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阴灵诡校〕〔重生,将门嫡女〕〔娇妻养成记,王妃〕〔透视兵王〕〔龙皇演舞〕〔网游大魔王〕〔网游之剑履山河〕〔英雄联盟之套路至〕〔房产大玩家〕〔穿越之苏家有女初〕〔高冷帝少,惹不起〕〔末日阳山〕〔双姝〕〔娇妻入怀:腹黑总〕〔路过漫威的骑士〕〔镇鼎〕〔网游之领主纪元〕〔一品带刀太监〕〔斗之巅〕〔龙破九天诀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4章 谁的错谁买单
    :

    刹那间,许是商绍城身上散发的气场太强又太冷,所以让男人窜到三丈多高的火气,也不得不灭了大半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打人的手,就这么尴尬的放下去,男人扬着脖子,瞪着商绍城说:“就你打我儿子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从身后闪身站到商绍城身旁,蹙眉说道:“最后再跟你说一遍,我们两个没动你儿子一根手指头,反而是你儿子一脚把球踢到我头上,我现在半个脑袋还嗡嗡响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压根儿没把岑青禾的话听进耳中,她话音落下,他第一反应就是一扬手,极其不屑的说道:“你少跟我整这些没有用的,现在说的是你们打我儿子,欺负我老婆,什么球不球的,我没看见我儿子踢球踢到谁了,但你们欺负我老婆儿子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靠啊!

    岑青禾好久没这么想揍一个人了,她一口气顶到胸口,气得拳头都要攥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这话,是站在岑青禾身边,哪怕是面无表情着一张脸,也让周围围观女性游客目不转睛的商绍城问的。

    男人闻言,瞪着那双招人恨的眼睛,恬不知耻的道:“还问我想怎么样?道歉!给我老婆道歉,给我儿子道歉!”

    你丫的王八蛋,岑青禾美眸一翻,如果不是一贯奉行的尊老爱幼在作祟,她一定打服这一家三口,还真是物以类聚,不要脸以家分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,只听得身旁商绍城道:“看见海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,眼带警惕和挑衅,咄咄逼人的道:“干嘛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你还能淹死我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我想让你们一家三口过去海边照一照,看看大海能不能放下你们三个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旁边已有笑点低的游客,忍不住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顿时恼羞成怒,女人叽里呱啦的连家乡话都冒出来了,语速很快,说了些什么岑青禾听了个大概,总之不是什么好话,男人更是,作势伸手要过来推搡商绍城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的挡在商绍城身前,男人伸手过来,她一把拍掉,然后瞪着眼睛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想到她会这么做,当即目光一沉,他原本就在压着火,眼下看到男人对她动手动脚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边的局势一触即发,岑青禾挡在两人中间,不让商绍城动手,要动手也是她动。

    旁边也有些人上前拉架,劝的,拦的,说什么的都有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一个稚气的声音,脆生生的响起,“妈妈,那个小哥哥撒谎,大哥哥和大姐姐没有打他。”

    原本是混乱的场面,周围也是闹哄哄的,可不知为何,这个稚气十足的声音一经响起,所有人都听见了,并且不约而同的止住动作,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围观人群的一处,一个穿着粉色条纹泳装,看着只有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儿,右手拉着身边妈妈的手,左手拿着个小鸭子,正怯生生的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她妈妈对上诸多人看来的视线,迟疑了片刻,还是拉着小女孩儿走入人群中间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跟大家说,你之前看见什么了?”妈妈弯下腰,微笑着鼓励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小女孩儿眨着乌溜溜如葡萄般的大眼睛,奶声奶气的道:“我看见这个小哥哥踢球,球踢到这个大姐姐的脸上,大姐姐疼,这个大哥哥拉着小哥哥的手,让他说对不起,小哥哥说,放开我,要我爸爸妈妈打死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边说边用手指换,四五岁大的孩子,语言表达能力有限,不过基本事实已经交代清楚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看向一直在叫嚣的中年男女,以及女人怀中撒娇耍赖,一直在哭的小男孩儿,用嫌弃和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有那么五秒钟的时间,这片海滩静的仿佛只能听见海水的声音,一句人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后打破沉默的是小男孩儿的妈妈,她抱紧怀中的孩子,瞪着小女孩儿的方向道:“一个小孩子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小女孩儿的妈妈当然不高兴了,只是她没有喊也没有不悦的表情在脸上,声音都是平静而缓和的,一字一句的道:“我女儿今年四岁半,也许她没有足够的辨别能力,来判定谁对谁错,可我从没教过她撒谎,她只是说她看见的经过。这位女士,我跟你们一家三口不认识,跟这两位也不认识,所以请你尊重我,也尊重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素质,没有对比就没有强烈的喜欢跟憎恶。

