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厉空烈〕〔妖皮藏宝图〕〔虫临暗黑〕〔最强高手在都市〕〔擒兽监狱〕〔神秘之树〕〔重生军工子弟〕〔关于在异界求生这〕〔开局一条黑皇〕〔在海贼修仙的日子〕〔太上剑典〕〔重回大一〕〔时空飞盘〕〔我这剑仙有歪挂〕〔晨光已熹微〕〔废土女王〕〔转世异闻录〕〔官逼同死哪家强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妃你不可:皇家饭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69章 位置很暧昧
    :

    金佳彤很善解人意,一点儿都没生岑青禾的气,倒弄得岑青禾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好在金佳彤很快便岔开话题,聊到方艺菲身上,这才缓解了岑青禾的内疚与尴尬。

    “还好这次有他帮你,不然眼看着就到周一了,如果事情没有个说法,不知道张主管会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会不会开除我不知道,转正是想都不用想。我猜方艺菲也就是这个打算,无论我是被开除还是转不了正,她总归不会希望落空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语带后怕的道:“你不过是无意中撞见她去医院打胎,她都没来问过你谣言是不是你传的,就这么在背后出阴招,这人简直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黄蜂尾后针,最毒妇人心,这回我算是亲眼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轻叹一口气,然后道:“多亏了商绍城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待岑青禾回答,她又八卦的问:“青禾,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头正在沙发上瘫着,闻言,她当即美眸一挑,很快回道:“停,你可别吓唬我,我心脏不好,他可没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不喜欢你,怎么会费力帮你调查真相,还帮你出谋划策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说,不白调查,她还欠他的呢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中的具体原因,就连蔡馨媛都不知道,她跟商绍城签了保密协议的。所以这会儿她也只得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我们是朋友嘛,我求他帮忙,他又有这个能力,当然会帮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坚持己见,“我还是觉得他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从新奥初见商绍城赶来看岑青禾,到海城那次,商绍城给面儿促成合约,再到岑青禾脚受伤,商绍城就打赌她脚上的那双鞋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商绍城就是‘喜欢’岑青禾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听后直翻白眼,不由得道:“姐,你真会联想,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商绍城真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,就刚刚,一个小时之前,他还把我摔得满地找牙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回事?你们打架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解释,“你以为他每次帮我都是白帮的?他鸡贼着呢,我都得一报还一报。刚跟他去了趟拳馆,丫人高马大的非拉我当他陪练,我一晚上少说屁股着地三四十次,现在骨头架子都摔散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说:“打是亲,骂是爱,踹一脚是谈恋爱嘛。人家喜欢你才乐意跟你玩,他怎么不找别人当陪练呢?”

    说罢,似是忽然想到什么,金佳彤那头忽然‘呀’了一声,然后道:“对了,青禾,商绍城不是有女朋友的嘛,你可要小心了,万一她女朋友吃醋,找你的麻烦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岑青禾又有些欲言又止。商绍城跟苏妍分了,她之前为了吓唬金佳彤,让她对商绍城打消念头,所以一直没说。

    眼下聊到这里,岑青禾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讲。短暂的沉默了两秒,岑青禾还是决定坦诚,她不想总撒谎骗人。

    “他跟他女朋友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金佳彤特别惊讶,简直比听到幕后黑手是方艺菲还震惊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分手啊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清楚,应该是性格不合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商绍城的脾气太难捉摸,明明跟苏妍才谈了几个礼拜,按理说恋爱的‘蜜月期’都没过,可他这边的新鲜劲已经过了。

    金佳彤在电话里面连叹气带惋惜,岑青禾打趣道:“他分手你闹什么心啊?你不应该高兴的嘛,他现在又单身了。”

    金佳彤脸皮薄,被岑青禾这么一逗,急忙回道:“哎呀,你不要瞎说,我没有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轻笑着道:“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    虽然看不见金佳彤的脸,但是岑青禾已经脑补出金佳彤拿着手机脸红心跳,坐立不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对他没什么想法,就是……怕他分手之后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差点儿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商绍城分手之后会心情不好?哈,他心情不要太好,甩了苏妍,就跟扔了个包袱似的,又可以轻装上阵了。

    “还说你不喜欢他?都开始担心人家心情好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玩不过商绍城,不过心思简单的金佳彤在她面前,就跟一张白纸似的,岑青禾一看一个准。

    饶是金佳彤怎么否认,岑青禾就是一口咬定了她喜欢商绍城。

    金佳彤最后恼羞成怒了,瘪嘴说道:“不跟你说了,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说:“去吧去吧,担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晚安,周一公司见。”

