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汇聚的世界〕〔重生嫡妃:农女有〕〔帝灭苍穹〕〔修仙界归来〕〔打怪能升级〕〔三国之最强帝国系〕〔九世圣尊〕〔剑气将近〕〔升棺发财〕〔我被僵尸咬了一口〕〔无上血帝〕〔未来巫师〕〔重生嫡女有空间〕〔美漫里的盗版郎中〕〔星辰戮神传〕〔穿进红楼:晴雯,〕〔最佳陪玩〕〔护花高手〕〔关陇〕〔残王傻妃:代嫁神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56章 谁都不能求仁得仁
    :

    “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儿?去闹得那女的是谁?”

    薛凯扬跟岑青禾对面而坐,夹了一筷子神户牛肉卷下入锅中,他抬眸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红色牛肉卷落入通红的辣锅里,心中感叹一百块就这么没有了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她叹气道:“上门来打‘小三儿’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蹙眉说:“你让谁给摆了一道?公司里得罪人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着他,不答反问:“你这么信我?”

    薛凯扬眼睛微翻,语气不屑的回道:“你连我这上赶着送上门的帅哥都不要,还有心思去勾搭别人家的有妇之夫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一下,然后道:“哪儿来的自信?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我又不是不照镜子,怎么会没自信?”

    岑青禾彻底被他给打败了,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虽说薛凯扬有时候很浑,但他大多时间还是很聪明的,很多人看不懂或是看不透的事儿,他总能一针见血的说到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岑青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那你昨天就应该说这句话,我连你都不要,还能要个中年妇男?”

    薛凯扬很快回道:“可得了吧,我当时都说我是你男朋友了,瞧你那反应,压根儿没站在我这边儿。尤其是陈博轩一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话,薛凯扬白眼儿一翻,又来气了。

    岑青禾赶忙道:“好了好了,当我没提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啤酒瓶,主动给薛凯扬倒了杯酒,然后说:“昨天的事儿,确实是我没做好,让你丢面子了,我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,往后你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的,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挑起半边眉毛,出声说:“一个电话?你确定我叫得动你?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换了个口吻,认真道:“那你也得有点儿正事儿,像是吃吃喝喝的这种,我有空保证出来,但我要是正在忙……你看,你也不好意思挡我财路是吧?”

    薛凯扬蹙眉道:“你掉钱眼儿里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立马回道:“我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他白了她一眼,也是拿她没辙。

    两人边吃边聊,薛凯扬问:“有什么我能帮你的?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我跟你说认真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也说:“我也是认真的,你多吃点儿,我的愧疚就能少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闻言,干脆放下筷子,后背往椅子上一靠,眉头微蹙,几分迷茫几分打量的看着她,出声说:“欸,我就纳闷了,出这么大的事儿,按理说你就算身正不怕影子斜,也总得着急找出到底是谁在背后坑你吧?我怎么见你一点儿都不着急呢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我已经拜托别人帮我查了,不用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眉头蹙的更深,出声问:“谁啊?陈博轩?”

    岑青禾四两拨千斤,不答反问:“你跟陈博轩有过节?”

    薛凯扬很快回道:“别转移话题,我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面色坦然的回道:“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问:“那是谁?那个姓商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岑青禾如实点头,拿着筷子夹了一条蟹腿肉吃,这都是钱啊,吃着嘴上爽,心里疼。

    薛凯扬化身刨根问底儿大队长,接连问道:“我看你见他毕恭毕敬,跟耗子见了猫似的,你俩还有交情?”

    岑青禾闻言,下意识的抬眸瞪了他一眼,说:“谁是耗子?”说的她好像很怕他似的。

    薛凯扬看出她心中所想,所以特别认真的点头,“你怕他怕得挺明显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心底不爽,嘴硬的道:“他是我上司嘛,我对他尊敬点儿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他凭什么帮你的忙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回道:“他跟陈博轩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本末倒置,但薛凯扬并不知道岑青禾跟商绍城私底下还有一层关系,加之昨天去盛天正巧碰见陈博轩,所以他理所应当的认为岑青禾跟陈博轩是关系更好的。

    岑青禾怕薛凯扬再继续往下扒,所以出声岔开话题,“赵川呢?他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薛凯扬的手机就响了,他掏出来看了一眼,出声道:“赵曹操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勾起唇角笑了一下,薛凯扬总能在无意中戳到她的笑点。

    他当着她的面接了电话,岑青禾听着意思,赵川有事儿不来了。

    等薛凯扬挂断电话,她看向他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临时有聚会,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腹黑的想了下,也许赵川原本就没打算来,只是做个戏给她看罢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薛凯扬对她有意思,可她对他没意思,而且也已经三番五次的表示过了。他是聪明人,知进退。她不想因为这事儿就跟他从此老死不相往来,毕竟现在这样的时代,又不是万恶的旧社会,谁喜欢谁都是自己的事儿,只要他不过分要求,她可以当他吃吃喝喝的玩伴,困难时互相帮助的朋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现在还欠着他的人情,怎么好意思以‘我不喜欢你,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’这样恶心的理由跟借口,白白占人家的便宜?

