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腹黑狂妃:绝色大〕〔帝少逃妻拥入怀〕〔弑血王妃〕〔盛世妖女,至尊太〕〔末世红包龙帝〕〔恐怖旅游团〕〔我真不是叮当猫〕〔魔仙三少〕〔扶明录〕〔妖怪不可以〕〔大文学家〕〔造神天域〕〔王者荣耀之魔君〕〔变身之九尾狐仙〕〔刁妃妖娆:撩个王〕〔随身带着个世界〕〔王牌特种兵〕〔女医师的修仙日常〕〔山里人家〕〔自始至终都是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18章 走着瞧
    :

    “别一见面就嫌这嫌那的,跟那个菜包子一个样儿。”孔探白了一眼,骂岑青禾的时候还不忘捎上蔡馨媛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拿着,我给馨媛打个电话。”岑青禾将手中的花递给孔探,孔探接过的同时,又顺势帮她把包拿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轻手利脚,就剩手里拿着个手机。

    两人迈步往机场外面走,岑青禾中途给蔡馨媛打了个电话报平安,蔡馨媛还没睡醒,所以没说两句就挂了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大门,岑青禾看见商绍城跟陈博轩,白冰,分别上了两辆私家车,都是司机来接的。

    “赶紧打个车,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孔探挑眉道:“打什么车,哥哥我开车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晃了晃手中玛莎拉蒂的车钥匙。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瞪,“哎呦喂,胆儿肥了,敢去抢银行了?”

    孔探瞪了她一眼,“我女朋友的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笑的更欢了,“哦……原来是傍上富婆了,被包养的日子怎么样啊?过得还滋润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走到路边停着的酒红色玛莎拉蒂旁边,岑青禾上了副驾,孔探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席。

    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:“你不用一上来就跟我玩儿先下手为强,我还没问你呢,刚刚跟你一道出来的都是谁啊?”

    说罢,抬眼瞥了下前面的车尾标,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来接人的都是豪车,车上坐的能是一般人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才注意到,前面陈博轩跟白冰坐的那辆,是宾利欧陆;再前面商绍城坐的那辆,是宾利慕尚。两辆车加起来千八百万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眼球一转,岑青禾大大方方的道:“都是我朋友,怎么样,姐姐我现在混得不错吧?”

    孔探道:“少来,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,身边还带着女朋友呢。再之前那个,刚才都没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瞬间收回笑容,绷着脸回道:“我上司还有我上司的朋友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孔探笑了笑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马上又接了一句:“欸?你说你来参加朋友新店的开业典礼,不会这个朋友也是你上司的朋友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回道:“是啊,就是通过我上司才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孔探侧头瞥了她一眼,挑起半边眉毛,好信儿的问道:“你跟你上司,还有你上司的朋友一块儿过来,人家两个是一对儿的,那你跟你上司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孔探猜测完,岑青禾立马出声打断:“你少用你那龌龊的思想来玷污我,我上司有女朋友的,人家是个律师,今天正好在夜城那边有工作,晚一点儿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孔探笑着说道:“我就说嘛,人家刚才出来的时候,眼皮都没挑一下,我要不是看见他们上的同一批车,还以为你们是两伙人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商绍城那副阴晴不定的坏脾气,没人受得了他,她光是跟他坐在一起四个小时,都快短寿四年了。

    好在她机智的选择跟孔探一辆车,坐着小跑,吹着海风,头顶就是蓝天,道路两侧都是绿的让人心旷神怡的植物和姹紫嫣红的花朵。

    岑青禾由衷的说了一句:“怪不得你大学考来滨海之后,就死活也不愿意回去,这地儿真好。”

    孔探笑说:“再好也没有夜城好啊,天子脚下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了孔探一眼,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你说的那是龙王吧?”

    孔探笑出声来,“看你这幽怨的小眼神,难道在夜城混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靠在真皮座椅上,任由海风吹过她的脸,她‘哎’了一声,然后道:“怎么说呢,在人家手底下做事,伸手从别人拿工资,哪有那么容易的?”

    孔探撅起嘴,“哎呦呦,难得看你有服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奈的拍了下大腿,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”

    孔探故意逗她,“行了,说得好像你多高似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果然没忍住笑出声,抬手便要去怼他。孔探边躲边道:“哎,别在大街上闹,我这车技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此时恰逢行至转盘道拐弯处,原本与酒红色玛莎拉蒂中间隔了一辆车的慕尚,由于率先拐弯,所以坐在车中的商绍城无意中瞥了眼倒车镜,好死不死的正好看见岑青禾跟孔探正在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孔探单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手去挡岑青禾伸过来的手臂。

    看把她给给乐的,这是见着旧爱还是见着新欢了?真是来了滨海,简直就是心花怒放的节奏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错位的时间前后也就几秒钟,转眼间三辆车又变成同一条竖线,商绍城看不见,可眼不见不代表心不烦。

    丫还成精了呢,他还能让她骑在头上欺负了?

