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阴魂代理所〕〔娇女嫡妃〕〔花滑之国宝天后〕〔随身带个狩猎空间〕〔在美利坚当大咖〕〔十八线上位手册〕〔七零纪事〕〔亿万暖婚:霍爷宠〕〔没有谁,我惹不起〕〔超级基因猎场〕〔神医毒妃:妖孽王〕〔都市之万界帝尊〕〔秘巫之主〕〔修仙小神农〕〔仙妻入怀:兵王大〕〔正室策〕〔重生学霸:女神,〕〔北方有妖来〕〔狂医兵王俏总裁〕〔日久成婚:神秘阔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14章 儿时的两小无猜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中午被一杯胡萝卜汁撑到呕吐,当然了,也有可能是恶心的,这要是一杯酸梅汤,估计也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‘行走的急救箱’金佳彤,淡定的从包中掏出一板健胃消食片,让岑青禾嚼着当零食吃。

    岑青禾的身体是铁打的,胃也是不锈钢造的,一通折腾没咋地,晚上没事儿人似的跟蔡馨媛和金佳彤去赴章语的约。如岑青禾所料,章语并没有马上提出什么实质性的要求,而是以‘走心’为主,从正面探讨了一下现如今销售部分帮结派的现状,又从侧面分析了一下各帮派的软硬实力,综上所述,权衡利弊之后,让岑青禾几人相信,只有跟着她,才是最稳妥的选择。

    三人私下里已经通过气,今天的饭局,她们就是要让章语高兴,她怎么说她们就怎么应,反正心里有数就行。

    销售部中的人就没有不能喝的,章语的酒量更是一度让岑青禾误以为,职位的高低是不是靠酒量的大小评定出来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跟岑青禾都能喝,但是跟章语比起来,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。金佳彤就更不必说,光是看着她们几个一瓶瓶的开酒,她闻着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连走心带走形式,足足吃了块三个小时。中途岑青禾偷着去外面买了单,章语到最后才知道,她非要接着请唱歌,岑青禾笑着摆手,“章组长,改天吧,我明天一大早的飞机,真的得回家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章语说:“那这顿饭算你们三个欠我的,什么时候有时间,咱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三人皆是笑着应声,送走了章语,她们叫了个代驾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路上,岑青禾坐在后座中间,金佳彤跟蔡馨媛一左一右靠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前者没喝两瓶啤酒,这会儿已是醉的迷迷糊糊。蔡馨媛也喝了个七八分醉,闭着眼睛,低声道:“幸好你找个借口给推了,我是真不想再去唱歌,跟她有什么好唱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仰头往后靠,闻言,轻声回道:“不是借口,我明天六点半的飞机去滨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蔡馨媛茫然的睁开眼睛,侧头看向岑青禾,“你去滨海干什么?“

    岑青禾如实回道:“沈冠仁家的新饭店在滨海开张,今天去水月居吃饭的时候,正好碰见陈博轩他们,我也是刚知道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耷拉着眼皮,眨了眨眼睛,低声说:“你明天那么早的飞机,天不亮就得走,这还剩几个小时了?你够不够睡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还睡什么啊,回家眯一会儿,等上飞机再睡吧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问:“你明天自己走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到陈博轩他们一定是坐头等舱,所以点头随意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蔡馨媛似是忽然想到什么,眸子一挑,出声说:“孔探,他不是在滨海吗?你明天去滨海,可以叫他出来见一面啊,你们都多长时间没见着了?”

    提到孔探,岑青禾也是眼睛一亮,不由得勾起唇角,笑着道:“是啊,我怎么把他给忘了?”

    半睡半醒的金佳彤闻言,小声问道:“孔探是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跟馨媛的发小儿,我们三个都是从幼儿园就在一起,一直到高中毕业,好哥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长得帅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细长眼睛,单眼皮,白白净净的,不能说是传统类型的帅,但从小到大也没少让女孩子追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跟着笑道:“还记得初二那回吗?他让一个高年级的学姐给堵到男厕所里面表的白,不答应就不让他回去上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咯咯直笑,“怎么不记得?当时上课铃都打了,他突然给我打电话,在里面鬼哭狼嚎的,叫咱俩快去男厕所救他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脑补了一下画面,好奇的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然后我跟馨媛就冲出去救他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回来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,早知道还不如在外面玩儿了呢。”回想到从前的日子,蔡馨媛觉得仿佛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岑青禾掏出手机,出声说:“忽然挺想那小子的,不知道现在睡没睡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打,睡也给他弄醒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手机电话簿中的人,从最初的寥寥无几,到现在的翻不到头,不过两个月的时间。她用搜索找到了‘狗探’,然后拨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打通了,里面传来‘嘟嘟嘟嘟’的连接声,不多时,一个明显睡着又被吵醒的低沉男声出现,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压着声音道:“姿势不对,起来重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啊?”男人明显的不怎么耐烦。