    所以大家都不说破,他有他的打算,她也有她的原则,一切按部就班就好。

    两人这边儿快吃完的时候,岑青禾手机响起,她看了眼屏幕上的显示,接通之后,很快叫道:“商总监。”

    手机中传来陈博轩的声音,“是我,你们吃完了吧?我们在楼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眼对面的薛凯扬,示意他待会儿还有没有其他事儿,薛凯扬回以一记白眼儿,别开视线。

    岑青禾对着手机里的人道:“等一下,我一会儿上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看着薛凯扬,微笑着说:“吃饱了吗?还想不想吃别的?”

    薛凯扬不买账,阴阳怪气的道:“收起你那副殷勤的表情,别以为这样你就可以不内疚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陪着笑脸,出声回道:“我知道你这人最大度了,不会跟我一般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薛凯扬回了一个轻嘲的表情。

    知道岑青禾着急上楼,薛凯扬干脆起身道:“行了,赶紧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也站起身,故意殷勤的样子道:“我送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是要去前台算账,薛凯扬一边走一边掏出钱包,岑青禾见状,连忙道:“说好了我请,你别跟我争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得了吧,我还用你请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一顿饭我还请不起了?”

    薛凯扬不跟她吵嘴架,径自从钱夹中掏出卡来,岑青禾一手拦着他,另一手掏出自己的卡,说话间两人来到前台处,她闪身冲到他身前,把卡递给前台收银员,“谢谢,买单。”

    收银员看了下两人的桌号,随即微笑着回道:“您好,老板已经帮您这桌免单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表情有些顿,这才后知后觉,沈冠仁说的话不只是客气而已。

    薛凯扬眼底闪过一抹不快,他不差一顿饭钱,不想叫岑青禾花钱买单,更不想被不熟的人免单,这滋味儿莫名的有种被吃软饭的错觉。

    岑青禾也是暗自闹心,这事儿在别人看来是长面子的,可于她而言,真是一种负担。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,转眼间又欠了一屁股的人情。

    关键有些送上来的人情,可以用金钱衡量,但是她还回去的,就指不定是什么了,毕竟她欠人情的那些人,基本都是不缺钱的主。

    无奈,岑青禾只得先送薛凯扬出门。

    站在店门口,岑青禾对他说:“你开车来的吗?喝酒别开车,叫代驾送你回去,或者打车回去,明天有空再来取车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要不你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本以为岑青禾定会拒绝,再不济也会露出为难的表情来,谁料到她眼睛都不眨一下,很快回道:“走吧,我打车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想补偿他,哪怕是从一些小事情上,只要他提出,她又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坦然的应下,薛凯扬瞬间心情不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毫不掩饰想要‘报恩’的举动,这副坦然直接将他划分到她不想深入发展的阵营里去。

    原以为她只是警惕心重,如今看来,她是真的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薛凯扬堵得胸口发闷,忽然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走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扭身下了台阶,迈步往街口方向走。

    岑青禾隐约看出他的不快,虽然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,但是气场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她纳闷,刚才又哪句话说错了吗?她这表现多好啊,堪称有求必应,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这真是没见着这帮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什么薛凯扬,陈博轩,沈冠仁,还有那个极品的商绍城,这帮男人的心思,岑青禾就没一个能猜得到的。

    哎,现在出门在外想要谋份靠谱的差事也真是不容易。不仅要应付工作上的诸多阴谋诡计,时不时的还得帮上司处理个感情纠纷,安慰富家子弟受挫的自尊。如果只是帮帮上司哄哄客户也就算了,如今就连上司的朋友,她也得捎带脚的顾及顾忌。

    曾经她一心想要嫁人相夫教子,如今她在外拼搏劳心劳力。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不再按照她预期的轨迹行进,往后会发生什么,她真的不知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引凤决〕〔清宫攻略(清穿)〕〔穆少宠妻:国民妖〕〔诱妻入怀:帝少大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玄幻之我有满级仙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〕〔人生若能两相忘〕〔她娇软可口[重生]〕〔萌宝来袭:总裁爹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奥特曼之最强属性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