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逆灵惊神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吃货萌妃:傲娇太〕〔大明佛〕〔其实我是娘闪闪〕〔重生之最强女兵王〕〔绝天叶帝〕〔全能科技巨头〕〔桃运神医〕〔窥天神帝〕〔白圭的商业帝国〕〔石敢当传人:捉鬼〕〔卧底娇妻:总裁前〕〔魔鬼的仆人〕〔剑气九诀〕〔读心术师的校园生〕〔空间废材逆天绝宠〕〔燃情蜜宠:娇妻嫁〕〔杀神不败〕〔最强杀人系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99章 招人稀罕也是错
    :

    打车回家之后,岑青禾进门看到客厅茶几上放着装罐头的水晶碗,想到几个小时前,商绍城还坐在这儿吃饭看电视,心底顿时一阵来气,伴随着一阵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心酸。

    她暂且把这种心酸归结到委屈上面,她丫鬟似的忙得脚打后脑勺,身前身后的伺候,可商绍城一点情都不领,还是说翻脸就翻脸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,这份钱她说什么也挣不了了,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    心底憋气窝火,如果是工作日她还能用忙碌来转移视线,好死不死的,今儿又是个周末。

    闲得发慌,岑青禾干脆躺在床上挺尸,起初她是气得睡不着觉的,脑子里面翻来覆去都是商绍城那些怼人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叫骑驴找马?什么叫留备胎?

    她对薛凯扬有没有那份心思,天知地知,她知,蔡馨媛知。

    商绍城自己不知道,光靠一己的猜测就往她身后扔黑锅,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开始想得都是他的坏,说话素来难听,私生活方面也不检点,除了有钱有权他还有个屁?这样的上司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但是想着想着,岑青禾又想到了他的好。

    打从她被劫的那次,他匆匆赶来,隔天就换了新奥上下的所有安保人员;近到这次帮她查出幕后黑手,还她清白,保她顺利转正。不熟的时候,他会用犀利的话语来点醒她,告诉她职场中的生存之道;熟了之后,他说话反而更加难听,但是每一次,都不是没有道理而言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一个说他真的很过分,另一个就说苦口良药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。

    自己跟自己挣扎了半天,最后岑青禾得出一个结论来,其实她不是生气商绍城做错或者说错了什么,只是因为他不够温柔和委婉,太不把她当女人看了。

    女人都面子薄,他就不能给她留点儿余地吗?

    同样的话,要是沈冠仁跟陈博轩,他们绝对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想他出门之后上哪儿去了,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,会不会一怒之下开了她,亦或是……干脆解除跟她之间的私下劳务合同。

    想到头昏脑涨,岑青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。是手机铃声将她从梦里拖回现实,睁开眼睛,四周全都黑了,岑青禾脑子当机,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,只隐约看到手机屏幕上的‘包子’俩字。

    滑开接通键,她低声道:“喂,包子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蔡馨媛的声音:“你在哪儿?睡觉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在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商绍城他们什么时候走的?你怎么不给我们打个电话,我跟佳彤都在外面晃了两个多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这么一说,岑青禾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她连忙道:“哎呀,我忘了你俩还在外面的事儿了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快十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摸黑下床,边往开关处走,边说:“sorrysorry,你俩赶紧回来吧,他们下午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摸到开关,房间大亮,岑青禾眯缝着眼睛,有三五秒的时间是不能完全睁开的。

    蔡馨媛在电话里面揶揄,“你说你这什么记性?我俩在咖啡厅里面一人喝了六七杯的咖啡,吃了三四块的点心,还硬塞了个大半个的果盘。我还心思你们这是什么节奏,一整天待在家里面没走?”

    岑青禾懊恼的蹙起眉头来,抱歉的道:“我错了,我真错了,原谅我现在老年痴呆一样的记性,你俩回来,我请你们吃宵夜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俩现在就在夜市呢,无聊又不能回家,从街头吃到街尾,现在就快吐了。你说吧,你想吃什么,我给你买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吐,就问岑青禾想吃什么。

    岑青禾垮着脸回道:“什么都不用带,人回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嗯,不用带,厨房还有好多中午的剩菜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岑青禾浑身发软的坐在床边发呆,她这一觉从天亮睡到天黑。平时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,又暂时解决不了的,她都会用睡觉来缓解,睡醒之后,心情都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睡醒跟睡前无缝连接,她满脑子都是商绍城那副‘恶毒的嘴脸’。

