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极品天师混都市〕〔史上第一妖孽〕〔花都噬魂仙少〕〔神的试练〕〔带着MC系统的异界〕〔重生军婚宠妻:时〕〔民国大特工〕〔家有医妻初养成〕〔一生一世笑皇途〕〔火爆小萌妃:妖帝〕〔超级全能学生〕〔念云念你〕〔中华灯神〕〔道君〕〔我是邪神番古呀〕〔洪荒之神棍开山祖〕〔快穿:恶毒女配要〕〔星王传奇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女神的医流高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34章 兴师问罪
    :

    送走了孔探,岑青禾回到房间,先洗了个澡,然后穿着浴袍在屋里面吃水果。

    中午明明吃到撑,可下午的运动量太大,以至于她现在饿的饥肠辘辘,简直前胸贴后背。

    房间是沈冠仁订的,如果她现在叫客房服务送餐,那账也一定是记在沈冠仁头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就是宁可身体受罪也要面子的人,倒在沙发上用水果填肚子,她后悔中午没再多吃一点儿。

    正想着,门铃忽然响起,岑青禾意外,赶紧翻身下来,一路小跑着去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出现在门口的人是白冰,岑青禾笑着道:“小白。”

    白冰换了身鹅黄色的小裙子,见岑青禾还穿着浴袍,遂出声问道:“青禾,你还没换衣服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冰说:“商绍城给轩轩打电话,说叫我们快点回来,他饿了,要吃饭,我以为你都准备好了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底划过意外之色,“是么,我不知道,那你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换。”

    白冰道:“那我进去等你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闪身让白冰进来,她快步回到主卧去换衣服,还好带了几套过来,不然还真不够换。

    拿出一条白绿竖条纹的a字中短连体裙,岑青禾很快穿好,然后随便把半干的头发盘在头顶,梳了个丸子头。

    怕其他人等得着急,她也没化妆,只涂了个暖豆沙色的口红提亮面色。

    从卧室里面匆匆走出来,岑青禾道:“我好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冰坐在沙发上,闻声望去,不由得出声说:“青禾,我怎么看你穿什么都好看呢,你这件衣服在哪买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忘了具体哪家了,也是银茂商场里的。”

    白冰又盯着她的嘴说:“口红颜色也漂亮,什么牌子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都没看,朋友送的。”说着,她从包里掏出几管口红,递给白冰。

    白冰兀自叨念着牌子,然后把口红还给岑青禾,笑着道:“青禾,你这么漂亮,我以为你一定特爱逛街,什么东西都很讲究,没想到你好像根本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的爽快,“我是活得糙了些。”

    白冰道:“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格,处起来没压力,不像那个袁易寒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撇撇嘴,一副不敢恭维的模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没想到白冰会对袁易寒有意见,关键还当着她的面说出来。一时间,脸上的笑容略显尴尬,眼看着两人已经走到门口,她也不方便再问,只得淡笑着道:“估计是职业原因吧,律师都挺高冷的。”

    白冰一撇嘴,“岂止是高冷,啧,简直眼睛长在头顶上。”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挺好奇的,袁易寒跟白冰之间能有什么过节,奈何她这身份特殊,毕竟有商绍城这层关系在,也不好仔细八卦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岑青禾跟白冰没再往下聊,因为房门一打开,两人正惯性要往外走,谁料一身浅驼色裹身长裙的袁易寒,正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见她,下意识的小声‘哎呀’一句,意外的道:“袁律师?”

    袁易寒见岑青禾跟白冰一起出来,淡笑着回道:“我正想叫你们,原来你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浅笑着道:“刚刚小白来叫我换衣服,说是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‘嗯’了一声:“我刚忙完就赶过来了,没吃中饭,绍城说他也饿了,就提前吃晚饭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长裙看似从上一直包到脚踝,可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,露出整个锁骨和前后大片皮肤,加之她不知习惯还是刻意的总是微扬着下巴,让她看起来脖颈修长,高傲的像是一只白天鹅。

    白冰明显的不乐意跟袁易寒打交道,遂皮笑肉不笑的说:“还真是没少提前,我中午饭都没消化呢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微微一笑,“那待会就少吃点。”

    白冰嘴皮子跟不上,憋了几秒钟,岔开话题,“麻烦让一下,我回房间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闪身让出一条路来,白冰边往外走,边对岑青禾说:“青禾,等我,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冰回了隔壁房,眼下走廊里只剩下岑青禾跟袁易寒两人。

