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余白杭〕〔养成系超人〕〔重生之修仙玉佩〕〔婚非得已:盛先生〕〔囚婚〕〔放开那个原始人〕〔我的大小仙女〕〔快穿:反派男神,〕〔变声大佬〕〔全球狙杀〕〔穿越七零:农媳翻〕〔燃钢之魂〕〔神级卡徒〕〔权色声香〕〔海贼之不祥暗影〕〔一夜危情:豪门天〕〔女总裁的特种兵王〕〔雨中猎人〕〔大侠给跪〕〔带着地球去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62章 名正言顺的打他
    :

    “做这表情给谁看?你很不满?”像是不知道自己说话有多难听,商绍城坐着,微微抬眸瞥着面前的岑青禾,语带挑衅。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翻腾了好几下,到底还是被他的身份压制住了怒气。她尽量心平气和的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面不改色的道:“你确实不应该有,要不是我带你来这儿,你连偶像的儿子都见不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努力勾起唇角,笑眯眯的回道:“谢谢商总监。”

    我谢谢你全家!

    商绍城当然看得出她的皮笑肉不笑。其实有时候他也挺纳闷的,她脾气明明很火爆,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,撕起来毫不手软,按理说不是个软柿子才对。但是每每面对他,她就怂的不像样。他喜欢识时务的人,却又莫名的想见到她最真实的一面,所以才会时不时有意无意的拿酸话戳她。

    结果她还真是能忍,倒让他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“樊尘是我亲表妹的男朋友,你少惦记。”脑子里想着,嘴上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拿话怼她。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愠怒,出声回道:“我没惦记他,我惦记他干嘛?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不以为意的翻着三分之一眼白,淡淡回道:“谁知道你是不是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打算,我只是‘好心’提醒你一句,我表妹可不是好惹的人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商绍城那一脸傲娇样儿,如果世界可以静止三秒钟的话,她一定回他两记重拳外带一个过肩摔。

    丫哪儿来的第六感,总觉得她要抢他身边的男人?

    之前的沈冠仁也就算了,如今又是樊尘,明明都不怎么熟的人,到了他这儿,那就都是暗度陈仓了。

    她严重怀疑,商绍城是不是喜欢男的?

    还好意思拿他表妹当挡箭牌,说的好像他多好惹似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站在商绍城面前,表情是无语的,内心是狂躁的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半句多,岑青禾象征性的点了两下头,随即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商绍城见状,忽然道:“陪我练练。”

    闻言,她侧头看向他,但见他从皮凳上站起身,不是商量,只是陈述式的命令。

    说着,他与她擦肩而过,径自迈步往房中间的格斗台走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慢半拍回过神,抬脚跟上前去,她出声道:“我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之前看过商绍城是怎么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汉十秒之内ko的,岑青禾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凭借着一腔怒气就能给他摆平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商绍城已经跨步站到了格斗台上,看向岑青禾,他表情意味深长的说:“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整你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当即神情一变,不由得定睛看着商绍城。

    商绍城唇角勾起很浅的弧度,浅到岑青禾以为自己眼花,他根本没在笑。

    他只是眼睛黑亮,注视着她,三分激三分诱的道:“我这边儿已经有消息了,你打赢我,我告诉你幕后黑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早该知道,奸商从不做赔本的买卖,他向来要求银货两讫。

    说什么帮她的忙,到头来还是要‘一物换一物’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很开心商绍城主动提出了交换条件,省的人情欠下了,日后还是债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男的,我是女的,你段位又那么高,我怎么打得赢你?”岑青禾站在台下,望着台上的商绍城,眼中的神情不是拒绝比试,反而是很想比试,奈何不公平。

    商绍城微垂着视线看着她,眼皮都不挑一下,径自回道:“我让你两条腿跟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睫毛轻颤,让她两条腿跟一只手,意思是他只用一只手就能摆平她呗?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谁啊?她在跟他争残奥会的冠亚军吗?

    这条件看似放水,实则高傲的让她想揍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将岑青禾眼底不动声色的变化尽收目中,他猜得出她心底所想,看见她垂在身侧的双手,指尖轻颤,然后微微蜷起,他猜她是想要攥拳头的,又怕动作太明显,所以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心底莫名的很是高兴,他面上依旧那副淡淡的样子,看着她问:“这样还不敢?”

    岑青禾直接让他给气乐了,她勾起本就上挑的唇角,笑靥如花,“商总监都这么说了,我要是不上去都对不起你的抬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当着他的面走到台边,然后一抬腿,双手抓着台上的拦网,巧劲儿一撑就跨到了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比法儿?”岑青禾看着商绍城问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随便你用什么打法儿,只要我后背着地就算你赢。”

    “几局几胜?”

    商绍城下意识的嗤笑了一下,回问道:“你觉得你能跟我打好几局?”

