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89章 赌他定力不足
    :

    蔡馨媛诧异的道:“有吗?他俩什么时候擦出的火花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是见过几面,我都看出来了,就你跟睁眼瞎似的,你以后少当着佳彤的面儿说我跟商绍城,不对,干脆就别提他,商绍城跟佳彤根本就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岑青禾。”

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商绍城的声音,岑青禾做贼心虚,咻的转过头,眼带慌乱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不由得眉头轻蹙,嫌弃的说:“上你家来连个果盘都没有,让我干坐着喝西北风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哦,我忘了,我这就洗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赶忙对着手机道:“我先挂了,这边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机往装水果的购物袋处走,商绍城站在厨房门口,一脸的不放心与不信任,插兜说道:“你还行不行?这都几点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把各式各样的水果从袋子里面拿出来,闻言,她出声回道:“你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几秒没听到商绍城的回答,她抬眼看去。但见商绍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两人四目相对,他回她一个嗤笑的表情,随即掉头离开。

    岑青禾来气,却气的平静。

    人啊,果然是在逆境中才能成长的。以前熟人总说她脾气不好,看看现在,简直就是逆来顺受的标杆人物,赶明儿她不在盛天干了,必须出去办个学校,专门教人怎么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大的水晶碗,岑青禾把洗好的葡萄,草莓,蓝莓,车厘子等颗粒状的水果一股脑的倒进去。她向来没什么摆盘上的美感,反正摆的再好看,吃进去的味道也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再拿出一个托盘,西瓜,哈密瓜,菠萝和火龙果切开装盘。她性子急,办事儿也麻利,很快就端着托盘和水晶碗从厨房走到客厅。

    商绍城坐在沙发上,此时正拿着一袋薯片在吃。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饿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回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那我尽快,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吩咐,“把电视打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遥控器开电视,“你看什么台?”

    商绍城掏出手机,低头回道:“不看,听声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放下遥控器,越来气越微笑,“那你先听着,我去做饭,有事儿叫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关上厨房门,眼不见心不烦。过了没多久,她听见外面门铃响,出去一看,商绍城已经先她一步站在门口开了门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博轩跟沈冠仁出现在门口,两人同样的大包小揽,岑青禾笑着打招呼,“轩哥,仁哥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,“禾姐,这么长时间没见,有没有很想我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想了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眸子一挑,颇为意外的道:“呦,这么坦诚的表露心意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买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微笑着道:“青禾,这么久没见,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微笑着点头,“都挺好的,你们快进来,坐下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跟陈博轩提的都是进口零食和巧克力,岑青禾都不好意思了,“请你们来吃饭,怎么还带东西啊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沈冠仁和陈博轩还不等回答,一旁沙发上的商绍城便幽幽的道:“她请客,我买单,幸好你们带了东西,要是空手来,估计她都不能让你们进门。”

    直戳岑青禾的软肋,她尴尬的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沈冠仁淡笑着解围,“在准备饭菜吗?我帮你打个下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忙摆手,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,你们快坐下,我去给你们拿喝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往沙发上一坐,习惯性的说:“我喝mix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顿,随即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没有这个,冰箱里面有可乐和雪碧,还有果汁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坦然说道:“哦,我们买了,在那个袋子里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去帮陈博轩拿饮料,纯黑像是啤酒瓶大小的瓶子,里面装的却不是酒,而是纯正水果加工而成的果汁饮料,一瓶的浓缩量……相当于六十个苹果吧。

    岑青禾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一个有钱的朋友生日宴上出现过,一瓶折合人民币七百多。

    粗略一看,袋子里面光mix就不止十几瓶,岑青禾的心在滴血,这到底是还人情还是欠人情?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给我也拿一瓶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帮他们拿了,还服务周到的打开了。三人之中,只有沈冠仁没有马上坐下,他仍旧对岑青禾说:“我去帮帮你,你做东北菜还是其他菜系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连连摇头,“不用仁哥,你坐这儿吃点儿水果和零食,我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说:“我们三个大男人坐在这,让你一个人去准备,心里怪过意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着回道:“哪儿的话,是我特别感谢你们,谢谢你们送我礼物,比起你们给我花的钱,我这点儿都拿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微笑着道:“说这话就见外了,你平日里帮绍城做事,省了他很多麻烦,是我们该谢谢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边正客气着呢,商绍城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:“差不多得了,赶紧做饭去,看看都几点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忙道:“仁哥,那你坐,我去准备饭菜。”

    她一溜烟的跑回厨房,沈冠仁在沙发上坐下,侧头看向商绍城,似笑非笑的说:“干嘛对人家这么凶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冷不热的道:“看不出眉眼高低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闻言,脸上笑意更浓,暧昧着道:“说她还是说我呢?”