    不喜欢是吧?

    不喜欢他是吧?

    他乐意喜欢她?

    好,从今往后走着瞧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熟悉滨海哪儿是哪儿,车子开了大半个小时之后,只听得身旁孔探出声道:“你这朋友新店开在度假区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不知道啊,我也是第一次来这边儿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车子驶入一处风景特别漂亮的区域,周围有别墅有商场,还有粗略一看最少也得五十层起步的高层住宅。往右一看,大海已经近在咫尺,岑青禾职业病犯了,出声问道:“这算是海边别墅和海景房了吧,多少钱一平?”

    孔探说:“我女朋友她家新房就买的对面那高层,一百六十平,说是还没装修,正好一千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多惊讶,只如常回道:“那快小十万一平了,在夜城都是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孔探道:“这片地连商场带住宅,还有前面的度假旅游区,据说都是一家房地产公司承包的,真是寸土寸金,要不我怎么问你,你朋友的新店是不是开在这里面了,这里面随便一家三十平米的门面小店,年租金都得三百万以上,就这还抢都抢不到。好像祖国各地的有钱人都组团来这儿炫富了,有时候看他们花钱,都觉得钱不是钱,也就是我三观还算坚挺,不然早沦落成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儿了。“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你现在不是吗?”

    孔探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说什么呢,我女朋友今年才十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挑起眉毛,惊讶的道:“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!”

    孔探得意洋洋的道:“那也得是嫩草乐意。”

    他很随意的一句话,岑青禾却不知为何想到了商绍城。她眼见着他换了两茬女朋友,现在又迎来了第三任新欢。站在女人的角度,往往遇见这种事儿,第一反应就是骂男人花,但是站在男人的立场而言,就像孔探说的,哪怕是老牛吃嫩草,也得是嫩草乐意。

    所以每每岑青禾去帮商绍城收拾烂摊子的时候,面对那些反应千奇百怪却又大同小异的女人们,她心里就一句台词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既然一开始就没想好好处,分了也别一哭二闹三上吊的,丢份儿。

    就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一样,有商绍城这种先天条件得天独厚,从生下来就注定被人捧着的人,就会有苏妍那种以色换利,分手也得从你身上揩一笔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乐意出钱,一个乐意出人,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商绍城纵容了苏妍的欲望和贪婪;苏妍又何尝没有满足商绍城的顽劣和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但凡他们其中有一个人不这样,他们的恋情也不会像是一场儿戏,从开始到结束,前后几个礼拜,一如过眼云烟。风一吹,就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世上千奇百怪,三观和性格迥异的人比比皆是,就算商绍城跟苏妍不这样,也会有其他人这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胡思乱想了一会儿,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,车子已经停在了颇具滨海风格的度假酒店门前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孔探一起前后脚下车,前面两辆车中的人也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依旧头也不回的迈步往里走,陈博轩跟白冰则朝着岑青禾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禾姐,先去房间把行李放下,待会冠仁过来这边,我们中午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应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四人一起迈步往酒店里面走,商绍城已经站在前台那里,岑青禾走过去的时候,他正好拿到房卡,一转身,见孔探右手拎着她的运动包,左手拿着她的风衣,跟在她旁边……真的是刺眼的很。

    陈博轩问:“禾姐,你朋友今晚也得住这里吧?我再让前台开一间。”

    他多懂商绍城啊,这话他要是不说,就得憋死商绍城。

    孔探微笑着回道:“不用麻烦了,我晚上不在这里住,就是过来看看青禾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面不改色,微微点了下头,随即不着痕迹的瞥向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迈步往电梯口处走,当真是大写的一个酷。

    陈博轩在心中苦笑,这会儿来劲了,之前怎么不走呢?

    岑青禾跟陈博轩都拿到房卡,几人来到乘电梯的地方,商绍城已经等了十几秒,死电梯早不来晚不来,他们一走过来,电梯开了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五个人一起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这边的电梯还是很宽敞的,岑青禾是习惯进了电梯就往角落处走,孔探跟着来到她身边,微垂着视线看着她,轻声说道:“热死我了,一后背的汗,待会儿进去我先洗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