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毒妃有喜:魔尊请〕〔星际金仙帝国〕〔绝世仙尊,夫人如〕〔随身淘宝:皇家小〕〔都市全能仙医〕〔腹黑萌宝:亿万爹〕〔高调示爱,hello,〕〔基金会大游戏〕〔报告教官,回家煮〕〔最强特种兵之龙医〕〔我有一个大空间〕〔最强小民工〕〔圣天古道〕〔妻子的欲望〕〔官方救世主〕〔快穿之有求必应〕〔甜宠不停,男神纵〕〔仙武之无限小兵〕〔鸿运滔天〕〔万妖店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40章 不作就不会死
    :

    “禾姐,你再这样我们可故意要让你输了,你哪来这么多的笑话?”陈博轩边笑边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不能因为我有意思,你们就故意欺负人,这对我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讲一个。”低沉悦耳的声音,带着丝丝笑意,从对面传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难免闻声望去,商绍城左手夹着半根烟,俊美的面孔前是未散尽的白色烟雾,将他整个人笼的雾蒙蒙的。

    包间本就光线不好,岑青禾一时间有些恍惚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,竟然看到他眼底的一丝促狭和宠溺。

    白冰也求着岑青禾,“再讲一个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说:“难得有人讲笑话能给绍城逗乐的,他就是笑话杀手,看来禾姐你的笑话对他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袁易寒没好眼神的望着她,心底一阵阵的哆嗦,不敢‘勾引’商绍城,她只对陈博轩和白冰道:“你们这是趁火打劫,我这一会儿一个,等到输了就没得讲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软声软气的道:“送一个,再送我们一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头不买账,无论陈博轩和白冰怎么说。

    对面的商绍城把最后一口烟抽完按死在水晶烟灰缸里,主动伸手去摸牌,他出声道:“这把玩儿完就让你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他一眼,他微垂着视线没有看她,但这话摆明了在给她下马威。

    陈博轩似笑非笑的道:“城哥威武,这把结束能不能听见笑话,可就指望你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他说要什么,那自然是没有得不到的。这一把在他的打压之下,岑青禾寸步难行,最后抓了两个人,有她还有袁易寒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管袁易寒了,直接让岑青禾讲笑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瘪了瘪嘴,不满的道:“你们这是合伙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让你讲你不讲。”言外之意就是,谁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    碍着袁易寒在,岑青禾不敢怼商绍城,生怕被误会是有意没话找话,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哑巴吃闷亏,有口也说不出。岑青禾只得乖乖的讲笑话:“说几款手机坐一起打牌,小米说,我出5;苹果说,我出7;华为说,我出9;三星说,我炸!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儿,白冰第一个忍不住‘扑哧’一声笑出来,紧接着是陈博轩,商绍城也扬起唇角,除了袁易寒因为单纯的讨厌岑青禾而不买账之外,算是满员通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,小米说要不起,苹果说要不起,华为也说要不起。只有诺基亚大义凛然,拿起电话说,喂,110吗?这里有人赌钱。紧接着警车来了,vivo~vivo~vivo~”

    岑青禾是面色坦然的讲,旁边陈博轩和白冰则笑到五官都皱起来了。对面的商绍城问:“你在外面接私活儿,收哪家厂商给的代言费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哪儿敢,我可是老老实实的就拿盛天一份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商绍城看着岑青禾,目光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岑青禾忽然想到两人私下里的协议,所以本能的心虚,这目光稍微一躲闪,恰好被袁易寒看在眼中,那就成了眉来眼去跟欲擒故纵的证据了。

    小贱人,当着她的面儿还敢勾引商绍城,不知死活!

    笑够了,白冰负责洗牌,伸手摸了摸眼角,她出声道:“我的肚子啊,好久没这么大笑过了,差点把鱼尾纹笑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那你可得注意点,你要是出了鱼尾纹,我可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白冰一皱鼻子,冲着陈博轩撒娇。

    陈博轩伸手揽过她的肩膀,当众俯身亲在她嘴上。

    白冰心安理得的接受,甚至扬起下巴主动承接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是古代人,也不是没见过这幅场面,只是此时此刻,她忽然觉得很是局促,所以本能的抬手捂住眼睛,半真半假的说了句:“你们干嘛,我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搂着白冰,白冰软在他怀里,两人皆朝着她笑。

    袁易寒憋了一晚上的气,眼下终于让她寻到一个合适的契机,她忽然伸手挽住旁边商绍城的手臂,然后整个人如章鱼一般的贴过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只觉得半面身子一沉,像是挂了什么东西似的,侧头往右一看,还不等他反应,眼前一抹影子很快凑上前来,袁易寒就这样当众亲了他一下,他下意识的脑袋往后一挪,可她还是亲在了他的唇角上。

