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超级房东系统〕〔相爷宠上天,狂妻〕〔重生七十年代:军〕〔重回大明之还我河〕〔异世神棍〕〔夜鸦主宰〕〔顾少的独家挚爱〕〔最后一个强者〕〔他身上有宝贝〕〔仙武之无限小兵〕〔超级逍遥狂少〕〔美女总裁的近身战〕〔末世之猎魂人〕〔修真小妖民〕〔官路圣手〕〔十字星城〕〔美女教师的鬼医高〕〔宠妻成狂:闪婚总〕〔绝世天尊〕〔傻妻种田:山里汉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1章 其实她也很毒
    :

    是啊,薛凯扬。

    送玫瑰花道歉这种事儿,首先得是想要追她的人才能做得出来,所以岑青禾在听到黄玫瑰的花语是‘道歉’之后,脑子里瞬间出现商绍城的模样,整个过程还没维持两秒就让她给否决掉了。

    就算商绍城长心要跟她道歉,也绝对不会以送花的形式,这点岑青禾无比的肯定。

    事实上,岑青禾猜对了。

    午休时间刚到,她的手机便准时响起,屏幕上出现‘薛凯扬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几秒,然后淡定的接通,“喂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难得实在了一把,惊讶的道:“这么快就接了?我还以为你一定会挂我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声音听不出喜怒的道:“来者是客,没理由挂客户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委屈的说:“别这么不冷不热的行吗?我这身份一下子从熟人变成客户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答反问:“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有空吗?想约你出来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,在哪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特别痛快,薛凯扬故作惊恐的说:“平时约你出来比登天还难,今儿这是怎么了?你不会是预谋想要当面干掉我吧?”

    他跟往常一样油嘴滑舌,岑青禾却始终维持着客气而疏离的语气,出声回道:“你说地址,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才不傻呢,他不是听不出岑青禾话里话外的冷淡,他甚至能想象到她此时此刻的模样。之所以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也只是为了缓解尴尬而已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在你们公司门口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挂了电话,跟蔡馨媛和金佳彤打了声招呼之后,径自迈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薛凯扬的车子停在盛天门外五六米远的地方,岑青禾一身白衬衫搭配黑色高腰裙的制服装,踩着黑面红底的高跟鞋,戴着墨镜走过去。

    在她走至三米之内的时候,薛凯扬降下跑车车窗,同样戴着墨镜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左边唇角那里贴了一块小拇指肚大小的透明创可贴,配上那一头炫目的银白色头发,看起来更是说不出的痞里痞气。

    岑青禾径自上了副驾,薛凯扬侧头看向她,笑着问:“吃什么?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无表情的说:“随便,离公司远点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开口就是话里有话,薛凯扬心里明镜似的,嘴上却故意曲解,笑着说:“这是想要找个熟人少的地方对我下手?”

    岑青禾目视前方,戴着墨镜的脸上,看不见眼中神情。她故意不讲话,跟没听见似的。

    薛凯扬不以为意的别开视线,认真开车,也没再找话说。

    小二十分钟之后,车子停在了夜鼎纪门口,岑青禾心底难免多想。身旁的薛凯扬停车熄火,出声说:“你不是喜欢吃火锅嘛,这儿的火锅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不说话,跟着他一起下车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他订的是楼上包间,侍应生带着他们上楼,在上楼途中,岑青禾余光瞥见楼梯墙壁处,挂着一幅红彤彤的牡丹图,不是她的‘大作’是什么?

    墨镜背后的眸子微挑,岑青禾暗道沈冠仁还真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薛凯扬虽然没说话,可一直注意着岑青禾的一举一动,见她微微侧头去看墙上的画,他出声说:“喜欢牡丹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好一直不讲话,所以象征性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阳城的牡丹最多,赶明儿我带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二楼包间,点完菜之后,侍应生转身出去,待到房门关上的时候,岑青禾也摘下了脸上的墨镜。

    薛凯扬不由得抬眼打量她的神色,见她始终一副表情,他终是忍不住道:“你别这样,我看着心里害怕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垂着视线,拿起茶壶倒了杯茶,然后说:“不用怕,我不吃人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见她还能开玩笑,当真是拿捏不准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看不懂一个女人的时候,也是真的,心里面莫名的忐忑不安。虽然两人才隔了一张圆桌,可他觉得她离他好远。

    本以为再见她,她一定会跟他吵闹,再不然就是避而不见,女人一贯的路数,他懂。

    但岑青禾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,以往约她都要费尽心思,还得看运气,今天倒好,一个电话,一点儿不费劲。见了面更是不吵不闹,要说没生气吧,她一直冷冷淡淡的,可要说生气吧,又着实不像。

