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8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
    :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怎么跟轩哥和仁哥说,怎么跟你家里人交代,你死了,我就是误杀,我还不想坐牢,不想下半生在谴责中度过呢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后怕,还好商绍城没死,不然她也要跟着交代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哭天抢地,本还以为她在为他担惊受怕,心里着实心疼。可这会儿一听,她这根本就是为她自己在哭。

    自作多情的愤懑以及心底瞬间失衡的落差,让商绍城到了嘴边的对不起生生吞回去。

    本是放在她脑后的手,从轻抚变成嫌弃的一推,他迅速松开她,往后退了半米远。可怜岑青禾毫无防备,身体突然失去支撑,她立马往下坠去。

    海面没过口鼻,她激灵一下冒出头来,然后手脚并用,一阵扑腾。

    瞪眼看着商绍城,她惊蛰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那幽暗的目光说不出是怒还是忍。两秒之后,他一个转身,抬臂往摩托艇的方向游去。

    长胳膊长腿,关键时刻就是好用。商绍城两下游到摩托艇旁边,然后没见他怎么使劲儿,只是手臂一撑,高大的身体破水而出,他迈开长腿重新跨坐在摩托艇之上,微垂着脑袋甩了甩头发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疯,前一秒还好好的,这会儿又突然翻了脸。

    她蛙泳游到摩托艇旁,学着他刚才的样子,想要撑臂上去,可是轮到她自己,她才知道刚刚那个看似简单的动作,其实有多难。

    人在水下待久了,本就会浑身发沉,加之她又没多少体力,所以撑臂上摩托艇的想法,只能是个梦。

    她双手扒着摩托艇的脚踏板,抬眼看着商绍城说:“你拉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都不看她一眼,自顾自的晃着脑袋,似是很烦水珠不停的从他额前的发尖下滑落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眉头微蹙,“欸,你拉我一把,我上不去。”

    她主动对商绍城伸出一只手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侧头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,俊美的面孔不因为头发湿了而有所折损,反而是异样的性感。

    双眼不起波澜的看着她,薄唇开启,不冷不热的道:“你跟我说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瞪,下意识的道:“你不废话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商绍城目光更沉,一眨不眨的睨着她,他出声说:“你让我拉我就拉,你是我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岑青禾几欲无语,“商绍城,我刚才为了找你差点儿淹死!命我就这么一条,为了你我都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很快回道:“你是为我还是为你自己?”

    岑青禾先是一哽,不过很快便瞪眼回道:“你搞搞清楚,是你在故意耍我,我还没说什么呢……”他倒先来劲儿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眼皮都没挑一下,淡淡道:“你搞搞清楚,是谁让我掉到海里面的,我还没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终于追溯到事件的源头,岑青禾如鲠在喉,说到底还是理亏心虚,她看着商绍城,沉默了数秒,然后近乎耍赖的道:“我又不是故意推你下海的,可你是故意耍我的,我刚才万一要是淹死了呢?谁给我赔命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商绍城回答,她又径自补了一句:“好了,这事儿咱俩都有错,就当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向他抬起手,她说:“你帮我一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伸出手来,握上了她的小手。他用力往上提,她自己也跟着使劲儿,眼看着上半身已经破水而出,她一只脚踩在踏板上,再一个用力就能直接上来,可在紧要关头,他忽然松了劲儿。

    ‘噗通’一声,岑青禾有种费劲巴力好不容易爬到悬崖边上,又被人给推下去的感觉。疼是不疼,就是太来气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看向他,扬声道:“商绍城!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她那张带着水珠的白皙小脸,大大的眼睛,挺翘的鼻梁,还有那张因为愤怒而微张的樱桃唇瓣。

    头发湿了,上面黏在脸颊和锁骨之上,剩下的一部分柔柔的飘在海水里。因为是居高临下的角度,所以他一低头,不用特意去看,也能清晰可见她被海水浸透,紧贴在身上的小裙子,上半身紧,下半身像是花瓣一样飘起,她一如一只美丽的水妖,正攀扒着过路者的船,企图惑人心智。

