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女素心在玉壶〕〔红窗月孤眠〕〔阴命难违〕〔好久不见,季先生〕〔亿万爹地天价宠〕〔无限之十倍积分〕〔婚意盎然:绝色娇〕〔顶级权门:黑暗系〕〔重生之捉鬼天师〕〔厨妻当道:调教总〕〔邪骨仙风〕〔金融帝国之宋归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喜上眉头〕〔道天之上〕〔变身异界大法师〕〔王者荣耀之枪神纪〕〔海贼之海军鬼神〕〔重生之完美未来〕〔大仙官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98章 吵翻了
    :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成他的人了?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眼商绍城,又转头看了眼脸色更加难看的薛凯扬,感觉今天这事儿是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果然,她才想完,就听得对面的薛凯扬沉着脸说:“我要是不离她远点儿呢?”

    哎呦喂,可千万别当着她的面茬架,更别因为她茬架,她可受不起。

    不待商绍城应声,岑青禾抢先回道:“薛凯扬,我替我朋友向你道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身侧的闫舒婷瞪着眼睛说道:“打完了人,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的目光淡淡的扫过闫舒婷的脸,她并不跟闫舒婷正面对话,而是看着薛凯扬说:“别在这儿打架。”

    眼神中不无恳求。

    薛凯扬抿着唇瓣,舌尖轻抵左边唇角,满嘴都是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微垂着视线看着她,过了几秒,他轻声回道:“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温柔到近乎宠溺的口吻,吓了岑青禾一跳。

    她不晓得他是不是故意的,反正薛凯扬说完这话之后,只对她抬手做了个‘打电话’的动作,然后目光看似无意的扫过身后商绍城的脸,一个字都没说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薛凯扬都不在乎吃了这个闷亏,他的小伙伴们自然也没办法继续追究,只得眼神各异的瞪了眼商绍城他们,跟着薛凯扬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一行人拐过走廊,身影就消失不见了,好似五秒之内,一切都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但是岑青禾知道,这事儿没完。

    转过身来,她没敢看商绍城,只是对陈博轩问: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陈博轩双手插兜,不以为意的回道:“挨打的是他们,我们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见岑青禾手臂上的一处红痕,不由得蹙眉说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?薛凯扬就是个渣,我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,有些人连当朋友都不合适,你还不信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为何,本能的偷瞄商绍城的脸色,然后心虚的回道:“我之前遇到麻烦,他帮过我,我挺感激他的,没想到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贯八卦,马上追问:“什么意思?你说明白点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道:“别站这里说话了,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第一个掉头往包间里面走,岑青禾看了眼他的背影,脑海中满是他从门口冲出来,抓着薛凯扬的衣领,一拳轮出去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他会动手,毕竟医院那回,她跟票贩子都打到一起去了,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。岑青禾以为商绍城是那种嘴巴奇毒无比,靠一张嘴就可以解决所有事儿的人,可刚刚……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岑青禾跟着他们走回包间,陈博轩已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八卦欲望,催促着说:“禾姐,他怎么你了?你说,我们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儿,原以为薛凯扬对她仗义,她也应该对他仗义,没想到,到头来竟然是一场戏。

    她声音模糊了平静跟失落,如实道来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陈博轩第一个出声骂道:“我靠,这都什么人性?你早说啊,早说我刚才必须揍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淡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,“算什么算?他这摆明了耍你,拿你当傻子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情郁闷,坐在沙发上,难免露出低落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坐她对面,见状,面无表情的说:“发现他不是真心对你,很失望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回视商绍城,粉唇开启,轻声道:“是失望,我觉得他性格蛮好的,当朋友会很开心。”没成想……全是套路啊。

    商绍城嗤笑着回道:“都让人当傻子耍成这样了,还开心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蹙,大家都听着呢,他这摆明了断章取义,就是为了揶揄她一句。

    心情本来就不爽,这下更灰暗了。

    沉默数秒,岑青禾一半委屈一半赌气的道:“我是受害者,被骗了这么久,我心里最难受,你能不能别损我了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乐意。”

    她乐意跟薛凯扬搅合在一块儿,陈博轩都提醒过她,她不听,这会儿知道好赖了?

    还心里难受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难受的?”商绍城看着岑青禾,黑色的瞳孔中一片幽暗,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的说:“我把他当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商绍城已经出声打断:“你明知道他想跟你当什么,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已经明确拒绝过他了,我不喜欢他,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当朋友?你觉得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了?我跟你,跟仁哥和轩哥,我都拿你们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冷声回道:“你是不是想太多?”

