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女素心在玉壶〕〔红窗月孤眠〕〔阴命难违〕〔好久不见,季先生〕〔亿万爹地天价宠〕〔无限之十倍积分〕〔婚意盎然:绝色娇〕〔顶级权门:黑暗系〕〔重生之捉鬼天师〕〔厨妻当道:调教总〕〔邪骨仙风〕〔金融帝国之宋归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喜上眉头〕〔道天之上〕〔变身异界大法师〕〔王者荣耀之枪神纪〕〔海贼之海军鬼神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大仙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9章 微妙的转变
    :

    怎么叫沈冠仁跟陈博轩,就怎么叫他?

    岑青禾漂亮的脸上明显迷茫了三秒有余,抬眼看着骑跨在摩托艇上的商绍城,她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让我叫你哥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对上她的视线,也看出她眼中的惊讶……不对,是惊恐。

    眉头微蹙,他出声回道:“除非你瞒了年龄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他肯纡尊降贵,她还敢给他设门槛儿?

    岑青禾听他这么一问,瞬间肯定了心中的想法,连摆手带摇头,她笑比哭难看,赶忙回道:“没有没有,我这是受宠若惊,不敢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商绍城就知道她不敢说个不字,欺负她的感觉倍儿爽,他又忍不住唇角微勾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天上也不是一次馅儿饼都不能掉,这回赶巧砸你头上了,可能是你平时信的佛多了,佛保佑你吧。”

    去你的吧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中立马反击,这指不定是她最近做了什么坏事儿,所以佛祖变着相的来惩罚她,他还把这事儿当恩典,也不问她乐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乐意?”这边刚想着,头顶商绍城意味深长的声音便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着他,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,“乐意,怎么能不乐意呢?商总监给我这样的机会,那是我的福气,你没看我都高兴傻了嘛,别看我现在笑不出来,其实心里老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瞧见她那副就差摇尾示好的模样,心中就欢喜。哪怕明知道她这话真不了,可他就是忍不住会开心。

    重新将手递给她,他出声道:“以后就按这个节奏来,我这人就这么肤浅,什么好听乐意听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把她想骂的话直说说出来了,岑青禾陪着笑,一时间心里还真没其他的好词可以形容的。

    她右手拉住他伸过来的手,左手扒着摩托艇后面,刚要用力,只觉得商绍城手劲儿微松,她马上警惕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难得的好心情,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被海水打湿的刘海垂在眉宇之间,更衬得他一双眼睛如黑曜石一般璀璨明亮。

    两片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,他对她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四目相对,有刹那间的走神,像是心智都被他的那双眼睛给蛊惑了去。一闪而逝的悸动,她很快出声回道:“城哥。”

    只两个字而已,可商绍城却忽然浑身一软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唤他,也许是她叫的略微羞赧,也或许是刚刚那一刻,她不经意间躲闪的眼神……总之,商绍城鬼使神差的握紧了她的手,还不等她回过神来,他已经用了劲儿。

    一手抓着她的手,另一手放低在她腋下,她直接被他给撑出水面。

    修长的大白腿一迈,她骑跨在他身后,商绍城转过身去,像是刚刚那个乱她心神的举动,只是她想太多,于他而言,不过是一种帮她上来的简单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商绍城后面,心跳如鼓,血液一阵阵的往脸上涌。

    “救生衣穿好了。”他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咯噔一下,像是正在做什么亏心事儿,结果被当事人给撞见了似的。

    嘴唇明显的动了一下,一秒之后,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穿好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也套上了救生衣,他发动摩托艇,叫她在后面坐稳了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二人心思各异,只顾想着自己心里那点事儿。眼看着到了近海区域,商绍城减缓速度,然后慢慢停靠。

    甲板上站着教练和救生员,见两人浑身从头到脚全都湿透了,皆露出讶异和担忧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名男教练对岑青禾伸出手,想要拉她上甲板。岑青禾还没等有动作,只见商绍城长腿一迈,先她一步,从摩托艇跨到甲板上,然后转身对她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穿着裙子,此时裙子浸湿黏在腿上,轮廓明显。她尴尬的伸手揪住前面,然后小幅度的跨下,被商绍城拉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他伸手解救生衣上面的扣子,她也跟着解,商绍城见状,低声道:“先别脱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抬眼看向他,但见他面无表情的道:“站这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自己的救生衣脱下递给一旁的教练,然后迈开长腿大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海边不远处,一座座临时搭建的凉棚下面,多得是卖水上用品的。没多久,商绍城便拎着个袋子走回来。