    从岑青禾的角度,那就是不偏不倚,亲在了嘴唇上面。

    商绍城始料未及,一时间定在原位。

    袁易寒则勾起唇角,抱着他的手臂,面朝岑青禾,笑着说:“青禾,你也得赶紧找男朋友了,要不我们这样坐在一起,就剩你一个人,多孤单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满脑子都是袁易寒刚刚主动献吻,亲到商绍城唇上的画面。慢半拍勾起唇角,她笑着回道:“你们这样不好,这不故意虐单身狗呢嘛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很快说:“所以叫你找男朋友啊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,我身边有很多不错的男人,帮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很慌,这慌乱中还带着几分莫名的焦躁,她姑且把这份焦躁当成是袁易寒故意挑衅的结果。

    总是有人天生患有被迫害妄想症,老觉得有人要抢她们的东西,成天到晚不是提防这个就是忌惮那个,搞得人仰马翻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很显然,眼前的袁易寒就是个典型的患者例子。她不停的向岑青禾宣示,商绍城是她的,别人根毛都别碰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想告诉她,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,岑青禾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我身边不错的男人也很多。”

    她的本意是用不着你当事儿妈,可同样的话落入袁易寒耳中,就端的意味深长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身边不错的男人……她是指商绍城吗?

    顿时,袁易寒看着岑青禾的目光里,又多了几分赤裸裸的战火。

    女人惯爱用的小把戏,还是女人最明白。白冰一眼就看出来,袁易寒这是向岑青禾叫嚣主权所有呢。

    眼球不着痕迹的一转,她淡笑着说道:“像青禾这样的,一定不会缺男人追,我都喜欢她,更何况是男的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更是个不怕事儿的,当即半真半假的道:“就是,我也喜欢禾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故意侧头去看商绍城,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绍城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袁易寒挂在商绍城的右臂上面,他没有直说让她闪开,可却用同一只手臂去够酒桌前的酒瓶,袁易寒不可能随着他一块儿过去,只得微微松了下手臂。

    商绍城借着倒酒,把手臂从袁易寒怀里抽出来。

    谁也没看,薄唇开启,他只淡淡说道:“我喜欢爽快的,讨厌粘人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端的是让听者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谁是爽快人,谁是爱粘人的,大家心里都有数,乐不乐意对号入座,也全看自己。

    陈博轩当时就乐了,他平日里话多,可这会儿偏偏但笑不语,让场面更加陷入一种难言的尴尬或者说是暧昧的气氛当中。

    白冰没成想商绍城说的如此直白,暗自惊讶的同时,也朝着面色晦暗不明的袁易寒,投以一记说不上是看热闹还是同情的目光。

    袁易寒端坐在沙发之上,不知不觉中,把背脊挺得很直。谁是爽快人,谁是爱粘人的人,如果这话是在平时说,她兴许不会对号入座,毕竟她从不认为自己粘人,非但不粘人,身边的人还总说她高冷。可天知道她刚刚怎会一时脑袋发热,做出当众献吻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她是想气岑青禾,可是……她更多的是因为,商绍城是她男朋友,打从见他第一面开始,她就觉得着了迷。后来他主动从沈雨涵那里要到她的电话号码,当晚便打给她,她高兴地一整晚没睡着觉,第二天他们就确立关系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是自己的魅力和优秀吸引了商绍城,他应该特别喜欢她,所以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追求她。而她也是二十多年来头一次,对一个男人如此轻易的点了头。

    男才女貌,一见钟情的童话故事,袁易寒怎么都想不到,会是眼下的这般结果。

    鼓起勇气献出的一颗心,被商绍城当做是粘人。他还当着其他人的面说,喜欢爽快的,不喜欢粘人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么不喜欢她,那当时为什么要追她?

    袁易寒定在原地,想不通也猜不透。她想发飙,可商绍城没有明说,万一,万一他指的爱粘人是岑青禾呢?再者说了,如果商绍城喜欢岑青禾的话,大可以直接追她,何必拐弯抹角的暗送秋波?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袁易寒在心中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眼下五个人五种心思,最崩溃的当属岑青禾了。商绍城这话指向性太明显,让她想不对号入座都难,心跳已然停止了几秒钟,亏得她平日里自诩八面玲珑,可此时此刻,她竟是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缓解这谜一般的寂静与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陈博轩的手机忽然响了,接通之后,他出声道:“冠仁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沈冠仁说了什么,陈博轩应声之后,说了句:“那我跟绍城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看着商绍城道:“冠仁让我们过去一趟,说是超哥跟松哥他们在店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