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裂天穹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战道成圣〕〔狂兵归来当奶爸〕〔诱爱成婚,腹黑老〕〔神级忽悠系统〕〔最强神医〕〔黑衣查妖人〕〔贴身妖孽保镖〕〔鬼拉帘〕〔道武真仙〕〔龙帝逆神诀〕〔牧僵〕〔我的法师〕〔重生九零璀璨星途〕〔上神升级记〕〔废土传送〕〔玩锤子牧师〕〔末世之一代皇者〕〔龙舌之祸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19章 刺眼的货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手里正好拿着张面巾纸,闻言,她很自然的抬手帮他擦汗,然后道:“你都来四年了,还没习惯?”

    孔探顺势卖了个人情,出声道:“要不是你来了,这天我都不出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砸吧砸吧嘴,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和举动,让电梯中的另外三人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白冰一直误以为商绍城跟岑青禾之间有什么,但眼下岑青禾跟孔探当着商绍城的面这样,真的好么?

    陈博轩倒没觉得岑青禾跟孔探有任何暧昧,不知道为什么,岑青禾说的话他就是信,既然她说了是朋友,那就是朋友;

    至于商绍城,他脸上的墨镜自从下了飞机就没摘过,看不见眼底的神情,但那股由身体内部往外散发的疏离和淡漠,让人想忽略都不行。

    ‘叮’的一声,电梯门应声而开。白冰本是站在最前面,却下意识的欠身让商绍城先出去,岑青禾跟孔探垫后。

    三人的房间有对面有挨着的,临刷卡进门之前,陈博轩对岑青禾道:“禾姐,待会儿冠仁打电话,我们再一起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岑青禾点头,然后跟孔探一起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入眼的是一整面墙那么大的落地窗,蔚蓝的海景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孔探一边往里走一边道:“我去,你一个人住,给你开了个顶级套房,会不会太浪费了点儿?”

    房间是沈冠仁事先准备好的,岑青禾心中感谢,嘴上对孔探道: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孔探说:“要不我今晚在这儿陪你得了,来滨海四年多,我还没住过顶级的海景套房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认真且走心的白了孔探一眼,嫌弃的道:“咱俩二十多年的友情没能让你留下来陪我一宿,倒是这间房子让你下定了决心,你自己拍拍胸肌,问问你什么人性?”

    孔探嬉笑着回道:“你别较真儿啊,就当我是为了你才留下来的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挑眉回道:“想得美!我就算定闹钟半夜起来挨个房间睡,也不能便宜了你这个白眼狼!”

    孔探忽然叹了口气,然后意味深长的说:“你就算让我留下来,我还得考虑考虑呢。看你上司那张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的脸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哑巴,你确定你跟他关系不错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商绍城要是哑巴的话,恐怕这世上就没几个人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撇了下嘴角,她出声回道:“他就这样,女朋友没在身边,估计想她想的。”

    孔探‘呦呵’了一声,挑眉道:“没想到,他还是个痴情的主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以一记冷笑,“痴情真算不上,你是没见他无情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拎着大包往卧室方向走。孔探看着她的背影,扬声道:“怎么着,他对你无情过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头都没回,径自说道:“你看我给不给他机会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房间就是简单的一室一浴,起初孔探还说他先洗澡,如今一看,真的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两人分别进了两间房,岑青禾也洗了个澡,在飞机上睡足了,她精神头不错,所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又好心情的化了个小妆。

    临海城市是容易让人心情愉悦的,最起码岑青禾在夜城的时候,不可避免的每天精神紧绷,来了这儿之后,让她有了想放松的冲动,哪怕只有一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头发高吊在头顶,编了个四股马尾辫。脸上打底又涂了层防晒霜,她眉毛生的极好,所以平时都不用画眉,眼睛也没捯饬,只在嘴上涂了层如阳光般耀眼的珊瑚色口红。

    拿出包里面带的衣服,岑青禾换了条跟口红一样颜色的薄纱小裙子。裙子从前看就是中规中矩的样式,但从后面看,整个后背都是蜘蛛网形状的绑带,俏皮中又带着性感。

    夜城的天气早就穿不了这样的夏装,但前几天逛街的时候,蔡馨媛非让她买,正好赶上chanel季后打折,也划算,所以岑青禾就买了,没想到还真能穿上。

    收拾完从房间中出去,孔探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电话,岑青禾听得他道:“我在度假区陪哥们儿呢,你醒了就去找朋友玩儿吧,我晚一点儿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他挂了电话,岑青禾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你不会跟你女朋友说,我是个男的吧?”

