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植神的悠闲日常〕〔遨游在无数位面世〕〔蜜爱逃妻:宝贝,〕〔逍遥小神农〕〔医妃天下:冥王,〕〔医妃乖乖就寝〕〔高冷总裁的抵债新〕〔独家宠婚:景少,〕〔异能小宠妃,神尊〕〔重生男神系统:楚〕〔超模娇妻:老公,〕〔都市超级全职系统〕〔击壤歌〕〔异能小萌妃:难耐〕〔源世界之天狼墟〕〔总裁是我的童养夫〕〔大婚晚成:独爱天〕〔娇宠甜心:男神,〕〔诱妻入怀:心机总〕〔兽世田园:夫君来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2章 心不由己
    :

    孔探在熟人圈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两杯倒,哪儿是商绍城跟陈博轩这帮酒缸里面泡大的人的对手,一顿饭还没等吃完,他已经醉到坐不住,脑袋一个劲儿的往面前的盘子里面扎。

    岑青禾赶紧过去搀着他,想送他回酒店。

    陈博轩见商绍城眼睛都绿了,赶忙叫来两个侍应生,让他们帮忙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禾姐,让你朋友回去休息一会,我们吃我们的,等一下冠仁还得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看着孔探被搀出门外,她收回担心的视线,转而很快的瞥了眼商绍城,刚刚就数他提杯的次数最多,一会儿这么样,一会儿又那么样,变着花样的劝酒。

    孔探哪儿得罪他了?

    他要不是单纯的看孔探不顺眼,那就是看她不顺眼,借机打压报复而已。

    孔探走了,岑青禾也不用憋着藏着,倒了一杯酒,她侧头看向商绍城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商总监,这杯我敬你,要不是你,我也不能有幸认识轩哥和仁哥,这次更不能有机会来滨海参加仁哥新店的开业典礼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岑青禾,这是打算给孔探报仇雪恨了?

    心底说不上是可笑还是可气,他拿起酒杯,同样的表情,似笑非笑的回道:“你是得敬我,应该的,我也受得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垂下黑色的睫毛,仰头一口全干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置气,眼皮都不眨一下,也跟着全干了。

    这杯喝完,只见岑青禾又倒了一杯,然后提杯对商绍城道:“这杯酒敬商总监两个月来对我的照顾,大大小小的事情,我都记在心里面,以后有机会,商总监需要我的时候,我一定随传随到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什么都没说,她举杯,他也跟着举杯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副下属感激上司提拔知遇的动人场面,但不知为何,白冰愣是看得心里冷飕飕的,总觉着岑青禾跟商绍城不动声色的外表下面,似是有一道道的冷箭在咻咻飞过。

    她偷着在桌下拽了把陈博轩的手,陈博轩马上反握住,不让她出声,以免打扰他欣赏这场难得一见好戏的心情。

    最乐意看这种笑里藏刀,口蜜腹剑的戏码了,关键难得有人敢跟商绍城叫板的,而且商绍城还乐意陪她玩儿。

    陈博轩就知道,不管商绍城嘴上拒绝的多么信誓旦旦,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。孔探前脚一走,他后脚立马活过来了,也乐意多说话了,即便这话里面,十句有九句不中听的。

    对面岑青禾跟商绍城刀光剑影,兀自过招;这边陈博轩边吃边喝,边聊边看。

    等到沈冠仁招呼完其他朋友,推门进来的时候,只见桌上已经空了两个茅台酒的瓶子,而岑青禾手边还有一个,她脸色微红,映着一身珊瑚红的裙子和口红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喝了这么多酒?下午不出去玩了?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着回道:“可不是我跟小白喝的。”下巴一抬,他意味深长的道:“禾姐跟绍城正在交流感情,顺道切磋酒量呢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多聪明的人,之前听说孔探被架出去的,这会儿再看商绍城满眼‘宠溺’的望着岑青禾,也知道这是一出相爱相杀的戏码了。

    勾唇浅笑,沈冠仁说:“他们两个是该坐下来好好交流一下了,绍城是刀子嘴豆腐心,青禾又是直性子,有时候两人都是好心,却总是闹误会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闻言,马上把话接过来了,“可不是,就上次薛凯扬那事,其实谁都不怨,怨也就怨薛凯扬那孙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薛凯扬都沦落到孙子辈儿了,秉持着好兄弟讲义气的宗旨,她硬着头皮咳了一声,然后道:“轩哥,其实那天过后我跟薛凯扬见了一面儿,我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,他没多喜欢我,我也没多恨他,我俩当情侣一定是不合适,但当朋友,我觉得他人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乐意两头讨好两头骗,所以还是有什么说什么,免得大家以后再来个狭路相逢,她夹在中间两头为难。