    “周一你跟馨媛直接来公司,我帮你们带早餐。”

    看看,金佳彤就是如此的善良,两人互道了晚安,岑青禾看了眼手机,她们聊了一个多小时,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多,快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估计蔡馨媛那个重色轻友的今晚也不会回来了,岑青禾从沙发上站起,发觉浑身上下都疼,尤其是大腿根。

    该死的商绍城,能不能玩点儿敞亮的?竟然用这种阴招,简直不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路在心里骂着,岑青禾回到卧室,洗了个澡后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许是今天起早了,又累了一整天,所以岑青禾一沾枕头就睡着了。迷迷糊糊之中,只觉得眼前一片光亮,她蹙着眉头,眯缝着睁开眼。

    果然,卧室灯光大亮,隐约中看到视线中飘来一抹人影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“起来了,看我给你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身鹅黄色的修身短裙,映着那张明媚的面孔,让她看起来春光照人。

    她手上拎着一大包的东西,袋子上印着绝味鸭脖的头像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岑青禾床边,她开始使劲儿晃着岑青禾的身体。

    岑青禾愣是叫蔡馨媛从梦中吵醒,身体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,是完全不受控制的。待到回过神来,她沉声说了句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三点半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暗骂一声靠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举着手上的袋子,笑着回道:“说好了给你买麻辣鸭脖的,快点儿起来吃,还有鸭肠跟鸭锁骨,我让他们加了好多麻油,看着就爽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本想说不吃,可身体却很诚实,手臂从被子中伸出来,她看着面前的蔡馨媛,懒洋洋的说:“你这是刚从养鸡场出来?”

    蔡馨媛知道岑青禾是什么意思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,她满脸幸福的回道:“越凡带我去见他的朋友,去之前非领我去买衣服,我说了不要,他都要急了,不买不行,这才挑了一件。怎么样,好看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问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蔡馨媛说:“delpozo的,五万八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,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眉头一蹙,“庸俗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砸吧砸吧嘴,“过来给我闻闻,是不是人民币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瞥了她一眼,一把掀开岑青禾身上的被子,“别磨叽,赶紧起来吃……呀!你的腿怎么了?”

    蔡馨媛这猝不及防的掀开岑青禾身上的被子,完全没想到会看见岑青禾双腿内侧的淡黄色指痕。岑青禾皮肤白皙,所以这两块新的淤青看起来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岑青禾穿了睡裙,只是睡裙滚到了腰间。见蔡馨媛吃惊的盯着自己大腿根在看,她不紧不慢的坐起来,然后盘腿面向蔡馨媛,因为刚刚被吵醒,所以精神略显萎靡,呆呆的,没有马上出声。

    蔡馨媛却在几秒之后便‘恍然大悟’,她瞪着眼睛看着岑青禾,满脸凝重的问:“我之前给你打电话,听见有个男的叫你去洗澡,是谁?商绍城吗?你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对上蔡馨媛那双饱含惊慌的眸子,她宠辱不惊的回道:“龌龊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蹙眉道:“他怎么你了?你腿上怎么会有淤青?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我现在还浑身酸疼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想表达的意思,是不止大腿根受伤,浑身都有伤。结果蔡馨媛听后,顿时炸了,她瞪眼说道:“难道商绍城用帮忙跟你做交易了?你说你急什么?就算商绍城不帮忙,我也会求夏越凡帮忙,你说你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见蔡馨媛是真急了,岑青禾赶紧出声打断:“行了行了,收起你脑子里那副脑补的污画面吧,都什么跟什么啊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脸正色的说:“你别跟我打岔,赶紧说明白了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跟商绍城一块儿练拳,互相切磋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蔡馨媛挑眉道:“切磋能切到大腿根上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蹙起眉头,一脸嫌弃的说:“丫不地道,谁知道他个大男人会学女人一样掐人大腿根?”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练拳而已?”蔡馨媛满眼狐疑。

    岑青禾白了她一眼,示意她想太多,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其实说实话,蔡馨媛也不信岑青禾会因为求人帮忙就献身,关键是商绍城太帅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你为美色所惑,一时间把持不住嘛。”蔡馨媛瞥了眼岑青禾腿根处的淤青,怎么看怎么觉得暧昧。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就那么没见过世面?”

    蔡馨媛一时嘴急,想也不想的回道:“那倒是,萧睿也够帅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见岑青禾突变的脸色,蔡馨媛暗道完了,又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网游之我能看到数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娶夫纳侍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草莓印〕〔农家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凝脂美人在八零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