    孔探细长的眼睛一挑,出声回道:“你拿我当什么人了?这种事儿只有在家地位不稳的人才会干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抱着手臂站在他面前,不以为意的说:“你这意思,你在家说话好使了?”

    孔探道:“把你那个疑问的口气去掉,就是好使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怎么不信呢?”岑青禾打小跟孔探斗嘴,他在她心里的地位,跟蔡馨媛是一样的,哪怕高中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,但是这么些年的感情,一直都没变,但凡别让他们见着面,见着面的头三分钟,那绝对跟八百年没见过面的老干亲似的,但是三分钟热度过后,立马切换成冤家模式,以互怼来表达对彼此的由衷热爱。

    “你爱信不信,反正我跟她说了,你是女的,只不过我又加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孔探坐在沙发上,拿了个乒乓球那么大的葡萄放在嘴里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你加什么了?说咱俩是哥们儿?”

    孔探摇摇头,含糊着回道:“我说你跟凤姐长一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岑青禾下意识的抬起腿踢他。孔探咻的躲开,瞪眼道:“姐,你那尖头鞋,注意点儿。”

    为了搭配裙子,岑青禾又换了双s。m。c的裸色绑带尖头小高跟。大长腿,又白又直,珊瑚红的裙子衬的她肤若凝脂,本就漂亮的脸一上妆,更是顾盼生姿。

    孔探侧身倚在沙发一脚,光明正大的打量她,一边摇头一边‘啧啧’说道:“不愧是我女神,从小到大还没长残,真的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白了他一眼,也在沙发上坐下,拿了块儿切好的西瓜放进嘴里,她出声回道:“合着你女神就必须得长残了?那你还真是够丧气的,喜欢谁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孔探非但不往心里去,还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看见你跟小时候一样嘴巴又毒又厉害,我就放心了,最起码我不怕你在外面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提起受委屈这事儿,岑青禾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眼中,她这辈子最不会做的一件事儿,就是吃亏。其实连她自己都深信不疑,她这性格,怎么会吃亏?有谁能让她吃亏?

    可偏偏老天不信这个邪,非要往她生命里派一个让她敢怒而不敢言的人物。

    孔探说她嘴毒,那他是没见识过商绍城的嘴。就她这点儿本事,那在商绍城面前,根本无用武之地。她不是嘴笨,是胆儿小,若不是上次气急了翻了脸,估计这会儿还在他的打压之下呢。

    岑青禾微垂着视线,因为人心隔肚皮,所以她可以当着孔探的面儿,肆无忌惮的走神去想商绍城,也不用担心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不到十分钟,房间门铃就响了。岑青禾应了一声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门边,打开房门,是白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岑青禾朝她笑了笑,“是仁哥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白冰也笑着回道:“嗯,轩轩让我来叫你们一声,说是一起下楼吃饭。”

    轩轩……岑青禾一个没忍住,当即嘴角一抽,表情泄露了心底的震惊和肉麻。

    好在白冰的注意力没放在岑青禾的脸上,而是视线微垂,打量她身上的小裙子,笑着道:“青禾,你这裙子哪里买的?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银茂商场下面的chanel,打折的时候买的,我买的时候只剩下这一件,估计你现在去也下架了。”

    白冰说:“那我抽空在滨海这边的专卖店看看,这边比夜城天气热,估计没那么早下架。”

    两人站在门口聊天的功夫,对面陈博轩跟商绍城从一间房门口里走出来。商绍城无意中抬眼一看,只见岑青禾一身珊瑚红的小裙子站在房门口,耀眼的阳光从她后背照过来,她整个人好像都沐浴在炫目之中,美得……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即便商绍城心里还在憋气,可当他看见她满脸笑容的那一刻,他心底没有别的念头,一如被下了蛊的使徒,眼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心尖一颤,这一次不是被气得,只是被她的一颦一笑给撩拨到,不可抑制,令他心生杂念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秒钟,岑青禾也发现了他们,抬眼朝他们看来,她微笑着打了声招呼:“轩哥……商总监。”

    算了,她这人向来大度,之前的事儿就当是翻篇了,岑青禾终于主动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商绍城本想答应的,想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,可忽然黑色的瞳孔往她身后一看,孔探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他站在岑青禾身后,两人离的那么近。眼底短暂的温柔一闪而逝,取而代之的是波澜不惊与冷淡的疏离。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禾姐,带上你朋友,咱们一起下去吧,冠仁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冰性子开朗外向,很快就跟岑青禾聊到了一起,两人并肩往前走,孔探站在岑青禾左边,陈博轩站在白冰右边。只有商绍城身边没个伴儿,倒显得他孤单突兀的样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〕〔娶夫纳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