    陈博轩听后,下意识的眉头一挑,出声说:“薛凯扬那小子的口碑,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差,之前看你跟他在一起,我还特地打听了一下。你别被他的三言两语给骗了,担心那都是鳄鱼的眼泪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他私生活怎么样,跟我没关系,我只看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儿。他要是拿我当朋友,那我就拿他当朋友,他要是拿我当猴耍,那我自然会离他远远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是不听劝,只是不乐意从第三人的口中去看另一个人的好坏,是非对错,她都要自己来品。

    陈博轩听出岑青禾的言外之意,所以也不多说什么,反正他这两句还是替商绍城点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怕商绍城有想法,所以不待他出声,她主动对他道:“商总监,上次谢谢你出手帮我,你也别觉着我不知好歹,你心里怎么想的,我知道,我也领你的情,但我跟薛凯扬这边,也不会当不成男女朋友,就连朋友也做不了。你有你的三观,我也有我的为人处事之道,希望我们互相理解。”

    说完,稍微抿了下唇,岑青禾又补了一句:“之前跟你吵架是我不对,我没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,我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话说之前扛了那么久,岑青禾始终觉着自己没错,最起码不占大错。可是此时此刻,待她说完仍旧要跟薛凯扬保持朋友关系的时候,她却不知为何觉得有一丝丝的心虚,想要跟商绍城服个软,借此来降低他的愤怒值。

    待她话音落下之后的头五秒,包间中都是鸦雀无声的。这属于岑青禾跟商绍城关系变革的重要时刻,闲杂人等莫要插嘴,以免以后出事儿沾包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心情如坐过山车一般,一波几折。听她说还要跟薛凯扬保持联系的时候,他真想甩手就走,可当她说自己做错了,跟他道歉的那一刻,他又不可抑制的心底一软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的心不听他的使唤,总是跟着她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而变化,这种情绪让商绍城烦躁不堪。

    最后,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情绪,只不咸不淡的回了句:“你的事儿,用不着跟我交代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不出商绍城的喜怒,这回就连陈博轩都拿捏不准。

    最后仍旧是沈冠仁微笑着出声打圆场,“好了,过去的事情就算了,朋友之间哪有谁对谁错,都是互相担待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对岑青禾道:“待会吃完饭想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笑着回道:“我去哪儿都行,这里这么漂亮,随便逛逛也好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那等会博轩陪白冰,我就让绍城陪你了,他对滨海很熟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惊吓的连连摆手,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溜达就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蹙眉瞥了她一眼,“我是洪水猛兽还是孤魂野鬼?”她至于吓成这样吗?

    岑青禾后知后觉,自己的表现过于明显了。哎,一定是刚才酒喝急了,她稍微有些放肆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商绍城,她赔着笑脸,“没有,我这不是怕耽误你时间嘛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眨不眨的回视她,薄唇开启,淡淡道:“我今天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:他不按套路出牌啊,以往他不会这么说的,今儿是怎么了,吃错药了?

    对此,陈博轩跟沈冠仁都是心照不宣,并且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等会吃完饭,青禾跟绍城一起,博轩你带白冰去玩,我这边还有些事,晚点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他老人家就这么拍板了,岑青禾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原本这顿饭可以随时结束的,大家也都吃的七七八八了,可因为前路迷茫,所以岑青禾把希望寄托在饭局不要结束上。她始终拿着筷子不放下,磨一分钟算一分钟。

    商绍城眼看着她吃不下还在磨叽,遂出声说道:“你是从三年困难时期过来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略微一蹙眉,不满的说:“昨天搜肠刮肚的吐,今天又一上午没吃东西,能不饿嘛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下意识的道:“撑吐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等的就是这句话,她侧头看向他,假笑着道:“你还真猜对了,一瓶胡萝卜汁下肚,我差点儿没把苦胆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了她三秒,最后唇瓣一张一合,淡淡道: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皮一耷拉,扫兴的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陈博轩见两人聊得正好,难得有眼力见的道:“你们先坐着,不着急,小白要去逛街,我陪她先去了,回头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向他们,白冰朝着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两伙人道了别,沈冠仁也出去招呼朋友了,包间中只剩下岑青禾跟商绍城两人,再这么吃下去,估计又得吐,岑青禾终于放了筷子,看着他问:“咱们待会儿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掏出烟盒来,随口回道:“消化食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伸手捂住鼻子,低声道:“你能等会儿再抽烟吗,我吃多了,闻着烟味儿想吐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岑青禾马上说:“要不咱们出去,你出去再抽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瞥了她一下,将烟盒重新揣回裤袋,不冷不热的道:“事儿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