    她对她的体力还真是迷之自信。

    其实岑青禾是在给自己留后路。第一局不成还有第二局,她总要变着法的试探他的软肋,虽然她累,可她就不信他不累!

    “商总监忘了所有格斗术的基本精神,就是永不言败?”岑青禾用迷之笑容回复他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:“没有局数限制,没有时间限制,只要你今晚还有力气用在我身上,我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商绍城在说这话之前,哪怕在说完之后的前两秒,他都是心无杂念的。

    可是话音落下,他忽然觉得……味道有些不大对劲儿。

    赶巧岑青禾也不是什么‘良家少女’,商绍城的话很快让她脑海中浮现出诸多跟比赛无关,却跟那什么有关的画面。

    强忍着心底的龌龊想法,她努力做到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如果这话是薛凯扬说的,那她一定觉得对方是有意调戏她,可站在面前的男人是商绍城。瞧他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他是不可能调戏她的,充其量也就是个调侃。

    她总是在他身上想太多,这毛病今天不能一犯再犯了。

    所以岑青禾收起心底的小九九,淡定的站在原地,眼底泛着不服输的光亮,看着商绍城道:“好,一言为定,要是我赢了,还麻烦商总监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商绍城道:“赢了,不仅告诉你是谁,还外送你怎么以牙还牙,拔出异己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瞧瞧,奖品越来越多,岑青禾要是打不死,不对,要是打不赢他,都对不起这一个多月来憋得闷气。

    漂亮的黑眸在眼眶中轻转,岑青禾瞥了眼脚上的过踝陆战靴,随即对商绍城说:“商总监,既然不限方法,那我就不脱鞋了?”

    试探性的口吻下,隐藏着急于将他‘杀之而后快’的贼心。

    商绍城说不出是来气还是好笑,他唯有面不改色的回道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又说:“那咱们是点到即止,还是?”

    商绍城眉心微蹙,出声回道:“废话跟毛病一样多,有能耐伤到我,那是你的本事,我还能碰你的瓷儿?”

    岑青禾来气他说话的口吻,那样子像是在说,尽管上,朕恕你无罪。

    这还是到处宣扬人权至上的现代文明社会呢,要是搁着古代,估计她得跪着伺候他。

    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想揍他的冲动,岑青禾几欲迫不及待的道:“那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本能的抬起双臂,攥起拳头,脚下也站出格斗时的步伐。

    商绍城站在她三米左右的位置,双脚之间隔着四十公分左右的距离,他将双手背过去,负手而立,只用眼神示意她:来啊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是诡异,像是两大高手之间的对决,岑青禾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商绍城,可在他一系列近乎‘自残’的条件之下,她要是说不打,都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静谧的训练室里,没有人说话,当然也没有人说开始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再尴尬也得有人打破这个僵局,而岑青禾就是这只被赶上架的鸭子。她攥紧拳头,冲上去先是以一记跆拳道中的高段位侧踢腿开场,右脚直逼商绍城的下巴,攻击力十足。

    商绍城不慌不忙的抽出左手,看似随意一挡,其实是用手刀劈在岑青禾的脚踝上方三寸处,这里是麻筋儿所在的位置,所以岑青禾顿觉那里一痛,很快收回腿,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两秒钟的时间,她整个右小腿已经麻了。

    眼中登时迸射出强烈的战斗欲,这是人的本能,岑青禾已经彻底被商绍城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商绍城的右手仍然背在身后,只有左臂垂在身侧,他是说到做到的人,不用双腿,外带让她一只手。

    岑青禾原地站了几秒钟,待到腿上的麻劲儿散去,她开始重新试图攻击商绍城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没有用腿,而是直接用了一套拳击中的组合拳法。这并不是她最擅长的,她只是想试探一下商绍城单只手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她攥着双拳,打的又快又猛,招招不是直击商绍城的面门,就是对准他胸前的软肋。

    商绍城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左手,在岑青禾密不透风的拳头之下,找准空挡,一把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岑青禾只觉得手腕被人给扣住,她是先感觉到,随即慢了半秒才看见,可见商绍城的速度有多快。

    他扣着她的一只手腕,脚下快速往前跨了一大步,几乎是转瞬间就站在了她身后。与此同时,他掰着她的一边手臂,将她整个人圈起来。

    岑青禾毫无招架之力,因为手臂被扳到身后,她只能随着这股力道往后倒。脚跟绊在商绍城鞋上,她‘砰的’一声后背着地,倒在他脚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冷面教官是竹马〕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老子是不周山〕〔医世神凰〕〔总裁爹地超级宠〕〔逆袭少夫人:军少〕〔炮灰的沙雕日常[穿〕〔农门娇女:神秘质〕〔金庸绝学横行洪荒〕〔渣渣复渣渣,就应〕〔英雄?我早就不当〕〔穿成男主出轨前妻〕〔渡鸭之宴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