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美漫法神〕〔通天神途〕〔掌心女皇〕〔征战无限历史〕〔快穿之军婚逆袭攻〕〔位面三国争霸〕〔田园娇妻:毒舌王〕〔大秦将魂歌〕〔大明铁卫〕〔强宠上瘾:鲜妻,〕〔凰君〕〔异世神魔之并肩星〕〔洪荒二郎传〕〔装甲咆哮〕〔荒野直播之独闯天〕〔仙家萌喵娇养成〕〔田园空间:撩上猎〕〔毒医小娘子:夫君〕〔重生不重来〕〔海贼之海军霸拳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83章 为了还情也是拼了
    :

    蔡馨媛的这句玩笑话还真是说准了,因为打这之后,连着一个礼拜的时间,岑青禾简直忙的脚打后脑勺。

    白天要顾工作见客户,晚上又要应酬各式各样的饭局,就连跟夏越凡一起吃饭,都是生生排到了七八天之后。

    这不是岑青禾第一次见夏越凡,却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跟他面对面坐着。之前几次偶然在楼下撞见,都是隔着几米之外,看见的也都是侧脸跟背身,只觉得个子高,身形也好,轮廓也是帅的。

    如今隔近一瞧,如假包换的帅哥一枚。其实不用想也能猜到,蔡馨媛从小到大都是外貌协会,能把她弄的五迷三道的人,帅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夏越凡跟蔡馨媛坐一面,岑青禾自己单坐一面。席间夏越凡不仅照顾着蔡馨媛,也没把岑青禾落下,尽显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是随口一问:“越凡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夏越凡微笑,不答反问:“你猜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滴溜溜一转,试探性的问道:“二十五?”

    夏越凡先是但笑不语,过了会儿才说:“看来我长得还是挺年轻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听这话,不由得看了眼蔡馨媛。蔡馨媛嘴里面还有吃的,嚼了几口咽下去,她挑眉回道:“他都三十了,你这句可夸到他心里去了,回头他一定跟我臭显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眼露诧色,“你有三十岁?”

    夏越凡微笑,“要不要我拿身份证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岑青禾由衷的感叹,“那你长得真的太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嘴上说着揶揄的话,可看着夏越凡的眼中却充满了幸福跟宠溺,不知道的还以为岑青禾夸她儿子呢。

    吃完饭,夏越凡还要请唱歌,岑青禾摇头回道:“我不去了,你们去吧,我回家还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问:“这都下班了,你回家还有什么事儿?一起去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还是摇头,微笑着说:“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对夏越凡道:“你别拉着她了,她还要回家做手工呢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闻言,眼露诧色。蔡馨媛刚要解释,岑青禾就出声打断,“哎呀,你别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对夏越凡避重就轻的说:“要送几个朋友一些小礼物,所以自己在家瞎捅咕。”

    夏越凡轻笑着道:“现在还有自己亲自动手做礼物的,真是难得,你朋友收到一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从旁笑道:“那一定开心,你都没见她坐那儿点灯熬油……”

    “菜包子,你晚上是不是不想回家了?”岑青禾眼睛一瞪,出声威胁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状,赶忙把未说完的话憋回去,做出妥协示弱的样子来,“我错了我错了,不说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两人笑闹了几句,夏越凡道:“既然你还有事儿要忙,那我就不留你了,反正你跟媛媛住一起,咱们随时想聚,随时出来。我们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不用,奈何夏越凡执意要送。车上,岑青禾跟蔡馨媛坐在后座,夏越凡一个人坐在前面开车。

    中途车上传来手机铃声,因为水果机的动静都一样,所以岑青禾跟蔡馨媛皆是本能的摸包,还以为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结果前座的夏越凡掏出手机,低头看了两眼,没接,直接挂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随口问了句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夏越凡说:“公司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的电话你不用接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算公司是我家开的,我也有上下班时间,待会儿还得带你看电影吃宵夜去呢,没工夫应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找不到你能行吗?会不会有什么急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明天一早我去公司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着两人的对话,岑青禾似笑非笑的说:“看看某人多贤良淑德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侧头看向岑青禾,挑眉道:“你羡慕嫉妒恨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顺势点头,“是啊,你家凡凡多宠你,为你都荒废朝政了,你小心以后被他们公司的人以‘妖媚惑主’的名义暗自干掉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死前我也得拉上你这个垫背的,没你在身边,黄泉路上太孤单,孟婆汤我都喝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瞥眼回道:“那你事先喝点儿酒,喝多的时候你连洗衣粉水都咽得下去,更别说是孟婆汤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被岑青禾怼的恼羞成怒,干脆动手戳她肋骨。两人坐在后座打闹,车内一片笑声。