    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薛凯扬是真的没了把握。

    一旦猜不透对方的心思,势必就占了下风。薛凯扬想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走坦白从宽的路线。

    看向岑青禾,他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向你承认错误,我错了,我不该跟朋友演戏骗取接近你的机会,也不该走英雄救美的捷径。就算我心里特别想快点儿跟你熟悉,也不能用这么卑鄙无耻下三滥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眼睛眨了眨,他表情委屈的道:“青禾,我可以发誓,除了让你迅速接受我的方式是假的之外,其余的一切都是真的。我说的话,做的事儿,都是日月可鉴的,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能看在我后来也是真心实意对你的份儿上,让我将功补过,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的期间,岑青禾是通程低着头的,他说完了,她这才抬起眼睛,今天第一次直视他。

    涂着浅橙色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,岑青禾面色无异的回道:“我接受你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盯着她的脸在看,让她的淡漠弄得心里发慌,他忐忑的说:“那你能不这么严肃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还没说完。我接受你的道歉,但我不原谅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心底难免咯噔一下,有一种预感,叫做男人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女人都是小心眼儿的动物,他马上撒娇似的说道:“什么叫接受却不原谅?我承认,我是骗你了,但是话说回来,除了让咱们两个关系变好之外,你失去什么了?我那不是喜欢你,你又跟躲瘟神似的躲着我,我逼不得已才得出此下策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我为什么要躲着你?”

    薛凯扬眼球一转,说不出是后悔还是不甚在意,低声回道:“初见面的印象有那么重要吗?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跟你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的看着他,淡定回道:“有些歌听第一句就知道喜不喜欢听;有些人见第一眼就知道爱不爱,而有些作业,翻开第一页就知道不想做。你,就是那篇作业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岑青禾说的话太直白,还是她脸上面无表情的样子恰好戳到了薛凯扬,有那么一瞬间,他脸上的表情是僵住的。

    心尖也猛地被人用细长铁针隔空刺了一下,他是想要蹙眉的,可是表情做出来,却又是痞笑而随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岑青禾,他故意说:“我没奢求你一上来就想‘做’了我,我愿意当那首歌,也不介意当那个人,咱们细水长流,慢慢来不行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着他开荤腔,眼皮都没挑一下,依旧是那副平静的令人恼怒的口吻,淡淡道:“薛凯扬,你是聪明人,所以我点到即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脸上的笑,慢慢从嬉笑变成皮笑肉不笑。看着她,他出声问:“什么意思?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低头打开随身的挎包,从里面掏出一沓钱来。

    崭新的人民币,中间用长纸条折上扎了一捆。

    把人民币放在桌边,岑青禾转动圆盘,把钱转到薛凯扬面前。

    薛凯扬垂目睨了眼面前的一捆钱,又抬眼看向岑青禾,笑问:“干嘛?包养我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送我的花,我收下了,代表我接受你的道歉。这里的一万块是花钱,我想我把花退给你,黄玫瑰你也没法送别人,干脆给你钱,看上谁了,直接送红玫瑰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她补了一句:“祝你旗开得胜,花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闻言,咧开贴着创可贴的受伤唇角,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一万块多了啊,花才九千九百九十九,要不要我找你一块钱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回道:“我不愿意欠人人情,这一块钱,算我还你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终是笑不出来了,脸上的笑容一寸寸的消失,终至完全不见。

    他绷着脸,眼底尽是隐忍的愤怒和他自己才能体会的伤心。

    岑青禾毫不避讳的回视他,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沉默十秒有余,薛凯扬开了口,声音很低而且很沉,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非得这么损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微笑着回道:“我说了你是聪明人,点到即止,大家不用说破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看着她脸上的笑,只觉得刺眼。

    想都不想,他蹙眉说道:“把你的笑给我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蛮听话,他不让她笑,那她就不笑好了。

    恢复到一张没有表情的脸,岑青禾坐在薛凯扬对面,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‘当当当’,侍应生敲门进来送菜。

    待到所有菜盘都放下,岑青禾从包中抽了一沓钱递给侍应生,她微笑着说:“麻烦帮我买下单,剩下的不用找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您的小费。”

    侍应生离开之后,岑青禾拿起筷子,往面前的红锅中下了一些羊肉卷。

    抬眼看了下对面脸色阴沉的薛凯扬,她没事儿人一样,随意的说:“吃啊,别客气,我没叫人下毒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