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翎时桃华〕〔高冷帝君嚣张妃〕〔万界之最强老爹〕〔没有转正的皇帝〕〔万妖独尊〕〔阆风〕〔鬼世骄阳〕〔终极保安〕〔诱宠鲜妻:老婆,〕〔都市无敌皇帝〕〔有妖气客栈〕〔都市超能公子〕〔灵壶奇缘〕〔火影之更强〕〔武道王子啊〕〔我成了游戏世界的〕〔浴血激战〕〔美女的修真高手〕〔都市之无上神豪〕〔长安十日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77章 身家利益,放在前头
    :

    王晗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,岑青禾便坐在了她正对面。偌大一个圆桌,两人隔着得有两米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王晗主动道:“来的路上堵不堵车?原本我想开车去接你的,又怕你临时有什么事儿,只好在这儿订了包间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还好,我们走的顺德路那边,不怎么堵车。”

    王晗微笑着颔首,“那就好,先点菜吧,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不过这儿的素菜做的蛮不错,你可以尝尝。”

    叫来侍应生,岑青禾看了菜单才知道,这是一家专门做素食的饭店,所有的菜品皆是精致清新,也都配了个赏心悦目的名字,就是一个荤腥都不沾。

    点菜的时候,王晗问:“岑小姐会喝酒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原本想说,下午还要上班,可不知怎么的,鬼使神差,话到嘴边,她微笑着回道:“看王小姐,我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晗笑了笑,然后让侍应生准备这里的自酿花酒。

    菜跟酒都上的很快,待到侍应生转身离开之后,王晗看似随意的摘下墨镜,岑青禾无意中抬眼一看,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王晗脸上化了精致的妆,粉底浓厚,唇色艳丽,可就是这样才更衬着左侧眼底红的像是要渗血。

    岑青禾知道盯着人看很不礼貌,所以她本能的别开了视线,佯装拿起酒杯倒酒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她到底是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,而且看见了就是看见了,不可能装作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再次抬起头来,岑青禾望着王晗,尽量不唐突的试探性询问:“王小姐,您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王晗微微一笑,很是随意的道:“跟老公吵架,被他打的。”

    云淡风轻的一句解释,听起来更像是我这只口红是dior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难免表情一顿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王晗拿起手边的精制酒瓶,倒了一杯酒出来,拎着酒杯,她看向对面的岑青禾,轻笑着说:“岑小姐,今天叫你出来,一是为上次的事情跟你道歉;二来,我莫名觉着跟你很有眼缘,今天在你们公司,那么多人,也只有你跟我说了那样的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很快回道:“您别往心里去,都是误会,说清了就好。而且出了这样的事儿,我们都是次要的,最难受的,是您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中不无心疼跟担忧,就是这样简单直白的话语跟眼神,瞬间就戳中了王晗的软肋。

    看得出,她很努力的想要控制住不流眼泪,可是眼泪瞬间就积满了眼眶,她睁大眼睛,冲着岑青禾微笑,做出坦然自若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一软,下意识的挺直后背,将纸巾盒放到圆桌上,转到王晗那边,她出声说:“王小姐,您别这样,要是心里面难受憋屈,你就哭出来,别把自己憋坏了。”

    王晗抽了一张纸,捂住眼睛,过了几秒,她重新抬起头,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出声说道:“不瞒你说,我知道我老公在外面有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起初我跟他吵架,质问他,他还会顾忌一下,后来久了,他是越发的不在乎,现在更是连家都不回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派人调查过他,也找过他在外面养的女人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不管用,他是铁了心要在外面鬼混,我管不了他,就是心疼我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孩子,王晗不可抑制的眼泪涌出,虽然她极力控制着濒临崩溃的情绪,忍到肩膀发抖,可压抑的哭声还是顺着岑青禾的耳朵飘进心底。

    心里说不出的难受,岑青禾甚至可以感同身受,被劈腿的女人,被丈夫背叛的女人,一旦知道真相,几十年的夫妻情分尽消,那是怎样的一份残忍。

    就好比亲眼看着两人一手搭建的房子,被他亲手点燃,一把无情的大火焚烧殆尽,而她只能站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,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很懂事,初中就在国外念书,这些年也不常回国,每次我们视频通话,她都会问我……妈,我爸呢?他又没在家?”

