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在深渊做领主〕〔卿本佳人(火舞版)〕〔重生之绝世修真〕〔废材逆天:最强王〕〔神医艳旅〕〔异界通缉犯〕〔绯色升迁图:崛起〕〔萌宝甜妻:总裁爹〕〔王爷,夫人又要休〕〔我宠的,小奶萌[娱〕〔时光留给爱你的人〕〔闷骚总裁花样多〕〔我在女子监狱当管〕〔锦绣人间〕〔九阳帝尊〕〔女总裁的全能高手〕〔摘星院〕〔极品修真邪少〕〔长生遥〕〔10020
阿拉善奇书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154章 逃避
    :

    岑青禾跟金佳彤去的方向不同,两人在医院门口就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岑青禾打车去往夜鼎纪,路上,她接到她妈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妈。”

    “青禾,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岑青禾哭笑不得的道:“这都几点了?我不起还睡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莉故意佯装不满的道:“这孩子,说话这么冲,吃枪药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,不答反问:“你没去打牌?”

    徐莉说:“今天没玩儿,同学家的孩子办升学宴,我正往饭店去呢,路上没事儿,心思给你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也就没事儿的时候才能想起我。”

    徐莉再次怪声道:“这孩子真缺德,我都没说你平时不给我打电话,你还说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本来就是嘛。”

    母女二人习惯性的互侃几句,徐莉问了问岑青禾在夜城这边儿的生活,然后道:“你说你也是倔,回来让你爸帮你在安泠安排工作多好?就算不在安泠,在冬城也行啊,你倒好,一竿子跑夜城去了,这隔着千八百里地,想看你一眼都看不着,你这孩子也是心狠,一点儿都不知道想我跟你你爸。你爸今天一早就走了,去外地出差了,昨晚喝多了回家,跟我唠嗑,哭着说想你了,给我整的心里还挺难受的……”

    徐莉在电话里面絮絮叨叨的念着,岑青禾真庆幸两人此时隔着千八百里地,她妈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的手指无意识的攒紧,岑青禾很难形容心中酸涩的感受,到底是恨多一些,还是想念多一些。

    原来恨上自己最亲的人,竟是这样的一种滋味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早知道她对她爸,如今是爱也不能,恨也不能,所以才会放下一切跑到夜城来。

    不是她选择逃避,实在是没办法解决,不能面对,只剩下躲藏了。

    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徐莉看不见岑青禾红着眼睛的模样,还在径自道:“你长点儿心,没事儿给你爸打个电话,你爸最心疼你。我跟他说去夜城看你,他最近单位还贼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岑青禾喉咙已经酸到发紧,像是被人给掐住了似的。微张着唇瓣,她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,强压下冲到鼻尖的那股酸涩。

    很怕自己再听下去,会控制不住露出马脚,岑青禾努力平复情绪,不着痕迹的说道:“行了妈,我现在周六周日也不休息,工作都挺忙的,你们不用惦记我,我挺好,也不用来看我,我现在跟馨媛住一起,你们来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徐莉说:“你在那边儿照顾好自己,还有没有钱了?没钱我给你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有钱,我现在自己管自己,完全没问题,以后我不花家里钱了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带任何负面情绪,果然徐莉没有听出端倪来,只是心疼的道:“你花不花,我跟你爸挣的钱还不都是你的,能给谁?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想再听到‘爸’这个字眼,她怕自己绷不住想哭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还有事儿,先挂了,你去饭店吧,路上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,手机关掉的那一刻,眼泪也从眼眶中滑落。岑青禾蹙着眉头,委屈又心酸的看着车窗外面,她妈那句‘你爸哭着说想你’,还是猝不及防的戳到了她心底最柔软的一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二十几年,她爸在官场上八面玲珑,有人怕他,有人敬他,也有人巴结他;在家里,他孝敬长辈,疼爱妻子,对她,更是从来没红过脸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孩子多多少少都挨过爸爸的打,就算不打,总骂过。可岑青禾最骄傲的事儿,就是他爸打小儿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他是她的天,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谈资。

    可后来她才明白,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天,也有崩塌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原来很多的美好,只是因为不曾被人发现肮脏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真实真的太残忍,如果可以选择,岑青禾希望那一天那一分那一秒,发生过的所有事,都能从她的脑海中永远抹去。

