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黑白分〕〔五域记〕〔攻约梁山〕〔唐朝好岳父〕〔绝地成神〕〔武傲九霄〕〔校花的极品特工〕〔重生异界当帝王〕〔行咨天下〕〔魔王修仙〕〔爱欲横流〕〔娇妻难驯:总裁,〕〔法医毒妃:霸道王〕〔万域仙帝〕〔从实力至上的教室〕〔华娱特效大亨〕〔掌门要逆天〕〔天龙邪尊〕〔巨门卷〕〔都市酒仙系统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63章 入了她的套
    :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    一如岑青禾感慨那二百多斤的铁塔被商绍城给秒杀,如今的自己,还不如那时的他。

    手臂处的关节一阵酸痛,待到岑青禾回过神的时候,她人已经躺在商绍城脚边。柔软的皮质格斗地面,摔一下并不疼,只是岑青禾莫名的有些懵。

    她练了这么多年,基本跟女的打架就没输过,偶尔也会跟男的过过招,不说实力碾压吧,总也能弄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难不成,那些男的都是在让着她?还是她最近几个月疏于练习,实力差了很多?

    岑青禾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双臂已经自动的撑着地面,先站起来再说。输人不输阵,她总不能四仰着倒在商绍城脚边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很快站起身,并不说话,只是抬起左臂,挑衅又勾引的对她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堂堂岑霸王怎能受这等屈辱,脑子在这一刻是滚热的,她来不及多想,动作比意识要快,连拳带脚已经攻了上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练了那么多年的跆拳道,岑青禾习惯了用腿攻击。她穿着宽松军裤的长腿带着凌厉的疾风扫过商绍城的脸,因为脚上穿着陆战靴,所以不是不危险的。

    其实商绍城可以很快寻到她的软肋,但是见她有些急,他也怕把她搞燥了,万一撂挑子不玩儿怎么办?那他一个人多无聊?

    所以这局他故意不着痕迹的放了点儿水,让岑青禾撑足了半分钟。

    当她一连串的侧踢加下劈,成功近身到商绍城身边,伸手抓住他白色的t恤两侧,打算用个柔道的姿势将他绊倒之际,她似乎听到商绍城很轻的叹了口气,轻到她都怀疑自己是否幻听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本是她占上风的局势,忽然急转直下。他用仅能攻击的左手去攻她的脖子,脖颈是人的软肋之一,岑青禾自然要抬手去防。结果他是声东击西,待她双手松开他的t恤,他马上一个闪身转到她身侧,岑青禾的反应已经很快了,奈何他更快。

    他左臂勾起像是一张弓,直接圈住了岑青禾的脖颈,然后一只脚抵在她的脚跟处,上面不用多大的力气,她直接‘砰’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说了不用腿,但是没说不绊她。这已经是岑青禾第二次被他给绊倒了。

    摔倒在地的那一刻,岑青禾丝毫不觉着疼,只觉着丢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她还是很快就爬起来,原地松了松筋骨,她没有马上攻击,而是盯着商绍城的脸在看,脑子里快速的转动,想着不能硬碰硬,得剑走偏锋了。

    两次秒了岑青禾,明明都是意料之中的事儿,可商绍城却意外的喜悦,只见他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明显得意又不屑的看着岑青禾,薄唇开启,出声说:“你是哪个师傅教的?就你这实战能力,别说对方拿刀了,就是不拿,你也千万别上去送死,就当破财免灾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一言不发,唯有拳头攥的更紧。她知道硬碰硬,绝对打不过商绍城,别说是让他后背着地,她就是便宜都占不着。

    眼下她已是呼吸急促,胸口明显的上下起伏着,再看商绍城,他因为都是一招制敌,所以平静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到底该用个什么招,才能让他倒下,后背着地呢?

    她的目光中充斥着明显的算计跟赤裸裸的胜负欲,商绍城见惯了爱算计的女人,却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在他面前露出胜负欲的。

    女人天生是水做的,应该顺从才是,可她偏偏硬气的很,简直就是冰做的,逮谁硌谁,非要跟他作对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累着了?要不要中途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商绍城惯会刺激人,岑青禾听见这话,本打算静下来算计算机的心,瞬间激情澎湃。

    她朝他冲过去,先腿后拳,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别太认真,万一把他打受伤了该怎么办?如今她早就忘到了脑后,如果现在给她两把刀,她都敢拿刀捅他。

    绝对不要低估女人的能力,尤其是一个有格斗底子又发了疯的女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眼下岑青禾是拿商绍城当仇人了,竭尽全力,毫无保留,全心全意,只想撂倒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想一招制敌,这样没意思,他只用一只手去挡她的双腿和双手,一时间也是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其实他应该夸赞她两句的,她不是没有实战能力,只是没被气急了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她这力道加上招式,正常男人打她绝对费劲儿。

