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腹黑狂妃:绝色大〕〔帝少逃妻拥入怀〕〔弑血王妃〕〔盛世妖女,至尊太〕〔末世红包龙帝〕〔恐怖旅游团〕〔我真不是叮当猫〕〔魔仙三少〕〔扶明录〕〔妖怪不可以〕〔大文学家〕〔造神天域〕〔王者荣耀之魔君〕〔变身之九尾狐仙〕〔刁妃妖娆:撩个王〕〔随身带着个世界〕〔王牌特种兵〕〔女医师的修仙日常〕〔山里人家〕〔自始至终都是你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9章 惊心动魄的饭局
    :

    该来的总归要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薛凯扬四目相对,薛凯扬挑起眉毛看着岑青禾,眼中三分意外三分戏谑。

    岑青禾都木了,让她单独处理跟商绍城的见面,她也许可以应付;

    让她单独处理薛凯扬跟王晗的见面,她也许也能应付;

    哪怕是商绍城跟薛凯扬再见面,她一咬牙一跺脚,也不是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但谁能告诉她,这一帮本应该见面都不容易的人,怎么会偏偏恰好,好死不死的,都跑到这一个地方来?

    说不是老天在看她的热闹,岑青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杨文清见岑青禾跟薛凯扬只是互相看着,却谁都不先讲话,她微笑着出声打圆场,“青禾,这是我儿子薛凯扬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……”岑青禾笑的略微僵硬。

    脑子在飞快的旋转,岑青禾想过装作不认识,但又怕王晗认出薛凯扬来;可要是说认识,这不露的更快?

    在她迟疑之际,对面的薛凯扬已是半真半假的笑道:“你是我王姨的妹妹,那我应该叫你什么?岑阿姨,还是青禾小姨?”

    岑青禾脑袋顿时嗡的一声,暗骂薛凯扬这个不知死的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闲心开玩笑。

    不过王晗看样子是真没想起薛凯扬来,还笑眯眯的说:“你不用非得跟着我们一起叫,人家青禾比你还小一岁呢,你开口闭口叫她姨,以后还怎么相处了?”

    这一句‘相处’,端的是引人深思。在场的没一个是傻子,很快旁边的人就听出门道来了,感情这是一出相亲的戏码。

    袁易寒闻言,轻笑着说道:“王小姐,那我们不打扰你们吃饭聚会了。“

    王晗看着袁易寒点头微笑,“好,你跟你男朋友也快去吃饭吧,反正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袁易寒挽着商绍城的手臂,对着岑青禾微笑颔首,就这样从她身旁走过。商绍城目不斜视,因为本就比她高很多,所以更显得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白冰看了眼薛凯扬,又看了看岑青禾,笑着说:“那我们先走啦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点头微笑,陈博轩意味深长的看了岑青禾一眼,到底是什么都没说,跟着商绍城他们迈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王晗一手拉着岑青禾,另一手去拍薛凯扬的手臂,笑着道:“来来来,快进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到刚刚商绍城的冷漠以及陈博轩的欲言又止,怕是心里指不定要怎么误会她,以为她是‘记吃不记打’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儿还真是赶个寸劲儿,解释都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被王晗拉进包间里面,岑青禾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头来,因为眼下正面临着两个炸弹。

    一是王晗这个热心肠,有意要撮合她跟薛凯扬。想她费劲周章,刚刚从薛凯扬那里逃出来,这才几天的功夫?又要坐在一桌吃饭相亲了。

    再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她看王晗和薛凯扬的样子,好像互相都没认出对方来。都说男的会对女的眼盲,怎么王晗也没认出薛凯扬来?不就是换了个发色和发型嘛,他们这都是什么眼神儿?

    岑青禾当然不希望王晗认出来,可这就像个定时炸弹,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突然想起来了,那场面得多尴尬?

    心底想着事儿,脑子也在琢磨着事儿,岑青禾都要后悔死了,早知道这顿饭局就是要送她上路的‘黄泉饭’,那打死她也不会答应赴约的。

    想着,耳边传来王晗的声音,“扬扬,你挨着你妈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薛凯扬应声,坐在了杨文清的右侧,也就是他现在右手边就是岑青禾。

    见着了薛凯扬,屋中一众女人先是大肆的夸赞了一番,薛凯扬嘴巴很会说,哄得每个人都是笑意盈盈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他隔着一个人的位置,算了算脚下的距离,她面上不着痕迹,桌下却偷着踢了下他的腿。

    她是着急要暗示薛凯扬,问他看没看到她发的短信。

    结果薛凯扬非但没有低调的跟她眼神交流,反而是明目张胆的侧头看来,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,一本正经的出声问道:“青禾小姨,你踢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:

