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之女王妹妹嫁〕〔武神海啸〕〔美艳的他〕〔七塔之上〕〔土拨鼠拨土〕〔你比论文好看[娱乐〕〔美女为姜〕〔魂穿二十年生存计〕〔我有奈何桥〕〔超星大导演〕〔第二世球王〕〔大魔头的重生〕〔神隐的大陆〕〔大仙官〕〔莫鼎神王〕〔美漫收藏代理人〕〔问月纪〕〔极品女上司〕〔天下第一剑道〕〔汉侯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3章 总有很多想不到
    :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所有人都看向商绍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的瞥了眼袁易寒,但见她脸上带着微笑,可眼中的笑意却很淡,那是尴尬倔强又不能直说的隐忍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打消袁易寒对自己的疑虑,岑青禾可不想重蹈覆辙。所以不待商绍城出声,她已经径自倾身把话筒递出去,淡笑着说:“还是你们唱吧,我唱了半天了,正好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别啊,我还想听你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他挑眉,“我唱你就唱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同样的表情,不怕事儿的回道:“来啊,你先唱我就唱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跟岑青禾轧上,他让白冰去点歌,点了一首林宥嘉的《说谎》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这歌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,拿着话筒道:“准备崇拜我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时刻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静谧的乐声流淌在包间中,前奏很短,几秒之后,陈博轩便拿着话筒深情的唱道:“是有过几个不错对象,说起来并不寂寞孤单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岑青禾对陈博轩的歌声是有期待的,毕竟人长得好,谁都贪心希望一个人可以集优点于一身,但事实上……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陈博轩开口的头三个字,就让岑青禾大跌眼镜,这声调,这音准,这feel,简直对不起他那一脸陶醉的表情。

    包间中统共六个人,商绍城跟沈冠仁都知道陈博轩唱歌跑调儿,可三个女人都是第一次听。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傻眼,袁易寒愣住,白冰就坐在陈博轩身边,许是离得太近震撼太大,她是第一个没绷住,唇角抽搐,开始企图伸手去捂嘴,结果被岑青禾给发现,一下子没忍住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笑,白冰跟袁易寒全都忍不住,各自或明笑或偷笑。

    包间中笑声四起,而陈博轩兀自拿着话筒,情歌王子一般的深情演唱,完全不受影响:“可能我浪荡,让人家不安,才会结果都阵亡。我没有什么阴影魔障,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,我又不脆弱,何况那算什么伤,反正爱情不就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博轩平时说话的声音没有商绍城的低,但也算是好听的,可他这一唱歌,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每一句的第三个字无一例外都是飞的,高八度不说,还又尖又脆,带着几欲攻破别人耳膜的刺激,明明荒腔走板,偏偏又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过唱歌跑调儿的,可从未见过哪个跑调儿的人,会有陈博轩这般的自信。假如此时把声音抹掉,单看陈博轩这个人,他情到深处闭起眼睛的模样,当真是好看且迷人的……

    哎,真是谜一般的自信,谜一样的男子。

    陈博轩就这样在三个女人的笑声和商绍城,沈冠仁鄙夷的视线下,唱完了前半首歌。当他歌声停止的刹那,岑青禾有一种耳朵被拯救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侧头朝着岑青禾的方向看来,拿着话筒道:“禾姐,我唱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得眼泪在眼眶打转,瘫在沙发上,她已经软了,回视陈博轩,她对他竖起大拇指,此外别无他言。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你不是喜欢这首歌嘛,一起唱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赶忙摇了摇头,“我跟不上你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没事,我带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递了话筒给岑青禾,岑青禾拒绝不了,眼看着下一段又要开始,她出声说:“你唱一下前面,太低了,我下不去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瞧好吧你。”

    他刚一开口,岑青禾跟白冰跟同时被上了发条一样,瘫在沙发上笑得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陈博轩毫无自觉,两耳摒除了外界的所有打扰,只一心欣赏自己天籁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唱完了后半段的低音区,待到调子起来之际,他瞥眼看向岑青禾,岑青禾也不扭捏了,拿着话筒,出声唱道:“我没有说谎,我何必说谎,爱一个人没爱到难道就会怎么样,别说我说谎,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,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,我没有说谎,是爱情说谎,它带你来骗我说,渴望的有可能有希望,我没有说谎,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,我的心事请你就遗忘。“

