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混迹异界玩网游〕〔恶魔大领主〕〔高能来袭〕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神尊〕〔这大侠我不养成了〕〔执掌星辰〕〔我能吃秘笈〕〔绝世冥皇〕〔骷髅来也〕〔我的王妃我的国〕〔全职法师〕〔九龙玄帝〕〔剑道纯阳〕〔狂乱〕〔三国如烟〕〔从洪荒归来的影子〕〔哈利波特之剑圣〕〔豪门秘闻,霍少喜〕〔都市之高压修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92章 回礼
    :

    怕商绍城那个事儿妈不爽,岑青禾特地在厨房把酒倒好,然后直接拿着酒杯去的客厅。

    陈博轩抬头看着岑青禾说:“禾姐,坐下吃饭吧,你这土豆排骨怎么烧的这么好吃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那是,我就这点儿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轻笑着道:“你们那边应该很喜欢吃炖菜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了点头,“确实是,尤其是我姥家,对待客人的最高逼格就是炖一大锅的排骨烧土豆和豆角,顶多旁边再配俩小菜,什么蘸酱菜啊,凉菜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问:“东北人是不是很喜欢吃土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声:“特别喜欢吃,尤其是我们家人,听说每到冬天都要存几百斤的土豆过冬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斤?”陈博轩咋舌。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点头,“可能我们家也是饭量大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微笑,“喜欢你们那里的人,尤其是女孩子,感觉很豪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有些走神的,跟陈博轩和沈冠仁说了半天话,中间好多次,她都以为商绍城会插话的。

    比如她说她姥家招待客人就一锅土豆炖排骨,按道理讲,商绍城一定会说:“穷乡僻壤,连待客之道都跟正常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还有她说喜欢吃土豆,以他的性格,他也会说:“就没见过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都习惯了他的恶毒跟见缝插针,所以跟别人说话的时候,总会时不时的提防着他。但意外的是,商绍城竟是一直没出声,只径自吃自己的饭,看自己的电视,通程连个眼皮都没往她这里挑。

    她莫名有种变态的想法,好像商绍城不大高兴。

    一般人都是挨骂才会说对方不高兴,在她这里正好反过来,没挨骂她才觉得异样。

    沈冠仁也感觉到了,商绍城自打从厨房出来之后,就一个字都没说过。他现在越是神色正常,那就只能说明他不正常。

    刚刚特地跟陈博轩先出来,就想着让商绍城跟岑青禾独处一会儿,这怎么还整急了一个?

    一桌四个人,心思各异,即便饭菜都是很好吃的,可也有人吃的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岑青禾捡桌子,沈冠仁要帮忙,岑青禾特别认真的拒绝了,“不要你们帮忙,这也不是男人干的活儿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从旁笑道:“看看我禾姐,贤良淑德,这么好的你,得有个多好的男人才能配得上?”

    岑青禾但笑不语,心中则有些汗颜。

    漂亮话谁不会说,反正请他们吃饭的机会很可能就这么一次。实际上她家里面的男人都干活,她爸,她叔,她舅,全都会做饭,反而是女人在这方面差了点儿,她会做饭恰好是遗传她爸了。

    把茶几上的盘子碗都收拾到厨房去,岑青禾再回来的时候,手上端了两个大碗,其中一个碗里面是冰镇的桃罐头,另一个则是冰镇的山楂罐头。

    掉头回去又拿了三副碗勺,岑青禾看着他们道:“你们没吃过冰镇的罐头吧?这个特别好吃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是无论何时都不会叫人尴尬冷场的,所以他给面子的拿起碗勺,舀了黄桃的。

    陈博轩打量的眼神看了一会儿,随即用勺子舀了一颗山楂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们吃下去,渴望赞同的眼神问道: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

    沈冠仁点点头,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嚼了几口,微微蹙眉,“有点酸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尝尝桃子的,这个不酸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又去舀黄桃的,岑青禾见商绍城一动不动,她硬着头皮说道:“商总监,你尝尝,罐头有罐头的味道,跟新鲜水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盯着电视,目不斜视,冷淡的回道:“不吃。”

    连嘲讽跟揶揄的话都没有,这是岑青禾以往希望的,可这会儿听见,却总觉得有些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不瞎,他从毒舌到哑巴的转变,也没有伪装的很好。

    岑青禾就纳了闷了,她又哪儿惹着他了?

