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沈柒贺逸宁〕〔在时光深处相爱〕〔妖孽至尊兵王〕〔妖孽娘子:拐个师〕〔八零军嫂有点苏〕〔我在古代卖内衣〕〔喜剧大世界〕〔请爱我,苏小姐〕〔黄庭道主〕〔池净〕〔我真是个富二代〕〔[综漫+刀乱]今天也〕〔重回下岗时代〕〔绿茵峥嵘〕〔仙界最强狗仔〕〔大魏霸主〕〔工业之王〕〔魔法仅仅只是开始〕〔最强女王:早安,〕〔神王无疆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15章 真的是赶巧
    :

    早上六点三十五的飞机,岑青禾算过,她没行李托运,不用去柜台办理登机手续,不用排队的话,提前一小时去就好了,五点三十五到,那四点半就得出门,四点就得起床……

    当手机闹钟刚响起第一声的时候,漆黑的房间中,岑青禾清醒无比的伸手按掉。

    刚刚躺下的几个小时里,她只要一想到早上四点就得起来,大脑皮层就紧张的根本休息不了。

    怕吵醒身后的蔡馨媛,岑青禾轻手轻脚的下床收拾。在洗手间里刷牙洗脸,看着镜中因为休息不好而面色煞白的女人,岑青禾决定不化妆了。

    上飞机就得睡觉,躺着睡不舒服还得趴着睡,化妆容易蹭一胳膊。

    拿出昨晚就准备好的黑色宽带背心和白色牛仔磨边短裤,穿好之后又套了件军绿色的薄风衣在外面。九月中旬的夜城,一早一晚还是有些凉的。

    她没带行李箱,就背了个运动风的大包,里面有几套衣服和随身用品。

    在玄关换好白色帆布鞋,岑青禾出门打车往机场走。

    在去机场的路上,她眯了大半个小时。中途手机铃声把她吵醒,睁眼一看,上面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,还是海城的。

    迟疑了两秒,岑青禾接通,“喂?”

    “禾姐,你出门了吗?”是陈博轩的声音。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放随意,出声回道:“我在车上,估计再有十几分钟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我们也是,那咱们在机场门口见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你们是头等舱,我是经济舱,见了面等会儿也得分道扬镳。不过陈博轩开了口,岑青禾自然要答应,“好,轩哥,这是你的号码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是我的,老用绍城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太麻烦,以后咱俩单独联系。”说着,他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以前商绍城不让陈博轩他们私下里联系她,所以认识这么久,一直都是通过他,岑青禾一次都没私下跟陈博轩和沈冠仁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……岑青禾不知道商绍城心里怎么想的,只不过陈博轩的一记电话,就能轻易让她心绪紊乱,这点她很不爽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再也睡不着,侧头望着窗外,此时天已经擦亮了,东边那里就是太阳升起的方向,暖橙色的光芒,铺天盖地,一层一层,由浅入深,照的人心里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计程车停在机场大门口,岑青禾给钱下车。

    “禾姐。”

    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,岑青禾抬头一看,几米外站着一行三人。娇小的白冰挽着陈博轩的手臂,陈博轩朝着岑青禾招手,而一身深色运动装的商绍城,则站在更远处,独自抽烟。

    抽抽抽,一大早上就抽烟,烟里面有什么,就这么招他稀罕?

    岑青禾背着包走过去,笑着打招呼,“轩哥,白小姐。”

    白冰笑眯眯的回道:“你叫我小白就好啦,我也叫你青禾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白。”岑青禾觉着白冰挺讨喜的,最起码跟袁易寒比起来……

    想到袁易寒,岑青禾左右打量了一圈,诧异的问:“袁律师呢?她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她来夜城有工作,时间差不开,晚一点再去滨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不远处的商绍城抽完烟迈步走来,他穿了条军绿色的休闲裤,上身黑色半袖t恤,脚上白色运动鞋。这身打扮……竟是跟岑青禾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两人往这儿一站,瞎子都会以为他俩穿的是情侣装。

    果然,商绍城刚一走过来,原地站着,他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岑青禾的装扮。

    岑青禾瞧他这副先下手为强的架势,也不甘示弱的打量他。

    谁怕谁啊。

    陈博轩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,互不服输的样子,他笑着道:“你俩约好了这么穿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岑青禾否认的又快又绝。

    可陈博轩笑的意味深长,旁边的白冰跟着笑而不语,两人的表情还真是让岑青禾烦躁的想当场换身衣服。

    “走吧,人都到齐了还站这儿望什么景?”