    比起小女孩儿母女,小男儿一家三口的素质,简直让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原本小男孩儿的妈妈还在没理辩三分,一口咬定她看见商绍城动手打她儿子了,直到人群中另一个声音响起,“做人不要太过分了,原本我不是惹事,也不想说的,但你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。我看见事情发生的全经过,男孩子踢球踢到这位小姐脸上,人家男朋友只是拉着孩子,想让他说句对不起,孩子一点不懂事,不但不道歉还张口就让我爸妈打死你们。再说这位大姐,大家都是过来旅游的,本来挺开心个事情,怎么你非得弄到这样的地步?孩子做错了就得教,哪有一味纵容的道理?”

    这回可真是墙倒众人推了,大家七嘴八舌的,一致讨伐小男孩儿的一家三口,从孩子数落到大人。

    起初男人还想跟仗义执言的游客骂架,结果一帮游客情绪激动,大有群殴之势,吓得女人一手拉着孩子,一手上前拽着她老公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人群中马上有人道:“跑什么跑?不道歉就想走?你们这一家三口是习惯了欺软怕硬,做错事不道歉走了就完事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今天这事必须给个说法,这不睁着眼睛说瞎话,欺负老实人呢嘛。”

    一帮游客硬是把他们一家三口给围在人群中,这回男人也不猖狂了,女人更是吓得面色大变,拉着老公儿子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大家群起而攻之,都在喊着道歉。

    女人都懵了,不知道商绍城跟岑青禾站在哪儿,只嘴里面叨咕着,“对不起,对不起行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走到他们面前,男人心虚加胆怯,自然是不敢对她怎么样的。而岑青禾的目的也不是他,越过男人,她来到小男孩儿面前,伸手去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女人的防备心很重,马上将小男孩儿拽到自己身后,瞪眼警惕的看着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不用怕,我没想难为你们,这么多人都看着呢,我更不会打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走至小男儿身旁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微笑着道:“小帅哥,现在心里面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把脸往他妈妈身上埋,避开岑青禾的视线。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的道:“你别害怕,也别难过,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们,不是跟你爸妈吵架,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……你把脸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慢慢转过头来,孩子眼睛都哭红了,看着也不是不令人心疼的,之所以这样,岑青禾才会摸着他的头,娓娓说道:“你爸妈都是很爱你的,所以他们才会宠着你,惯着你,但是你要知道,人都会做错事情,做错事只要承认了,也改过了,就是好孩子,所有人也都会喜欢你的。可如果你再像今天这样,把球踢到别人身上,不道歉就想走,还动不动就说让我爸妈打死你,那大家都会生气,会不喜欢你爸妈,你想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摇了摇头,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帮他擦掉眼泪,轻笑着说:“那你以后要不要做个懂事的好孩子?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点头,岑青禾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好了,不哭了,男子汉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的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儿伸手抹了把脸,小声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爽朗的回道:“没关系,我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哄好了小男孩儿,她直起腰,看着面色讪讪的夫妻二人,脸上的笑容略微收回,带着正色说道:“以我的年龄,真的不应该用说教的口吻来跟二位讲话,不过今天的事儿应该可以给你们敲个警钟了,其实孩子没有好坏之分,重点看父母怎么教。惯子如杀子,我妈常说,惯我吃惯我喝,从来不惯我长毛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走至商绍城面前,微笑着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她撸下自己扎头发的黑色蝴蝶结发绳,送给小女孩儿,笑着道:“姐姐送你的礼物,谢谢你讲真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两人迈步离开,涉事的一家三口也消失在沙滩上,很快大家都重归玩乐,一切都像是被海浪卷走的沙子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没有了发绳的束缚,岑青禾的马尾辫很快散开,她索性把头顶的发绳也撸下来,干脆披散着一头黑色的长发,任由海风这么吹着。

    跟商绍城漫步在沙滩上,他侧头看向她,似笑非笑的道:“平时一副老实的样子,刚才看你嘴巴挺能说的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,半真半假的回道:“我一直都很能说好不好?只是平时碍于某人的淫威,我敢怒不敢言而已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