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一拳打倒嘤嘤怪〕〔重生最强女神:帝〕〔枭宠狂后〕〔军妻难训:重生天〕〔限时宠爱:老婆,〕〔快穿女配:宠你,〕〔宠物小精灵之庭树〕〔纯情小技师〕〔驭兽狂妃:帝尊,〕〔穿越之傻王哑妃〕〔都市强者之混沌至〕〔美女总裁的贴身兵〕〔独步逍遥〕〔逆天毒妃:傲娇邪〕〔僵尸保镖〕〔最强明星批发系统〕〔兽医白无常〕〔美色撩人:枭爷宠〕〔妖精影后:蜜宠国〕〔宠妻108式:韩少,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91章 被耍了
    :

    话一出口,岑青禾就有些后悔,商绍城那么奸,在他面前玩儿指桑骂槐,会不会自取灭亡了一些?

    然而总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,比如陈博轩,闻言,他两眼放光,像是就在等岑青禾说这句话,迫不及待的追问道:“你说的性格不好指什么?是脾气大,还是脾气怪?比如有些人说话特别难听,专爱怼人,你是受不了这种人的吧?”

    他怎么不干脆指名道姓说是商绍城好了?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陈博轩这话就知道毁了,连他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,更何况是商绍城本尊呢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偷偷瞥了眼商绍城,他左手拿着筷子,夹了一块辣子鸡,微垂的视线看不清楚眼底的神情,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岑青禾,她应该见好就收了,不然惹急了商绍城,指不定他要怎么损她呢。

    想着,她很快笑了笑,出声回道:“其实我不是想说性格不好,而是性格不合,长得再帅,性格不合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真的是打破砂锅问到底,看着岑青禾道:“那你适合哪种性格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认真的装思考,几秒之后开口回道:“我喜欢幽默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问:“像我这种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怕陈博轩,所以敢肆无忌惮的跟他开玩笑,“幽默,但也得聪明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没有如岑青禾意料中的佯装不悦,然后把话题引到自己聪不聪明身上,反而是笑着问道:“幽默又聪明,那就是绍城啊,你看绍城怎么样?他是你的菜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头皮都木了,从睁眼忙到现在,她又饿又累,真的就想好好地吃顿饭而已,怎么就这么难?

    早知道命里终于一劫,她何必费尽心思挖坑?现在好了,自己挖坑自己埋。

    不化妆也依旧漂亮的大眼睛看向不动声色的商绍城,岑青禾笑了笑,四两拨千斤的回道:“我不是商总监的菜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从中架拢,“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什么菜?其实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菜吧,现场直播的主持人都没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终于开了口,惯常的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陈博轩跟岑青禾一样,被怼惯了,也不往心里去。关键他今天看足了热闹,没想到岑青禾敢当面挑衅商绍城,别看他现在什么都没说,如果说了才叫没事儿,没说,那才是往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当然没有陈博轩跟沈冠仁他们了解商绍城,她还在暗自庆幸,幸好商绍城没说她,不然她饭都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客厅里只有电视中传来的主持人现场解说声,岑青禾看似在低头吃饭,实则脑子在飞快的旋转着,说点儿什么呢,没聊的好尴尬。

    余光瞥见乌鸡山药汤,有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问道:“你们要喝汤吗?我帮你们盛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没事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放下碗,起身道:“没关系,我帮你盛。”

    手边就有汤碗,岑青禾一边盛汤一边说:“海城人应该都爱饭前喝汤吧?”

    沈冠仁微笑,“确实。”

    帮沈冠仁盛了一碗,陈博轩说他也要。在给陈博轩盛汤的时候,岑青禾问商绍城,“商总监也来一碗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看都不看岑青禾一眼,只盯着面前的电视,“我没这习惯。”

    不喝就说不喝呗,两个字就能解决的事儿,他偏要舍近求远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骂着,脸上还得陪着笑,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,“对啊,你不是纯海城人,你是海城跟夜城的混血儿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正在喝汤,闻言,只听得很清晰的一声‘噗’。倒是没喷在面前的菜里面,只是把自己给呛得够呛。

    商绍城侧头往左,极其嫌弃的瞥了眼陈博轩。岑青禾也赶忙起身,抽了纸巾递过去,“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陈博轩放下碗,接过纸巾擦了擦嘴,偏头咳嗽了几声,这才转头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微红着脸,看着岑青禾说:“你也知道绍城是海夜混血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点头,陈博轩笑道:“我以为这个梗只有我们内部人才用,没想到你也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暗道陈博轩的笑点太低,不对,她更好奇面前这三个人是怎么成为朋友的?

