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霹雳之丹青闻人〕〔都市极品兵王〕〔傲世武王〕〔妖孽娘子:拐个师〕〔我的超凡女神〕〔药妃有毒〕〔盛唐之刺遍江湖〕〔傻王独宠:异能狂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逍遥小修理工〕〔掌心雷〕〔星河神女之女帝〕〔绝天叶帝〕〔至尊曲之五行天〕〔神级大好人系统〕〔妖界大仙〕〔混血八旗〕〔这个王妃不被宠〕〔星海图书馆〕〔幻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65章 输赢都不重要
    :

    商绍城一张放大的俊美面孔尽在眼前,他微垂着视线睨着她,用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口吻,看着她说:“再倔?”

    岑青禾咬着牙,一副不服输的样子,想要抽手却抽不出来,想要抬腿踢他,丫又恰好坐在她的腿跟上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当真是他为刀俎,她为鱼肉,这种感觉,让岑青禾极其不爽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打小儿没吃过亏的人,如今一旦有一方落了下风,那人自是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岑青禾一眨不眨的瞪着商绍城,唇瓣开启,出声说:“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很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故作不知的模样,不答反问:“谁?我吗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回答,他自顾自的回道:“我已经让你两条腿跟一只手了,这样你都打不过我,只能怪你自己太low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不改色,不怒不躁的回道:“你是男的,我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眸子微挑,“所以呢?我应该一只手都不用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让我起来,我们重新打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一勾,眼带玩味的道:“你求我,求我我就让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口怒气顶到胸口,丫欺人太甚!

    商绍城看到岑青禾眼底的愠怒,他故意痞里痞气的挑衅她,出声说:“干嘛?不乐意?我告诉你,求人就得有个求人的态度,而且这世道不是你说求谁,谁就一定会帮你;你求了,不帮你的是陌生人,帮你的是朋友,别以为你不开口,就会有人主动来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总是毒而真,仿佛能一下戳破很多虚伪的外表,直达本身。

    岑青禾最来气的也是这一点,明明他说话那么难听,可因为说的没错,所以她不能反驳。

    但是不反驳不代表她就会服软,正所谓不争馒头争口气,岑青禾眼皮一掀,看着商绍城,淡定回道:“我不求你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黑色的瞳孔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促狭,睨着她,他似笑非笑的说:“不求我?那你要认输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紧不慢的回道:“我不认输,有能耐你就一直这么按着我。”

    他要是不怕累死,就这么一直弯腰撑着,累不死丫的!

    商绍城没想到岑青禾死到临头还嘴硬,目光微凛,他沉声说:“死猪不怕开水烫?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勾起唇角,但笑不语,回以一个眼神:有招想去,没招死去。

    这功夫就比谁的脸皮厚了,岑青禾豁出去在这儿躺着,反正躺着又不费力。反观商绍城,他俯身扣着她的手腕,随时都要保持着警惕状态,劳神劳力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眼就看出岑青禾心中所想,怒极反笑,他看着她道:“激我?”

    他虽在笑,可岑青禾却莫名觉得头皮发麻,出于女人的第六感,她觉得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因子。

    她也是嘴硬,即便心里忐忑,可嘴上就是不肯服软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双眼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,然后慢慢的,慢慢的朝她俯下身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前一秒两人之间的状态还处在剑拔弩张,那么此时此刻,当岑青禾跟商绍城四目相对,彼此看到对方眼中自己的模样时,气氛就忽然从紧张危险,变得有些暧昧而不明起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眼看着商绍城的脸越压越近,她不知何时开始屏住呼吸,只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终于,当他的脸距离她只有十几厘米,她面前的光亮已经完全被他遮挡之时,她终是忍不住,瞪眼问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停留在距离她很近的位置,垂眸看着她,他忽然声音很是低沉,并且很轻的说了句:“让你认输,我有很多种办法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他口中呼出的温热呼吸扑洒在她脸上,还是他突然变得很是暧昧的声音,总之岑青禾身上立马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商绍城明目张胆的打量她的脸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做的这般明显。

    总之在他停留不久,很快便继续压下来的时候,岑青禾到底是扛不住这份压力。她美眸圆瞪,大声道:“停!”