    沈冠仁见岑青禾多少有些下不来台,他微笑着道:“绍城吃不了酸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跟着点头,“对,他连醋都不吃,见过挑食的,见过挑调料的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没忍住,勾起唇角,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我有准备礼物送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听说有礼物,陈博轩马上不看电视,转而看着岑青禾,眼睛亮亮的问:“什么礼物?人手有份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浅笑着点点头,“我现在拿给你们,但是丑话说在前头,就算不是很喜欢,给我留点面子,不要当场露出嫌弃的表情行吗?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放心吧,我们出门再嫌弃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好,那我先拿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往卧室方向走,陈博轩不怕死的用肩膀碰了下身旁的商绍城,笑眯眯的说:“有礼物欸,人手一份,你不是唯一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皮都没挑一下,更别说变表情了。他只是从沙发上站起身,打裤袋中掏出一盒烟来,迈步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陈博轩见状,小声对沈冠仁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沈冠仁轻声回道:“你最好别惹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着给陈博轩的礼物从卧室出来之时,看到沙发中间那里空了,她眸子微挑,走过来之后,出声问:“商总监呢?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出去抽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岑青禾没说别的,只是将手上一个长约一米五,手掌宽的黑色盒子递给了陈博轩。

    陈博轩看见盒子已经差不多猜到是什么了,笑着接过去,打开来一看,里面果然是一把台球杆。

    台球杆通体白色,只在杆尾处有明显的黑色签名,陈博轩定睛一看……

    “奥沙利文?”他有些不信的看向岑青禾。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点头,“这把球杆是奥沙利文来夜城时用过的球杆,虽说只用了一次,但毕竟是球王用过的,我把它送给你,希望轩哥以后打球如有神助,争取早日赢我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很是感动,不由得单手抱着球杆盒,另一手对岑青禾做出想要拥抱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一次岑青禾没拒绝,她上前跟陈博轩浅浅的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博轩佯装泫然若泣,一抽一抽的说:“禾姐,你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送我的招财猫,我就放在公司,下半辈子能不能发家致富,也就全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肯定的点头,“放心吧,我会成为下一代球王,你也会成为下一代猫……财神爷?都不好,反正你懂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跟他一块儿耍,点头回道: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送完陈博轩,下一个该到沈冠仁了。岑青禾有些紧张,所以事先打了声招呼,“仁哥,我马上要送你的礼物,可能会在视觉上有些冲击,所以你得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微笑着道:“你不会送我活物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连摇头,“不会,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快点禾姐,我这都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送沈冠仁礼物,愣是给陈博轩急得够呛。

    岑青禾快步折回卧室,等到再出来的时候,她手上抱了两幅画框似的东西,画框正面背对别人,吊足了胃口。

    走至沈冠仁面前,岑青禾说:“仁哥,我实在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也觉得想送你一些有诚意的礼物,东西弄得不好,但是我尽力了,你凑合着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将画框放到沙发上,一共是两幅画,第一幅画的是艳红牡丹,一共八朵,簇拥在一起,雍容华贵。旁边是四行毛笔的柳体小字,端端正正的写着:庭前芍药妖无格,池上芙蕖净少情,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
    第二幅画的是一颗白帮绿叶的大白菜,看似简单,实则层层卷开的绿叶很有层次感,就连上面的细纹都用水彩勾勒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同样的,旁边是两排毛笔字体:世道有三常,白菜最常;世道有三味,情味最浓。

    见沈冠仁垂目盯着画框里的画,岑青禾难为情的说:“我只知道你家里面是做饮食生意的,白菜又叫‘百财’,图个谐音吉利,希望可以财源广进;牡丹又是人间富贵花,象征着红火跟一时无两,寓意着饭店生意可以红红火火,蒸蒸日上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尴尬,岑青禾伸手抹了下后脖颈,淡笑着道:“上学的时候语文没学好,我们那边儿又都好‘迷信’,反正图个吉利吧,仁哥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,温柔笑道:“怎么会嫌弃呢,真的是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问:“禾姐,这画跟字都是你自己弄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“画得不好,也不是专业的,上初中的时候在文科班,班上都是学艺术的同学,没事儿就跟着他们瞎画瞎练,这都多少年不动笔了,差点儿写错字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这两幅画,牡丹这副我挂在夜鼎纪,白菜这副我挂在夜城的琼海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美眸微瞪,连忙说道:“仁哥,你不用挂出去,我这功底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外行,给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我那里不是美术馆,吃的是饭菜味,看的是人情味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真心不好意思,心想沈冠仁见过的艺术品一定很多,她这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。

    三人原地说了会儿话,沈冠仁出声提醒,“绍城在门口,你去看看他抽没抽完,咱们说话他都能听见,估计心急你为什么还不给他送礼物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隐婚蜜爱:傅先生〕〔成为首富〕〔成精后,大佬们抢〕〔把守相爱共此生〕〔诱妻入囚:霸宠重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恶魔宝宝:禁欲总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重生八零:王牌特〕〔总裁太坏,娇妻要〕〔重回八零,泼辣农〕〔特种兵之超级大少〕〔武道战神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