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生一世笑皇图(〕〔鸳鸯恨:与卿何欢〕〔舰娘之幻想提督〕〔隐婚试爱:娇妻,〕〔重生校园:学霸女〕〔难道我是神〕〔至尊特工〕〔天庭兵王〕〔我不是保镖〕〔漫威之变身超女〕〔启禀王爷:王妃,〕〔旅法师的学霸系统〕〔我已经没钱守护阿〕〔无敌位面之子〕〔麻辣小村姑〕〔我是游戏女神〕〔龙抬头〕〔妖孽皇帝小萌后〕〔邻家美姨〕〔围棋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200章 自知之明
    :

    眼睛虽然适应了黑暗,可毕竟房间中没开灯,乌漆墨黑的,蔡馨媛一时间也没细打量岑青禾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是明显顿了一下,这才出声回道:“你又下什么道?我跟你说正经的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回道:“我就是跟你说正经的,商绍城这次为你连手都动了,你还说他不喜欢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脸上带着明显的狐疑跟慌乱,她本能的不愿相信,“你别动不动就把我往歪路上领。”这不动摇军心呢嘛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没见过你俩在一起是什么样的,但是听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商绍城百分百喜欢你啊,他不喜欢你,干嘛费劲巴力的帮你?不喜欢你,干嘛为你跟别的的男人动手?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他不白帮我,我还要帮他做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想上赶着帮他做事儿的人多了,你见他这么帮过谁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天天跟他在一起,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个白眼狼,我要是商绍城,听见这话真的要伤心死了。”蔡馨媛说的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岑青禾兀自琢磨了一会儿,忽然发现偏题了,她蹙眉说道:“合着今天这事儿是我错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商绍城没准儿误以为你跟薛凯扬有什么,所以吃醋了,才会发这么大的肝火。你倒好,不哄哄他也就罢了,还当着人家朋友的面给人一通怼,是男人就下不来台了,更何况他还是你上司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岑青禾坐在床上,眨了眨眼睛,努力回想了一下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,难不成还是她的毛病?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岑青禾看着蔡馨媛的人影,出声道:“不对,你这个假设的前提就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商绍城喜欢我,所以才有下面的这些推论,可事实上商绍城根本就不会喜欢我,丫就是单纯的嘴损。我承认,他平时也是嘴毒,心还是好的,可嘴毒也得有个限度,我是个女人,我也要面儿,是他先让我下不来台的,没听过狗急跳墙,兔子急了也咬人的吗?”

    听着岑青禾义愤填膺的话,蔡馨媛连忙‘啧啧’两声,然后道:“你倒是真好意思把自己比喻成小狗小兔这种可爱又弱势的群体,你要是真的这么柔弱,会把商绍城给气走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不以为意的说:“反正当时都在气头上,大家话赶话,我充其量也就承认自己有百分之五十的错。一个巴掌还拍不响呢,他要是和颜悦色的跟我说,我能炸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那如果他喜欢你呢?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,他冲上去二话不说就打人,这可以解释的通吧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回答,蔡馨媛又兀自问道:“不然你告诉告诉我,商绍城堂堂一盛天销售部的营销总监,照你平时跟我的形容,他一张嘴跟啐了毒似的,他光靠说的就行了,为什么要动手?”

    这也是岑青禾特别想不通的地方,沉默了半晌,她没理辩三分的说:“没准儿正赶上他心情不爽呢?下午我们打牌,三打一,数他赢得次数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自己信吗?”反正蔡馨媛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确实,岑青禾连自己都说服不了。商绍城明明可以不动手的,他为什么要动手?

    难不成他真的暗恋她?

    不会不会,千万不要自作多情,岑青禾强迫自己不要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想到了!”岑青禾一拍大腿,黑暗中,吓了蔡馨媛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一惊一乍的,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商绍城绝对跟薛凯扬有仇!”

    没错,这就解释的通了,商绍城打薛凯扬不是为她,而是为自己,借题发挥呗。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纳闷的道:“欸?你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接受商绍城喜欢你?他是不配喜欢你,还是身上有什么你特别害怕的东西?”