    商绍城在距离她鼻尖五厘米的地方停住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跳很快,眼神想要躲闪,又害怕泄露自己内心莫名的动乱,所以她努力直视着商绍城的眼睛,出声说:“我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她认输了,他快点儿离她远一点吧。

    商绍城从没这么近的看过岑青禾,哦,不对,之前她在他家里‘碰瓷儿’的那回,他抱着她往池边游,那时候两人的距离更近,只是那时的他身体不适,也没工夫细琢磨她的长相,只觉得她腰很细,胸蛮大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近距离打量她的脸,商绍城发现她长的真的蛮漂亮。眉毛不是美容院里后纹的,浓淡适度而有型,他喜欢长长的眉毛,很英气;她有一双狐狸似的媚眼儿,顾盼生姿,就连生气的时候都莫名带着嗔怒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的鼻子山根不高,不是欧式鼻,却胜在挺直,而且鼻头小巧圆润,精致可爱。唇角也是自动上扬的,让她看起来总是在微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很少如此仔细的打量一个人的脸,哪怕是女人的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岑青禾有些着急的说认输了,可不知为何,他人却没有马上起身,而是维持着这样的距离,有些出神的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里紧张极了,偌大的练习室里面,只有她跟商绍城两个人,眼下这样的动作,这样的距离,她已经可以清楚看到他根根纤细乌黑的睫毛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咳!我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?”

    台下忽然传来熟悉的男声,这声音吓了岑青禾一跳,莫名的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。

    商绍城也像是如梦初醒一般,眼底很快闪过一抹自己都纳闷的狐疑,人却是不紧不慢的正常直起身,然后转过头往一旁看去。

    樊尘不知何时推门走进来,看着格斗台中间姿势无比暧昧的两人,他阳光帅气的面孔上带着‘我懂’的神情,笑眯眯的道:“我可不是故意进来打扰你们的。”说着,他挥了挥手上密封的档案袋,然后道:“外面有人送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松开钳着岑青禾手腕的手,然后动作潇洒的从她身上站起,离开。

    他都没想过扶她一下,岑青禾只好尴尬的自己爬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台边,商绍城伸手从樊尘那里接过档案袋,樊尘好奇的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一边打开线绳,一边道:“人情。”

    樊尘闻言,眸子一挑,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站在商绍城身后不远处的岑青禾却是一清二楚,怕是档案袋里面装的就是暗地里坑她的黑手。

    所以她迈步走上前,站在商绍城身边,眼巴巴的望着。

    商绍城一手拎着线绳的一端,一圈一圈的将线绳往外绕,边绕边说:“你没打赢我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唇角一抽,随即整理好表情,满脸堆笑的说道:“你太厉害了,十个我也打不过你啊。你就当我陪你练练手,看在我还挺称职的份儿上,让我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将挂在上面最后的一圈线绳也解下来,闻言,他出声说:“态度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略微一顿,随即想到他先前说过的那句,求人也得有个求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心底暗骂真是缺了德了,她也就是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面上带着灿烂又狗腿的笑容,岑青禾看着商绍城道:“谢谢商总监特地派人帮我调查,今天的滴水之恩,往后我一定涌泉相报……麻烦你让我看一下呗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岑青禾自己都替自己丢人,从前的她可不是这样的,怎么现在跟他身边才待了一个多月,就变得这么,这么没骨气了?

    好在商绍城还吃这一套,他眼球一瞥,斜眼睨了下岑青禾,随即将手中的档案袋递给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接过后,习惯性的说了句:“谢谢商总监。”

    樊尘从旁看得稀里糊涂,明明刚进门的时候,看到商绍城骑在人家身上,两人一副情到浓时不分场合的干柴烈火样儿;可这会儿,她又客气的叫他‘商总监’,他俩到底什么关系?

    商绍城对岑青禾说:“你下去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对樊尘道:“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乖乖的拿着档案袋往下走,樊尘乖乖的拉着围栏跨步上台。

    台上,商绍城跟樊尘一对一的近身对练;台下,岑青禾坐在皮墩上,从档案袋里面掏出一堆东西来。

    这堆东西里面有资料,也有照片。

    岑青禾本能的先拿起照片,照片的第一张是个中年男人,岑青禾一眼就认出他来,就是那晚她在凯悦酒店见过的唐斌严。接着往下翻,连着几张唐斌严的照片之后,马上就是另一张熟悉的面孔,是孟伟。

    岑青禾可不会忘了孟伟的样子,她简直让他给坑惨了。

    而孟伟之后,岑青禾忽然眼神一变,因为接下来的几张照片里,竟然是方艺菲。

    方艺菲在她的嫌疑人划分里面,可猜想是一回事儿,在私家侦探提供的档案袋里面出现,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先是看完了一打几十张的照片,里面不仅有唐斌严,孟伟和方艺菲,还有唐斌严的老婆,以及一些跟唐斌严有过暧昧和实质性关系的其他陌生女人。

    照片只能大概看出关系的错综复杂,最后岑青禾拿起私家侦探提供的资料,这一看过后,她简直瞠目结舌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引凤决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军妻鲜嫩:权少宠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首席大人,战不休〕〔一念情深,万念婚〕〔靳少强宠小逃妻〕〔皇家小娇娘.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