    商绍城望着她那张带着薄汗,神色紧张的美艳面孔,想着端详端详她的五官,这一想,竟然走神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终于抓到了商绍城的一个空挡,她一拳打在他胸口上,商绍城胸前吃痛,所以本能的扣住她的一只手腕,手指蜷起,攥到了她的穴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说不上是筋疼还是骨头疼,只是被商绍城抓住的那里,一阵令头皮发麻的刺痛。

    岑青禾忍不住喊了一声,然后顺着他的力道,半面身子都跟着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商绍城掰着她的手臂反手绕到后背,此时岑青禾已是无力抵抗,干脆顺着他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,抬手去摸被她打中的胸口;而她坐在地上,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起来,而是左手去抓右手小臂,疼的她眼泪顿时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她蹙着眉头,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心底莫名的滋生出一种名叫后悔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刚才被她给打疼了,所以往后那一系列的动作,真的是出于本能。从捏她穴位到把她撂倒,总共也就三秒钟不到,他哪里控制的住?

    不过说到底,都怨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是想让我尴尬吗?”

    商绍城垂目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米处的岑青禾,她微垂着视线,不说话,只是眼泪掉在黑色的军裤上,一滴是一滴,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商绍城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见过太多的女人哭,十个里面有十个是因为跟他有感情纠纷的。都说女人的眼泪是融化男人心最好的武器,可他大抵天生跟寻常人不一样吧,除了十八岁初恋见过那人哭,让他觉得心里很堵,有些不是滋味儿以外,这些年他几乎一见女人哭,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烦,厌烦。

    所以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在他这儿非但不是挽回感情的方式,简直就是花样作死的最佳捷径。

    他向来看不得女人哭,真的很烦。

    眼下看见岑青禾哭,他依旧觉得烦,却不是厌烦,而是……莫名的烦躁,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,这感觉还真挺新奇。

    垂目睨着地上的岑青禾,商绍城不冷不热的说:“别装相,麻筋儿疼一下就过去,你现在还疼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紧抿着唇瓣,垂下的视线让他看不见她眼中的神情。他只能看到她左手捏着她右臂被他抓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僵持和尴尬气息,商绍城脑中闪过很多念头。

    而第一个就是,他要不要出声哄哄她,权当是给她一个台阶下?

    毕竟是女人嘛,应该是疼了,不然也不会坐在地上掉眼泪。

    可是,他是老板,是上司,是出钱出力帮她平事儿的恩人。切磋也是她自己同意的,而且是她先把他给打疼了,他凭什么主动给她台阶下?

    “你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,视线里忽然多出一条纤细白皙的手臂,是岑青禾对他抬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看着他,大大的美眸中还浸着未散的水雾,端的是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商绍城鬼使神差的对她伸出了手,即便他前一秒心里还傲娇的想着不能主动给她台阶下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跟她的右手相握,商绍城攥着她的手,只觉得她的手很小,很软,像是没有骨头。

    他微微用力,她就整个人被他给拽起来。

    起身之后,岑青禾跟商绍城离的很近,近到他清楚看见她根根纤细微卷的睫毛。

    心底猝不及防的软了一下,商绍城本想问她还疼不疼,结果说出来的却是,“疼一下就哭,你是鱼缸,捅一下就漏水?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岑青禾应声,他径自白了一眼,低声嘀咕,“没劲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他打算下台了。岑青禾看着他的背影,虽然睫毛还是湿的,可眼神中哪还有委屈或是难受,她直盯着他的后背,在他往前走了三步远的时候,忽然跨步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个子高,所以岑青禾几乎是跳着窜上了他的后背。商绍城始料未及,顿时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站在原地,有两三秒的时间是懵的。而岑青禾整个人已如树袋熊一般贴在了他的后背,双腿打后面环住他的腰,双臂死死地圈着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商绍城终于回过神来,他伸手扣着岑青禾的手臂,一边往外拽,一边微微侧头,出声说:“马后炮?”

    岑青禾咬着牙回道:“我可从来都没说不玩儿了。”

    瞧瞧她这声音中哪里还有之前的柔弱?商绍城不得不承认,他被骗了,被岑青禾精湛的演技骗到心里尴尬。

    亏得他没软声给她台阶下,不,他伸手扶她都是手欠。

    她压根儿就没想过低头,估计掉眼泪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商绍城心底一阵恶气涌上来,他力气很大,扳着岑青禾的手臂,她小臂处很快就泛红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神级魔头系统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我的老师是神算〕〔引凤决〕〔医世神凰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渡鸭之宴〕〔人间极乐〕〔他从深渊捧玫瑰〕〔霸总的病弱白月光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