    夏越凡顺着后视镜往后看,轻笑着道:“谁要是收了你们两个,真的有够愁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十二点十分,蔡馨媛打外面回来。见客厅还亮着灯,她扬声道:“青禾?”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换了鞋往里走,在客厅沙发上看见弯腰坐在那里的岑青禾,她左手拿着个手机壳,右手拿着镊子,此时正小心翼翼的把镊子头上的小钻往手机壳背面贴。

    蔡馨媛见状,不由得眉头轻蹙,出声说:“这么晚不睡还捅咕呢,你明天早上起得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屏气凝神,强忍着手抖,将小钻贴在了预期的位置,轻轻吹干胶水,她这才直起身子,一边抻着发酸的手臂,一边回道:“差一点儿就弄完了,我不愿意拖着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把包放在一旁,一屁股坐在岑青禾身边。她伸手要去拿茶几上亮光闪闪的手机壳,却被岑青禾一把拦住,“欸,别碰,还没干透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撇嘴回道:“让你送点儿走心的礼物,你丫还真走心,这亲自动手的能力让我瞬间回到了小学的手工课堂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让蔡馨媛碰手机壳,这会儿自己倒是小心翼翼的拿起来吹气,“我小学上手工课都没现在这么认真,明天你真得陪我去配个老花镜,我眼睛都要瞎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瞥着岑青禾手上那只贴满小钻的手机壳,挑着半边眉毛,出声问:“你确定商绍城能喜欢这个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转头回视蔡馨媛,不答反问:“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模棱两可的点点头,“好看是好看,就是太好看了,你觉着商绍城用这样的手机壳合适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说:“我特地选得深颜色的钻,弄得也是中性风,怎么不合适了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脑袋都想漏了,就差直接往手机壳上面贴人民币了,你别逼我,再逼我得疯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始终维持着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手机壳,看得岑青禾越发的心里没谱,最后只得出声催促,“你赶紧去洗澡睡觉,别跟我这儿烦我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起身往前走,走着走着又停下来,转头对岑青禾说:“欸,要不你把这手机壳送我吧,我再帮你琢磨个新礼物送商绍城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瞪眼拒绝,“你想都别想,就这破玩意儿我不吃不喝,眼睛不眨粘了快三十个小时了,我管他喜不喜欢,这是我的心意,心意你懂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用眼过度,岑青禾眼底还真有红血丝,蔡馨媛见状,赶紧摆手回道:“行行行,不要,我不要了,你赶紧再粘两颗就去睡觉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变身吃人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剜了蔡馨媛一眼,竟然敢觊觎她的大作。低头看着贴满蓝黑两色彩钻的手机壳,她真是越看越喜欢,不枉她眼睛都熬重影了,果然还是心灵手巧,蕙质兰心,才貌双全……

    蔡馨媛走到自己房间门口,似是忽然想到什么,她扒着门框转过身,“欸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耐烦的抬眼打断,“你又干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问:“最近怎么没听你说跟商绍城联系呢,他回夜城了吗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岑青禾也有些纳闷,她摇头回道:“我俩最近没联系。”上一次通话,还是她转正的那天,转眼间都过去一个多礼拜了。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他怎么突然消失了似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可能有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有事儿也得跟你联系联系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挑眉回道:“没事儿他跟我联系什么?”

    蔡馨媛闻言,朝着岑青禾挑了两下眉毛,然后暧昧的道:“这么长时间没见面,连通电话也没有,跟我说实话,心里有没有想他?”

    岑青禾嗤笑了一声:“你没病吧?你以为我是你?”

    蔡馨媛表情不变,只笑的意味深长,“你一有空就在这儿捅咕帮他做礼物,我就不信你做的同时,心里一点儿都不会想起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白眼道:“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,让你走点儿心,谁知道你这么走心?平时应酬到九十点钟才回家,你还得捅咕一两个小时,周末没事儿你更是全天在这儿坐着,就这动力,你别告诉我,你只把他当上司?”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一挑,很快回道:“首先是你让我走心,然后我才坑爹的选了这玩意儿;其次我追求完美,一个东西除非不做,做就做到最好;最后,我欠商绍城的人情太多,但凡我比他有钱,我早用钱还他了,这不是没招嘛,你说的,不能拼钱就只能拼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拿起手机壳,冲着蔡馨媛道:“就这手机壳,四万多的钻,加上我快三十个小时的人工,不寒碜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