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武神遮天〕〔逆袭之1988〕〔重生第一奸商〕〔总裁爹地宠上瘾黎〕〔诸天轨迹〕〔北宋大表哥〕〔我从坟中来〕〔超科技医生〕〔逆流芳华年代〕〔争锋地〕〔灵异空间建造者〕〔朝唐之上〕〔武人无敌〕〔我不是大仙尊啊〕〔超强电脑管家〕〔修魔术士〕〔末日有战车〕〔重生西游之天篷妖〕〔卜旭大人〕〔异能少女重生:帝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75章 走了人渣,还有奇葩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王晗的正对面,所以没有人比她看得更清楚。心底顿时一酸,岑青禾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。

    王晗不着痕迹的抬手擦掉眼泪,然后从包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,说:“如果有时间的话,中午一起吃顿饭可以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接过,脑子有些空白,她也没多想,只本能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跟岑青禾打过招呼之后,王晗径自迈步往外走,一旁的几个女人全都随着她一块儿出去,在经过方艺菲那里时,方艺菲下意识的往人群中瑟缩,那是真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紫裙女人剜了眼方艺菲,咬牙放狠话,“小贱人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方艺菲被打怕了,深深地低着头,眼睛都不敢抬一下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外走,章语快步跟上前去相送。剩下大堂中的一群人,面面相觑,有些人鄙夷的看着方艺菲,有些人则狐疑的打量岑青禾。

    偌大的一片地方,静的针落闻声,最后还是张鹏率先开了口,“都散了吧,客人进来看见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看向方艺菲的方向,沉声道:“方艺菲,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方艺菲还拽着姜雪的袖子,像是惊蛰了一般,久久不敢放松。眼看着墙倒众人推,大家都跟方艺菲保持了距离,只有姜雪跟她站在一起,姜雪也想走开,奈何被方艺菲拉着,她只得压低声音说道:“她们走了,你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么说,方艺菲哭得越凶,旁边围观了一群看热闹的,岑青禾却没心思再看下去。

    她跟蔡馨媛,金佳彤跟吕双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走。路上,挽着岑青禾手臂的蔡馨媛难掩激动,满眼放光的道:“真是大快人心,简直爽死了!”

    金佳彤怯怯的道:“下手太狠了,估计不拦着都要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看了眼金佳彤,“你脸怎么这么白?吓着了?”

    金佳彤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下脸,“是吗?”

    吕双淡笑着说:“一看就是没见过这阵仗,打别人给你吓这样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她这是报应,可怜她干什么?她在背地里阴青禾的时候,谁替青禾想过?”

    金佳彤很快解释,“我知道,我也替青禾生气,就是……都是血,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性格不一样,遇事之后的反应自然不同,岑青禾怕蔡馨媛大大咧咧的再把金佳彤给说尴尬了,所以她赶紧出声岔开话题,“还好现在真相大白,黑锅我不背,至于她自己做的孽,自己还吧,跟任何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心底的一股恶气可算是出去大半,她露出痛快的表情,出声说:“早就看她不顺眼了,把销售部搅的乌烟瘴气,就我在公司的这一年,眼看着被她挤兑走的人没十个也有八个。”

    吕双也从旁说道:“还有好些三观不正的,看见她靠陪人睡觉上位眼红,也跟着不干正经事儿,真是学好不容易,学坏不用教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现在好了,杀鸡给猴看,我看那些人还蹦不蹦跶了。”

    吕双笑的意味深长:“这回还真是杀‘鸡’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几人来到茶水间,蔡馨媛高兴,撺掇着今天晚上出去聚会,吕双给她介绍地方,金佳彤还没从那副血腥的打斗场面回过神来,至于岑青禾,她在想要不要抽空去洗手间给商绍城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不过事实上,岑青禾压根儿没空。因为紧随她们之后,一帮人都涌进茶水间,大家七嘴八舌的向岑青禾问八卦。

    “青禾,原来是方艺菲在背后使坏,她为什么要害你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还赶在你要转正的当口使绊子,她这是故意要让你转不成正嘛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天青禾打电话,里面的男人说话怪怪的,一副故意要让人误会的架势,感情是方艺菲在外面的姘头,真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,她怎么那么坏啊?”

