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总裁爹地超给力〕〔超星大导演〕〔十里医香:携子妃〕〔新世纪篮球狂潮〕〔漫威实力派英雄〕〔捡到一个异界〕〔奶爸戏精〕〔最强商女:韩少独〕〔佞难为〕〔还看今朝〕〔将军抢亲记〕〔警察攻略〕〔明朝浮生记〕〔优雅杀手〕〔大唐不良人〕〔网游之王者再战〕〔变身之萌鬼上身〕〔暴君,你又被逼婚〕〔震痛随笔〕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95章 打牌门道多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换了身白色的运动休闲裙,上身是衬衫的设计,下半身连着一截a字裙,头发随意的扎成马尾高吊在头顶,也不化妆,跟学校里的大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从房间出来,看向沙发处的三个男人,她笑着说:“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四人往门口处走,一道下了楼,岑青禾自然而然的上了商绍城的车,陈博轩跟沈冠仁坐一辆。

    车上,岑青禾主动问:“小二呢?你怎么不带它出来玩儿?”

    商绍城目视前方,一贯的口吻,气人的说:“它要是在这儿,你俩叠罗坐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着痕迹的撇了下嘴角,出声回道:“你又不是只有这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换个四座的不就得了?活人还让尿给憋死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想看它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了点头,“嗯,好长时间没见它,有点儿想它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不由得侧头看了她一眼,眼神讽刺,“你跟它才见过几回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有眼缘见过一次就记住了,没眼缘天天见也不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冷不热的道:“话里有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勾起轻微的弧度,恶劣的说:“被人惦记本应该是件开心事儿,可被你惦记……哈,还不知道是人是狗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笑,佯装天真的道:“商总监真爱开玩笑,其实我刚想说,这两个多礼拜没见你,我也挺惦记你的,不知道你突然离开夜城,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儿。但你这么一说……哈哈,我都没法往下接了。”

    噎人嘛,谁不会啊?要不是碍着他的身份,她能给她怼的东南西北都找不着。

    商绍城没想到岑青禾敢明目张胆的回击,他侧头看向她,岑青禾就装傻白甜,朝他憨厚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惦记我干什么,我要是解决不了的事儿,你能解决?”商绍城不会吃了这记闷亏,所以他马上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不甘示弱,美眸微挑,单纯且认真的回道:“万一是感情上的纠纷呢,我多少也能帮上你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暗指他私生活不检点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那你是咒我感情不顺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回道:“不敢,我当然希望你的感情生活一片祥和,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侧头看着商绍城道:“我知道商总监你出手大气,所以短时间内不会突然断了我‘赚外快’的兼职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,边开车边说:“拿别人的感情破裂当发家致富的手段,这可比发国难财阴损多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是谁主动找上她的?说得好像他感情破裂,都是她一手导致似的。

    皮笑肉不笑,岑青禾出声回道:“所以我特希望商总监你能感情顺利,我少赚点儿外快不打紧,权当是积德行善了。”

    谁捅的篓子谁自己认,这个黑锅她可不背。

    结果商绍城更毒,他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动不动就把积德行善挂嘴边儿,一看就是亏心事儿做多了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还故意侧头看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人生这么长,谁能保证不做几回亏心事儿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真叫商绍城给看亏心了,毕竟她撒过谎,偷过钱,瞒着家长早过恋,背着班主任逃过学。

    她甚至当着警察的面做过假口供,只为了能让蔡馨媛在一场打架斗殴事件中,少承担一些责任。

    二十三年,说长不长,可说短也不短了。商绍城说的没错,人生这么长,谁还没做过亏心事儿呢?

    商绍城不过是逗一逗岑青禾,见她目光躲闪,他打趣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不会是杀过人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正处于自我批评和谴责的阶段,闻言,瞪眼回道:“我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如果这会儿他说些什么也还好,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说,弄得岑青禾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车子停到了香榭丽舍会所门口,这是岑青禾第二次来这儿,第一次也是被商绍城载过来,目的是替他解决跟前前女友之间的感情债。

    故地重游,岑青禾心情略微复杂,转眼间快两个月了,从第一次跟商绍城见面到现在,他一如既往的嘴毒要人命,而她已经从一个初入夜城,很是迷茫不知前景如何的应届大学毕业生,摇身一变,成了国内房地产业龙头老大盛天公司的正式职员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觉得她这晋升速度已经可以堪称坐火箭了,不过这个中曲折与不容易,也就岑青禾自己心里才明白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单论身边这尊捉摸不定的大佛。别人可能用两个月的时间去熟识一个人,然后交下一个人,可她呢?用了两个月的时间,连丫性格脾性都没完全参透,至今还处于眼前朦了一层纱,看东西全靠抓的阶段。

    抓对了行,若是抓错了呢?那铁定是一通生不如死的语言折磨。

    商绍城是岑青禾这么多年见过的,嘴巴嘴毒的男人,不对,是嘴巴嘴毒的人。女人的嘴巴都没有他的毒!

