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花都狼王〕〔影帝的天命少女〕〔来自山里的孩子〕〔冷君嗜宠,太子要〕〔超能外卖系统〕〔黑科技研发中心〕〔未来生存系统:男〕〔冷王的绝宠医妻〕〔军婚燃情:九零小〕〔傻妻种田:山里汉〕〔大唐技师〕〔盛世娇宠之名门闺〕〔暴君,你家王妃翻〕〔横刀〕〔最强医妃:邪王,〕〔一把吉它镇天下〕〔异能小毒妃:王爷〕〔穿越变成老爷爷〕〔星际大头条〕〔重生甜妻请签收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16章 我不喜欢你
    :

    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凉,外面套一件薄风衣正好,但是飞机上开着恒温空调,岑青禾睡着睡着就觉得浑身燥热。闭着眼睛,她把双臂从风衣中抽出来,衣服随手往背后一掖,趴在小桌板上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商绍城身形不动,但是余光已经瞥见她的所有动作,打从上飞机到现在,一个小时了,眼睛都没睁五分钟,她这是有多困?

    正想着,只见原本软骨动物一样趴着的岑青禾,忽然直起身来,半耷拉着眼皮探头往前看。

    商绍城下意识的别开视线,佯装看杂志。不着痕迹的顺势一瞧,原来是空姐推着饮料车走过来。她属哮天犬的?耳朵这么灵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问您喝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空姐走至商绍城这一排,盯着他的脸,声音比之前又甜了三个加号。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道:“不要,谢谢。”

    空姐眼底很快的划过一抹失望之色,本还想借机多跟他说两句话呢。

    “麻烦帮我倒一杯椰汁,再倒一杯橙汁。”

    空姐还没等问岑青禾,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先说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空姐不着痕迹的打量商绍城跟岑青禾二人的装扮,想来他们是情侣关系,心底难免感慨,果然帅哥都让美女给勾搭走了。

    倒好了一杯椰奶,空姐垫着一张纸巾把杯子递给岑青禾,岑青禾轻声道谢,接过去之后一口就干了,速度快到空姐的手还没完全收回去。

    等到橙汁也递给岑青禾的时候,同样的,她接过之后直接干了。

    剩下两个空杯子,岑青禾叠罗之后放到了商绍城面前的小桌板上。

    这回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侧头看向她,眼带嫌弃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半耷拉着眼皮,低声道:“先放你这儿,等会儿有人过来收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倒是会找地方,我待会儿怎么睡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耐烦的蹙眉,下意识的吸了口气,本想跟他犟上两句的,上飞机这么久,他一直都没用小桌板,更别说趴着睡觉了,但是话到嘴边,她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将那两个叠罗的空杯子从商绍城面前的小桌板上拿开,放到了自己这边,岑青禾垂着视线翻了个白眼,从趴着睡改成往一旁靠着睡。

    等她闭上眼睛,商绍城这才侧头打量她的脸。见她气得眉头蹙起,唇瓣也是紧抿着的,他眼底闪过得意的神色,手中杂志一翻,继续看。

    岑青禾确实憋气,该死的商绍城,他自己不用小桌板,给她放一下会死啊?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,损人不利己。

    她一上飞机就爱睡觉,因为前一晚势必睡不好。躺着睡没有趴着睡舒服,她坐那儿翻来覆去,怎么都寻不到最佳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长跳蚤了?”

    身旁忽然传来商绍城的声音,岑青禾一直没睡着,所以很快便睁开眼睛,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商绍城不知何时放下了杂志,此时正背靠着椅背,一副随时准备休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她微蹙着眉头看着自己,商绍城低沉着声音道:“这儿本来就地方窄,你还跟屁股长草了似的,我睡不睡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低声回道:“你又不用小桌板,借我放一下呗,我趴着睡就不影响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是商量的口吻,可到了商绍城那里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她问: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:

    她几近无语的看着他,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然而商绍城在跟她对视三秒之后,自顾自的别开视线,闭上那双把人气到极处,却依旧不得不承认,那真的是很漂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真想给他那双会挑事儿的眼珠子给剜出来,岑青禾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冲动。

    直盯着他的脸长达十秒钟,见他睫毛都没眨一下,岑青禾拿起面前的空杯子,试图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小桌板上。

    他越是不让她越要放,人大抵都有这种欠儿欠儿的思想。

    可当她拿着杯子的手才刚来到他小桌板的领空上头,没睁眼的商绍城忽然波澜不惊的张嘴说道:“别没事儿找事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手臂一顿,当然,心里也是吓得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她几乎恼羞成怒的把空杯子往自己的小桌板上一放,然后赌气的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不放了!她就这么睡,还不信活人能叫尿给憋死。

