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妃倾城:妖孽世〕〔霸道总裁宠上天〕〔异世界的神选之人〕〔都市里的驱魔人〕〔夙愿大师〕〔海贼之大海风神〕〔逆天邪皇〕〔良缘鬼成:我的女〕〔千面爵王的挚爱女〕〔魔法门〕〔超凡药尊〕〔踏天争仙〕〔祭炼山河〕〔变身精灵美少女〕〔捡个王爷吃干抹净〕〔武极神王〕〔修真少年混世界〕〔最强高手俏总裁〕〔宗女荣华录〕〔千亿盛宠,厉少的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39章 冰冷的蜡烛
    :

    陈博轩不待见袁易寒,觉得她很装,所以总是有意无意的把岑青禾往商绍城那里推。

    碍着袁易寒在场,岑青禾都不敢正眼看商绍城,只打哈哈的回道:“那我可讲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跟陈博轩都特给面子,岑青禾还没等说,两人已是面带微笑,随时准备大笑的节奏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起范儿,只是很随意的说道:“有一次跟个朋友去逛街,她眼睛近视挺严重的,刚一进商场大门就说‘我靠,李宇春得罪商场老板了?’,我问她怎么回事儿,她指着前面几米外的滚动屏说‘你看,上面写李宇春装b了!’,我还吓了一跳,结果定睛一瞧,人家写的是李宁春装8折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陈博轩跟白冰的笑容同时响起,白冰更是,笑得直往岑青禾身上倒,那样子像是被谁给点了抽筋儿穴似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面儿上虽然不动声色,可被昏暗光线模糊的双眼之中,笑意隐现。

    袁易寒见状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么好笑吗?”

    她觉得陈博轩跟白冰有意孤立她,凭嘛岑青禾随便说点什么,就给他俩乐得不知道东南西北,而她讲个笑话,两人就跟死了亲友似的,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博轩边笑边说:“这个好,这个好,我从来没听过,赶明还能拿出去讲讲。”

    白冰也是一抽一抽的道:“笑死人了,青禾免罚。”

    游戏的规矩是早就定好的,眼下不管陈博轩和白冰是不是有意罩着岑青禾,袁易寒这个亏都注定吃下了。

    洗牌,游戏继续。摸牌的时候,白冰就忍不住问:“青禾,这是笑话还是真事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这是笑话,不过我真有眼神儿不好的朋友,闹过很多笑话。”

    白冰催促道:“讲一讲,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就随口说了一个:“高中那会儿学校和家里都看的严,不让处对象,我有个朋友偷着谈了个男朋友,周末骗家里说出去补习,其实是跟她男朋友出去逛街了。你说也是赶个寸劲儿,她跟男朋友正跟路上走着呢,据说是迎面过来一帮人,我那朋友只觉得其中有一个眼熟,她眯着眼睛越走越近,就想看看是谁,结果走近一瞧,是她妈跟单位同事,一堆人正在那儿聊孩子补习的事儿。“

    白冰笑说:“啊?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岑青禾边叹气边摇头,“还能怎么办,我那朋友灵机一动,硬着头皮说她男朋友也是补习班的,老师上上课没粉笔了,派他俩出来买粉笔的。”

    白冰笑得手直哆嗦,颤声问:“那她妈相信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她妈又不是傻子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,当然不好说什么,回家之后关上门,差点儿没给我朋友皮鞭沾凉水给打死。”

    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’的画面太美,众人想想都觉得可乐。说话间大家摸牌结束,可白冰仍旧道:“青禾,你再给我们讲几个,我乐意听你讲笑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我现在岂不是白送?”

    白冰说:“友情赠送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说:“集满五次送你免罚一次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回道:“那我就再说一个近视闹得笑话,也是真事儿。大学的时候学校不都有一卡通嘛,我寝室一朋友高度近视,不算散光就有一千度,有一次我们说好了一起下楼去洗澡,大家都带了卡,结果到了地方,我们都进隔间开始洗了,只听她一个人站在帘子外面叨咕,怎么今天的花洒都是坏的,连着试了三五个都不好使,我现裹着毛巾出去帮她看的,结果她把卡插进去的时候,我一看,丫拿的是银行卡。”

    白冰笑问:“怎么会把银行卡跟校卡弄混了?那眼神得差到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们那时候用的校卡是绿色的,农行卡也是绿色的,就她那眼神儿,不戴眼镜,十米之外人畜不分,拿错了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边笑边道:“体会不了,没用过校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道:“没上过学?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一直不懂为什么洗澡要去公共浴池,虽然我没住过校,但学校住宿最差的也是一室一厅,怎么会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?”