    以往方艺菲在销售部虽说口碑不好,但业绩绝对是没得说,在这个不仅论姿排位的销售部,业绩更是一个人身份的第二体现。所以眼下这些明目张胆说三道四的人,都是从前不念声不念语,敢怒不敢言的人。

    许是肯定方艺菲这回真的起不来了,也许是压抑了太久,此时茶水间简直热闹的不像话,墙倒众人推,也就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觉得耳边像是有一万只蜜蜂同时在飞,嗡嗡的她脑瓜子都要炸了。她努力挤出一抹淡笑,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算了,事儿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帮人正在兴头上,好奇的不得了,非要让岑青禾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还真不是落井下石的人,更何况方艺菲已经遭了报应,她不想再临死踩一脚。

    奈何众人不依不饶,最后还得是蔡馨媛出声摆平,她说:“青禾不乐意挖方艺菲的底,想着给她留几分面子,可她也太不是人了。就因为有一回青禾在医院无意中看见她跟别的男人一起去打胎,回头咱们公司就传她流产的事儿,今天大家都在这儿呢,你们拍着良心说说,谁听见这消息是从青禾嘴里面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大家相互看对方的脸色,周围静谧了那么三四秒的时间,最后有一个普通销售,左看右看,随即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不知道这消息最早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,反正我是听艾薇薇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听艾薇薇说的?我也是听她说的,她还千叮咛万嘱咐,叫我别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听她的?哪次有什么八卦不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艾薇薇也告诉过我,让我别告诉其他人,当时我看你们都知道了,还以为是谁走漏了风声,感情都是一个人传的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终于找到幕后‘黑手’了,大家都把矛头统一指向了艾薇薇。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道:“青禾这是背了多大一个黑锅?幸好这事儿弄明白了,不然今天挨打被逼开除的就不是方艺菲,而是青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关键这话还不是青禾传的,艾薇薇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茶水间房门被人推开,被大家争相讨论的主角艾薇薇登场了。

    她刚才是跑去楼上主管办公室听墙角,所以才会下来迟了。这一进门,见屋中好几十号人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是人就会觉着尴尬了。

    然而艾薇薇就是有这样的本事,她可以在尴尬中找寻到突破口。面对着好几十双的眼睛,她愣是能旁若无人又一本正经的八卦,“哎,你们猜我刚刚在楼上听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把她当个笑话看,有人顺茬问道:“听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艾薇薇立马眼睛一瞪,煞有其事的说:“我听见张主管对方艺菲劝退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开除怕是八九不离十的事儿,但眼下真的要开除,众人还是面露诧色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劝退了?那方艺菲怎么说?”

    艾薇薇连比划带说:“方艺菲这个哭啊,当然是不想走了,意思是让张主管保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一次性把话说明白了,听着着急。”

    艾薇薇说:“这次的事儿闹得这么大,人家老婆都找上门来了,如果是一个还好说,那是一帮!”

    说着,艾薇薇眼露鄙夷,随即目光落在岑青禾身上,立马又换了一副表情,像是替岑青禾抱委屈,“青禾你说你人这么好,方艺菲没病闲得暗地里坑你?这事儿别说上面容不了,我知道真相都想替你上去讨句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吕双面无表情的说了句:“我们刚在这儿聊,据说方艺菲要坑青禾,是因为误会青禾在背地里传谣言,说她流产打胎的事儿,可这话根本不是青禾传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艾薇薇,等着她尴尬的表情或是生硬的辩解,结果丫真是让人大开眼界,只见她听后眼睛一瞪,特别惊讶的道:“是吗?是谁在背地里嚼舌根,害的青禾背黑锅啊?”

    众人:

    岑青禾也算是见了世面了,她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蔡馨媛跟吕双干脆嫌弃的别开视线,金佳彤都替艾薇薇臊得慌,怎么会有脸皮这么厚的人?她都怀疑艾薇薇是不是人格分裂,难不成她真不记得舌根是谁在背后嚼的了?

    这边正说着,忽然间茶水间的房门有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开。门口露出一颗人头,来者满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,压低声音,却掩饰不住口吻中的兴奋,“快点儿快点儿,方艺菲从主管办公室出来了,正在休息室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一听这话,好些人本能的从各处站起,随即一溜烟的往外跑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蔡馨媛也控制不了大仇已报的畅爽之意,她拉着岑青禾的手说:“赶紧的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不好吧?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回道:“怎么不好?想想她上周五是怎么看你热闹的?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岑青禾确实来气。嗯,不看白不看,走。

    一行人出了茶水间,迈步来到休息室。此时休息室门口已是人满为患,跟看戏不要钱似的。

    见岑青禾走来,众人有‘眼力见’的闪开一条路。岑青禾就这样看见只身一人站在休息室中间的方艺菲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娶夫纳侍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草莓印〕〔农家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