    岑青禾上瘾了,强忍着笑说:“孔探,我在你家门口呢,你赶紧出来给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了几秒,随即明显的声音变小,试探性的问道:“别闹了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提醒你一下,上个月十三号晚上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边伸手捂着嘴,一边探头凑过去听,想到孔探半宿半夜,顶着个鸡窝头坐在床边瞎琢磨的样子,她就觉着好笑。

    “上个月十三号……你是abby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明显声音毫无睡意,而且说话声音也变作正常音量,“你怎么突然想起打给我了?”

    见孔探自己给自己上了套,岑青禾跟蔡馨媛这边差点儿在车上笑得打滚。

    “喂?喂?还在听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蔡馨媛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,孔探那边察觉出异样,试探性的说道:“谁啊?大半夜的耍我呢是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看来孔少在滨海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嘛,怪不得你妈说你不爱回东北,感情是乐不思蜀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用了自己的真音,孔探立马诧异的道:“青禾?”

    “这么半天才听出来是我,我很不高兴。”岑青禾佯装不悦。

    孔探骂骂咧咧的,“你说你损不损吧,半宿半夜的,我女朋友还在卧室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有女朋友的?”岑青禾瞪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蔡馨媛接过手机,出声说道:“狗探,你小日子过得不错啊,随便说个日期你都能有妹子对应上,照这频率,你不说夜夜笙歌也差不多了,小心你那俩腰子,别忘了高中体检的时候,大夫不说你有点儿肾虚嘛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肆意的嘲笑,孔探扬声骂道:“滚蛋,你才肾虚呢,人家医生说我有点儿体虚,到你嘴里就成肾了,你黑我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的不以为意,“都一个意思,不管肾虚还是体虚,都扛不住你这通‘折腾’,你小心着点,你妈还指望你这颗独苗为老孔家延续香火呢。”

    孔探说:“你放心,实在不行我搂底就娶你,你再咒我,就是咒你自己守活寡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见面就掐,手机开着外音,岑青禾听了场免费相声,在一旁乐得直拍手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,孔探对蔡馨媛道:“你上一边儿去,换青禾过来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她就在这儿呢,有什么话你说吧,不过我提醒你啊,我们在车上,代驾还有我们同事都在。”

    孔探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我跟自己哥们儿说话,还怕别人听见?青禾呢,快出声说两句,我都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不用太想我,我明天去滨海,你来不来接驾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你明天来滨海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六点三十五的那班,不到十一点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孔探一本正经的道:“你别耍我,我现在住的地方离机场挺近的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想你了,你明天带我在滨海转一圈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,只要你来,陪吃陪喝陪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上一边儿去,让你女朋友听见,头发给你薅没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车上,一路跟孔探聊天,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停到家门口,岑青禾还在跟孔探聊,等到进了家门,岑青禾这才道:“我们回家了,先不跟你说了,我还得准备两件衣服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孔探被她们坑惯了,所以本能的防备着,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明天真来?别诓我,你知道我低血糖,早起费血奶奶的劲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拿我的美貌发誓,我真的去。“

    “哦了,等你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开始忍着困收拾行李,蔡馨媛从浴室出来,见状,出声说:“你还能睡五个小时,赶紧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带两件衣服,反正来回就两天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坐在床边,开口问:“对了,今天在车里就想问你,佳彤在,所以没敢问,你说你中午看见陈博轩了,商绍城跟他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提起商绍城,岑青禾就一肚子气,翻了个白眼儿,她把中午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蔡馨媛轻蹙着眉头,不确定的说:“商绍城怎么这么幼稚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你别侮辱幼稚两个字行吗?他那是记仇!赤裸裸的记仇!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不是,我觉得他特像咱们幼儿园时候的小男孩儿,小孩子不懂事儿,总是爱以捉弄人的方式来引起对方的注意,你忘了狗探小时候总爱薅你头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他能跟狗探比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,“那倒是,狗探薅你头发,你把狗探鼻子都打出血了,商绍城给你欺负成这样儿,也没见你敢把他怎么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医世神凰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