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透视高手在都市〕〔神秘总裁,宠上瘾〕〔柔情姐姐〕〔修炼乾坤〕〔心愿的小店〕〔替身冥妻:司少,〕〔混世小刁民〕〔重生修真之美女都〕〔修真小妖民〕〔凤本惊华:诱宠一〕〔强婚蜜爱:霸道总〕〔万界登陆〕〔邪气遮天〕〔我的无耻外挂〕〔机甲导师〕〔我的星际修真舰队〕〔斗破里的神奇小卖〕〔我假装会异能〕〔瓷界无痕〕〔君臣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4章 等不到他的原因
    :

    孔探半晌没听见岑青禾说话,他压低声音,却难掩激动的问道:“青禾,你跟萧睿谈了这么多年,我不信你俩说分就分了,到底因为什么啊?萧睿不说,你也不说,你没看见他现在都成什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中带着心疼和着急,岑青禾这边空洞着双眼,发呆的看着某一处,费了好大的劲儿,她才感觉到唇瓣的神经,才能操控自己张嘴说话,“他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声音带着恐惧的颤抖,岑青禾惊觉自己竟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孔探沉默五秒有余,这才闷声回道:“在冬城二医住院,一条腿粉碎性骨折,肋骨折了四根,碎骨扎到内脏,差点儿死了……“

    孔探的话还没等说完,岑青禾就像是忽然被人用刀子戳中心中最柔软的地方,眼前的视线瞬间模糊,她不能呼吸,浑身的神经只能感受到从心底涌上来的强烈酸涩,几乎腐蚀她的喉管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快伸手捂住嘴,可是那难掩的悲伤尽数化作压抑的痛苦呜咽,透过手机传到孔探耳中。

    那样真实的感情,孔探忽然很害怕岑青禾出事儿,所以他下意识的道:“没死,他没死,青禾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噩耗跟心底排山倒海般涌上的痛苦,让岑青禾站不住。她原地蹲下,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手死死地捂住嘴,悲伤那样明显,她耳边尽是自己压抑到极致却仍旧控制不住的闷声嘶吼。

    孔探在手机里面说了什么,岑青禾一概听不清楚,她唯一能感受到的,就是剜心蚀骨一般的疼。

    怪不得,怪不得她离开两个多月,萧睿除了一个电话之外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原来他出了车祸,粉碎性骨折,肋骨折了四根,碎骨差点儿刺穿内脏……孔探嘴里每吐出一个字,岑青禾都有清晰的画面浮现,她仿佛亲眼目睹了车祸现场,亲眼看着萧睿经历这一切。

    疼,心疼,喉咙疼,眼睛疼,浑身上下,就没有一处不在疼……岑青禾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掉,原来刹那间的巨大悲伤,就像是一只藏在身体内部的洪荒野兽,一旦释放,第一个吞掉的就是自己本身。

    孔探看不见岑青禾,却能隔着手机听见她被手捂住的闷声绝望,他忽然有些后悔,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欠告诉岑青禾,明明白天的时候,她还是那般的开心快乐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份快乐,让他想起萧睿如今的颓败模样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做不到视而不见,所以还是决定‘质问’一下岑青禾。

    可这一问,岑青禾用最真实的反应回复了孔探,他们的分开,与感情无关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先别哭,你听我说,萧睿现在没事儿了,手术很成功,该接的骨头也都接好了,只要在医院养一阵子就能出院了。真的,你别哭,你这样我心里难受,我,我也对不住萧睿……你快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哭得太吓人,那一瞬间的爆发,不仅吓着了看不见她模样的孔探,更吓到了身旁几米内的行人。

    行人见岑青禾蹲在地上,拿着手机捂嘴大哭,皆是停下脚步投以打量的目光。

    两个年纪跟岑青禾差不多大的女人,她们试探性的走上前,弯腰询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哭得根本看不清人,只隐约感觉有人塞了一包面巾纸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孔探都要急疯了,连声说道:“你在哪儿呢?还在度假区吧,等着,我现在过去找你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这才强制忍住眼泪,闷声回道:“你别来。”

    孔探见岑青禾终于肯搭腔,他赶忙说道:“你别哭了,哭得我心里这个难受,早知道这样,我还不如不欠了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忍住的眼泪,只要一想到萧睿伤成那副模样,立马心酸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她哽咽着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孔探道:“没事儿,真没事儿了,手术什么的都做完了,就是伤筋动骨一百天,医生建议他晚点儿再出院,他暂时要在医院里面养着,我发誓,真的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孔探肠子都悔青了,暗骂自己嘴欠,要不是他,岑青禾也不会难过成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月前,他突然听家里的朋友说,萧睿车祸住院,所以火急火燎的赶回去。看见萧睿伤的那么重,意外的是岑青禾竟然没在身边陪着,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萧睿跟岑青禾分手了,岑青禾还去了夜城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都跟他说,千万别去问岑青禾,不然她一准翻脸。

