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逍遥股少〕〔青春在左,时光在〕〔混沌天灵根〕〔赶尸禁忌〕〔重生渔家有财女〕〔末世之孤城〕〔一级警戒:首席大〕〔异界魔王:腹黑娘〕〔重生七十年代:军〕〔盛世茶都〕〔无限之进化之塔〕〔独家宝贝:甜妻娶〕〔问道章〕〔神话之我是传奇〕〔虫屋〕〔独君情〕〔我家老婆可能是圣〕〔迦勒底的黑发骑士〕〔大师下凡〕〔勇者大魔王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74章 真相大白
    :

    之前毫无预兆的一通暴打已是让众人瞠目结舌,如今张口就要盛天开了方艺菲,大家原地围着,皆是大眼瞪小眼儿,与其说是看热闹,不如说是吓着了。

    张鹏也出声道:“我们的职员做错了什么事儿,您得给我们一个开除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女人阴沉着脸打开手腕处挎着的包,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来。

    张鹏接过来,低头看着。一旁围观的人好想凑上前去瞧瞧,奈何不好太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不过旁边的几个女人给了她们机会,只见她们从随身的包中掏出更多的照片,随手就朝方艺菲的方向扔过去。

    崭新的照片,棱角锋利,沾到身上那就是一条血道子。

    方艺菲眼下如惊弓之鸟,吓得光脚往人群后面躲,边躲还边尖叫。

    几百张照片就这样散落在地,这回围观的吃瓜群众可不能再忍了,纷纷低下头捡起照片来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倒好,照片中皆是方艺菲跟男人出入酒店,饭局,会所和其他娱乐场所的画面。她脸上带着一贯勾引人的笑容,依偎在形形色色的男人身边。

    没错,照片中的男人不是一个两个,数量庞大到让吃瓜群众纷纷露出咋舌的表情,互相看着对方手中的照片,因为一定跟自己手上的‘男主角’不一样。

    照片中许多男人的脸已经打了马赛克,应该是在场贵妇们的老公。几个女人被拦在距离方艺菲三米之外的地方,人过不去,但是难听的话绝对少不了。

    至此大家才明白,原来这些人不是王晗的姐妹群,而是临时组队,携手来打小三儿的‘讨债队员’。

    “就这种得谁勾引谁的贱货,你们盛天还留着她给你们抹黑?”

    “今天必须开除这个贱人,你们要是不开除她,我让你们没法开门做生意!”

    贵妇们义愤填膺,恨不能将方艺菲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上礼拜五岑青禾‘照片门’和被甩耳光之后,原班人马上阵,找的却是方艺菲,很多人都在纳闷之前的事儿算什么?

    张鹏出声道:“大家确定这中间没有什么误会吗?”

    “误会什么误会?这么多人,这么多照片,你问问她做没做过勾引人老公的事儿!”

    之前拿包砸方艺菲的贵妇情绪最激动,太阳穴处的青筋都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另几个人也随声附和,“我们没事儿闲得往自己身上泼脏水?姓方的什么人品,你们公司能一点儿都不知道?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们公司挂羊头卖狗肉,允许裱子在这儿挂牌做生意?”

    话是越说越难听,往后也无一幸免的将整个销售部都装进去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一模一样的场景,差不多难听的话,骂的却是岑青禾。如今真的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

    在场明白怎么回事儿的,怕也只有岑青禾,蔡馨媛跟金佳彤三人,连吕双都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可知道真相是一回事儿,震不震惊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。亲眼看到方艺菲被打的这么惨,如果没人拦着,估计今天这条小命都得交代,场面激烈不忍直视,吓得金佳彤几度往岑青禾跟蔡馨媛身后缩,眼睛都不敢抬一下。

    蔡馨媛觉得很爽,打得好,贱人就是欠收拾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不是没动过恻隐之心,毕竟那么纤细瘦弱的一个人,被一帮人连踢带踹,打得满地滚爬。那浑身的红痕跟刺耳的尖叫声,让好好地一个售楼大厅,变得像是专门惩罚人的刑房。

    但是话又说回来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那天看她被甩耳光,站在人群中百口莫辩之际,方艺菲心里又可曾动过不忍之心?

