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拳打倒嘤嘤怪〕〔重生最强女神:帝〕〔枭宠狂后〕〔军妻难训:重生天〕〔限时宠爱:老婆,〕〔快穿女配:宠你,〕〔宠物小精灵之庭树〕〔纯情小技师〕〔驭兽狂妃:帝尊,〕〔穿越之傻王哑妃〕〔都市强者之混沌至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兵〕〔独步逍遥〕〔逆天毒妃:傲娇邪〕〔僵尸保镖〕〔最强明星批发系统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美色撩人:枭爷宠〕〔妖精影后:蜜宠国〕〔宠妻108式:韩少,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38章 摆明了护着她
    :

    袁易寒喝完两杯酒之后,看似随意,实则埋怨的说道:“我不怎么会打这种牌,还是你们玩吧,我在旁边先看两把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是商绍城的,岑青禾自然不会说什么,陈博轩是懒得说,正好白冰一首歌唱完,他抬手招呼,“小白。”

    白冰拎着话筒走过来,活泼的道:“你们玩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5,10,k会玩吗?”

    白冰道:“听过,你说一下具体怎么玩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给她讲了一遍,白冰点头,“那跟我们老家的打法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洗牌,边洗边道:“单人单伙没意思,你们两个女人,赢了你们不光彩,输了又不忍心看你们喝酒。要不这样吧,我跟绍城一人带一个,只要一伙抓一个,就两人一起喝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冰马上笑着附和,“这个好,让我自己一伙,我还有点害怕呢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随手从一沓扑克里面抽出四张牌,两红两黑,他自己拿了张黑的,又给商绍城拿了张红的,剩下的两张翻过去,随意打乱,然后让岑青禾跟白冰抽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跟小白一伙是欺负人,你们两个自己抽,抽到谁算谁。”

    白冰手快,先抽了一张,剩下的另一张就是岑青禾的了。

    她拿到牌之后,心底不停的默念,黑的,黑的,一定要是黑的……

    “呀,我是黑的!”白冰把牌一翻,是一张黑桃四,她激动的侧身过去抱住陈博轩,庆祝两人没有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岑青禾翻过手中的牌,无一例外的,一张红色的,跟商绍城面前的那张一样,红得她心慌。

    她是宁可避嫌跟陈博轩一伙,也不乐意顶着袁易寒的森冷视线跟商绍城一伙的。可偏偏老天爷爱看热闹,她今天是躲也躲不掉,避也避不开,只能硬着头皮装没事儿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袁易寒偷着抬眼去瞥岑青禾,眼底的愠怒和不爽在昏暗光线下,尽化作一片暗沉。

    岑青禾感觉到了,后脊梁一冷,她暗自喊冤。看她干嘛,地方不是她要来的,牌不是她要打的,就连规矩也不是她突然要立的,她还不乐意搀和这档子事儿呢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组合结果,陈博轩跟白冰都是喜闻乐见的。前者笑着道:“我看你俩今晚手气都不错,不知道在一起是强强联合,还是负负得正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小心着点儿,别因为你连累了人家白冰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伸手揽着白冰的肩膀,扬眉道:“小白,你怕被我连累吗?”

    白冰既不乐意得罪商绍城,也不好驳了陈博轩的面子,只得眼睛一眨,伸手比划着,“有那么一点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伸手抓住她的手,低声笑道:“别怕,我罩你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商绍城已经第一个开始摸牌,顺着是岑青禾,然后是白冰和陈博轩。

    一副牌五十四张,去掉大小王,人手十二张牌,不多不少,可也不容易摸到特别顺的,最起码岑青禾这次就没上把那么走运,看着手中的三四五六没七,八九十q没j,她暗道这牌没个打了。

    “红桃三在谁那里?”整理好牌之后,陈博轩出声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扔了一张红桃三出去。

    陈博轩笑说:“呦,这次没顺子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动声色,淡笑着回道:“牌太大,挑着出。”

    白冰垫了张四,陈博轩扔了张j,还不忘笑说:“牌太大,没得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最大就是一张2,一看陈博轩那副得意样儿,也知道他这把牌定是不错。她不怕输,关键是不敢连累商绍城。

    眼睛往他那里瞥了一眼,但见商绍城砸了一张2,然后眼神示意一圈人,有没有要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和白冰皆是摇头,陈博轩淡笑着道:“你大,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随手扔了张5,陈博轩嘴快,嬉笑着道:“我以为你要出什么呢,感情是一张小五给憋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纳闷呢,她以为商绍城要出顺子或者三带二,怎么会甩单张。

    她手里闲牌太多,扔了个6出去。

    白冰出了张10,陈博轩马上扔了个a,商绍城又放了一张2,大家都摇头不要,他这才扔了张7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把,大家都看出来了,商绍城是在帮岑青禾开路,挡着陈博轩的同时,又在放小牌让她先跑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说不出是尴尬还是什么,商绍城这么明显的护着她,哪怕真的是从同伙打牌利益共享的角度出发,可她还是难掩心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份心慌,来源于袁易寒在场,还是自己内心深处的小心思,觉着商绍城不是为了赢,只是单纯的要护她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岑青禾心头,她一边告诉自己别想太多,可一边又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商绍城连着出了三个2,足足帮岑青禾挡掉三轮攻击,也让她安全出掉三个单牌。

    算上她自己手里的一个2,那陈博轩跟白冰手上就没有2了。

    陈博轩似笑非笑的说:“这可真是护队友心切,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怜香惜玉呢?”