    王晗说着剜心的话,眼泪从她那只封血的眼里滴出来,让岑青禾恍惚以为,眼泪是一滴滴红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王小姐,您别哭了,何必拿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呢?”如果不是坐的太远,关系不到,岑青禾真的很想走过去拥抱一下王晗,拥抱一下这个跟她妈年纪差不多的可怜女人。

    家里再有钱有什么用?穿的再光鲜亮丽,打扮的再珠光宝气,可是门一关,夜夜独守空房,被小三气,被老公打,这日子岑青禾想想都觉得憋气。

    王晗一时间难以控制情绪,是放肆流了一会儿眼泪,慢慢的才整理好情绪。

    手里攥着被泪水打湿的纸巾,王晗血红着一只眼,通红着一只眼,两眼齐齐看向岑青禾的方向,轻笑着道:“你看,让你见笑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可能真的是有病,你别害怕,我就是觉得跟你有缘,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泪窝子浅,这会儿已是强忍着眼泪,她红着眼眶说道:“我知道您心里面憋屈,您要是觉得我这人还行,信得过,您就跟我说会儿话,我保证今天听见的一切,就只有咱们两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晗破涕为笑,出声说道:“你这傻孩子,一看你就是个实在人,忘了我那天打你的那巴掌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没忘,但我不生气,你那巴掌是打勾引你老公,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儿,对事不对人,我现在忘不了,以后也不会忘,这样的人就是欠揍!”

    王晗闻言,定睛看着岑青禾,眼底的神情不无打量跟感兴趣。过了会儿,她轻声说:“你这孩子,年纪不大,事儿倒是看得明白。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的,脑子里成天想着怎么不劳而获,飞上枝头变凤凰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顿觉此话不妥,所以王晗赶紧补了一句:“我这人说话也直,你知道我对你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,“我知道,现在很多三观不正的年轻人也确实是这么想的。”说着,岑青禾忽然想到了什么,所以又加了一句,“其实三观不正还真的不分年龄,有些人就是没道德,明知道别人有老婆有家庭,还是要去横插一脚,这样的人我真的不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酸劲儿过了,王晗没了眼泪,声音恢复平静如常,“确实是,这个世上有太多不劳而获成天琢磨着坐享其成的人,看着个有钱男人,恨不能立马扑上去,也别管这人年纪大得能不能做她爸。我老公在外包养的女大学生,有一个只比我女儿大一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下意识的眸子一挑,“有很多个吗?”

    王晗轻笑,眼带嘲讽的回道:“是啊,我知道的有三个,不知道现在还换没换。像你今天的那个同事,她充其量只能算个炮友,给钱就上,跟外面的鸡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震撼到了,原来唐斌严在外包养的女人还不止一个,王晗是怎么忍过来的?搁着她,真的要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唐……您老公知道您今天来我们公司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王晗拿起酒杯喝了口酒,随即眼皮一掀,很是嘲讽的回道:“看见我眼睛了吗?周五那天跟你闹完,我回家正赶上他也在,他真的一年半载不回来一趟,那天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。我跟他闹,说他跟盛天的人有一腿,他气急败坏,给我打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眉头一皱,气愤的道:“他怎么能这样?自己做错事儿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王晗忽然长叹一口气,微眯着视线回道:“是啊,有理了,有钱就有理,谁让人家有钱呢?”

    她微垂着视线,看着面前菜盘中的精致菜色发呆,兀自说道:“年轻跟他结婚那会儿,他什么都没有,说出来你都不信,我俩一个月赚不到一千块钱,在夜城,在夜城这样的地方。后来跟他一起搞家具,发家了,我也老了,想着在家享几年清福,反正钱够花了。结果这一呆倒好……呆得地位不保啊。”

    爱情里仿佛有一个不可打破的诅咒,夫妻可以共患难,却鲜见同享福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想,这又是一个陈世美。

    结果王晗接下来的话又让岑青禾久久无语,她说:“其实也怪我,我明知道他在外面有人却不跟他离婚,你说有感情,感情确实是有,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顶多也就是亲情。我不想跟他离婚,更多的是因为赌气,我凭什么跟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,等他功成名就了,我就得功成身退,给其他女人腾地方?我做不到,也不甘心,就算要离婚,我也得分他大半的家产,最好能告他个净身出户!”

    原来伤心是有的,可身家利益还是要摆在前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瞬间迷茫的望着王晗,好像前一秒还在因为丈夫出轨而极度伤心的妇人,这一刻已经变成了精明算计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王晗看出岑青禾眼底的狐疑,她微笑着说:“看样子你跟我女儿年纪差不多大,你还是太年轻,在你这个年纪,我也以为婚姻就是爱情,丈夫就是命,但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到我这个年纪,你也会懂得,哪怕是爱情,哪怕是一张床上睡着的男人,都需要你去算计。你不算计他,就擎等着有一天他反过头来算计你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引凤决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特品圣医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邪王绝宠:医品特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