    她的音区很宽,完全可以唱男人的歌,低沉中夹杂女人的细腻,高音轻松驾驭,转而低下来的时候,又似是,让人有种想要单曲循环,永远不要停止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首歌收了尾,陈博轩跟白冰都抬手鼓掌,沈冠仁也微笑着拍了拍手。唯有坐在边上的那对高冷情侣,商绍城跟袁易寒,两人没什么动作,脸上也没有特别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博轩把岑青禾好通夸赞,非让她再唱几首,岑青禾是怎么都不肯。一来觉着有些不好意思,二来也不想出这个风头。

    白冰见岑青禾唱歌这么好还这么低调,再想起袁易寒,所以拿着话筒,侧头看着袁易寒微笑,“袁律师,你也唱一首吧?”

    袁易寒没想到白冰会点她的名,她正在心里琢磨,等会儿晚上回酒店的时候,要怎么跟商绍城相处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白冰,她慢半拍才回过神来,摇头回道:“我不唱了,你们唱吧。”

    白冰笑说:“我们都唱了一晚上了,就你一首歌都没唱呢,唱一个吧,我帮你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话筒往袁易寒的方向递。

    袁易寒连连拒绝,“我真的不唱,我不会唱歌。”

    白冰笑问:“难道袁律师也唱歌跑调吗?”

    袁易寒不直面回答,只是说:“我唱的不好,就不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说:“反正有人给你垫底,你看博轩,他这样不也唱了嘛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袁易寒是怕,她不是怕唱歌跑调儿丢人,而是自知唱得不如岑青禾,所以宁可不唱,也不会在商绍城面前做对比,露出自己的短板。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,要知道扬长避短。

    白冰一个劲儿的让,袁易寒就是死活不肯,两人在这边各打小算盘,磨叽起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拿起桌上的酒杯,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对面的岑青禾,她正低头玩手机,像是在跟谁发消息,手指不停的在动,屏幕反射的白光照亮她的脸,她像是毫不在意包间中发生了什么,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想唱就不要唱。”耳边袁易寒跟白冰絮叨个不停,商绍城忽然觉得很烦,所以开口说了句。

    他平时不怎么笑,说话的时候也听不出喜怒,别说袁易寒了,就连白冰都有些怵他。商绍城开了口,两人立马都消停了。

    沈冠仁适时接道:“唱歌也唱的够久了,我们换个地方玩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出海夜钓?”

    沈冠仁道:“我都可以,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看向岑青禾,“禾姐,你想玩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把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抬起,闻言,她出声说:“你们去玩儿吧,我想先回酒店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她,包括商绍城。

    陈博轩微微蹙眉,“回酒店干嘛?一起出海玩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回道:“真的不去了,我昨晚没怎么睡好觉,困得不行,我先回去补个觉,明天好参加仁哥的开业典礼,总不好顶两个黑眼圈去,怪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又软磨硬泡了几句,可岑青禾心意已决,沈冠仁说:“那就别逼青禾去了,让她早点回酒店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看着岑青禾道:“我们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站起身准备走,岑青禾连声说:“不用不用,你们该去哪儿去哪儿,酒店这么近,我两步就走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挎着包快步往包间门口走,生怕被他们给抓住似的。

    一溜烟出了ktv,岑青禾没有走回酒店的路,而是反方向走,走出十几米远,这才掏出手机,打给孔探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几声,孔探接通,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刚才微信上说,想跟我说个事儿,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孔探那边吞吞吐吐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“你不在外面唱歌呢嘛,等回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急性子,“我都出来了,什么事啊,你磨磨唧唧的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孔探犹豫不决,在电话那头发出‘啧’的懊恼感叹,半晌才在岑青禾的催促之下,出声说道:“其实这事儿我今天见你面的时候就想问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孔探两年未见,她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他为难成这样,可本能的,她觉得这事儿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果然,在她兀自琢磨的时候,孔探低声问道:“青禾,你跟萧睿到底因为什么分的手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下意识的停住脚步,原地站着,她拿着手机,眼睛看似注视着前方,其实早就走神了,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沉默数秒,她出声回道:“分都分了,还问这些干嘛。”说罢,不待孔探回答,她又径自补了一句:“是哥们儿,就别再跟我提这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孔探那边也沉默了,过了会儿,他沉声说:“我上个月回了趟家,萧睿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岑青禾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,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,她像是灵魂被人给抽走一般,不能动也不能思考,就这么呆呆的站在原地,一如傀儡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