    商绍城率先迈步往里走,岑青禾偷着瞪了他一眼,然后对陈博轩说:“轩哥,我去自动取票机那里拿票,跟你们不是一起的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跟陈博轩摆了摆手,从另一个门往机场大厅里面走。

    估计她坐的这班航班已经算是很早的了,所以机场中的人并不像往常那样多,岑青禾站在自动取票机前,连队都没排,掏出身份证顺利取了票。

    转身的时候,她无意中一抬头,正好看见站在旁边取票机前的商绍城,她下意识的美眸微瞪,“哎呦……”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睨着她,不冷不热的说:“一惊一乍的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法说,我见你就跟见鬼了似的,只得拍了拍胸口,随意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跟白冰也不知跑哪儿去了,岑青禾看到商绍城一个人拿着三个人的身份证,取了三张机票。

    她无意跟商绍城单独待着,所以转身往安检口走。

    中途,手机响起,拿出来一看,上面显着是‘狗探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喂,狗探。”电话刚一接通,岑青禾就忍不住咧开唇角。

    商绍城离她并不远,因此清楚听到她笑着说:“我真的去滨海,人都在机场了,不信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手机伸远对准广播方向。

    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,商绍城一个人兀自憋气,跟别人打电话就恨不得笑脸相迎,一见他,或像是见了鬼似的,他怎么她了?

    岑青禾一路顺利过了安检,没等多大一会儿,机组人员就安排登机。

    她是靠窗的位置,进去坐好之后,立马遮光板一拉,头往旁边一靠,闭眼,睡觉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的时间,正好可以补一下昨晚失眠的空缺。

    飞机上陆陆续续的有人上来,岑青禾没睡着,也始终没睁眼睛,哪怕身边坐了个人,她也没兴趣睁眼看看。

    折腾了二十分钟,飞机起飞,岑青禾这会儿已是困得半梦半醒,眯缝着眼睛,她打开小桌板之后,侧头朝右趴着。

    眼睛重新闭上,记忆里,她刚刚好像看到了身边人穿着军绿色的裤子和黑色的上衣……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,岑青禾眼球一直在转。

    五秒之后,她试探性的睁开眼睛。瞥眼往右一瞧,当她看清楚身旁正在看杂志的人是谁之时,她几乎是猛地从小桌板上弹起来。

    瞠目结舌的望着右侧的商绍城,岑青禾瞪大眼睛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悠悠的转过头,与她震惊的表情相对,他依旧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面无表情。薄唇开启,眼带挑衅的道:“飞机是你家的?你能坐这儿我就不能坐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依旧是懵的,“你……怎么跑经济舱来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几分窝火的道:“你也是乌鸦嘴,说什么头等舱的票一定能买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话,三秒之后,出声反击,“你这么大的本事,几张头等舱的票都买不到?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揶揄,商绍城不以为意的说:“夜城从来不缺本事大的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哼了一声,继续道:“头等舱买不到,商务舱还买不到吗?”怎么沦落到经济舱来了?

    后一句,岑青禾没敢说,不是怕商绍城,是怕周围左右的人听见,她也不好意思为了踩商绍城一脚,拉上所有人垫背。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看杂志,边看边说:“你以为我乐意跟你坐一起?但凡现在能升舱,我花十倍的价钱离你远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不等回答,与她跟商绍城拉横排,隔着一个走道的陈博轩探头道:“禾姐,hi,这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倾身向前,看着陈博轩说:“轩哥,你们点儿这么背,连个商务舱的票都没订上?”

    陈博轩煞有其事的道:“谁知道呢,不过好在遇见你了,大家坐一起也挺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会告诉岑青禾,票是他昨晚专门找人订的,订的就是经济舱,安排的位置也是岑青禾跟商绍城坐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刚刚那副‘其乐融融’的样子,他心甚慰,估计四个小时下来,怎么着也能破一下冰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岑青禾心中想的是,哪里热闹了?现在她整颗心都哇凉哇凉的,别说是睡觉了,头皮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身旁的商绍城一言不发,坐在座位上翻杂志。岑青禾尽量往左边靠,能离他远一点儿就远一点儿。

    歪头倚在窗户边,她闭上眼睛,争取做到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然而她太高估自己的警惕度,还以为有商绍城在旁边坐着,她是怎么都不会睡着的。结果没十分钟,商绍城瞥了她一眼,她已经睡得直磕头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目露嫌弃,看她这挫样,在哪儿都能睡着,还睡得跟猪一样快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看着,商绍城眼底的嫌弃不知何时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自己都不易察觉的专注和好奇。

    以前他哪有机会像这般直盯着她看,他不是第一次见她素颜,却是第一次见她的睡颜。

    她睫毛挺长的,而且看样子蛮柔软,右面眼皮垂下之后,中间那里有一颗很小很淡的痣。

    都说眉里藏痣是美女的标志,那眼皮中间藏痣算什么?

    算假漂亮……

    想着,商绍城唇角兀自勾起,自己都被自己的幽默给折服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农家子〕〔医世神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