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都市极品兵王〕〔傲世武王〕〔妖孽娘子:拐个师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药妃有毒〕〔盛唐之刺遍江湖〕〔傻王独宠:异能狂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逍遥小修理工〕〔掌心雷〕〔星河神女之女帝〕〔绝天叶帝〕〔至尊曲之五行天〕〔神级大好人系统〕〔妖界大仙〕〔混血八旗〕〔这个王妃不被宠〕〔星海图书馆〕〔幻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66章 原来是她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坐在格斗台下的皮墩上看得认真,忽然听到台上传来一声闷响,那是皮肉摔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抬眼一看,只见商绍城将樊尘按倒在地,他背对着她,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,只听得他一向倨傲的声音道:“不知道你怎么练的,就这样还好意思教别人?”

    樊尘也不知被商绍城卡住了哪里,声音憋闷发紧的回道:“城哥,松手……”

    两秒之后,商绍城站起身,紧接着樊尘也撑起上半身,他晃了下脖子,随即蹙眉说道:“不是我太差,是你太变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冷不热的说:“本想着来你这儿出出汗,早知道还不如站外面晒会儿太阳呢。”

    说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岑青禾闻言,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释然感。看来他不是只针对她一个人,她并不孤单。

    樊尘单手一撑地面,站起身来,瞥了眼商绍城的鸡窝头,他瘪嘴说道:“你不用把汗浪费在我身上,我看岑助理给你当陪练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樊尘想不明白,在他进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激烈的场面,才能让一向最修边幅的商绍城,落得如此颓败的地步。

    商绍城发现樊尘在偷看他的头顶,他不着痕迹的往对面镜子看了一眼,这一看倒好……瞬间气从心生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,我跟她谈点儿事儿。”商绍城出声对樊尘说。

    樊尘‘心领神会’,回以商绍城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,然后点头回道:“那行,你们先‘忙’着,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径自从台上跳下来,在经过岑青禾身边的时候,他冲她咧开唇角,出声说:“岑助理,我先走了,你跟城哥好好玩,有什么事,随时叫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站起身,微笑着回道:“好,谢谢你之前跟我切磋,偶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偶像,樊尘脸上的笑容更大,不由得出声回道:“客气,以后有空常来。”

    打了声招呼之后,樊尘离开练习室,只留下岑青禾跟商绍城两人。

    商绍城走下台,去到一旁放饮料的地方喝水,目光看向岑青禾,他出声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脸色微变,拿着手上的资料,她刚刚已经低头一目十行的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她沉着声音回道:“按照上面的说法,是我部门的一个女同事做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淡定的喝了两口饮料,随即迈步走向岑青禾,从她手上接过资料,他也是一目十行的往下看着,边看边说:“你跟这个姓方的有仇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岑青禾就气不打一处来,眉头轻蹙,她强压着怒火回道:“还是上次咱们去医院的时候,我不是脚崴去楼上看病嘛,中途下错楼层,在妇产科遇见她跟个中年男人一起去打胎。我就知道一旦打了照面,她一定会往心里去,结果左躲右躲,还是让她给看见了。我可从来没在公司里面传她的八卦,后来不知怎么这事儿就传开了,我想过她会误会我,但没想到她这么损。”竟然在背后阴她。

    商绍城看完文字资料,又拿过照片翻了翻,说:“里面的人你都见过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点头应了一声:“唐斌严我见过一面,是孟伟让我去机场路的凯悦酒店找他签合同,中途服务生把饮料洒合同上了,所以没签成,现在看来,绝对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方艺菲跟孟伟是姘头,后来借着孟伟认识了唐斌严,还私下里跟唐斌严睡过,呵,这招骑驴找马用的不错嘛,整个公司都让她给连锅端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想想都觉着恶心,人心怎么能坏到如此地步?就因为怀疑内幕是她背地里传出来的,所以方艺菲就要兜这么大个圈子,在这样的当口借刀杀人?

    如果不是查明了真相,那么方艺菲大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扳倒岑青禾,就算不能将她踢出销售部,但最起码名声是臭了,而且搞不好岑青禾还会把这事儿怪在李蕙梓头上,到时候她们两个互相倾轧,方艺菲坐山观虎斗。

    看看,简直就是最毒女人心!