    “嗡~嗡~嗡~”掌心忽然一阵发麻,伴随着慢半拍的震动和响铃声。

    岑青禾吓了一跳,身体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屏幕上显示‘薛凯扬’来电的字样。

    岑青禾伸手抹了把脸,随即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薛凯扬问:“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看了眼外面,随即出声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什么不知道,你迷路了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夜城这么大,我本来就不知道哪儿是哪儿,正打车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道:“想见你一面真是比牛郎见织女都难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转移话题,“你给赵川和魏松晨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应声:“打了,松晨有事儿不能来,待会儿赵川会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那也行,我请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我马上到了,订了大厅的位子,楼上包间都满了,订不到。你到门口给我打电话,我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岑青禾还是习惯性的看向车外,经他这么一打岔,心里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。岑青禾也有意去忽略,明知道想了会心烦,索性不去想好了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计程车停在夜鼎纪门口。岑青禾给钱下车,径自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夜鼎纪占地面积不小,一楼大堂里面少说也得有四五十个桌位,放眼望去,一时间还真找不到薛凯扬在哪儿。

    岑青禾掏出手机打给薛凯扬,手机中传来‘嘟嘟’的连接声,她专注看着前方桌位,没料到身后会突然有人拍她右肩膀,她顺势往右转头,没看见人,再往左,这才发现薛凯扬不知何时站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他一身burberry的浅黄配咖色格子t恤,下身雪花色宽松牛仔裤,脚上白色限量运动球鞋,除了那一头耀眼的白银色头发之外,打扮就像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清新大学生。

    岑青禾美眸微瞪,直到看见他冲她笑,这才后知后觉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从后面来的?”岑青禾问。

    薛凯扬笑说:“去了趟洗手间,正好看见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迈步往里走,薛凯扬打量岑青禾身上的衣服,轻笑着说:“穿的跟我挺配的嘛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不以为意的道:“切,说得好像谁故意为了搭配你似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说:“不约而同更显得心有灵犀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看你嘴巴这么利索,这是还没饿着。”

    来到一处靠窗的座位,两人分别拉开椅子坐下。薛凯扬闻言,挑眉回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呢,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,你还想再晚一个小时来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你又不是不能吃,是你自己选择不吃,赖谁?”

    薛凯扬佯装不悦的道:“你丫心也太狠了吧?我让你气得吃不下饭,你还在这儿说风凉话。”

    提起生气,岑青禾特别郑重其事且认真的给薛凯扬道了个歉,对昨天下午无意中忽略他的事情,深表歉意。

    薛凯扬瞥着她那张好看的脸,几秒之后才说:“脸没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故意左右转了转,出声回道:“能看出巴掌印子吗?”

    薛凯扬眉头一蹙,说:“昨天你跟蔡馨媛要是不拦着我,我真抽丫的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道:“你别生气了,你一生气我也跟着憋气,本来我这脾气就不怎么好,最近正潜心修炼呢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蹙眉道:“修炼这个干嘛?想要以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?”

    岑青禾叹了口气,半真半假的道:“没办法啊,日子总得过嘛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轻哼了一声,瞥眼道:“得了,你真不适合这种风格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笑了,“恶心着你了?”

    薛凯扬翻了个白眼,出声回道:“说真的,你要是不想在盛天干了,我帮你找个更好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岑青禾马上道:“别,我这正愁怎么还你人情呢,你千万别再让我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薛凯扬小声嘀咕,骂岑青禾不识好人心。

    岑青禾叫来服务生,把菜单递给薛凯扬,告诉他可劲儿点,今天她可以大出血。

    薛凯扬还没点菜,开口就要了两打啤酒。

    岑青禾眸子微挑,出声道:“你别想着给我省钱,不用灌水饱。”

    而薛凯扬紧随其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,他真没想给她省钱。

    他点了五百一盘的锡林郭勒羊肉卷,六百八一盘的神户雪花牛肉,二千三百八十八一盘的海鲜拼盘,至于什么阿拉斯加帝王蟹,顶级鲜毛肚,特质丸类,菊花菌……

    什么贵点什么,岑青禾努力做到面带微笑,其实内心在滴血,早知道她就不撺掇他往贵了点了。

    侍应生下好单之后离开,不多时有人把啤酒送上来。

    薛凯扬倒了两杯,其中一杯递给岑青禾,他说:“昨天的事儿,你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吧?”

    岑青禾说:“懂。”她拿起酒杯敬薛凯扬。

    薛凯扬也拿起酒杯,两人碰了一下,岑青禾举起杯子,敞亮的喝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玻璃外的一片空地,正好驶进来两辆高调的跑车。一辆是银白色的迈凯伦,另一辆是樱红色的世爵c8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顾轻舟司行霈〕〔女主路线不对[快穿〕〔一胎二宝:冷血总〕〔穿成软饭男[穿剧]〕〔总裁的贴身特助〕〔稻香〕〔怀上反派他爹的孩〕〔引凤决〕〔大明小书生〕〔特品圣医〕〔偷个宝宝:总裁娶〕〔知青女配已上线〕〔听说你想掰弯我〕〔绝色乡野〕〔恭喜您成功逃生[快
  sitemap