    岑青禾直言不讳,“我跟他是上下级关系,平时就算有机会私底下联系,也顶多就是个朋友,我不想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化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敏锐的听出话中端倪,伸手拍了拍岑青禾的大腿,她故意似笑非笑的说:“你这么害怕我把你们两个说成一对儿,其实不是怕商绍城喜欢你,而是怕你自己多想,会喜欢上他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一瞬间好似被戳中了心底最深处,自己都不易看清的秘密,她有些惶恐,又有些慌乱,庆幸蔡馨媛那眼神一定看不清楚自己脸上的表情,所以她佯装镇定,出声回道:“你别瞎说,有多少人本来对另一半一点儿感觉都没有,就是身边人老往一起撺掇,久而久之,他们彼此也觉着应该跟对方在一起。但事实上呢?如果真的合适的人,用不着身边的人去提醒,总会有一个人先表白。往往被架拢谈恋爱的情侣,都不会‘寿终正寝’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的是真话,之所以不让蔡馨媛叨叨,因为她现在已经有些不能正常看待商绍城了,偶尔也会觉得,他这么帮她,是不是有所图?或者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她?

    这样的小情绪真的不好,岑青禾不喜欢暗恋一个人的滋味儿,也不允许自己喜欢上一个不适合的人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岑青禾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,也不跟她说笑了,换做一副正经的口吻,她出声说:“青禾,你说得对,商绍城哪儿都好,有钱,有颜,有权,更好的是,你们现在还有关系,有联系。可偏偏什么都好,才不好。他看似离咱们挺近的,其实细一琢磨,大家的圈子完全不同,想要守住他的心,太难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蔡馨媛难免把情景套在自己身上,声音不由得低落了几分,“就像我跟夏越凡,其实我也明知道,他条件那么好,我想要嫁给他,或者说能嫁给他的几率,就像人生第一次买彩票就中五百万一样,但我还是想要赌一把,万一我就成了那个奇迹呢?“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蔡馨媛是真的很喜欢夏越凡,她出声安慰:“哎呀,夏越凡又不是商绍城,再说这是两码事儿。夏越凡喜欢你,对你也好,你们两个好好处,谁说你俩就一定不能结婚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叹了口气,“哎,有时候谈恋爱真不如一个人单着,最起码不用这么患得患失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撇嘴说:“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,欺负谁单身狗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蔡馨媛凑到岑青禾面前,挤眉弄眼的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心里有没有那么一点点,哪怕是一点点,对商绍城动心过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一瞪,伸手推开蔡馨媛凑过来的脸,不由得扬声回道:“我就对你动心过,就你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咯咯笑着,死皮赖脸的过来拽岑青禾,两人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周一,蔡馨媛开车载着岑青禾跟金佳彤一起去上班。才刚到公司门口,遇见的熟人就开始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hi,青禾,人逢喜事精神爽,事业爱情双丰收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由得眼带诧色,出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同事笑说:“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们一声,不够意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跟身旁的蔡馨媛和金佳彤对视一眼,依旧不明所以。继续迈步往里走,几乎每一个遇见的同事,都是笑着向她表示祝贺,还问她男朋友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同事嗔怒的眼神,看着她道:“秀恩爱都秀到公司来了,还跟我们玩儿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路懵逼,直到进入休息室。休息室里面一帮人都在,大家围着桌上一大捧乍眼的黄玫瑰在叨咕,转头看见岑青禾进来,皆是笑脸相迎,七嘴八舌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青禾,男朋友给你送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roseonly的爱在满怀系列,九十九朵,最大的一束。”

    “青禾,原来你有男朋友的,我们还一直以为你单身呢,真不够意思,也不透露一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脸尴尬,走至桌边,看着眼前巨大无比的一捧花,花上有新鲜的露水,有淡淡的金粉,却唯独没有姓名卡。

    艾薇薇从旁笑说:“黄玫瑰,花语是道歉和祈求原谅,看来青禾的男朋友是把她给惹生气了,这会儿打算借花献美,负荆请罪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旁边马上有人接道:“青禾的男朋友一定是个有钱人,像是咱们的男朋友,惹生气了顶多也就是买个包,请吃顿饭。看看人家,一出手就是roseonly最贵的一捧花,随便道个歉都得五位数起步。”

    这话乍一听是捧岑青禾,但因为语气实在是有够阴阳怪气,所以满休息室的人都是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男朋友到底是谁啊?我们见过没有?怎么从来没见他来公司接过你?”

    女人多的地方从来不缺八卦,大家看动物似的围着岑青禾,岑青禾只得略显尴尬的笑道:“我没男朋友,这花确定是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艾薇薇点头,“是啊,花店的人点名道姓说是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走到岑青禾身旁,不着痕迹的捏了下她的手,很低的声音,含糊着说了三个字:“薛凯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