    都说当朋友的,一定要玩得到一起去,可商绍城,沈冠仁跟陈博轩,摆明了就是三种人。难道商绍城跟沈冠仁就不会觉得陈博轩傻吗?陈博轩跟沈冠仁就不会觉得商绍城毒吗?还有,商绍城看见沈冠仁的绅士与陈博轩的‘单纯’,就不会觉得自己的世界实在是太锋利太复杂了吗?

    想来想去,岑青禾也只有一个理由可以勉为其难的解释这种不合理的现象:长得好看的,只跟长得好看的一起玩儿。

    心里正瞎捉摸着,忽然家里门铃响起,岑青禾一愣,随即放下碗筷,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从视讯电话中可以看见,是一个男人站在楼下,岑青禾问:“请问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给商先生送酒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岑青禾给开了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抱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回到屋里,商绍城抬头道:“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打开木盒,里面装着一瓶黑底红瓶口的红酒。她也没细看商标上的logo,商绍城选的酒,自然便宜不了。

    沈冠仁问:“开瓶器在哪?我来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眨了眨眼睛,“家里没有开瓶器。”

    她跟蔡馨媛两人充其量也就是喝喝啤酒和白酒,哪儿用得着开瓶器这么高端的东西?

    商绍城说不出是来气还是不耐烦,蹙眉看着岑青禾说:“你早知道我要订酒,没开瓶器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岑青禾无辜的回道:“我又不知道你要订红酒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很快说道:“没事,楼下有超市吗?超市应该有卖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说:“我去买,你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除了商绍城之外,几人都站起来了。岑青禾道:“不用,不就是打开就行嘛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商绍城问:“红酒瓶你还要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我拿回去卖钱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二话不说,掉头就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陈博轩忍不住对商绍城道:“吃人的嘴短,这是人家的地盘,你能不能收敛一点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说话,陈博轩瞥了他两眼,低声说道:“不会是生我禾姐的气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垂着视线吃东西,因为平时就不怎么爱笑,这会儿倒也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正说着,只听得厨房里面传来‘啪’的一声响,像是什么东西打碎了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皆是神情一变,紧接着起身往厨房方向走。商绍城手中的筷子一顿,挺了三秒钟,他到底是把筷子一放,站起身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陈博轩第一个出现在厨房门口,抬眼看着沥水池前的岑青禾,他满眼诧色。

    岑青禾左手拿着红酒瓶,右手拿了把菜刀。细看之下才发现,菜刀是倒着拿的,而红酒瓶的上端,已经被打碎了,很整齐的一个断点,像是被一下子切断似的。

    举了下酒瓶,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没事儿,我开个酒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瞪着眼睛,都看傻了,来到岑青禾身旁,看着沥水池中安静躺着的半个瓶口,他哭笑不得的说:“你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医院护士打针抽药见过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用菜刀背给陈博轩做演示,“就这样,快一点儿,一敲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简直开了眼了,从来没见过这么开红酒的。

    沈冠仁问:“手没事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放下菜刀,笑着回道:“什么事儿都没有,我来拿杯子,你们回去坐吧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掉头离开厨房,商绍城却站在距离岑青禾两米远的地方,双手插兜,没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,眼带狐疑的道:“不会是后悔,想从我要酒瓶子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来气,他没办法跟岑青禾说,刚刚听见那声动静,吓得他心一哆嗦,还以为她回厨房把酒给砸了,结果丫只是特别不上道的开了瓶红酒而已。

    现如今他还在心慌,虽然看见她没事儿人似的站在这里,可他就是心慌,心慌外带来气,那感觉像是被人当猴子给耍了一样。

    心慌他不会表现出来,当然生气也不会。他只是一如既往面不改色的看着岑青禾,薄唇开启,出声道:“喝红酒原本是个挺高雅的事儿,照你这开瓶的方式,我们是不是得支个路边摊再顺道撸点儿串?”

    岑青禾略微不满的回道:“这不是实际情况不允许嘛,那就是想喝个红酒,我帮你打开就好了,你要是不来厨房看不见也就算了。”谁让你欠儿欠儿的来这边了?

    岑青禾就是没把最后一句也说出来,可商绍城是谁?她一张嘴,他已经猜到她后半句想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原本就来气自己为什么要来厨房看她,如今她再这么一说,更像是啪啪打脸一般。

    商绍城瞬间就怒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,他开心的时候才会怼人,跟想说话的人才会互怼,而他真的不高兴的时候,是懒得跟对方讲话的。

    见他掉头往外走,岑青禾无一例外的撇了撇嘴,真他妈难伺候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引凤决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医世神凰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老师太霸道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人间极乐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