    岑青禾猝不及防的叫他给怼了一下,当即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陈博轩见状,赶忙从旁搭腔,“我们也拿你当朋友,就是把你当朋友,所以才见不得别人骗你,绍城也是生气薛凯扬拿你当猴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因为尴尬而垂下视线,谁都没看。

    对面的商绍城却没有偃旗息鼓的打算,紧逼着道:“明知道他想追你却不划清界限,还打着朋友的旗号藕断丝连,你这叫什么?骑驴找马,给自己选备胎呢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重了,岑青禾当即抬起头来,顾不得对面人的身份,当即脸色一沉,瞪眼回道:“我怎么骑驴找马了?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?我要是想跟薛凯扬在一起,我从见他的第一面就可以,用得着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说完,还觉得不解气,岑青禾继续道:“对,在你的世界里,男女之间就没有纯友谊可言,因为在你身边的女人,只有两种,一种是你看不上的,另一种是你女朋友。我很庆幸自己是你看不上的那种,不然我现在的下场一定不是跟你坐在一桌打麻将,而是拿着你的‘遣散费’消失在你的世界里。商总监,直男癌得治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,岑青禾拿起身旁的包包,看都不看商绍城一眼,只顾对一旁傻眼的陈博轩和满眼吃惊的沈冠仁说:“轩哥,仁哥,我先走了,以后如果你们有时间来夜城,可以单独联系我,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一句单独,当真是把商绍城划出了她的交际圈之外。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皆是本能的站起身,前者企图缓和尴尬,出声说:“青禾,别生气,坐下来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这回也有些懵,不再是看热闹的心情,而是发自内心的道:“是啊禾姐,别走啊,绍城也是替你生气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她自己的破事儿自己解决,谁有闲工夫替她生气着急?”商绍城站起身,冷着脸放下这句话,扭身就往门口处走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再关上,‘啪’的一声,声音不大不小,岑青禾还没走呢,他倒是先撤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活这二十三年,最要的就是面子,可自打认识商绍城之后,她把脸都丢回大东北了。她都这么放低自己了,还是不行,他现在还当众跟她甩脸子。

    心底的委屈顿时化作酸涩,如一股巨浪,汹涌而来。岑青禾差点儿没忍住红了眼,垂在身侧的双手偷着握了下拳,生生忍住这股酸涩。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都把注意力放在岑青禾身上,想着哄哄她,别让她走了。可他们忘了,商绍城的脾气可不比岑青禾的小,她是从小到大最要面子,没受过委屈;他是二十五年没被人这么怼过,还是当面怼,他下得来台才怪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陈博轩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得先安慰岑青禾,“禾姐,你别跟他一样的,他这人吧,嘴毒心热,刚刚那么说你,也是生你,不对,是生薛凯扬那小人的气。他一向嘴毒的,平时连我都说,你也看见了,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努力勾起唇角,佯装如常,淡笑着回道:“没事儿轩哥,今天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打牌,改天有机会我们再一起玩儿。”

    她没脸再跟沈冠仁和陈博轩面前待下去,陈博轩还想替商绍城说两句好话,沈冠仁给他使了个眼色,然后道:“那好,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,你回家里吗?我们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淡笑着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,改天再约。”

    匆匆忙忙的出了包间,快步往前走,一口气走出十来米远,才发现方向走错了。

    也懒得再掉头回去,关键是怕碰见陈博轩他们,岑青禾将错就错,一直走到走廊尽头,那边有安全梯,她从安全梯下了二楼,出了会所。

    打车回家的路上,岑青禾侧头看着窗外,越想越来气,越想越委屈。

    商绍城还讲不讲理了?凭什么一口咬定她跟薛凯扬的关系是不清不楚的?凭什么说她骑驴找马?

    也就是他这种心思不正的人,才把所有人都想得这么不干净。

    想着,岑青禾眼眶泛红,眼泪顺着下睫毛滑落,她很快伸手擦掉。

    不哭,她才不为了那种人哭呢。

    他算老几啊?

    成天跟在他身后被他吆五喝六的使唤来使唤去,他真当自己是皇太子了?

    去他丫的,她还不伺候了呢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食霸天下:傲娇夫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锦绣田园:独宠农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