    二十几分钟后,蔡馨媛跟金佳彤从外面回来,岑青禾从房间里走出来,出声道:“对不起两位美少女了,我确实把你们两个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双手合十,岑青禾用道歉并以夸赞的手法,几乎每次都能得到谅解。

    金佳彤换了拖鞋走进来,微笑着道:“没事,我们两个就当逛街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从后面跟上来,看着岑青禾,眼神佯装犀利。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上前抱住她,把头窝在她脖颈处,软声道:“我错了,错的不可饶恕,错的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别光用嘴说,也没点儿实际行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开口说道:“送你一个包,五千之内随你挑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愉快的手拉手往沙发处走,金佳彤已经坐在沙发上,闻言,她笑着道:“好‘纯洁’的革命友谊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皮笑肉不笑的回道:“‘包’治百病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坐在沙发上,岑青禾先是问了问她们今天出去的复习成果,大家聊了些有的没的。蔡馨媛跟岑青禾通过气,所以都不主动提商绍城三个字。

    倒是金佳彤主动对岑青禾问道:“你们这边呢?今天还顺利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硬着头皮点了点头,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又问:“我教你的川菜你做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应声:“做了,很成功,大家都说好吃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也笑了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也没有特别提商绍城,可岑青禾知道,金佳彤心里已经有商绍城了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,有些话又不好说的太直白,只能暗自庆幸,金佳彤跟商绍城不是同一个圈子的人,八百年见不到一回面,估计时间久了,也就慢慢淡了吧。

    晚上大家各自回房间睡觉,金佳彤住蔡馨媛的那间,蔡馨媛跟岑青禾睡一起。

    夜里,岑青禾翻了个身,旁边蔡馨媛的声音传来,“失眠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特别清晰的声音回道:“吵着你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我睡了一下午才失眠,你有什么好睡不着的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半委屈一半感慨的声音回道:“我想凡凡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在黑灯瞎火的房间中翻了个白眼儿,“我晚上没吃饭,你可怜可怜我,我吐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往岑青禾身边靠了靠,头枕在她肩膀处,出声说:“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真的很想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想得都睡不着觉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想他现在在干什么,有没有想我,下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会穿什么衣服,说什么话,带我去吃什么菜……”

    蔡馨媛兀自沉浸在谈恋爱的喜悦当中,岑青禾听着她的话,忽然发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她刚才这一个小时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好像也在想一个人。想他现在在干什么,还有没有生气,下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会穿什么衣服,说什么话,如果她去夜鼎纪,会不会恰巧跟他碰见?

    人家蔡馨媛想夏越凡是正常的思春,她想商绍城算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心底翻腾着,岑青禾到底还是憋不住话的人,出声‘欸’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跟你说……我下午把商绍城给怼了,你信不信?”有些话当着金佳彤的面不好说,但岑青禾不会瞒蔡馨媛。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惊讶的口吻问道:“你怼他哪儿了?”

    她的头顶差点儿撞到岑青禾的下巴,岑青禾眉头一蹙,别开脸,随即出声回道:“什么我怼他哪儿了,我用话怼的!”

    蔡馨媛又吃惊又好信儿,不由得问:“你怼他干嘛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下午的事情一说,蔡馨媛直接从躺着变成坐着。黑暗中,她盘腿面向岑青禾的方向,出声数落,“你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够了?这才刚转正,你就敢这么挫商绍城,你不怕他一怒之下给你撸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坐起身,盘着腿,看着蔡馨媛道:“那你说,他说的话不让人来气吗?什么叫骑驴找马,我骑谁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道:“你管他说什么呢,你就时刻记着,他是你上司,是你的金饭碗,你越是顺着他,兜里的钱就越多,以后升职的机会就越大。你跟他较什么真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瞪眼回道:“当着陈博轩跟沈冠仁的面儿,他说我拿薛凯扬当备胎,那不是说我人品有问题吗?我就纳了闷了,我岑青禾这么多年在男女关系上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。是,薛凯扬是追过我,但追我的人多了,是不是不能当情侣的,就连朋友,熟人,什么都当不了了?我招人稀罕还是我的错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见岑青禾情绪激动,连忙回道:“行行行,你最招人稀罕了,你要是不招人稀罕,商绍城也不至于为你跟薛凯扬动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特品圣医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