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美漫法神〕〔通天神途〕〔掌心女皇〕〔征战无限历史〕〔快穿之军婚逆袭攻〕〔位面三国争霸〕〔田园娇妻:毒舌王〕〔大秦将魂歌〕〔大明铁卫〕〔强宠上瘾:鲜妻,〕〔凰君〕〔异世神魔之并肩星〕〔洪荒二郎传〕〔装甲咆哮〕〔荒野直播之独闯天〕〔仙家萌喵娇养成〕〔田园空间:撩上猎〕〔毒医小娘子:夫君〕〔重生不重来〕〔海贼之海军霸拳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4章 虚惊一场
    :

    真是活久见。

    岑青禾来盛天两个月,觉得自己见过的稀奇事儿已经够多的了,可是每一天,生活总能给她新惊吓,不断地刷新她对这个世界的新认知。

    以前总有人吐槽不公平,说是女人比男人更好靠色相混饭吃,可是这一点在盛天完全不适用,因为盛天的男销售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由于人数稀缺,所以更为吃香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,女人被男人潜,毋容置疑,这一定是吃亏的。可若是男人被女人潜,这到底算谁吃亏,谁占便宜?

    哎,说白了还是那句话,生活不易,外表越是光鲜亮丽,背地里越是腐朽空虚。

    一路开车从盛天来到一家茳川菜馆门口,蔡馨媛停好车,跟岑青禾和金佳彤一起往店里面走。

    整个店面都是用木头做的装饰,配以大红色的摆设以及挂件,浓郁的茳川风格。

    才刚走到店门口,麻香味道已是迎面扑来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这家店只有一层,长方形的大堂,从头通到尾,粗略估计得有个五六十桌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人声鼎沸,入眼的座位已经满了七七八八。在众多人头之中,三人分别观望。

    蔡馨媛掏出手机,想打个电话给夏越凡。岑青禾的目光落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,伸手拍了下蔡馨媛,“那儿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顺势一看,果然是夏越凡。

    夏越凡背对着几人,她们走过去的时候,他还在打电话,周围闹哄哄的,很多人都在说话,岑青禾只隐约听见一句类似‘产检’什么的话,她刚想细听,蔡馨媛喊了句:“越凡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很快回过头,见是她们几个,笑着摆了摆手,然后拿着手机道:“先挂了,我这边还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,他看着她们三个,微笑着打招呼,“青禾,佳彤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金佳彤皆是笑着回应,然后四人两两对面而坐。

    岑青禾的正对面就是夏越凡,他看着她,笑着道:“想约岑精英出来吃顿饭可真是不容易,我这也是借着媛媛的光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道:“有人请客吃饭,我天天都有空,就是怕某人不高兴,怕我吃穷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回道:“别往我身上赖,有钱,任性,我不信你能吃穷了他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轻笑着说:“是啊,能天天跟三个大美女一起吃饭,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,请个客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别当着你家媛媛的面儿夸别人长的漂亮,她不乐意听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特别配合的侧头看向夏越凡,出声问:“你觉得我们三个谁最漂亮?”

    夏越凡回视她,故作正色的回道:“这儿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咧嘴乐了,岑青禾‘啧啧’两声,撇嘴道:“哎,为了讨好女朋友,这都目中无人了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看着岑青禾,无奈一笑,“内人气量小,二位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用手肘一拐夏越凡,嗔怒着道:“说谁心眼儿小呢?”

    桌上只有他们三个在说话,夏越凡注意到一直没吭声的金佳彤,他看着她,试探性的问道:“佳彤怎么了?好像有心事儿似的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拿着杯茶在发呆,听到有人点到自己,她这才抬起头来,脸上扔带着慢半拍的迟钝状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桌上另外三人都盯着自己在看,金佳彤略显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说:“我听见你们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摇了摇头,无奈又心疼的说:“你还在想常帅那事儿?”

    金佳彤不置可否,但神情已经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蔡馨媛出声安慰,“你这孩子怎么心这么小呢?人家常帅都没说什么,你替他操心那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金佳彤欲言又止,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可总觉着心里过意不去,像是自己为了一单生意给常帅推火坑里去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想多说两句,可碍着身边有夏越凡在,很多内幕不方便直说,以免引起反感,所以大家也都是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岑青禾挨着金佳彤坐,她偷着在下面踢了下金佳彤的脚,所以在夏越凡再次询问的时候,金佳彤笑着扯了个谎,就说跟单位同事之间有些小矛盾,把这事儿岔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坐在一张位靠中间的长形桌上吃饭,左右两边都是走道。中途,有两个客人带来的小孩子在走道上面打闹,闹着闹着就跑到了岑青禾他们这桌。

