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之女王妹妹嫁〕〔武神海啸〕〔美艳的他〕〔七塔之上〕〔土拨鼠拨土〕〔你比论文好看[娱乐〕〔美女为姜〕〔魂穿二十年生存计〕〔我有奈何桥〕〔超星大导演〕〔第二世球王〕〔大魔头的重生〕〔神隐的大陆〕〔大仙官〕〔莫鼎神王〕〔美漫收藏代理人〕〔问月纪〕〔极品女上司〕〔天下第一剑道〕〔汉侯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2章 再精明,也算不过人心
    :

    薛凯扬定睛看着一桌之隔的岑青禾,她旁若无人的开始涮肉,吃肉,真的只像是一个普通来吃饭的客人。

    吵架不是最来气的,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种故意的忽视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不下半分钟,她眼皮都没挑一下,东西倒是吃了不少。

    薛凯扬终是受不了,忽然从座位上站起身,抬腿往门口处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把钱带上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原地停住,扭头看向她,他沉着脸道:“岑青禾,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?”

    岑青禾侧头看了他一眼,淡定的回道:“我是真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一口气顶上来,她明显见他胸口往上起伏。像是没法再待下去,他扭头就走,摔门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重新合上的房门,岑青禾脸上的淡然表情,瞬间就化作无奈和明显的低落。

    话说的这么绝,她好几次都害怕薛凯扬会不会一怒之下把火锅汤底泼她脸上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其他办法了。

    但凡她不这么做,以薛凯扬的性格,一定会死缠烂打。明知道给不了他什么,以前碍着诸多人情还不好分的太彻底,这回借着他撒谎骗她的契机,干脆一刀切了吧。

    岑青禾右手拿着筷子,发呆的望着面前的红色火锅汤底,刚才猛吃的那几口东西,早已经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忽然间,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一个人影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太快,以至于岑青禾慢了不止两秒才回过神来。侧头往门口看去,她美眸一挑,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薛凯扬出现在门前,单手扒着门框,此时正似笑非笑,饶有兴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薛凯扬先吊儿郎当的说:“干嘛?我这一走你就吃不下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大写的‘懵逼’俩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定睛看着他,她半晌才说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薛凯扬瞥了眼圆桌对面的一捆钱,目光活泛的道:“我钱还没拿呢。”

    瞧他这模样,还哪有刚刚的愤怒与不甘,比以往还能得瑟呢。

    迈步走进来,薛凯扬关了门,来到之前离开的位置。一屁股坐下去,他倾身往前,手臂搭在桌边,唇角带笑的望着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脸色说不上好看,只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。关键她现在都懵了,不确定他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他出声说:“想用这招儿把我给气走?不得不说,你这套路玩儿的不深啊,我初中都不用这套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薛凯扬看着她,满眼的高兴和得意,笑着道:“你以为说两句刺耳的话,拿一沓钱就能糊弄我了?出来混的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要是这点儿刺激都受不了,我还怎么追你?”

    “不过啊,不得不说,你刚才演的还真挺像的,如果我刚才推门进来,见你还在吃,估计我一定会很伤心。”说着,他瘪了瘪嘴,当真是一副后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他把话说完,五秒之后,她一脸迷茫的看着他,出声道:“你告诉我,你喜欢我什么,我改行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,笑着回道:“我原本就觉着你挺有性格的,经你刚才那么一闹,我更加肯定你就是我的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要开口说话,薛凯扬就抢先说道:“你甭跟我扯那套,什么我就是你翻开第一页就不想做的作业。那我也告诉你,起初我是看你这本作业的封皮好看,所以特别想买,如今我翻开里面一看,呦,这不都是我想做的习题吗?所以你不用费尽心思的想要跟我撇清关系,我这人数狗皮膏药的,我还就贴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说话,只一眨不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薛凯扬说完了,高兴地问:“到你了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能说什么呢?她想说的话,都被他给堵死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世上还真有这种人,她以为她是套路,结果在他面前,那根本就是套中套。