    这一刹那,整个房间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桌上的所有人都朝着岑青禾看来,包括杨文清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觉着耳边嗡嗡作响,像是游泳时水不小心流进去了。

    跟薛凯扬四目对视,岑青禾顿了两秒不到,便佯装诧异的说道:“啊?我踢到你了吗?不好意思,我还以为是桌子腿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眼底一闪而逝的戏谑,也就只有岑青禾才看得懂。

    她装,他也装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他出声回道:“没关系,我还以为你有事儿叫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强忍着过去揪他头发的冲动,尽量让皮笑肉不笑变得自然而温柔,她淡笑着说:“没有,我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的‘意外’事件就这样过去了,因为紧随其后,对面的李桦便出声问道:“扬扬现在有女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微笑着说:“还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李桦问:“长这么帅,怎么能没有女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这不等着各位阿姨帮我选呢嘛,我怕自己眼光不好,而且不知根不知底的女孩子,我也不敢找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可是深得各位阿姨们的心,尤其是王晗,她笑着说:“现在像你这么想的年轻人可真是不多,扬扬长大了,也懂事儿了,王姨几年没见着你,印象中你还是当初高中毕业那会儿的样子。当时我跟你妈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,老远在下面看了你一眼,你穿着校服,人群里最打眼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王晗颇为感慨的道:“小伙子比当年更帅了,现在我要是在街上看见你,一定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如坐针毡,王晗说一句她就在心里面念叨一句。

    认不出来好,可千万别认出来。

    薛凯扬问:“王姨这几年怎么样?跟我叔还挺好的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咯噔一下,真想在下面踹他一脚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王晗脸上的表情略微落寞,倒也是自嘲的笑说:“你王姨最近情场失意,正闹离婚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眉头轻蹙,出声说:“怎么回事儿?我没听我妈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还不是男人都爱犯的那点儿毛病。扬扬,你以后娶了老婆,可一定要对你老婆好点儿,别让你妈跟着操心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有意无意的瞥了岑青禾一眼,故意道:“我可不是那种花花公子,我要是喜欢谁,一定会从一而终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余光瞥见薛凯扬朝她瞄来的视线,她装作看不见,径自低头吃东西。这场面落在外人眼中,端的是男有情,女羞涩。

    王晗一看有戏,更是卖力的撮合薛凯扬跟岑青禾两人。

    “扬扬,青禾是我妹妹,这个妹妹年纪小了点儿,也不是咱们夜城本地人,你跟她年纪差不多,而且年轻人聊得到一起去,你俩留个电话号码,以后多联系,万一青禾有什么事儿,也好多个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去看薛凯扬,只淡笑着对王晗说:“谢谢王姐,我平时也没什么事儿,再说也不好麻烦人家。”

    王晗道:“男孩子怕什么麻烦?”说罢,她看着薛凯扬问:“扬扬你怕麻烦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笑说:“青禾小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,有什么好麻烦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稍稍侧头往左,看向薛凯扬。她表面上是在微笑,可眼底深处传达的分明是警告的讯号。

    王晗见两人‘眉目传情’,笑着帮腔,“快点儿留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青禾小姨记一下我的号码吧,我手机没电,关机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恨薛凯扬花样作死,可又不得不掏出手机,他说了一串号码,她佯装存下。

    “王姐,我这有条公司同事发来的短信,我出去回个电话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晗微笑着应声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临走之际,眼神暗示了薛凯扬,出门之后,她去到走廊拐角那边等着,不多时,果然看到薛凯扬也从包间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她,迈步走过去。脸上带着十足的笑意,他打趣道:“青禾小姨,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左右没人,岑青禾瞪着眼睛,不答反问:“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薛凯扬嬉皮笑脸的道:“给我打电话干嘛?想我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忍不住急躁和担忧,却又不得不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没看见我给你发的短信?王晗就是上次你去盛天的时候,跟我吵架的那个唐太太,你当时还把她骂的狗血喷头的!”

    闻言,薛凯扬当即眼神一变,摆明了没想到。

    岑青禾蹙眉说道:“我是今天才知道她跟你妈是好朋友,你一口一个王姨叫的那么亲,上次就没认出来?”

    薛凯扬还兀自吃惊,挑起半边眉毛,他出声回道:“我平时都不怎么跟我妈聊天,知道有这么号人,但是好几年都不见一次面,当然对不上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打量的看着岑青禾,问:“你跟她怎么混到一起去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略微不耐烦的回道:“这个一两句话也解释不清,你别管了,关键我现在害怕王晗随时认出你来,到时候多尴尬?”

    薛凯扬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有什么好尴尬的,她刚才当着我的面都没认出来,就算以后想起来了,还能跟我妈告状去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