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婚前试爱:总裁太〕〔超级工业霸主〕〔水墨田居小日子〕〔神的试练〕〔魔鬼法约〕〔LV99级的村民〕〔捡到一本三国志〕〔馥郁春满〕〔凰上在上,臣在下〕〔我真的是个有钱人〕〔进化之路〕〔刀镇星河〕〔上神,夫人逃婚了〕〔农女火辣辣:神秘〕〔我有一个工业世界〕〔联盟之佣兵系统〕〔熊生从越狱开始〕〔都市神豪之一夜暴〕〔神通不朽〕〔二次元之真理之门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70章 病来如山倒
    :

    “来来来,赶紧下来,我去换身衣服,到客厅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有些不敢看岑青禾的脸色,赶忙从她床边站起,一溜烟就跑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个人发呆的坐在床上,与其说是脸色难看,不如说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,她从床上下来,穿着睡裙去了客厅。

    蔡馨媛换好了蕾丝睡衣从卧室出来,岑青禾问:“你怎么这么晚还回来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不答反问:“难道你要我夜不归宿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‘切’了一句,坐在沙发上,她有气无力又阴阳怪气的道:“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坐岑青禾身边,她伸手打开面前茶几上的外卖袋子,出声回道:“越凡是不想让我回来的,但我实在太好奇商绍城是怎么帮你查出是方艺菲做的,还有他周一到底想怎么报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哼声回道:“说白了就是太三八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递给岑青禾两只一次性手套,“那倒是,我好奇到谈恋爱都走神,你得负责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下意识说:“你可甭让我负责了,我这几天欠了一屁股的人情,还不知道事后怎么还呢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情债肉还啊,商绍城那么帅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起一截鸭脖子,吃了一口后,含糊着回道:“你这么相中他,我派你去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马上笑着点头,“好啊好啊,我一定替你好好招待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翻了个白眼,“不要脸,小心让你家凡凡知道你朝三暮四水性杨花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男人嘛,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,现在是他眼巴巴的追着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小心点儿,别拿社会上的男人当咱们初高中时期的傻学生。”更何况夏越凡还是个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岑青禾就没好明说,没见过哪个富家子弟不爱玩儿的。见过的‘世面’多了,自然不会不懂什么叫欲擒故纵,她怕蔡馨媛吃亏。

    蔡馨媛听懂岑青禾的言外之意,她虽是语气轻佻,但内容却特别实在,“放心吧,我挺喜欢他的,如果他想跟我好好处,那我也一定跟他好好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应了一声,右手拿着一截麻辣鸭脖,她吸了口凉气,“挺辣的啊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,“我让老板加了好多麻油,加得人家都有点儿不乐意了,还以为我上他那儿占便宜去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辣的整张脸都有些麻木,眉头轻蹙,她指使蔡馨媛,“帮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也辣的不行,摘了手套就往厨房奔。不多时,她笑着折回来,手中拿了两盒冰淇淋蛋糕,“来,吃这个,看着都爽。”

    看见冰淇淋蛋糕,岑青禾脑中下意识的浮现出商绍城的模样。想到练习室中,他将她压在身下,横坐在腰间。当时没想太多,只一心想赢,可如今想想,大家好歹是男女有别,那样的身体接触,会不会有些过了?

    更何况,他当时突然压下身体,脸那么近……

    她清楚的在他黑色的瞳孔中,看到了自己面带惊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如果那时樊尘没有进来,他会不会……

    “赶紧吃,这个解辣。”岑青禾有片刻的晃神,余光瞥见蔡馨媛将蛋糕盒递给她,她伸手接过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该吃吃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哪怕是在夜城,整座大楼里亮灯的住户也不多了。岑青禾跟蔡馨媛坐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,吃着麻辣鸭脖就着冰淇淋蛋糕,聊着各种各样的八卦,直到袋尽盒空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可撑死我了。”岑青禾倒在沙发上,伸手捂着肚子,呼吸都不敢太用力。

    蔡馨媛也瘫在另一边,她几分嫌弃几分揶揄的口吻道:“你说你没来之前,人家夜城话说的挺好的,你这一来,我现在跟你一样满口东北话,还吃宵夜!简直就是罪恶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道:“人家是谁啊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我用了两三年的时间,才让本地人听不出我是哪儿的,结果你倒好,用了一个月又给我带回去了。今天越凡还说呢,一听我说话就知道我是东北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不由得瞥眼道:“干嘛?当夜城人当惯了,当不了东北人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知道岑青禾是逗她,所以顺势回道:“是啊,我就想当夜城人,就想往洋气了凑,不行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拿脚踹她,“崇洋媚外,忘恩负义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起身躲开,边走边说:“你好,动不动一口苞米茬子味儿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都不想的骂道:“滚犊子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笑着走向卧室,“我睡了,你也早点儿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绷着脸,憋着笑,“知道了,别磨叽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走后,岑青禾赖在沙发上躺了几分钟,也回了自己房间。重新刷了便牙,脱鞋上床。