    站在她面前,他把袋子递给她,声音不大的道:“先套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不着痕迹的背过身去,又恰好用高大的身体,将她整个人遮住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过袋子,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流苏披肩,披肩很大,套在身上影影绰绰,恰好可以遮掩湿身透视的尴尬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难免一暖,伸手拍了拍商绍城的肩膀,她出声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转头看了她一眼,白色的流苏披肩,从肩膀一直垂至膝盖处,细密网眼的形状,透着里面的珊瑚红小裙子,虽看不清楚她身材的轮廓,却平添了些许求而不得的诱惑,当真是让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先是笑着道谢,然后说:“走,我也带你换身叶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径自迈步往前走,商绍城只得跟在她身后。见她直奔那些小摊方向,商绍城出声说:“你要让我穿成他们这样?”

    他们,指的是从商绍城跟岑青禾身边经过的男游客门,清一色的花裤衩和大背心,有些更为狂放一些,连上衣都不穿了,浑身上下只一件充满了热带风情的大短裤。

    岑青禾边走边道:“你衣服裤子都湿了,这么穿着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沙滩上,走的吃力,她干脆把鞋脱了,用一只手拎着,光脚踩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细细的白沙又暖又滑,竟是分外的舒服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着商绍城道:“你鞋没进水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好眼神的瞥了她一下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你把鞋脱了啊,光脚特别舒服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这么多人光着脚满沙滩跑,你也不怕传染上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撇嘴,低声嘀咕,“没见谁在海边传染上脚气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冷不热的看了她一眼,岑青禾立马笑着回道:“我的意思是,海水杀菌消毒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漂亮的眼睛微翻,特嫌弃的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走到了第一个卖东西的摊位,店主是个穿着艳粉色花裙子的中年女人,操着南方口音,热络的道:“帅哥美女需要什么?我们这儿泳衣泳裤各种海上用品都有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走至摆放男士用品的地方,伸手摸了摸其中一件白色的t恤。

    老板马上道:“纯棉透气,不起球不缩水,二百块钱一件,就剩这最后几件了,帅哥穿多大码,我去帮你找一件新的,这都是别人摸过的样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回应老板,只觉得她声音特别聒噪,吵得人心烦。

    他对认真挑选的岑青禾说:“回酒店,我有衣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向他,出声道:“回酒店干嘛啊,从这儿走回去还得十几分钟,直接买好了,放心,我买单。”

    她一副‘我包养你’的架势,商绍城差点儿气得翻白眼。就算要包他,能不能来点儿贵的,让他穿地摊货?

    “哈哈,帅哥,看你女朋友对你多好,女人乐意给男人花钱的可不多,别回酒店了,就在我这里买吧,我这里样子多,比别家的好看。”

    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商绍城,而商绍城竟也意外的被她那句‘女朋友’给哄高兴了。

    当即没再提回酒店的事儿,因为他正兀自回味,兀自偷乐。

    岑青禾低着头帮商绍城选衣服,没抬头,她只随口说道:“这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老板笑了笑,心照不宣,现在的年轻人,可乐意哥哥妹妹的叫着,都以为自己是当年的郭靖跟黄蓉。

    不多时,岑青禾挑了件纯白色的半袖t恤和一件蓝白条的大短裤,递到商绍城面前,“这俩行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眼那条大短裤,眼底多少带着几分嫌弃,说:“还有更花一点儿的吗?”

    老板不知道他惯爱说反话,还热情的拿起旁边的几条花裤衩,笑着道:“有有有,这都是,喜欢什么新鲜颜色,自己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怕商绍城急了,赶忙道:“我手里这条最素净了,蓝白条,海军风,多洋气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眼扫完整条桌上的大短裤,也就属岑青禾手里拿着的这条最低调了。

    撇了下唇角,他作势掏兜拿钱。

    岑青禾忙一把按住他的手腕,然后转头对老板道:“男士拖鞋有吧?”

    老板点头:“有,在里面呢,等着我给你们拿。”

    老板前脚一走,岑青禾马上对商绍城道:“你先别急着掏钱,等我买完了一起讲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睨着她道:“本来就是白菜价,你还讲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就这么件衣服她也好意思跟我喊二百,你看我一会儿怎么杀价,站旁边别出声。”说完,她又自顾自的小声嘀咕:“都是奸商,大的还嫌小的不够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叨叨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一脸坦然,淡笑着回道:“我说待会儿我也换一身,里面衣服湿了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这句还好,说完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,透过她身上的网眼往里看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食霸天下:傲娇夫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锦绣田园:独宠农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