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至尊魔帝〕〔时轮,命轮〕〔暖婚:一胎两宝〕〔穿越八零俏宝妈〕〔攻略极品〕〔重生之妖孽人生〕〔南王手记〕〔超神级加速系统〕〔天命凰谋〕〔青梅仙道〕〔西游之白衣秀士〕〔爹地有毒:替身娇〕〔重生霸道俏总裁〕〔我真不是良民〕〔大棋圣〕〔主神空间的道修〕〔嫡女惊天下〕〔重生小俏媳首长早〕〔寻宝全世界〕〔带着世界树去穿越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37章 没有男朋友的责任心
    :

    告别了窦超,一行人随着侍应生上楼。房门推开,四五十平米大的豪华包间中,长长的环形真皮沙发上,最起码能坐二十来人,空间被隔成两部分,每面墙上都有一块led显示屏。这显然不是五个人唱歌需要的空间,不说穷奢极侈吧,总也有挥霍无度的嫌疑。

    偌大的地方,坐哪儿都显得空旷,岑青禾忽然好怀念上学的时候,一帮人挤一个中包或者小包,那气氛才叫好。

    白冰拉着岑青禾坐在一起,陈博轩坐白冰身侧。隔着一米多远,商绍城跟袁易寒也都坐下。

    侍应生敲门进来送果盘和各种洋酒红酒,陈博轩道:“你们谁先来一首热热场?”

    白冰今天算是盯上岑青禾了,当即侧头对她道:“青禾,你想唱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回道:“你们先唱,我吃撑了,得缓缓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的视线越过白冰,看着岑青禾说:“禾姐,来一首,我还没听过你唱歌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摇头拒绝,“你们先来,我等下一波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对白冰道:“那你先去点一首。”

    白冰起身走到点唱机前,岑青禾余光瞥见不远处商绍城跟袁易寒坐在一起,她心底莫名的有些尴尬,总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儿,活像个多余的人。

    眼睛盯着果盘,她挑了块西瓜来吃,借此来缓解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局促。

    陈博轩侧头看向商绍城,出声说:“你俩坐那么远干嘛?”

    袁易寒但笑不语,商绍城面色淡淡,忽然开口说了句:“玩儿点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接道:“玩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见桌上没开封的扑克牌,出声回道:“打扑克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往前倾身,拿过桌上的扑克牌,三两下撕开塑料膜,然后道:“打哪种?斗地主,炸金花还是升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看向岑青禾,岑青禾说:“你们玩儿,我看着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看着干嘛?一起玩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略显尴尬一笑,“你们说的我都不会玩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,眼带诧异的问:“斗地主跟炸金花也不会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比较懒,特别怕让我学新东西,身边的人都在玩儿斗地主,我一直没学,我只会打我们家那边的5,10,k。“

    陈博轩笑说:“那我们随你好了,你说说玩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简单解说,陈博轩应声:“听懂了。”

    侧头看向商绍城跟袁易寒,他招呼道:“来这边玩。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,袁易寒不爽岑青禾,凭什么大家都要随着她?正想着,商绍城坐在陈博轩身边,不冷不热的说了句:“跟你一起混久了,我们不会变半个东北人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向商绍城,眼带警惕的道:“你还是那么洋气,一点儿都没土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道:“还是你懂他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闻言,心底更是泛堵。

    白冰点好了一首歌,是王菲的《红豆》。拿着话筒,她坐在另一旁,看着他们这边说:“你们先玩,我伴唱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人围在一起摸牌,陈博轩说:“怎么个玩法,是抓最后一个,还是抓两个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们是单人单伙还是两两一伙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自己打自己的,抓最后两个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补充,“第三喝一杯,搂底的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一边摸牌,一边紧张的道:“我刚才有点没听清,三带二,那如果是最后一把牌呢?三带一可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如果是最后一把可以三带一,要不我们先试玩儿一局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,酷酷的道:“不赢房子不赢地,有什么好试玩儿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抿抿唇,他老人家都这么说了,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反正是他女朋友听不明白规则,又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还没好好地感受,雪花绽放的气候,我们一起颤抖,会更明白,什么是温柔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熟悉的音乐,白冰略细又温柔的歌声随之传来。岑青禾刚刚摸完牌,闻言,咻的抬起手,边拍手边道:“好!”

