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20章 对人不对事
    :

    几人乘电梯下楼,沈冠仁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等着。见他们出来,笑着站起身,第一个跟岑青禾打的招呼,“青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笑着回道:“仁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就好了,我之前还怕你没时间。”沈冠仁一身纯白色的半袖t恤,下身也是浅颜色的休闲裤,戴着银框眼镜的俊美面孔,有着现代人少有的温儒和闲淡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古风中的俊逸男子。

    岑青禾打从见他第一眼开始,心里就只有一个感觉,舒服。

    跟沈冠仁相处,永远不用担心会不会说错话,会不会尴尬,因为他绝对会把对方放在最舒适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你这边的新店开张,我就算有事儿也一定会推掉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对面的沈冠仁还没等应声,只听得另一个熟悉又阴阳怪气的声音,先是‘嗤’了一句,然后道:“漂亮话谁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往右,看向商绍城的方向,但见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眼中的神情就更不必说了,大写的‘不屑’二字。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习以为常,所以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倒是白冰跟孔探吓了一跳,不知商绍城这是唱的哪一出,也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便猜到商绍城是什么意思,眉头稍微一蹙,她声音不大的反驳道:“我主要是过来祝贺仁哥新店开张的,顺道见见朋友不行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正眼都不瞧她一下,径自说道:“谁主谁次,也就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胸口一堵,有种被人无形中打了一掌的错觉。

    孔探见状,主动微笑着对沈冠仁说:“你好,听说你新店开张,先恭喜你了。我昨晚才接到青禾的电话,听说她要来滨海,两年没见着了,过来看看她,不耽误你们吧?”

    沈冠仁同样微笑着回道:“怎么会,人多才热闹,绍城爱开玩笑,我们私底下经常这样,你不用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孔探微微点了下头,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沈冠仁带一行人往他的新店走,路上,陈博轩随口说道:“这边的旅游度假区建的还是挺快的,去年来的时候,前面那片还是空的,现在都建成商业区了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幸好我走了个‘后门’,不然整个商业区从图纸刚定下来的时候,就已经被内部预定完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着对商绍城道:“赶明我也要来这边做生意,你提前给我留个好位置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随口回道:“行啊,你算我三成分红。”

    “三成?你要不要这么黑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撇嘴,“职业黑人的嘛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一聊,岑青禾试探性的问道:“这片度假区是盛天开发的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点头应声:“是啊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头,她哪里知道?

    只不过她更加好奇的是,“商总监也能管滨海这边的业务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理她,陈博轩笑的意味深长,“他管的可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瞄了眼商绍城,又看了看陈博轩,最后笑着拍马屁:“看来我跟了个好上司啊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马上道:“可不是,你好好跟他混,以后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当玩笑,有一搭没一搭的接道:“那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身旁孔探更是当玩笑,所以凑了个热闹,对岑青禾说:“你赶紧发家致富了,我好跟你混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回以一个肯定的目光,嘴上的话还没等说出口,只听得走在前面的商绍城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人贵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这话‘当啷’一出,不知道是在说孔探,还是在说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孔探神色微变,自然不能叫他尴尬的,所以主动出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,“我怎么没有自知之明了?努力向上的心谁没有啊?”

    商绍城依旧拿后脑勺对着她,声音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你知道这儿的门面一平米折合年租金多少吗?你知道滨海本地人喜欢什么,来这儿度假的外地人又喜欢什么?连自己想干嘛都不知道,还在这儿做发财梦,抬头看看,现在是白天。”

    连骂她白日做梦都骂的这么拐弯抹角,但凡脑子转的慢一点儿的,还听不懂他什么意思呢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商绍城间歇性抽疯,持续性不愈,比起毫无交流的冷战而言,她倒更接受他的夹枪带棒与冷嘲热讽,这样最起码可以清楚的知道,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孔探在这儿,岑青禾也就忍了,毕竟他说的都是事实,可娘家人在身边,岑青禾觉着没面子,所以硬着头皮回道:“梦想梦想,怎么着也得敢梦敢想吧,白日梦怎么了?谁规定只能晚上做梦的?我就挺喜欢白天做梦,边做梦还能边交流,心情好。”