    袁易寒就在商绍城身旁坐着,她既不傻又不瞎,怎会看不出商绍城一路护着岑青禾过来的。如今陈博轩这么一说,她又想起上把自己是什么情况,顿感差别待遇,难免面儿上绷不住,没了笑容。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,心底抓心挠肺,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,她当真不乐意搀和商绍城跟袁易寒的事儿,不对,她谁的事儿都不乐意搀和。朋友之间最怕谁谁谁的男女朋友对自己起了疑心,因为紧随其后一定是一出朋友后院失火,再殃及无辜当事人的戏码,最后弄得朋友当不成,以后再见面都徒增尴尬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干脆不想着怎么赢,而是想着怎么赶紧打完这一局,她可不玩儿了。

    她手里面最大的剩下一张2,其余的都是单蹦的小牌,商绍城有心护她,架不住她瞎打,很快把‘护身符’打出去,她随手出了张j。

    白冰出了q,陈博轩a顶上。

    商绍城手里竟然还留了套5,10,k。最后三张牌出去,他看向岑青禾,等同又给了她一次出牌的机会。

    岑青禾出了张9,白冰试探性的扔了张k。陈博轩说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摇头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白冰最后扔了一对8,然后笑着庆幸自己没被抓到。

    只剩下岑青禾跟陈博轩两人,陈博轩从大牌开始放,一路放到最后一张牌,是张10,岑青禾还是没管上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道:“你手里还剩什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放下手中底牌,那是真小,都是10往下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忍不住说了句:“你之前怎么不可小的出?”

    岑青禾佯装坦然,随口回道:“牌不好,这把我拖后腿了,我自己喝,你不用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过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,一秒钟也不耽搁,手一抬,修长的脖颈往后一仰,琥珀色的液体尽数灌入胃里。

    她想一个人喝两杯,待到第一杯喝完的时候,抬眼一看,商绍城已经径自倒了杯酒。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别喝了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搭理她,一仰头两秒就把一杯酒灌入腹中,放下杯子,他出声说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袁小姐看会了吧?你先上来玩会儿,我去旁边缓缓。”

    她主动让位给袁易寒,可袁易寒却不领这份情,反而觉得岑青禾是在羞辱她。

    白冰道:“咱们这么玩,喝的是不是有些太急了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我也觉的,别一进来就喝多了,还没玩好就都醉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忽然眼睛一瞪,似是想到了什么,出声说:“要不这样吧,我们照常打牌,输了的人可以罚酒也可以罚唱歌,这样也能有个缓和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唱歌讲笑话行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下意识的道:“不行,我还想听你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那边却声音如常的回道:“可以,前提是得有人笑,要是不笑,要么唱歌,要么罚酒,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难免不情愿的看了眼商绍城,就他事儿多。

    可陈博轩不让她走,她不得不玩儿,只得赶鸭子上架答应新规则。

    袁易寒只休息了一局,她不想原地被动受压,所以主动提出要一起玩儿。桌上还有新扑克牌,白冰打开,又从里面拿出一半来。

    五个人打牌,又回归了单人单伙,还是抓最后两个。

    新规则设立后的第一局,岑青禾跟袁易寒不幸分居倒数第二跟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陈博轩笑着道:“来吧,你们两个是讲笑话,是唱歌,还是直接喝酒?”

    袁易寒先道:“我讲个笑话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看着她,等着她说。袁易寒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在古代神话中,为什么成精的都是树精和花精,从来没见过什么萝卜白菜成精的呢?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你这是笑话还是考题?”

    袁易寒见互动不成功,马上接道:“因为它们上午才发誓修炼,下午就被炖了。”

    讲完,她最先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可包间中的另外四人,商绍城面无表情;陈博轩眸子微挑,眼神怪异;白冰更是带着三分不屑跟三分看热闹的神情,故意别开视线;岑青禾觉得好尴尬,替袁易寒感觉尴尬。

    长达三四秒的时间里,只有袁易寒一个人在笑,当真是应了那句话: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……

    “呵,呵呵……”岑青禾最见不得场面尴尬,所以她强迫自己露出笑容来,可这明显已经过了正常该笑的时机,摆明了是在给袁易寒台阶下。

    袁易寒左右看了看,小声道:“不好笑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说:“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喉咙微动,最没面子的是自己男朋友都不捧场。

    白冰笑问:“袁小姐是唱歌还是喝酒?”

    袁易寒赌气,强挤出一抹笑容来,拿着酒杯倒了杯酒,一饮而下。

    剩下岑青禾,陈博轩笑问:“禾姐,你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的笑话都很俗,怕你们听完了变得不洋气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着回道:“我不怕,你得问问绍城,他最怕被你带偏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医世神凰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