    小孩子性格活泼本无大碍,加之这里是川菜馆,又不是西餐厅,闹声并不突兀,所以没有人在意。

    可是小孩子玩闹没深没浅,不知怎么的,其中个头稍高一些的小男孩儿,忽然发脾气,推了另一个个头稍矮的小男孩儿一把。个矮的小男儿背对夏越凡,眼看着后脑就要撞到桌子角,一时间连岑青禾带蔡馨媛都慌了。

    夏越凡也算是反应快,下意识抬手护住小孩儿的后脑,但是手脖子带倒了一旁的辣椒油罐,直接泼了大半个袖口。

    这边几人都站起身,加之小孩子哇哇的哭声,很快孩子的家长就跑过来了,弄清状况之后,连连跟夏越凡赔不是。

    夏越凡淡笑,“没关系,孩子没事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看着夏越凡被辣椒油浸湿的袖口,轻蹙着眉头,出声说:“去洗手间洗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点头,“嗯,我去一下洗手间,你们坐着先吃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挽袖口一边转身,岑青禾无意中一瞥,正巧看见他卷起衬衫的手腕处,有一条明显的红痕。

    这道红痕还不短,虽是一闪而逝,可岑青禾难免多想,脑子中第一个冒出的念头便是:女人挠的。

    饭桌上只剩下岑青禾,蔡馨媛跟金佳彤三人,岑青禾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一直憋到了整顿饭结束。

    因为蔡馨媛最近要备战韩语考级,所以晚上不能跟夏越凡出去玩,只得乖乖跟她们两个一道回家。

    饭店门口处的依依不舍,让金佳彤小声偷着笑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想到那个不知名的道子,心里就翻腾,只等到回家之后,金佳彤去房间里面换衣服,岑青禾忙迫不及待的把蔡馨媛叫到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岑青禾一脸着急,不由得挑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苟言笑,压低声音,不答反问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跟夏越凡上床了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当即眸子一瞪,双臂护胸,眼带警惕的回道: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耐的蹙起眉头,烦躁的道:“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见她这样不像是开玩笑,所以收起戏谑的态度,出声回道:“还没有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刚才在饭店,夏越凡挽袖子的时候,我看见他左手腕内侧有一条红道子,不知道是划的还是女人挠的。你最近也没常跟他在一起,他在外面干什么你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生怕蔡馨媛吃亏,岑青禾这一脸凝重的表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发现自己男朋友身上出异样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当即脸色一变,眼神也是发直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见状,立马拉着她的手臂,急声道:“你别害怕,咱们想办法把事儿弄清楚,也许只是我多心,未必是我想的那样。退一万步,如果他劈腿了,你也没跟他上床,咱们权当尽早认识一个人的真面目,你千万别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越说越激动,蔡馨媛到底是没忍住,‘噗嗤’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茫然的看着她,蔡馨媛一手拍着岑青禾的肩膀,一手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差不多十秒钟的样子,岑青禾蹙眉说道: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蔡馨媛乐的眼眶泛累,一顿一顿的说:“哎呦,我的肚子啊……你,你还真以为凡凡背着我劈腿了?他手腕上那道子是我划的,我那天跟他闹着玩儿,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,菜包子你……”岑青禾发觉自己被耍了,当即伸手去掐蔡馨媛的脖子,两人在洗手间撕扯到一起,金佳彤闻声赶来,见状,诧异的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大咧咧,把这事儿当笑话一样讲给金佳彤听,金佳彤淡笑着说道:“青禾眼神好,我都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心中有些失落,岑青禾这么早就发现端倪,可却一直没有当着她的面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光顾着气蔡馨媛,也没多注意金佳彤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。

    一脚踢在蔡馨媛屁股上,岑青禾皱眉道:“赶紧学习去,看见你就烦!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溜烟往客厅方向跑,岑青禾伸手搭在金佳彤肩膀上,揽着她往外,边走边说:“给那死包子多留点儿作业,我看她现在还不够累,满脑子竟想那些歪门邪道的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微笑着回道:“吃人的嘴软,我都不好意思折磨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道:“怕什么?她这种人,典型的‘摩托车不打火——欠踹’的范儿,她要是不用扬鞭自奋蹄,那还说什么了?“

    金佳彤乐出声来,“青禾,你哪来这么多俏皮话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得意的道:“这算什么?‘陀螺转不快——欠抽’,‘小孩儿不睡觉——欠悠’,‘大米饭不熟——欠焖’,以后我慢慢教你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在客厅扬着脖子喊道:“你废话太多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小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大声回道:“你才欠扇(删)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