    他早就看出来了,还费心费力的陪她演了一出。如果只有一座奖杯,那她必定是颁奖的那个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这事儿简直离谱的让人想要发笑,事实上,岑青禾也是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薛凯扬见状,不由得眸子微挑,出声说:“你别吓唬我,气疯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抹了把脸,然后眼眶含泪的看着他,对他竖起大拇指,只说了两个字:“你牛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不敢,做人得低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够了,努力压下心底那股翻来覆去企图呼之欲出的杀人冲动,看着薛凯扬道:“行,论套路,我玩儿不过你,你说吧,你想怎么着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底带着模糊了杀气跟痞气的江湖气息,既然软的不行,那就只能来硬的了。

    薛凯扬一见她这模样,唇角就止不住的往上扬。

    好像每一次见她,她都能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他忍着嘴角被牵扯的撕痛,轻笑着回道:“我说的很明白了,我就是要追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右手一拍桌子,声音不大不小,面不改色的回视他,她开口说道:“好,既然你逼我说实话,那我也实话实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,咱们今天干脆敞开心扉,有什么说什么,别给你憋坏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越是一本正经的装狠,薛凯扬越是吊儿郎当的装痞。

    “薛凯扬,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跟你演戏,说那些话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轻笑着回道:“生我的气,怪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单手撑着下巴,讨好的看着她道:“青禾,你别生我气了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骗你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摇头,出声回道:“我要说不是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打量她眼中的神情,像是在判定她这话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等他回应,自问自答:“我承认,周六那天在会所碰见你们,知道你们一起合起伙来骗我,当时我是特别来气的,但我生气只因为我自己,我要面子,我不愿意让别人把我当猴子耍,所以回家之后我很快就想清楚了,我生气,跟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看着岑青禾,她的目光无比的坦诚,这一回,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薛凯扬,我不知道我这么说,你能不能懂我的意思。我从来都没把你当过想要往下发展的异性,我只把你当朋友,所以从朋友的角度上来讲,我可以不去计较咱们是怎么认识的,我心里也记着你对我的那些好。但是这些好,我没办法把它转化成爱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回是说了掏心窝子的话了,看着对面薛凯扬变得淡淡的面色,她出声说:“我真的不想让你觉着心里不舒服,也不想让你尴尬,但是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,也有自己明确的底线,行就是行,不行俱是不行。

    伤人不是她的本意,只是这事儿无论怎么做,,都会一定程度的伤害到薛凯扬。

    岑青禾试图走恶人路线,无情无义的名声她来背,奈何玩儿套路玩儿不过薛凯扬,这会儿她也只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可是实话,往往才更伤人。

    薛凯扬看得出来,岑青禾这次没有说假话。沉默了半晌,他眼皮一掀,看着她说:“你对我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头,薛凯扬心底马上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她轻笑着回道:“我觉得你很搞笑啊,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都觉得挺开心的,前提是,你别总是聊扯我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的心,瞬间沉落谷底,当真是希望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扯起唇角,露出一抹淡淡的自嘲笑容,“一般被发了好人卡,不是被拒就是悲剧,没想到我也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轻松的口吻说道:“哎,不要这么悲观嘛,咱俩的性格注定不适合当情侣,你想开点儿,丢了我这一朵玫瑰花,你还有千千万万的狗尾巴草嘛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猝不及防的被她给逗乐,笑着瞥了她一眼,他出声说:“要点儿脸好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骂吧,只要你心里舒服,我今天让你骂个够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长叹一口气,“我才不骂你呢,说的我好像多可怜,多小心眼儿似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就是嘛,薛少纵情情场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稍微一个小沟小坎儿就过不去呢?你放心,你放过我,回头我帮你找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嗤笑着回道:“真的假的?你别光耍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拍着胸脯保证,口头保证,心里想的却是,火坑谁爱跳谁跳吧,反正她得先爬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两人今天的饭局可谓是一波三折,过程跌宕起伏,最后一笑泯恩仇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完之后是舒坦了,该吃吃,该喝喝,对面的薛凯扬看似也释然了,跟着她一起嬉笑怒骂。

    但是人心毕竟隔着一层肚皮。

    心里面怎么想,难不难过,也只有难过的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之前薛凯扬中途离开又进来的时候,还曾嘲笑岑青禾是食不知味,可短短十几分钟过后,味同嚼蜡的人,就换做他了。

    原来被动是这样的一种感觉,原来心酸是这样的一种滋味儿。

    薛凯扬唇角勾起,边吃边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