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修真狂少在都市〕〔追婚1001次:总裁〕〔萌妻入怀:首长隐〕〔女友来自新世界〕〔恐怖江湖〕〔重生影后娇妻:江〕〔北地巫师〕〔总裁大人,限量宠〕〔隐婚甜宠:大财阀〕〔变身少女的日常〕〔龙神至尊〕〔厉少很傲娇:女人〕〔无限VC生涯〕〔我的时空旅舍〕〔中了形婚总裁的毒〕〔重生一九九六〕〔高调示爱,hello,〕〔万古武帝〕〔佳妻清婳〕〔我的23岁美女邻居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6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在台球室里面待了快三个小时,陈博轩跟沈冠仁就生生的陪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专业的陪练不敢过来打,一般人又打不过,最后是商绍城接了个电话后,主动放下球杆,告诉一旁负责端茶递水和捡球的球童,桌面上的钱全给他了。

    球童连连道谢,商绍城的五万底金加上他这三个小时赢的钱,少说也得小十万,这简直就是中彩票的节奏。

    一旁围观的人也看出来了,商绍城这根本就不差钱,只是想‘炫技’。

    陈博轩跟沈冠仁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,百无聊赖的玩手机。见商绍城走来,陈博轩马上精神的问道:“打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发泄够了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走吧,正好去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雨涵刚打了电话,先去接她,晚上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三人迈步往外走,期间,陈博轩有意无意的说:“我以为某些人气都气饱了,不用吃饭呢。“

    沈冠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陈博轩侧头看向商绍城,出声道:“欸,说你呢。你跟岑青禾吵架都几天了,气还没消?”

    商绍城目视前方,绷着一张好看的脸,薄唇开启,他冷淡的说: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跟她生气了?”

    陈博轩眼睛一瞪,右手叉开两根手指,指着自己的眼睛说:“我这俩眼睛都看见了。”商绍城以为他瞎吗?

    “跟她生气,她以为她是谁?”这话出自商绍城的嘴。

    陈博轩嗤笑一声:“你这气堵得还能再明目张胆一点吗?”

    瞧他这几天脸拉的,别说生人勿近了,简直就是格杀勿论。今天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还算是好的,昨晚去夜店玩儿,那种地方,女人贴上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嘛,结果商绍城倒好,差点儿倒讹人家一笔钱,搞得人家都开始怀疑人生和职业了。

    作为天天都要跟在身边陪王伴驾的陈博轩而言,商绍城再这样下去,他简直要短寿了,所以他语重心长的劝道:“你生气,人家岑青禾没准更生气呢,看你那天的话说的,还骑驴找马,还备胎,哪个女人爱听这种话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道:“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很快回道:“当然错了,不错我说你干什么?你明明是好心,人是你打的,忙是你帮的,结果情人家不领你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闪过一抹愠怒,“她爱领不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道:“你先别急着骂人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其实我觉着禾姐那人不错,性格好,也开得起玩笑,我见过你俩平时在一起的样子,你没少挫人家,你就说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你的脾气吧?她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没让她受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偷着瞥了他一眼,死鸭子嘴硬,“别说我没提醒你,你看她急了连你都敢骂,也知道她不是个好惹得主,你小心给她整急了,她撂挑子不干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什么都没说,只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似是相当的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陈博轩眼皮一挑,看了看商绍城,又侧头去看沈冠仁。沈冠仁轻笑着说道:“你不知道他俩私下签的合同也有‘试用期’吗?这段时间里,只有绍城能开除她,她不能单方面说不干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眼睛瞪得更大,一脸懵逼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无奈的轻轻摇头,“他这是打算吃定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终于明白了,怪不得商绍城只是来气,却完全不见慌张,好几次他都觉得岑青禾也许会一怒之下不干了,然而商绍城却始终淡定,感情原因在这儿呢。

    出了台球室大门,陈博轩忽然对商绍城说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岑青禾?”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回视他,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淡定模样,不答反问:“你觉得她哪儿讨我喜欢了?“

    说罢,不待陈博轩回答,商绍城又兀自补了一句:“长得好看的多了,身材好的也多了,我最烦性格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掉头往停车的地方走。留下陈博轩跟沈冠仁在门口,前者看了看商绍城的背影,随即转头对沈冠仁撇嘴,“我没听错吧?就他?还好意思说最烦性格不好的?”