    事实上,真的憋不死。

    困极了在哪儿都能睡,怎么都能睡。岑青禾昨晚相当于一夜没睡着,加之跟章语一起又喝了不少的酒,此时又困又乏,她靠在椅背上一阵阵的晕乎,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。

    这是商绍城人生第一次坐飞机不是头等舱,以前听朋友开玩笑说,经济舱的座位像是受刑,他听后也只是笑笑,因为这辈子也不会有机会体验受刑的感觉……但现如今,只能说人生很长,千万别想当然的觉得什么事情是一定不会发生的。

    他长胳膊长腿坐在又窄又硬的座椅中,虽是闭着眼睛,但根本就睡不着。

    耳边是飞机工作时的轰鸣声,震得他耳朵一阵阵的鼓涨,商绍城正心焦之际,忽然觉得左边肩膀处传来一下轻微的碰触,伴随着完全不沉的重量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睛,然后稍稍侧头,往左一看。

    入眼的是岑青禾光洁的额头和垂下的长长睫毛,鼻尖小巧而挺直,像是……

    她枕在他的肩膀上,呼吸略微有些沉,那是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商绍城心底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儿,只能说,很混乱。

    第一秒,他想要耸肩弹开她,然后对上她懵逼的脸,揶揄她假睡占他便宜,吃他豆腐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逝,没错,仅仅是一个刚刚浮上心头就被打压下去的冲动而已。

    因为商绍城更快速度的决定下来,他不要弹开她,就这么让她枕着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闭上眼,他不知道是在骗别人还是在骗自己。明明已经醒了,却要装睡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,实则心底早已掀起了万丈波涛。

    他竟然允许岑青禾枕着他的肩膀,他竟然不想推开她,他竟然……有些贪婪她靠他如此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商绍城从不自己骗自己,虽然陈博轩跟沈冠仁总拿他和岑青禾开玩笑,可他每每都不以为意的否认,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好像真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很多态度和行为,不再是一个上司对下属,或是一个雇佣者对受雇者该有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能做的很好,说好了工作是工作,工作要跟私人感情分开,可是到头来,他依旧是滚滚红尘中的一员,并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嘴上可以否认的冷血无情,但仅仅一个不忍推开她的动作,已经代表了一切。

    商绍城面上不动声色,可心底已经暗骂了自己无数次。

   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,喜欢谁不好,偏偏喜欢身边这头倔驴。

    没错,丫就是一头活倔驴。他对她这么好,她不感恩不戴德,还成天变着花样的气他。

    越说让她离薛凯扬远点儿,离他远点儿,她还颠儿颠儿跑去跟人家凑一桌,又是相亲又是见家长的。

    呸!真是瞎了他自己的这双好眼睛,怎么就看上她了?

    越想越替自己不值,越想越憋气,商绍城本能的一耸肩膀,动作竟是先于意识做出了报复举动。

    岑青禾前一秒还睡得无比踏实,下一秒,忽然整颗头被晃出去,她哼着睁开眼睛,双手也下意识的胡乱抓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一脸懵逼,岑青禾左右看了看,左边是飞机窗户,右边是面色不善的商绍城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岑青禾心跳的很快,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,她只得迷茫的望向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视线从她脸上一路往下移,最终落在她紧紧抓着他手腕的右手上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,待看清楚之后,咻的抽走手。

    “趁我女朋友不在,勾引我?”商绍城没好眼的瞪着岑青禾,一张嘴就没好听话。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眉头一蹙,嫌弃的说:“谁勾引你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你刚才装睡,枕我肩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瞪,她是完全睡着的,但也不是一丝一毫的意识都没有,她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枕着一个人的肩膀,只是太困,不乐意去想这个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商绍城一说,也知道他没有撒谎。脸色变了几变,岑青禾硬着头皮回道:“我睡着了,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嗤声道:“谁知道你是真睡还是装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的开口回道:“我又不喜欢你,干嘛占你便宜?”

    她又不喜欢他……

    商绍城看着岑青禾,目光中的神色从嫌弃到冰冷,一秒切换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拉着一张脸,岑青禾也没仔细琢磨他眼中神情的变化,只自顾自的为自己辩白,“饭能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咱们今天是凑巧坐在一起,回头让袁律师知道了,还真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足足看了她十秒钟,直看得岑青禾心底发慌。还以为他狗嘴里面定吐不出象牙来,结果他竟是什么都没说,就这样别开了视线,闭上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人间极乐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