    现在她没事儿都这么安慰自己,越是艰苦的工作环境,越是能磨练一个人与众不同的意志力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商绍城的脾气摸个七七八八,那么回头把她放联合国秘书处,她都能跟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一路瞎琢磨着,岑青禾跟在商绍城他们身边,进了会所,又被店员带到二楼包间。

    包间很大,一间茶牌室又套了一个茶水间。进门后陈博轩就往牌桌旁一坐,笑问岑青禾,“禾姐,你牌打得好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会玩儿,但是好多年不打了,而且打牌这个东西,我觉得看运气吧,要是‘点儿’好,就跟财神爷坐身边了似的,挡都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叫她逗乐了,笑着说:“我看禾姐这是懂门路,要不你给我支几招,怎么才能让财神爷坐我身边?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从包里面摸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,递给他道:“放手边,字面朝上,这在我们那儿叫‘点儿正’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觉得新奇,手里把玩着硬币,抬头招呼商绍城跟沈冠仁,“你们快来,今天我可要大杀四方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迈步走来,坐在了陈博轩的下家,岑青禾的对家位置。

    嫌弃的瞥了眼陈博轩,他语带嘲讽的说道:“一个迷信加一个智障,给你俩面前摆一万面值的硬币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冲着岑青禾撒娇,“禾姐,你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对面的商绍城,故意一脸正色的道: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商绍城只回以一个嗤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好,你把你的打火机借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对他伸出手,商绍城不是好眼神的打量她。

    陈博轩问:“禾姐,这又是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打牌带火,一路红火。”

    这回连沈冠仁都忍俊不禁,咧开唇角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被岑青禾气得笑了,从裤袋中掏出打火机,他扔在牌桌中间,然后笑对岑青禾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借给你用,看看今天到底是你的火旺,还是我的牌壮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过打火机,放在了自己手边,看着商绍城的目光中已经有了一决高下的斗志。

    坐她左手边的沈冠仁笑问:“你们一个个的都有了护身符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不过是随口一说,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,没成想岑青禾一本正经的安慰他,“放心吧仁哥,你这个位置好,坐北朝南,紫气东来,今天一准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镜框背后的眼睛已经笑得眯起来,这是他最近几个月以来,笑的最真诚最厉害的一次。

    他差点儿要对岑青禾竖起大拇指,她真的很有才。

    陈博轩也不吝的献上了自己的崇拜,直夸岑青禾有学问。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越是捧着岑青禾,商绍城就越是来气,给他算卦相面也就算了,还跑这儿来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黑色的瞳孔盯着岑青禾在看,他低沉着声音说:“法事都做好了吧?现在能不能玩儿了?”

    他把岑青禾比成跳大神的,岑青禾不满的回视了一眼,心中默念,财神爷有眼,今天必须挫一挫商绍城的锐气,让他再得瑟。

    说话间,陈博轩按下洗牌的按钮,伴随着哗啦啦洗麻将的声音,他腿一撬,笑着说:“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,还没开始玩,我就觉得自己已经赢了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抬起腿,踢了陈博轩的鞋子一脚,说:“拿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,“干嘛?我又没踢着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挡着财神爷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之前说,财神爷就坐陈博轩身边,商绍城可是记着呢,这会儿不动声色的揶揄了一句,顿时把沈冠仁笑的直扶眼镜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觉着有些尴尬,不由得咳了一声,用以缓解。

    侍应生端着托盘走进来,岑青禾看了眼盘上的几杯喝的,出声道:“我要红茶,谢谢。“

    陈博轩闻言,马上跟风,“我也要红茶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你不是不爱喝红茶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想都不想的出声回道:“喝红茶,象征着红红火火,这个我懂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喝了口红茶,随即挑眉看向陈博轩,认真且真诚的说道:“不是,我就是单纯的喜欢喝红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