    沈冠仁笑了笑,轻声回道:“他一直都是顺他者昌,逆他者亡,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是啊,在商绍城的世界里,不让他痛快的,通通都归结到性格不好的那类人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岑青禾跟金佳彤一样,都挺惦记常帅去跟女客户见面的事儿,不说有种推人进火坑般的罪恶感吧,内心忐忑不安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嘲笑两人,“就你俩这胆子,别说干坏事儿了,让你们看别人干坏事儿,你们心脏都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心底惴惴不安了一上午,结果常帅下午就打了电话回来,说是合同已经签了。

    听到结果的第一秒,岑青禾跟金佳彤都很是高兴,但是这种情绪没有持续多久,很快两人对视一眼,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金佳彤拉着蔡馨媛的手说:“馨媛,你跟常帅说,我,我谢谢他,我欠他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着回道:“你什么时候跟青禾变得一样了?别动不动就欠人人情,这可不是你欠他,而是他欠你。你联系的客户,他这属于白捡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比岑青禾和金佳彤早入行一年,所以对于很多事儿,与其说是见怪不怪,不如说是顺其自然。这就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一样的,没有人逼着常帅去,他自己选的。

    可金佳彤还是觉得亏欠了常帅,心底默默记着对方今天的‘大义凛然’以及‘英勇献身’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莫名的想到了商绍城,丫那副臭脾气,到底是怎么升到现在这样的高位?

    她弄不懂,也没工夫细琢磨。因为自打她转正之后,工作日的行程安排更忙了,要处理老客户打来的询问电话,要着手拓展新的客户关系网,要吃饭,要应酬,甚至特殊情况下还要飞去外地。

    好多好多的事情,比实习的时候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她每天只在睡觉之前看一下手机日历,确定明天是礼拜几,然后算一下距离上个周六跟商绍城吵架的日子,过去了几天。

    心情已经由最初的愤怒忐忑,变成了现在的爱咋咋地。

    对于商绍城这个人,岑青禾还是有点儿了解的。他不至于因为私事开掉她的公职,顶多也就是……私下里再不联系呗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此处,岑青禾都不免心情复杂。一面劝慰自己‘珍爱生命,远离商绍城的毒嘴’,另一面,想到他曾经对她的帮助,她又止不住的小失落。

    每天都处于这般纠结当中,不知不觉,时间也过去了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周五的上午,岑青禾接了个熟人的电话,是王晗打来的。

    她笑着接通:“王姐。”

    王晗热情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,也是笑着说道:“妹妹,是我,上班呢吧,我打不打扰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没事儿王姐,我这会儿正好不忙。有阵子没跟你联系了,你最近还好吗?”

    王晗道:“嗐,别提了,我最近忙的……这不正想问你中午有没有时间,咱们出来吃顿饭,我跟你聊聊近况,顺道给你介绍几个我的好姐妹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中午没约客户,所以答应赴约。

    地点还是之前跟王晗见面的水月居,侍应生带她来到晚枫阁门前,敲了几声门,等到里面说‘进’,岑青禾这才推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推门的时候,里面已是隐约传来一阵说笑声,待到房门打开,入眼的圆桌四周,一共坐了五六个人。

    王晗背对岑青禾,闻声转头,她起身笑着招手,“妹妹来了,快来这边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满桌子跟她妈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点头微笑,王晗逐一帮她介绍,“这个你得叫李姐,她老公是商行副行长;这个是我本家,也姓王,你叫……小王姐吧,她比我小一岁,她老公是华泰的总经理;这个就不得了了,我们这群人里出了名的有权人,她爸是咱们夜城工商局的局长,惹谁都不要惹她,不然你想做任何生意都做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向来懂得一个道理,人可以不分三六九等,但是所处的圈子,一定是分高中低层的。

    有钱人只跟有钱人在一起玩儿,这句话某种程度上来讲,不是贬义,而是事实。

    她来赴王晗的约,本没想很多,就是不知道王晗最近过的怎么样,就算有她的朋友在,顶多也就是多见几个人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王晗这一介绍背景,着实吓了岑青禾一跳,每个人的身份背景都是了不得的。

    在看向一位穿着深绿色套裙,皮肤很白,很有气质,莫名的很有眼缘的中年女人时,王晗笑着介绍,“这是我最嫉妒的一个,你能看出她多大年纪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上绿裙女人温婉而恬淡的微笑,讨巧的道:“姐姐们的皮肤和状态,那就跟我差不多,但是这气场和气质,绝对甩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几条街,我要是到了这个年纪,还能有姐姐们这一半的风韵,那我真是烧了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马屁拍的特别响,在场的人都很是受用,王晗更是笑的合不拢嘴,然后说:“这是你杨姐,她老公是万科集团的大股东薛兆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杨姐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打招呼,万科集团……薛兆安?

    等等,她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渡鸭之宴〕〔嫁给反派小叔子(〕〔阴阳鬼帝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趁虚而入〕〔引凤决〕〔小奶狗养成日记-朦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少年张三丰之名剑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这个快穿有点甜〕〔(综武侠网游)没有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