    白冰第一个‘扑哧’一声笑出来,看了眼岑青禾,她投以一记欣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陈博轩紧随其后,笑着说:“禾姐,你想做什么生意,我投资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其实我也就是随口说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瞥了眼陈博轩,用嫌弃外带看热闹的口吻道:“投资她这种不靠谱的,你也不怕赔的底儿掉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坦然回道:“有钱难买我乐意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很低的哼了一声,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岑青禾身边有保驾护航的,商绍城有种一拳打出去,却打在了棉花糖上的感觉,气得心底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几人溜溜达达走到度假区内部的商业中心,岑青禾眼尖,一眼就看到前面有一家门店,牌匾上挡着艳红色的绸布,门口两侧摆放着n多花篮。

    走在长长的红毯上,岑青禾看到花篮上都带着贺卡,有一批花篮都是连着摆放的,上面的名字分别是陈博轩,商绍城,还有岑青禾。

    临进门之前,沈冠仁说:“明天正式开业,但今天已经有一些朋友从各地陆续赶过来,现在店里不营业,二楼专门有包间招待大家,听说你们在飞机上没吃饭,赶紧去楼上吃,已经叫人预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也是一家琼海楼的分店,店内设计既保留了沪式的特色,又融合了海边城市的休闲和风光,占地面积跟夜城的那家差不多大,不过一共有三层,比夜城多了一层。

    孔探说,这边随便一家三十平米的门面店,年租金也得三百万往上走。那沈冠仁的这家新店,年租金不得三四千万?

    关键这么大的面积,商业中心区的中心位置,多少有钱人都盯着呢,能拿下来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沈冠仁说走了个后门,那这个后门定是商绍城无疑了。

    看来商绍城还是有些本事的嘛,当着夜城区的营销总监,手还能伸到几千公里之外的滨海,啧,岑青禾不带私人恩怨的想了一下,还是有一丢丢崇拜他的。

    在往二楼走的途中,经过前台,前台服务人员跟沈冠仁说话,说是楼上某某来了,看样子也是朋友。

    岑青禾曾短暂驻足,然后无意中瞥见柜台一处,那里放着一盆手掌大小的绿色花盆植物,真的是毫不起眼,可植物的叶片中间,夹了张淡粉色的贺卡,上面只有一个字:菲。

    整个从岑青禾瞥见到迈步上楼的全过程,也就三四秒的样子,可岑青禾却往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见惯了门口成排堆放的艳丽花篮,也见了室内拐角处摆放的两米多高招财树和浓密的八角金盘,就是这样,才更显那盆手掌大小的植物是如此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岑青禾没看走眼的话,她还看见那盆植物里面有土来着。

    谁会在别人开业的时候,送这么一盆不起眼的小盆栽啊,更何况老板还是沈冠仁。

    所以岑青禾更加笃定心中所想,这个盆栽,不对,是这个送盆栽的人,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沈冠仁留在楼下说话还没上来,所以岑青禾凑到陈博轩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欸,轩哥,菲是谁啊?”

    女人都爱八卦,岑青禾自然也不能免俗。聊到好奇的话题,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陈博轩也被岑青禾故意压低的声音给带跑了,下意识的小声回道:“你看见孙筱菲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前后左右来回打量。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挑,“孙筱菲是谁?仁哥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确定自己没看见孙筱菲,所以侧头看着岑青禾道:“你怎么知道她?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回道:“我刚刚上楼的时候,看见柜台上摆了个小盆栽,贺卡上写着‘菲’。能让仁哥把它放眼前的东西,自然不是一般人送的,我猜可能是什么熟人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是男人中最好信儿的,所以小声回道:“你眼睛还真尖,你不说我都没注意。想知道送礼的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连点头,跟捣蒜似的。

    陈博轩唇瓣开启,刚要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爱扫听别人的隐私,怎么不去当狗仔?”

    原本走在前面的商绍城忽然转头说了一句,岑青禾哪想到她跟陈博轩这么小声,他还是会听见。也许是一时心虚,也或许是吓了一跳,总之岑青禾原本该往上迈步的脚,愣是只提到了一半,鞋尖踢在台阶上,她整个人一个踉跄,‘哎呦’一声,往前扑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