    一室一厅?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你上的什么学校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了两个校名,小学到高中是同一所学校,可以直升,是海城排名第一,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顶级私立名校,据说入校的报名费就够去欧美国家留学两年的。

    大学也是海城的一所名校,有名不是专业排名,而是奢侈排名。在那样一个纸醉金迷被称为魔都的城市,如果也能让人觉得望尘莫及,那就真的不是普通的豪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终于知道陈博轩为什么不能体会,感情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这边三人一直在聊天,就显得对面的商绍城和袁易寒那里很是安静。袁易寒现在怎么看岑青禾怎么不顺眼,当然不会主动搭腔,而商绍城……他因为岑青禾无意间说的那句,‘我现裹着毛巾出去帮她看的’而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裹着毛巾,他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形成了一副画面,氤氲的浴室中,岑青禾身上松垮着围了件白色浴巾,上遮到胸口,下遮到大腿根,长发半湿随意的垂在肩头和后背,一手抓着浴巾,另一手掖着耳边碎发,含情脉脉的向他看……

    上次在f。k的休息室,他曾无意间看见她换衣服,也‘无意间’看见她裹着紫色蕾丝内衣的饱满。

    莫名的,他浑身上下忽然一阵燥热,尤其是脸,像是被涌上来的血液给涨满了似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从不知道脸红是什么样的滋味儿,可眼下他竟然因为自己一个偷偷摸摸的小想法而红了脸。

    心跳加速,耳边听着岑青禾跟他们聊天的说笑声,他更觉烦躁。心不定而形乱,商绍城大脑本能的不愿思考,导致他出牌的节奏也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这把袁易寒的牌不错,她最先一个出完,陈博轩紧随其后,桌上只剩下商绍城,岑青禾跟白冰三人。白冰左右看着,然后一个兵行险招,成为最后一个成功脱险不用受惩罚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这一晚手气都不错,加之会打牌,所以一直没被抓到。眼下竟然只剩他跟岑青禾两人,昏暗光下下,他想抬眼看她,又怕看她,心底像是被一万根柔润羽毛同时轻扫,当真是麻痒难耐。

    他一边烦躁这样的感觉,一边又在烦躁中寻找着刺激和享受,这种经历,他从未体验过。

    此时他手里还剩下一套小数字的顺子,还有一对2。岑青禾手里是什么牌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扫了眼桌上已出的牌,他大抵猜得到,她手里既无炸,也做不成5,10,k。那他的两个2基本就能克她的任何对子和单张。

    正想着,坐对面的岑青禾扔了两张对k出来,商绍城淡淡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试探着放了张a,商绍城还是那俩字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忽然扔下一组三带二,然后拍着胸口道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什么都没说,只是随手合上牌,倒着扔进桌上打完的其他牌里。

    陈博轩跟白冰都张罗着惩罚,商绍城淡定的道:“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你也讲个笑话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以为意的说:“我又不是喝不了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倒满一杯酒,拿起来一仰而尽。

    白冰催着岑青禾讲笑话,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岑青禾身上,商绍城点了一根烟,似是趁着中间空挡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袁易寒绷紧了一张脸,唇瓣后的牙都是咬着的。她刚刚出完牌之后,借着去沙发上放包的契机,曾瞥了眼商绍城的牌,以他的牌,明明可以分分钟秒了岑青禾,可他偏要放水。

    宁可自己喝酒也要护着岑青禾全身而退,这是玩儿牺牲还是玩儿奉献呢?

    关键这还不是今晚的第一次,如果他们两个没什么的话,商绍城凭什么要这么做?她这个正牌女友吃了一整晚的瘪,他倒是有闲心给别人做铺路石,这么爱点燃自己照亮别人,没想到他还是跟蜡烛!

    她这里是越想越憋气,另一边岑青禾已在白冰的热烈簇拥之下,开启了今晚不知道第几个新笑话。

    “说小明在公交车上看见有人偷钱,他想起老师跟家长平日里对他的教导,所以灵机一动,说了句:妈妈,你钱包掉了,这个叔叔帮你捡起来了。小偷听见后很尴尬啊,只得把钱包还给女失主,当时小明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更加的鲜艳了。可等到下车的时候,女人非要拉着他一起下车,小明激动的说:她不是我妈妈,大家快帮帮我。结果大家都笑着说,看这小朋友戏演的多好。如今,小明正在印度某地挖煤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白冰跟陈博轩几乎要笑抽,套路太深,而且完全想不到会在哪里有笑点。

    笑是会带动周围其他人的,岑青禾跟着两人一起笑,就连坐在对面的商绍城,也是忍不住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心底的欲|念暂时被突如其来的笑点所压制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引凤决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