    几乎控制不住的勾起唇角,他饶有兴致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气坏了,气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捉弄她,偏偏在海里面,她还拿他没辙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对上她愤怒又焦躁的视线,似笑非笑的回道:“你说了,之前的事儿,咱俩扯平了,那我现在凭什么白白拉你上来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想到他这么臭不要脸,举手之劳还要求过路拔毛。

    本想直接跟他发飙的,但是转念一想,商绍城这种人,吃软不吃硬,她要是跟他来硬的,他保不齐会扔下一件救生衣,让她自己游回去。

    正所谓成大事者能屈能伸,岑青禾很明显的吸了口气,慢慢压下心头的怒火。抬眼看着商绍城,她尽量心平气和的问道:“那你说吧,怎么才能拉我上去?”

    商绍城瞳仁中满是促狭之色,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却一本正经的口吻说道:“你自己想,这种事儿还要我亲自跟你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感觉他把她当猴子耍,可偏偏眼下形势不利于猴,所以她唯有忍气吞声,出声回道:“我现在都这样了,还有什么能跟你交换的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琢磨了一下,然后道:“要不当我欠你一个人情,以后还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你都欠我多少个人情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抿了抿唇,改口说道:“那我免费一次帮你善后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她所谓的善后,是指帮他跟别的女人处理分手事务。

    心底莫名的有些不舒服,尤其是看到她那副不以为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脸上没有表现出来,他不动声色的回道:“用不着你免费,我不差钱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我要你哄我。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回答了她,嘴上却道:“求人就得有个求人的样子,夸人不会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小有意外,不过很快便出声说道:“嗐,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,你早说嘛。”

    夸人她拿手,从小嘴甜都不用教。

    “商总监,我觉着你从外形上就不用我夸了吧?应该没有哪个人能从你的长相和身材上挑出毛病的,哪怕是那么一丢丢的小毛病。”她伸出两个手指做出‘一丢丢’的距离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虽然明知道她在恭维他,可还是忍不住的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忍着唇角想要勾起的冲动,他状似淡定的回道:“说点儿走心的,别说那种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骂不要脸,嘴上却很快说道:“既然商总监要求走心,那我可真的走心了,你别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睨着她道:“想不想上来,自己掂量着办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就算你今天让我游回去,有些话我该说还是得说。其实初见你这人吧,我就只觉得你长得帅,是我这二十三年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,但一般有钱又有颜的人,基本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所以最开始我也觉得你可能没什么真本事。但是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,我发现你真的不仅中看,你还中用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扬头看着他,表情真挚到商绍城要偷着攥拳才能忍住笑。

    “仁哥有一句话说对了,你是刀子嘴豆腐心,我今天还得补充一句,其实你是刀子嘴,菩萨心。别看你每次说话都挺毒……树一帜的,但你说的都对,都在理,老话说得好,话糙理不糙,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,你说得狠点儿也是为了听的人好。这一点我最有发言权,自打认识你之后,我又懂得了好多以前不懂的人情世故,其实有时候不是你说的狠,而是现实就这么狠,我起初不能接受,也是我一直没见过什么世面,所以商总监,以前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你就多多包涵,毕竟我这穷山恶水出来的小刁民,你总得给我点儿适应大都市的时间不是?“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商绍城有阵子别开视线看向别处,不是不稀罕听,因为实在忍不住唇角上扬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觉得她现在什么都不缺,只缺一条会摇晃的尾巴。

    原来她还真是识时务,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她说完了,商绍城转脸看向她,脸上又变成那副不冷不热的淡淡模样。薄唇开启,他出声道:“现在不是工作时间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瞪,一时间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直到他出声提点,“出门在外,我不想让人误会我是带着小秘来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恍然大悟,马上回道:“确实,也不好让袁律师多想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“那我叫你什么?商先生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那我直接叫你岑助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抿抿唇,实在想不出别的叫法,她问:“我总不能直接叫你名字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怎么叫沈冠仁和陈博轩,就怎么叫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