    商绍城当然听出沈冠仁的言外之意,眼皮都没挑一下,他声音波澜不惊的回道:“好刀用在刀刃上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喝了口饮料,蹙眉看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冠仁但笑不语,商绍城过了几秒才说:“你们用不着试探我,我对岑青禾没有男女方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挑眉说道:“她哪儿不好了?要脸有脸要胸有胸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没忍住瞥了眼陈博轩,没出声。

    沈冠仁笑道:“选了个顺眼又有能力的助理就是有这点不好,想往下发展吧,又怕打自己的脸,谁让他坚持工作跟做|爱要分的很开;可要是不往下发展……心里又痒痒,这真是变相在考验自己的定力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顺势嘲笑商绍城,“作茧自缚了吧?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无表情的说:“我只是不烦岑青禾而已,难道要选个又丑又烦的放身边儿?“

    陈博轩嬉皮笑脸的道:“我赌你跟岑青禾之间绝对有一天会越线!”

    商绍城问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陈博轩不答反问:“你说赌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我一天不跟岑青禾在一起,你就一天别碰女的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闻言,当即炸了,瞪眼回道:“你当我傻啊?你只是不跟岑青禾在一起,又不是没其他女人,你让我当和尚?”

    沈冠仁笑看两人撕逼,这么多年,成百上千副似曾相识的画面,陈博轩十赌九输。

    身体无意中往沙发后面一靠,有什么东西软软的硌着他的后背,沈冠仁转头一看,少女系的礼品袋里面,露出两个浅蓝色的人偶脑袋。

    好奇的拿出来一瞧,呦呵,抱枕,还是同款呢。

    沈冠仁对陈博轩说:“看看这是什么?跟他赌,你未必会输。”

    陈博轩也是顺势一看,待发现端倪之后,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,故作吃惊实则是嘲讽的看着商绍城说:“哎呦呦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咱们堂堂商大帅哥,城大少爷,什么时候学起初中生送女孩子玩偶了?还是情侣款的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头轻蹙,低声回道:“超市买东西送的,你俩去买,也送你俩一对儿,那你俩也在一起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陈博轩笑的鸡贼,“少来,我才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‘啧啧’两声,摸着蓝色抱枕的脑袋,一边摇头一边感慨,“哎……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情理之中,情理之中啊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把抢过抱枕,随手给扔到远处沙发一角,沉声道:“上一边儿恶心人去。”

    沈冠仁一拍大腿欲起身,“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下意识的侧头看向他,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沈冠仁身体起来一小半,故作似起非起的样子,他一本正经的望着商绍城说:“你要是不想让我看,那我就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鸡贼如商绍城,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刻,被同样鸡贼却伪装成善人的沈冠仁给涮了。

    陈博轩没脑子,但他可以笑啊,这会儿他就从旁笑的夸张,恨不能用笑容来打击商绍城一二。

    岑青禾在厨房里面,关着门,听不见外面的三人聊了什么,只能听见陈博轩惹人发笑的笑声。

    笑是可以传染的,岑青禾站在沥水池前面,一边洗菜一边乐,压根儿没想到外面三个男人通程聊得都是自己。

    洗菜,切菜,开着两个煤气灶和一个电磁炉同时做菜,岑青禾系着个苏格兰风情的碎花围裙穿梭于厨房各处,心里只有一个执念,必须做好,一定要超水平发挥,力求做出来的菜让商绍城啪啪打脸。

    中途,岑青禾把做好的油焖大虾盛好装盘,正低头想闻一闻香味,对面房门被人推开,商绍城出现在门口,见状,他蹙眉道:“你干什么?往菜里吐口水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