻蹙了下眉头,过了几秒才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她身后两米多远的位置,两人四目相对,因为这边光线实在是不好,所以商绍城慢半拍才发现她脸上的异样,似是哭过。

    眼底的狐疑和讶异很快闪过,他出声问:“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岑青禾也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多少有些重叠,问完之后,又都彼此沉默。

    商绍城迈步走上前,站在岑青禾身旁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。岑青禾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了,所以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,只目视前方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商绍城的声音传来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琢磨人生。”

    听她如此说,商绍城心底顿觉好笑,只不过面上仍旧是不动声色的模样,语气不冷不热,还带着几分轻嘲,“琢磨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还没完全明白,有什么想不通的,说出来我给你解解惑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中带着不自觉的促狭和玩味,谁让他一见她就心情好。

    可眼下岑青禾的心情不好,非但不好,简直跟刚上完坟回来一样。

    侧仰头看了他一眼,她不答反问:“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?他们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问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对视两秒,随即回道:“袁律师,你不跟你女朋友在一起,跑这儿来干嘛?”

    她是心里烦躁,懒得再拐弯抹角的说话,所以态度难免直白中还带着几分冲劲儿。可这话落入商绍城耳中,立马就变得意味深长,甚至是暧昧不明了。

    瞧她这酸劲儿,一张嘴就带刺儿,难不成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