    夜里,岑青禾被肚子疼醒,掀开被子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体质,从小生冷不忌,从前在东北的时候,更是热串就着凉啤酒一起吃,从来没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这回也不知是怎么了,她一晚上折腾了四五回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多钟,岑青禾听见门外有响动,应该是蔡馨媛起来了。她扬声喊了一句:“菜包子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身白色小洋裙打扮得花枝招摇,像个妖精似的蔡馨媛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欸?你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蔡馨媛看着床上大被从头蒙到脚,只露出一颗脑袋的岑青禾说。

    岑青禾耷拉着眼皮,有气无力的道:“咱家有止泻药吗?”

    蔡馨媛眼皮一掀,“你坏肚子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轻点头,折腾了一整晚,现在她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然而蔡馨媛说:“家里没有止泻药,很严重吗?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正好越凡在楼下呢,让他送咱们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夏越凡的名字,岑青禾可不好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所以她硬着头皮回道:“没事儿,不严重,就当减肥了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担心的看着岑青禾,“你别硬挺着,到底有没有事儿?难受我们就去医院看一眼,也不麻烦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摇摇头,闭上眼睛道:“你去吧,我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听见蔡馨媛离开时的关门声,却不知道蔡馨媛什么时候又回来的。蔡馨媛买了止泻药,喂岑青禾吃下,然后说:“有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这功夫岑青禾正犯困,迷迷糊糊的点了下头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觉着身上很热,所以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。可是没几秒钟,她又忽然觉着浑身发冷,所以赶紧又把被子给缠上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会儿热一会儿冷,岑青禾闭着眼睛,费力的抬起酸疼的手臂,摸了摸额头,一把的冷汗。

    虽然身体很疲惫,可意识还算是清醒,岑青禾心想,完了,她这不是坏肚子,是生病了吧?

    昨晚跟商绍城从f。k出来,她就觉着周边冷飕飕的,不由得抖了个机灵,难不成这下就着凉了?她以前可不是这个身板,这简直就是林妹妹附身的节奏。

    脑子里面不停的胡思乱想,越想太阳穴越是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中途她爬下床去洗手间,看着镜中一脸虚白的人,岑青禾自己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蔡馨媛去跟夏越凡约会,金佳彤今天也有外教的工作,她不好意思麻烦她们,自己这孱弱样还出不去屋。无奈之下,岑青禾只得倒了一大杯的开水,等到稍微凉了一下,慢慢全都喝了。

    哎,果然温开水跟生病最配了。

    喝完热水,额头上的汗更多,岑青禾想到小时候家里人说,生病就是要发汗,所以她一个人裹在大被里面,热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睛涨疼,她闭目眯着。半梦半醒之间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她听见了,却是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,那是她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抬手拿个手机都费力,岑青禾眯缝着眼睛一看,手机屏幕上显示着‘商绍城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接通,岑青禾出声:“喂?”

    许是太久没说话,也许是虚弱,她声音比往日里要低沉沙哑。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陈博轩的声音,“喂,禾姐,嘛呢?还没醒,这都几点了?”

    陈博轩一如既往的热情,可此时岑青禾却觉着有些聒噪,而且太阳穴那里蹦跳的更欢了,她严重怀疑那里的血管下一秒会不会爆掉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睡觉。”岑青禾的声音很低,低的不像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陈博轩听出异样,顿了一下,然后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有点儿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生病了?昨天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闭着眼睛,低声回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在心里问陈博轩有没有什么事儿,可嘴上却说不出来,只是他一问,她一答。

    陈博轩说:“本来想叫你出来玩的,看你这样子,应该出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声应了一句,“我不出去了,你们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往后陈博轩又说了些什么,岑青禾皆是一一回应,可是挂断电话的那一刻,她大脑已是一片空白,瞬间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趴在床上,被子里面全是冷汗,岑青禾半梦半醒,似睡非睡。时间好似只过了几分钟,又好似过了几个小时,反正她对时间已经没了概念。

    只是听到床头柜处的手机再次响起,她费劲儿睁开眼睛一看,又是商绍城打来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万古丹神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