    白冰朝着岑青禾莞尔一笑,感谢她的捧场。

    陈博轩也笑了笑,跟着说了句:“唱得好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偷着瞪了眼岑青禾,心底暗骂她竟会溜须拍马,把白冰捧得找不到北。白冰也是个傻瓜,眼看着陈博轩跟岑青禾走的这么近,她非但不防着,还偏要拉拢,早晚有一天岑青禾跟陈博轩勾搭到一起,她就知道哭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似在低头审牌,实则岑青禾的一举一动,他皆看在眼里。见她拿着牌鼓掌叫好,他心中第一个声音就是马屁精,只不过这三个字,他是笑着说的。

    想起她今天下午跟在他身边,一副狗腿的小丫鬟样,直到现在,他心里还是暖暖的。原来她脸皮厚起来,可以如此的谄媚,一如一只讨要鱼罐头的猫,殷勤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红桃三在谁那儿呢?红桃三先出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兀自想着,竟然走了神。

    听到岑青禾的声音,他这才后知后觉,所有人都等着抓红桃三的人出牌,而红桃三在他这里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抬眼看着岑青禾道:“要是抓了四个三呢,也要出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四个三都在你那儿?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好笑的道:“我说我怎么一个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没招儿,手气好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立马侧头看向岑青禾,出声说:“禾姐,快点给我作作法,让我手气也好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特别配合,只见她右手伸出两个手指,随意的在面前比划几下,然后点到了陈博轩的右手背上,“走你,好了,你下把也能抓套炸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惯爱胡闹的,马上抬起右手,翻过来调过去的看,眯着眼睛道:“神之右手,我又感觉到了力量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轻蹙,不耐烦的说:“你俩有完没完,没吃药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才想起,她还没回答商绍城的问题,抬眼看向他,她出声道:“你可以直接出套炸,也可以三带二的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商绍城扔了套炸三出来。顺着推是袁易寒,她自然是摇头说不要的。再往下是岑青禾,她扔了套炸q。

    陈博轩立马挑眉,“我去,玩这么大?”

    岑青禾扫了眼桌上的几人,试探性的问:“要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着摇头,“要不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收了牌,袁易寒也摇摇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紧接着放下手中的一把牌,陈博轩都看傻了,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4到j。”岑青禾边笑边伸手拍胸口,“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们谁手里要是有套炸k,炸a或者炸2,那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她这也是兵行险招,赌一把,不会有那么巧,有人能恰好抓到那么大的炸,好在她赌赢了,第一个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顺着往下就是陈博轩,他拿着牌问:“踢不踢?”

    商绍城薄唇一张一合,淡淡道:“不踢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扔下三张牌,5,10,k。

    “要么?”他看了看左右两侧的陈博轩和袁易寒。

    两人俱是摇头,商绍城紧接着又扔下一整把的牌,正好是5,6,7,8,9一道顺子。

    陈博轩惊讶的挑眉:“你没牌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垂着手,“你看不见?”

    陈博轩蹙眉道:“那你之前应该说一声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的理所当然,“我问你们要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哽住,谁知道岑青禾跟商绍城的牌这么工整,除了炸就是5,10,k,要不然就是顺子,转眼间就剩他跟袁易寒俩人了,而且俩人俱是一张牌都没打出去。

    袁易寒也始料未及,真是出牌出的太快,就像龙卷风,来不及思考她来不及想。

    眼下一张牌没出,她已经注定一杯酒打底了。

    陈博轩看了眼袁易寒,只剩两人pk,那他无需顾忌。

    袁易寒也看了眼陈博轩,出声问:“要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把牌合上,出声说:“你出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扔了个三带二出去,陈博轩用5,10,k砸上,袁易寒要不起,他紧接着一套六张的顺子,袁易寒感觉到他手上没有几张牌了,心底着急,奈何要不起,只得摇了摇头,陈博轩又扔了一对2,袁易寒还是摇头,最后他把手上的牌清了,剩一对6。

    拿起酒杯,陈博轩一边倒酒一边道:“险胜,还好只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暗示袁易寒,可千万别忘了自己得喝两杯酒。

    袁易寒抿了下唇,不能露出不高兴的样子,但也不怎么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跟陈博轩一样拿过酒杯,她倒了三分之二。陈博轩眼尖,立马伸手指道:“欸,倒满,我都是喝的一满杯,别耍赖。”

    一句耍赖说的袁易寒面带尴尬,她笑了笑,小声说:“没有,我不会耍赖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拿起酒瓶,到底是填满了一整杯。

    岑青禾以为商绍城会英雄救美,不说两杯都帮袁易寒喝了,总也得替喝个一杯吧,结果丫没有,非但没帮忙,甚至在袁易寒磨蹭着喝第二杯的时候,他还从旁催促,“爽快点儿,一口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啧,这真不是亲女朋友,不知道的还以为袁易寒是他花钱雇来的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