    孔探问过萧睿,可萧睿三缄其口,而且伤成这样,情绪也很低落,看着都可怜,他哪里还忍心去戳萧睿的心口窝。

    这一拖,就拖到了现在,如果不是这次岑青禾突然来滨海,突然打电话给他,也许他不会一时冲动把这事儿告诉她。

    原本他心里还是有些怪岑青禾的,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,就算当不成情侣,朋友的情分总还在吧?不至于连萧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她都不回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如今他算是看明白了,没人敢把这事儿告诉岑青禾,她是第一天知道,而她刚刚得知萧睿出车祸后的第一反应,说明她心里不仅还有萧睿,如果不是还爱着,怎么会那样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孔探说萧睿差点儿死掉,岑青禾哭;他发誓说萧睿现在已经没事儿了,她还是哭。好似无论孔探说什么,都是在往岑青禾心坎上捅刀子。

    孔探懊悔的不行,却也忍不住问道:“青禾,你这么担心萧睿,明明就是还对他有感情,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,你俩四年的感情,那不是一天两天,去年他还跟我说,等你毕业回国,你俩就着手准备结婚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岑青禾蹲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忽然放声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一次她没有伸手捂住嘴,她这么要面子的一个人,此时此刻,却被悲伤和绝望所击垮,任由自己神经病一样的被众人打量,嘀咕。她只知道,她忍不住了,原来心痛起来,会让人疯让人狂,让人一瞬间想要放弃一切。

    她连他都不要了,还要脸做什么?

    隔着手机,孔探没办法帮岑青禾擦眼泪,他一边让她不要哭,却同时忍不住去询问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为什么明明还爱着,却要放弃。

    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,孔探想着长痛不如短痛,所以狠下心来,出声逼问:“岑青禾,你别光哭不说话,我问你呢,你到底为什么非得跟萧睿分手?他是出轨还是劈腿了?还是你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了?”

    明知道这些理由成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可除此之外,孔探想不到其他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放声大哭过后,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慢慢的,她连哭声都变得小了些。

    闻言,她只很低的声音,闷声回道:“你就当我喜欢上别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孔探不信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直蹲着,蹲了不下十分钟,双腿早就酸麻到不像自己的。她站不起来,干脆把头深深地垂下,用一手护着脑袋,挡住自己的视线,掩耳盗铃,骗自己她看不到别人,别人也就看不见她此时此刻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“孔探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原因,永远不会,这个秘密除了她以外,她不会告诉给任何人听。这是她唯一能为萧睿做的,她宁愿他怪她,宁愿身边所有的朋友都怪她,总好过知道真相以后,一个人的绝望变成两个人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对萧睿不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,毕竟在一起四年了嘛。”岑青禾伸手抹了把脸,激动过后,她的声音唯剩下平稳的沙哑。

    她知道孔探一定很想知道原因,所以她就一本正经的给他原因,“孔探,你从来没谈过一个交往四年的女朋友,你也没试过两人谈了四年,其实在一起的时间连一年都不到。你知道我在国外的那两年过得有多寂寞吗?身边明明有人追,可我却得时刻提醒自己,我是有男朋友的人,我得‘守妇道’。呵……两年见面四次,加起来不到一个月,孔探,人心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上其他人了?”孔探的声音很低,不说隐含怒意,总归带着几分无奈和郁闷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没有具体喜欢上哪个人,只是……忽然就不想继续下去了。腻了,烦了,一成不变的日子过得太久,我觉得自己二十三岁,活像是五十三岁,我不想一毕业马上就准备嫁人生孩子,我还这么年轻,我想到处看看,到处走走,不行吗?”

    孔探想到岑青禾突然去到夜城,身边又跟着一些出众的男人,心中难免‘感慨’,人都是会变的,这样的世道,注定是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岑青禾也是个优秀出色的人,她不甘平凡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再好的朋友,也不能左右别人的人生和选择,更何况孔探不知道岑青禾的选择到底对不对。

    想到萧睿如今的模样,孔探迟疑再三,还是说了句:“青禾,就算分手了,也还可以当朋友的,要是有空的话,回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萧睿那个傻小子,他还固执的停在原地等你啊。

    最后这一句,孔探没有说,因为他不想绑架岑青禾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是对是错,也都自己买单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引凤决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太古龙神诀〕〔绝色乡野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