    “唐斌严跟孟伟同时跟方艺菲在一起,也不嫌恶心。”岑青禾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,若不是碍着面前的人是商绍城,她真的要问候方艺菲她妈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则不紧不慢,悠悠的道:“你太高估男人的忍耐力了,如果唐斌严跟孟伟不是一个公司的上下属关系也就罢了,走的这么近的两个人,如果他们彼此知道自己睡过的女人同时又跟自己身边的人睡,那么只能有两种结果。一,唐斌严把孟伟开了;二,唐斌严把方艺菲踹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商绍城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轻笑着说:“你还真当一女共侍二夫的戏码能在现代和平上演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抬眼看着商绍城,后知后觉的道:“你的意思是,方艺菲同时瞒着他们两个,私下里脚踩两条船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眼底尽是不置可否跟嫌恶,“不然呢?她睡过的男人名单简直够组成一场商业酒会的,敢同时跟一个公司的老板和部门主管搞在一起,还能利用他们做事,我都觉着她生错了时代,往前推个八百十年,她绝对能当个好间谍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紧抿着唇瓣,眉头微蹙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出声问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沉默几秒,随即道:“我在想唐斌严的老婆……他老婆昨天来公司大吵大闹,还打了我一巴掌,说实话我当时气得想还手来着。可现在知道唐斌严是这种人,方艺菲也只是他众多女人的其中一个罢了,资料上说,他在外地还养了好几个情妇,他老婆一定是早就察觉到,所以才会这么敏感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见岑青禾眼底突见悲伤,那股悲伤似是融进了她的心里,知道的是唐斌严出轨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男人出轨了呢。

    不喜欢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,商绍城出声打断,“还有空担心别人伤不伤感,敏不敏感呢,有时间赶紧想想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刚刚有些出神,是因为思绪飘到了别处,此时被商绍城强行拉回,她偷着平复了一下心绪,出声说道:“现在有了这样的证据,我看方艺菲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闻言,眸子微挑,眼带狐疑的道:“你什么意思?准备拿这东西找姓方的去评理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视他,眼底带着‘难道不是吗’的疑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与她四目相对,肯定了心底的猜测,他忽然咧嘴嗤笑了一下,满脸的孺子不可教也。

    岑青禾跟商绍城认识这么久,最常见的就是他的这副模样,总是嘲讽揶揄各种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又哪儿说错了?”她忍不住主动出声问了一句,有话就直说呗,非得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还来气呢,怒极反笑,他看着她问:“你妈是老师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被他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本能察觉到,他准不会说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抬眼看着他,眼带警惕。

    警惕也没用,商绍城嘴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嘲讽的回道:“我还以为你妈是老师呢,不然怎么会把你教成这样?费劲儿帮你找证据,不是让你小学生似的拿去跟别人讲理的,如果她讲理,还会用这种阴招来坑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让商绍城怼的一愣一愣的,她机械性的回道:“那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会不会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由得眉头微蹙,眼睛盯着他看,过了几秒才试探性的说道:“你让我阴她?”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你那什么表情?不想还是不敢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回道:“我要是阴她,那我不跟她成一样的人了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下,商绍城干脆直接‘嗤’了一声,他那张俊美的面孔上,表情特别丰富,能用一个眼神就淋漓尽致的体现出什么叫嘲讽与嫌弃。

    薄唇开启,他话跟刀片似的嗖嗖往岑青禾这边刮,“善良是要看人的,大度也要有底线。人家都这么整你了,你还跟我这儿宣扬真善美呢,你是不是忘了那巴掌有多疼?还是骨子里想当圣母?”

    圣母这帽子太大,岑青禾可怕扣上,她赶忙挑眉回道:“谁想当圣母了?我是膈应方艺菲,只是不想拐弯抹角的整她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这些年做事儿不说光明磊落吧,但也绝对不会在背后阴人,她喜欢把事儿摊到台面上来说。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她拿无中生有的事儿来坑你,这叫阴;你拿同样的事儿来回击她,这叫正义,谁让她真的做过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回答,他又径自说道:“而且很多时候,你做一件事儿,未必只是针对这件事儿本身。就拿姓方的坑你这次来讲,多少人在身边打算看你的热闹?又有多少人暗地里拍手叫好,觉得她做的不错,替她们拔了一颗眼中钉?”

    岑青禾听得双眼发直,因为商绍城简直就是说到她心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销售部,分帮结派,各自为营,大家同一个碗里面吃饭,势必会有筷子碰筷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不想树敌,却在无形中挡了很多人的财路。如今被坑后才知道,原来有动机害她的人,不止一个两个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