    岑青禾暗道商绍城跟陈博轩跑哪儿去了,大男人比女的还磨叽,赶紧出来救场啊。

    想着,身前的袁易寒已经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岑小姐也真是辛苦,明明是放假时间,还得陪上司跑到滨海来工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回道:“我跟仁哥也是朋友,他新店开张我自然会来,跟商总监有关系,但也没必然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盯着岑青禾的眼睛,声音忽然放低了一些,却明显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火药味道,“我先前听你叫绍城什么……城哥?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再次咯噔一下,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面不改色,岑青禾状似如常的回道:“我跟商总监私下关系还不错,出门在外,又不是工作,也就不好总是总监总监的叫着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也是面色不改,语气却咄咄逼人的道:“那你干嘛当着我的面叫他商总监,背地里又叫他城哥?难不成这称呼还要随着有没有人在而变化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儿上,傻子也该听出袁易寒是故意来找岑青禾兴师问罪的。岑青禾心里苦啊,可她不能说,非但不能说,还得继续装傻扮甜。

    莞尔一笑,她出声回道:“袁律师你不要误会,我跟商总监,沈冠仁和陈博轩都认识蛮久,他们也都比我大,我私下里一直叫他们哥,只是碍于我跟商总监的上下级关系,所以我习惯称呼他总监,可偶尔也会叫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岑青禾顺带着反将一军,“袁律师不会以为我跟商总监之间有什么吧?”

    袁易寒就算是这么想的,可她也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典型的公关式回应,如她心里想的一样婊,袁易寒忍着对岑青禾的厌恶,淡笑着说:“没有,我就是好奇,所以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陪着她打哈哈,“城哥对你的心,那可是日月可鉴,而且袁律师你这么优秀,还怕城哥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袁易寒闻言,唇角勾起的弧度略带嘲讽,轻声回道:“好男人身边总会围着一群不受道德约束的狂蜂浪蝶,我们两个的感情再深,也架不住有人见缝插针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比她笑的还开心,张嘴说道:“果然人一开口就能看出职业来,袁律师是打离婚官司的,所以开口闭口都是道德,你要是学刑法的就好了,谁要是敢勾搭城哥,你一准儿能定她个什么罪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看着岑青禾,似是要从她脸上看出她是真傻还是装傻,奈何岑青禾演技堪称一流,愣是把假的给演真了,真真假假,袁易寒一时间分辨不出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走廊里短暂的交锋一局,袁易寒知道岑青禾不是个善茬子,岑青禾也知道以后要跟商绍城保持距离了,不然他后院失火,回头再赖上她。

    对面房门跟隔壁房门前后脚打开,换好衣服的商绍城还有陈博轩跟白冰,全都走出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岑青禾,平日里见惯她穿盛天的制服,只觉得她干练中又带着几分性感,如今一连看她换了三套私服,才晓得她私下里还是随意舒适占主导,时而清纯,时而妩媚,但总归不失品味。反正她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,每每打开,总有惊喜。

    白冰主动走过去挽住岑青禾的手臂,却对袁易寒不怎么热络。然而袁易寒也看不上这些,她径自走到商绍城身边,挽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陈博轩见状,笑的颇为意味深长,“果然是‘蜜月期’,走哪都黏着,也不嫌热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不敢对陈博轩摆脸色,只佯装羞赧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白冰走在前面,商绍城抬眼看着她的背影,见她如常跟白冰闲聊,并无异样,遂抿唇不语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楼下,出了酒店直接往商业区走,中途岑青禾问陈博轩,“怎么没见仁哥?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来的人太多了,他一直在招呼,也忙不过来,咱们吃咱们的,不用管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就随口说了句:“这几天也辛苦仁哥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隔着几步远的袁易寒忽然轻笑着道:“岑助理好像特别关心沈先生似的,你这么会办事,人长的也漂亮,应该去饭店帮沈先生一起应酬应酬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转头看向她,还没等出声,只见商绍城面色淡淡,声音低沉着道:“她是我助理,不是别人家的服务员。”

    这话,就有些不给袁易寒留面子了。加之陈博轩跟白冰都无意帮袁易寒找台阶下,一时间,袁易寒脸色变了几变,随即强颜欢笑,硬着头皮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想说岑助理跟你们关系都这么好,店里面忙,大家有能力的可以多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接她的话,袁易寒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最后也就是岑青禾心好,淡笑着应道:“城哥也没什么意思,他就爱板着脸开玩笑,看还真把袁律师给哄住了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不喜欢岑青禾,可这会儿也得顺势下来,挽着商绍城的手臂紧了紧,她小声道:“你真会耍人,吓了我一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