    她自问没有任何对不起方艺菲的地方,方艺菲落得如今田地,那是她自己作恶太多。

    勾引那么多的有妇之夫,为了业绩可以不惜一切,不论别的,单说那天在医院被她流掉的孩子。那是一条生命,可在方艺菲看来,只是下几个月业绩不用愁的筹码。

    岑青禾不知道这个世界会不会真的有神佛在,可从小家里大人就说了,人在做,天在看。

    之前一直被张鹏跟章语挡下而不能直接动手的王晗,此时镇定的站在人群中间,不比其他女人的气急败坏,她只是声音平静的说:“是有误会,之前我突然收到有人匿名寄来的照片,照片里是我老公跟别人出轨的证据,里面的女人大多没正脸,只有岑青禾出现的几张才看的清楚。我当时也是气蒙了心,所以才会贸然跑到这儿来找岑青禾的麻烦,不过现在我已经调查清楚了,岑青禾跟我老公只是正常谈生意,而这个方艺菲……”

    王晗的目光透过层层人群,直接落到了方艺菲身上。

    方艺菲赤脚站在地上,头发凌乱,满脸眼泪,狼狈的像是一只丧家犬。之前还有人本能的挡在她面前,怕她挨揍,但看过众多的出轨照片之后,很多人已是默默地退开,所以眼下她身前只剩两个男职员还有被拉着衣袖不好走开的姜雪。

    王晗一直没有摘墨镜,但谁都知道,墨镜背后的那双眼里,该有怎样的恨跟毒。

    她说:“她是华友市场主管孟伟的姘头,两人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后来借着孟伟接近我老公,又爬上我老公的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王晗停顿了一下,胸口起伏,那是她暗自吸了口气,调节了一下呼吸,随即继续说道:“说实话,我不在乎我老公在外面到底有多少女人,因为你爬得上他的床,你也进不了他的家门,像你这样的货色,也就只配给有钱人暖暖床,我甩你一脸钱,估计让你跟狗配,你都不会马上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睡我老公,还敢拿我当枪使,这就有点儿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。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我问你,我们今天说的话是不是真的?有没有一句是冤枉你的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方艺菲,而方艺菲只是躲在人后哭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紫裙女人作势欲上前,嘴里面骂道:“你他妈不是敢做吗?敢做不敢说?我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拦着,女人并没有冲过去。可这一下子也够方艺菲吓的,她失声哭叫,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说!我们有没有冤枉你?不说打死你!”

    方艺菲只哭不说话,但此时的沉默已经证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真相大白,孟伟是方艺菲的男人……之一,所以他帮着方艺菲说假话坑岑青禾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只是方艺菲为何要坑岑青禾,仍旧有很多人云山雾罩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方艺菲完了。

    被一个正室找上门都是莫大的耻辱,更何况眼下正室都组团来了。正所谓露多大的脸,如今就现多大的眼。

    方艺菲在销售部的名声是出了名的差,奈何一直没有捅出大篓子,加之她跟张鹏也是关系匪浅,所以这么久也是顺风顺水,都让很多人觉着生活不公平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。

    恶人自有天收,古话诚不欺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儿的管事人是吧?”王晗看着张鹏问道。

    张鹏不知为何脸色不怎么好看,兴许是一大早上刚开门就遇到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他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,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王晗则面不改色的道:“今天我们几个站在这儿,哪个都要面儿,之所以放下面子教训她,不是我们想不出别的办法,只是必须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她自己都不要脸了,我们干嘛还给她留脸?”

    说着,她话锋一转,看似无意,实则却颇有深意的补了一句:“我不知道你们盛天是什么规矩,反正我手上还有她跟其他男人鬼混的证据,如果你们觉得今天这些还不够多,那我随时愿意提供其他的。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哼,我看不见得,再这样下去,估计你们公司也得被她这一颗老鼠屎搅的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说给有心的人听,岑青禾从旁观察张鹏的脸色,在王晗说完这番话之后,虽然他努力做到面色无异,可人毕竟不是机器,做不到伪装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最起码,她从张鹏眼底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慌乱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连着点了三下头,然后道:“您说得对,我们公司是有规定,不允许任何职员因为私人原因为公司带来负面影响。介于几位的反应,我们一定好好调查并且妥善处理,给几位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凭盛天两个字,我信你们会做到公平公正。开除一个人不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吧?更何况还是这样的一个人。我觉得今天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鹏眼底深处不无纠结,可头却是下意识的点着。

    王晗当众走到岑青禾面前,出声说:“对不起岑小姐,我为之前的事情跟你道歉。”说着,她朝岑青禾低下头。

    岑青禾早就不气了,更何况王晗也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唐太太,事情弄清楚就好,你也不要太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会劝王晗不要太生气,只有岑青禾劝她,不要太伤心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从墨镜的背后,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滑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吾乃六耳猕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农家子〕〔草莓印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